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非常渴望给西门庆生个孩子,为此她不惜吃药、拜佛,但就是不能如愿。可是,在与陈经济为数不多的偷情过程中却怀孕了。该有的时候没有;不该有的时候又有了,还要吃药堕胎,如此描写可谓达到了反讽的极致。
 
人总有个审美疲劳啊。你潘金莲就是天仙,天天看着也就一般了。所以,很快,西门庆又去了妓院。寻找新的刺激去了。
 
这一下,使得潘金莲很是迷茫。在武大郎家里偷情的那种感觉,很快的就成了温馨的回忆了。现实的痛苦与寂寞很快的占据了潘金莲的心头。
 
此时,潘金莲才明白,西门家不是在武大郎家。虽说物质条件要比武大郎家高多少倍。但是,水涨船高,随之而来的矛盾和竞争也是难以让人左右逢源的。
 
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了,高处不胜寒啊。
 
在寂寞之余,潘金莲和一个小帅哥搞了一场地下姐弟恋。这个帅哥叫琴童,今年才16岁。是三娘孟玉楼的家奴。西门庆安排他在前花园打扫卫生。在工作期间,邂逅了妖艳的五娘潘金莲。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潘金莲终于将小帅哥搞定。
 
没有不通风的墙,这个事情很快被西门庆知道。在西门庆的拷打过程中,潘金莲抱定了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的宗旨。来了个打死不招。西门庆也是没有办法,只有将小帅哥琴童赶出家门了事。
 
但是,事情远没有那样简单。女人的心一旦有了外遇,很难收回。即使是暂时的收回了,一旦机会成熟,还会爆发的,而且,只会越来越厉害,就像打开瓶盖的啤酒。
 
老话讲,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就在潘金莲到处寻找新的出轨对象的时候,又有一个帅哥出现了。
 
西门庆有个闺女,叫西门大姐。那年还不到13岁,早已许配给首都东京的一个大官的儿子陈经济当媳妇了。出嫁后没有多长时间,老陈家出了事,被罢了官。陈经济依照父亲的安排带着家里的一些财物和媳妇西门大姐回到老丈人西门家来避祸。
 
看到女婿回家,西门庆也很高兴,自己正好没有个儿子,就把这个女婿当做了亲生儿子。不是吗,一个女婿半个儿啊。
 
陈经济来到西门家的时候,也就刚刚17岁。他长得很清秀,齿白唇红。按照现在来说,是个花季美少年。他不但长得好,而且很聪明。首先,有文化,写得一笔好字。还会算账。这在西门庆当时的乡下,是很不简单的。西门庆就委托他算账,记账,来往的信件都要陈经济来管。后来,西门庆开了个当铺,安排陈经济做了少掌柜的。
 
陈经济里里外外的忙碌,起早贪黑,很快的博得了西门庆家上上下下的称赞。下人们都说,陈姐夫不但人长的好,还很聪明,又勤快。最难的是气质很好,毕竟是大城市出来的,又是官宦人家的子弟。而且待人很温和,一点也没有大少爷的脾气。真的是人见人爱。
 
人怕出名猪怕壮。下人们的话,很快的传到了后面上房的六位娘的耳朵里。
 
几位娘,平时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很少与异性接触。就是接触也是几个粗俗不堪的中年家奴。那些人就知道喝酒赌钱,让几位主子娘很看不上眼。现在听说来了这样一位谦谦君子的帅哥,谁不想看看啊。
 
首先是大娘,虽说西门大姐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自己是正房,名言正顺的是西门大姐的后娘,陈经济是自己的姑爷,丈母娘要看看姑爷,太正常不过了。
 
但是,毕竟自己还不到三十岁。心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大娘吴月娘有了主意,与其遮遮掩掩的看看姑爷,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和几位娘商量一下,有帅哥,大家一起养眼。
 
主意已定,大娘就趁着姨娘们都在上房一起喝茶的时候,故意的说:
 
你看咱的女婿在咱家干活,没日没夜的。按理说,我应当请孩子吃顿饭。本来我不想出这个头,怕人家说我多事。可是又想想,还是要管管这事。
 
此时,三娘孟玉楼接过话茬:您是大娘,应该出这个头。
 
大家既然同意了。大娘吴月娘就吩咐下去,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宴请姑爷陈经济和西门大姐。
 
陈经济还是很懂礼貌的,在推却了一番后,来到后面上房吃饭。席间,很是谦让,使得大娘等人很是满意。又见这小伙很是斯文清秀,大娘打心眼里喜欢。
 
就在这时,门外一掀竹帘,五娘潘金莲走了进来,头上插满了鲜花,打扮的很是妖艳,一进门,一股花香,直扑鼻孔。
 
“呦,我当是谁,感情陈姐夫在这里呢?”潘金莲人未到,话已经到了。
 
顺着声音,陈经济一回头,突然发现一个前世的冤家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弯弯的眉毛,一双杏眼,秋波频转,流光溢彩,气场十足。
 
陈经济看得呆了,天啊,这不是我五百年前的前世冤孽吗?梦里的冤家啊,今天咋能聚了头!
 
陈经济还没有缓过神,五娘已经走到自己面前:
 
呦,这个孩子可真的是秀气啊呵呵。
 
看到潘金莲夸奖自己,陈经济也不知咋了,脸腾地红了,低下头来,心扑腾腾乱跳。
 
真的是有了感觉了!只有情人之间才会有的那种不可言传的感觉。温馨而甜蜜。
 
自此,潘金莲经常让陈经济来到自己的房中,请帅哥喝茶,吃点心。
 
帅哥也很有意思,看到潘金莲在弹琵琶,就说:五娘,您能不能给儿子也弹一曲?
 
潘金莲听罢,微微一笑:陈姐夫,我又不是你的情人,为啥要给你弹?你敢不老实,等你爹来家,看我不对他说!
 
陈经济体听罢,当然明白潘金莲不会去说的。所以,赶紧跪下撒娇,嘴里娘娘的叫着。潘金莲看得开心,呵呵的笑了。
 
从此,陈经济明白五娘也很喜欢自己。于是,找个机会就要和五娘亲近。
 
这天晚上,潘金莲在自己的屋里坐着。丫鬟们都去玩了。正在寂寞时,帅哥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不用说话,帅哥上前,一把抱住五娘,贪婪的将自己嘴唇吻了上去。
 
潘金莲心里喜欢,嘴上却悄悄的骂着:短命鬼,你敢调戏你的小丈母娘,你不想活了!
 
陈经济笑了:你不是我的五娘,你是我前世的冤家!
 
当然,陈经济还是不敢放肆。毕竟,西门庆还活着,自己还是他的姑爷。但是,陈经济明白一点,自己和妻子西门大姐没有啥感情。这场婚姻,只是利益的结合。他心里,真正的爱人是潘金莲。
 
几近痛苦的煎熬。总是在相思中渡过。这一年的正月,西门庆死了。在大家都在上房忙着为西门庆办理丧事的时候,潘金莲却悄悄的溜了出来,来到了陈经济的房间。
 
此时的陈经济也早已回到自己的房中,他也感觉到五娘会来的。
 
一进门,潘金莲就说:我的冤家,今天奴都给了你吧。
 
于是一对情人完成了一场浪漫的邂逅。
 
很快,潘金莲结出了浪漫的苦果,她怀孕了。为了使自己的丑事不至于张扬出去,她叫陈经济卖来堕胎药,自己服了下去。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潘金莲和女婿之间的不伦之恋。
 
告密的就是潘金莲的丫鬟秋菊。无论潘金莲平时怎样折磨她,秋菊都不曾说一句话。但是,当她发现五娘和自己的姑爷有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毅然去大娘那里告发了自己的主子。
 
在秋菊眼里,主子打自己,天经地义。主子背地里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个淫妇!天理不容。
 
大娘吴月娘知道了此事,很是惊讶。同时,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样的事情,不能发生在西门家。要早做决断。
 
潘金莲在怀孕以后,爱上了陈经济。她此时,早已对西门庆不报啥希望了。他的女人太多了。自己没有办法去和那样多的女人去斗去争,还是现实点,和陈经济在一起吧。
 
与此同时,陈经济也向自己的情人表达了同样的心迹:
 
我们一起离开西门家吧。反正爹(西门庆)也是死了,我把的女儿给休了,六姐(金莲小名),我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西门大姐不是潘金莲生的。陈经济和潘金莲也只是名义上的岳母和女婿。一旦西门庆死了,这种关系很快就瓦解了。他们的爱恋是真挚的。即使是出轨,也是情有可原的。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