唐朝唯一的一位不曾“破身”的名妓

Apr03

唐朝唯一的一位不曾“破身”的名妓

时间:2018/04/03 09:51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稗官野史

尝闻灼灼丽于花,云髻盘时未破瓜。桃脸曼长横绿水,玉肌香腻透红纱。多情不住神仙界,薄命曾嫌富贵家。流落锦江无处问,断魂飞作碧天霞。  

这是晚唐花间派词人韦庄,赞颂歌舞妓灼灼的一首诗,纵然诗风清丽,那也掩饰不住无限的哀愁。这灼灼究竟是何许人?烟花场所中的红尘女子,为何终生守身如玉?美貌加多情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  

破瓜常被用来指女子“破身”,即初次性交。这种事在古代很讲究的,特别是在风雨飘摇的晚唐,大部分官员腐败,各地群雄纷起,而青楼则是一些军阀很好的娱乐场所。破瓜也成为当时比较热议的事情,像灼灼这样的名妓,其价位当然是很高,老鸨是不会那么轻易出手的。但是妓女和艺伎有很大的区别,灼灼可以凭着超绝的歌舞来赚养活自己,在破瓜一事上是有自己的决定权的,灼灼不同意,那么老鸨也不可强迫。  

我们可以在韦庄的《伤灼灼(灼灼,蜀之丽人也。近闻贫且老,殂》中,清楚地知道灼灼是出身蜀州的丽人,唐朝的蜀州就是指今日的四川地区。在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中,也说明了好友要奔赴的蜀地,是一片风烟迷茫之地。按常理说,出身贫民家族的灼灼,应该向往嫁入名门贵族才对,可是她偏偏讨厌富贵的人家,纵然多情也不想过“神仙”的日子。一直到老了,也未曾破身,红颜不再,也无力歌舞了,流落隐匿在锦江一带。韦庄的情感是悲惋的,伤咏的愿望却是美好的,希望灼灼的断魂能飞作碧天霞。  

历史上并没有灼灼的资料记载,真实姓名也无人知晓。在战火纷飞的乱世,家境败落隐姓埋名是很正常的事,灼灼就如一粒沙,但却在历史的长河中泛起一朵奇葩。四川妹子阳光泼辣的性格,看来自古代就秉承下来,灼灼若没有始终恪守的爱情信念,又怎能视荣华富贵于无物?不论多么高傲的女子,其内心都希望有一场美丽的邂逅,携手坚贞不渝。红尘中的女子,命运好的,能够遇到心爱的人;而久等不到的,往往嫁入豪门了;破罐子破摔的,大部分都沉沦青楼了。  

爱情是感情,应该不受任何条件所局限,可灼灼真的不同,她一生中就没心动过?还是与心爱的人擦肩?这或许是历史留给我们永远的问号,也只有从韦庄的诗句中来找寻点滴了。在韦庄诗词全集中的另一首《定西番·挑尽金灯红烬》:“挑尽金灯红烬,人灼灼,漏迟迟,未眠时。斜倚银屏无语,闲愁上翠眉。闷杀梧桐残雨,滴相思。”这番伤咏更是道出了灼灼的爱情凄苦,她宁愿傻傻地等待,纵使云髻盘时身不悔!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啊,等待爱情的方式撼动了大唐的情感诗篇!不是灼灼不懂爱情,也不是她不相信爱情,而是真爱或许就不曾来过!  

在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中,响彻唐朝的名妓数不胜数,如谢阿蛮、公大娘、霍小玉、玉箫、薛涛、裴兴奴、杜秋娘、章台柳等等。可唯有灼灼是唯一的一位不曾“破身”的,回望历史并不见有雷同之记载。虽然她们都有着不同的风采,但留下的却是同样的魅力,那就是潜移默化地将唐朝的诗词乐舞发展推向了巅峰!

推荐阅读:

明朝治藏历史揭秘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的美学分析

古代人如何过中秋节的? 唐代女人爱“拜月”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