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原因让陆游休了他挚爱的妻子唐婉?

Jul07

  绍兴十四年(公元1144年)的绍兴城里,19岁的士家子弟陆游迎娶了唐琬为妻。两人是“娃娃亲”,陆家很早就用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婚事。现在好事成真,不仅是双方父母,就是整个绍兴城都看好这桩婚姻。新郎陆游出生于靖康之乱时期,襁褓中即随在汴梁为官的父亲南迁。他目睹乱世,立下了抗金复国的志向,小小年纪就书写了“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志向,年纪虽轻就凭不凡的志向和卓越的文才扬名东南文坛。新娘唐琬也出身官宦世家,人长得漂亮,而且知书达理,与丈夫可谓是郎才女貌,令人羡慕。

  婚后小夫妻俩恩爱异常,鱼水情深。外人看来,这必将是千古爱情佳话的开始——事实上,陆唐两人的确缔造了千古爱情佳话,不过是采用了“另类”的方法。

  陆游的出身很好,志向又很高,一心收复故国,因此家里人和他自己都抱有很强的政治雄心。陆游应该去当官,而且应该能平步青云。依靠祖辈的官勋,陆游很小就荫补登仕郎,取得了仕途的通行证。如果想要接受实职,陆游还要赴临安参加“锁厅试”以及礼部会试,通过后才能正式为官。甜美的夫妻生活不期而至,年轻的陆游有点懵了。新婚燕尔温柔乡里,陆游对应试的准备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安排这桩婚姻的陆母唐氏对儿子的期望值很高,看到儿子和媳妇终日卿卿我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第二年(公元1145年),唐琬就被逐出陆家!一段爱情神话在开始不久,戛然夭折了。

  唐琬被休的原因据说是“不当母夫人意”,“二亲恐其惰于学,数谴妇,放翁(陆游号放翁)不敢逆尊者意,与妇诀”。意思是说,唐琬在陆家和自己的姑姑兼婆婆不合;而且陆游的父母怕儿子和儿媳太过恩爱,可能会妨碍陆游的上进心,所以常常训斥唐琬。可惜,儿女私情并非想断就能断的。陆游和唐琬泪眼相对,想收敛情丝,不料徒增忧伤,空费时间而已。陆游只走出了仕途第一步,不可懈怠,加上又是个孝子,在母亲的压力下,最后不得不将心爱的唐琬休掉了。陆游“因母休妻”的说法从此成为他和唐琬分开的主流说法。

  陆游与唐琬分手后,据说还悄悄另筑别院安置唐琬,一有机会就前去与唐琬相会。无奈纸包不住火,陆母察觉了此事,严令二人断绝来往,并为陆游另娶王氏女子为妻。唐琬也被改嫁给宗室赵士程为妻。

  这里要插叙一个历史疑案。人们通常认为唐琬是陆游的表妹,是陆母唐氏的兄弟唐闳的女儿。实际上最早记述陆唐爱情悲剧的《耆旧续闻》和《后村诗话》均没说陆唐是姑表亲关系。宋元之际的周密才在《齐东野语》中最早说:“陆务观(陆游字务观)初娶唐氏,闳之女也,于其母为姑侄。”人们由此认为陆游和唐琬是表兄妹关系,唐琬是被姑姑唐氏逼休的。根据学者考证,事实并非如此。陆母唐氏一门,并没有叫做唐闳的兄弟,也就是说陆游没有一个叫做唐闳的舅舅。唐琬的父亲唐闳是北宋宣和年间鸿胪少卿唐翊之子,是另外一户唐家,与陆游的母家无关。所以陆唐两人并非姑表亲。唐琬改嫁给了赵士程,这个赵士程与陆家却有姻亲关系。陆游有一个姨母嫁给了吴越王钱俶的后人钱忱为妻;钱忱是宋仁宗第十女秦鲁国大长公主的儿子;而赵士程是秦鲁国大长公主的侄孙,也就是陆游姨父钱忱的表侄。陆游和赵士程有远房姑表亲关系,从这个角度说唐琬和陆游又牵上了姑表亲关系。

  却说陆游斩断情丝后,一心苦读,希望在仕途上有所突破。绍兴二十三年(公元1153年)陆游去临安参加“锁厅试”。所谓锁厅试就是恩准大员子弟和宗室后裔参加的专门考试。开考前,秦桧特地把主考官陈之茂请到宰相府,暗示他定自己的孙子秦埙为第一。陈之茂在阅卷的时候发现陆游的卷子文笔流畅、见解不凡,顶住压力取陆游为第一名,而定秦埙为第二。发榜后,秦桧大发雷霆,大骂陈之茂该杀。1154年,陆游去参加礼部的复试。秦桧安排心腹魏师微、汤思退为主考官。尽管陆游的复试卷子答得最好,两人还是将秦埙推为榜首。由于锁厅试所有录取者的考卷都要公布,秦桧等人干脆不录取陆游,免得陆游的卷子公开。复试失利,满怀信心的陆游回到家乡,家乡风景依旧,心中极感凄凉。

  第二年(公元1155年)的一个春日,仕途失利的陆游前往绍兴城外的沈氏花园中赏春散心。在园中,陆游偶遇了同样来游春的赵士程和唐琬。爱人重逢,陆游心中压抑着的情丝爆发蔓延,思念、痛楚、爱惜等等感情涌上心头,却因为爱人已是他人妻子无法倾诉真情。唐琬的后夫赵士程是个温文豁达的读书人。唐琬征得丈夫同意后,派人送了一些酒菜给陆游(这在封建时代已经是很“出格”的了),然后默默地随丈夫离去。陆游伫立园中,看唐琬缓缓远去,伤心之余就在园子的壁上题下了一首《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全词前阙回忆了陆唐两人的恩爱和不得不分手的痛楚,后阙八个字“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将陆游内心深处的痛楚和无奈一下子捧了出来,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仕途失意的陆游,爱情的伤疤又被猛然撕开,任由鲜血横流。这该是如何沉重的感情打击?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陆游满心以为感情的伤痛可以换取政治上的收获,谁知政治黑暗不可预期,而原本紧握在手的爱119 情从指缝溜走了。陆游痛苦地承认:“我错了!”

  过了三年(公元1158年),秦桧死了,陆游得以出任福州宁德县主簿一职。当时陆游已经名闻天下,宋孝宗亲自召见,赐陆游进士出身。陆游终于得到了迟到的功名,开始在政治上大展拳脚。也就是这一年,唐琬又一次来到沈园,看到了陆游题在壁上的《钗头凤》词,感慨万端,提笔和了《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首:“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爱过的人现在依然爱着自己,自己也对他有着隐隐的爱意。可惜“人成各,今非昨”,大家都各有家庭了。作为女人,唐琬的处境更尴尬,也更艰难。在整个事件中,唐琬是彻底的受害者,只能强颜欢笑,深埋感情。一个“难”和一个“瞒”字,道出了唐琬的内心。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唐琬知道陆游的真心,想和陆游倾诉的时候,陆游又一次因为政治、因为个人的发展离开了唐琬。一个在外打拼的男子忽视了自己,唐琬又一次受到了伤害。没有多久,她就因心情忧郁而死。

  现在这两首《钗头凤》都刻在沈园中,成为绍兴一景。常常有后人驻足壁前,感叹陆唐二人的情思和无奈。沈园最大的风景也就是这两块刻着爱情唱和的石碑。

  唐琬死后,陆游始终在中级官位上徘徊。因为他抗金复国的志向和朝廷的指导思想格格不入,陆游历任夔州、蜀州、嘉州、荣州等地的通判和知州等职。乾道八年(公元1172年)冬天,陆游调任闲官,从南郑(今陕西汉中)赴任成都,途经剑门,遭遇了小雨天气。年近半百的陆游离家千里,又不得志,写下了《剑门道中遇微雨》一诗:“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此身舍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奔波凄凉之情跃然纸上。四年后,陆游在成都遭弹劾罢官,归隐田亩,灰溜溜地回到了绍兴。

  后人不知道陆游回到家乡,第一次在沈园看到唐琬的笔迹是什么样的心理。我们知道的是,陆游的晚年虽然生活清贫,仍不忘恢复的志向,起初还将雄心壮志频繁写在作品中,比如感叹“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比如说自己“身在天山心老沧州”。同时,陆游的心态归于平静,常乘小舟出游村野,观赏山水:“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记取江湖泊船处,卧闻新雁落寒汀。”此后,陆游陆续重新出山当官,依然是知州一级的地方官。不是因为开仓救济遭水灾的百姓,因“擅权”罪名被罢职还乡;就是因为上奏谏劝朝廷减轻赋税,以“嘲咏风月”的罪名再被罢官。陆游从此时起蛰居农村,与官场绝缘。

  陆游的晚年过着耕读乡下的田园生活,每天品茶、吃斋、种菜、读书、写诗。他的一生留下了9000多首诗词,被视为古代作品最多的作家。他的前期作品多为爱国诗,充斥“铁马横戈”、“气吞胡虏”的英雄气概和“一身报国有万死”的牺牲精神,决心“扫胡尘”、“靖国难”;后期多为田园诗,恬淡自然,风格清丽。绍兴农村的美丽风光、热闹的节日气氛以及农家的纯朴好客,使陆游对乡村抱有深厚的情谊。“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在家乡的众多景点和故地中,陆游最常去的就是沈园。他晚年明确题121 咏沈园的作品就有近十首。陆游面对写有自己和唐琬《钗头凤》的石壁,已经距离两人离异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后来变成了六十年了。字迹已经模糊,记忆也渐渐模糊了,只能体味那股无奈的感觉。每一次,年老的陆游总是看得泪流满面、长落沾襟。在一首纪事诗中,陆游写了小序:“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主已三易其主,读之怅然。”是啊,物是人非,感情依然深沉。陆游深情地哀悼唐琬:“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

  陆游年过古稀后,到沈园去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曾写下绝句《沈园》:“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唐琬已经逝去,陆游的父母也早已作古,相关的当事人一个个死去,陆游自己也到了风烛残年,一些事情可以公开谈论了。陆游在整理作品《剑南诗稿》时,透露了自己于唐琬分手的真实原因。原来是唐琬和陆游结婚一年不孕,才被公婆逐出。在南宋的时候,生育是大事,结婚一年还没有怀孕自然被父母看成是大事。唐琬的不能生育加上切实的政治考虑,让陆母逼儿子休妻。这个决定让陆游痛苦了六十多年。走过一生的风风雨雨后,陆游得出了一个简单的结论:我爱唐琬。

  嘉定一年(公元1208年)的一个春日里,84岁的陆游原本想去乡村采药,结果走到沈园就感到体力不支,不得不折到园里休憩。当时的沈园已经开始破败,罕有游人。陆游睹物思人,写下了: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已是子孙满堂的陆游最终还是躲不过这相思之情。这次重游沈园,陆游深受打击,病倒了。这是陆游最后一次游览沈园,他于嘉定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公元1210年1月26日)与世长辞。

  为什么人都是到了风烛残年,才能发现爱情的重要,才去时光的碎片中搜索那早已模糊的美好记忆呢?

  陆游的一生是压抑的一生,心情并不舒畅。临终前,陆游留诗一首作为遗嘱:“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正是这首诗让陆游得到了南宋抵抗派的一致好评。随着王朝的颠覆和时间推移,陆游依然是南宋文坛一面抵抗的旗帜,同时感情坎坷的一面越来越为人所道。陆游的一生都在政治和爱情之间艰难行走,这才是一个真实、丰满的文豪形象。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