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春秋时期,有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她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凡是见到她的男人,都被她的容颜所折服。她的一生“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却都以受守寡告终,因为她,一个国家覆灭了,连英雄盖世的一代霸主楚庄王,也差点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她的存在,甚至影响了春秋时期的历史进程……
  古代极品寡妇夏姬死了十个丈夫还有人争着要!夏姬是郑穆公的女儿, 在她手中,先后导致两个男人死亡(同父异母的公子般和第一任丈夫夏御说),一任丈夫死因不明(第二任丈夫襄老,极有可能中了巫臣的暗箭),一个国君因她被杀(陈灵公),一个国家因她而亡(陈国),两个大夫因她出奔(孔宁,仪行父),一个霸主为她出兵(楚庄王),一代情圣为她抛家弃国(巫臣),楚国两大重臣间接因她奔亡而死(司马子反,令尹子重),吴国因她崛起,楚国因她差点亡国,她的女儿也很牛,嫁给的著名贤臣叔向,但羊舌家族却也因他们的儿子站错队而灭族。这个女人的能量有多大,你可知道了么。春秋第一尤物,造就了一代情圣巫臣。
  夏姬是春秋时期郑穆公的女儿。夏姬由于貌美非常,并与多位诸侯、大夫通奸,引出一连串的历史事件,号称“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夏姬一生,与三个国君有不正当关系,故称“三代王后”;先后嫁了七次,又称“七为夫人”;有九个大夫死于她手,所以称“九为寡妇”。
  夏姬天生丽质,若幻若仙,绝对的极品美人。《列女传》上说她:“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
  夏姬既有美丽的外表,又有内敛的气质和征服男人的本领,是春秋时公认的四大美女之一。夏姬比较完整的故事记载于先秦的典籍《左传》、《列女传》、《谷梁》中。在《诗经》和《国语》中都有所补充或印证,《史记》、《资治通鉴》更是言之凿凿,记叙犹详。她的姿容仪态,绝对是美艳不可方物。大凡物极而必反,美极而近妖,因此,“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难怪历代文人要把红颜比作祸水了,而朴素的民间则有另类说法:“英雄难过美人关”。万法归宗,其意一也:就是美丽的容颜,绝对有超强的倾城倾国的杀伐威力。
  夏姬的丈夫
  妫御,又称御叔、夏御叔,他是陈宣公之孙,而陈灵公是陈宣公的曾孙,所以他与陈灵公是堂叔侄关系。
  夏姬的情人
  公子蛮、孔宁、仪行父、陈灵公、连尹襄老、黑要、屈巫。
  夏姬:春秋时代的大美女。她是郑穆公姬兰的女儿、陈国大夫妫御(史称御叔或夏御叔)的妻子、陈国第二十任国君夏徵舒的母亲。
  东周时期,陈国有个大夫叫夏御叔,食采邑于株林(今河南柘城县),娶了郑国郑穆公的女儿为妻,名叫夏姬。 夏姬生得蛾眉凤眼,杏眼桃腮。她未出嫁时,与自己的庶兄公子蛮私通,不到三年,公子蛮死去,她就嫁给夏御叔,夏姬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夏姬嫁给夏御叔不到九个月,便生下了一个儿子,虽然夏御叔有些怀疑,但是惑于夏姬的美貌,也无暇深究。这个孩子取名夏南(即夏徵舒,字子南)。在夏南十二岁时夏御叔病亡,夏姬隐居株林。夏姬成了一个寡妇,花开花落,独守空闺。
  通奸君臣
  夏姬年华已过三十,仍是云鬟雾鬓、剪水秋眸、肌肤胜雪。没过多久,经常进出株林的孔宁与仪行父,先后都成了夏姬的床幕之宾。孔宁和仪行父,曾窥见过夏姬的美色,心中念念不忘。孔宁从夏姬那里出来,里面穿着夏姬赠的锦裆,向仪行父夸耀。仪行父心中羡慕,也私交夏姬。
  一天仪行父对夏姬抱怨:“你赐给孔大夫锦裆,今天也请你给我一件东西以作纪念。”夏姬嘻嘻笑着解下她穿的碧罗襦赠给仪行父。仪行父自此往来更密,孔宁不觉受到冷落。孔宁知道夏姬与仪行父过往甚密,心怀妒忌,于是心生一计。一天孔宁独自去见陈灵公,言谈之间,向陈灵公盛赞夏姬的美艳。陈国的国君陈灵公是个没有威仪的君主,他为人轻佻傲慢,耽于酒色,逐于游戏,对国家的政务不闻不问。陈灵公说:“寡人久闻她的大名,但她年龄已及四旬,恐怕是三月的桃花,未免改色了吧!”孔宁忙说:“夏姬容颜不老,常如十七八岁女子模样。”灵公一听,欲火中烧,面孔发赤,恨不得立刻见到夏姬。
  第二天陈灵公微服出游株林,孔宁在后边相随,游到了夏家。事前已经得到消息的夏姬,命令家人把里里外外打扫得纤尘不染,张灯结彩,预备了丰盛的酒馔,等到陈灵公的车驾一到,大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夏姬穿着礼服出迎,她对灵公说:“不知主公驾临,有失迎接。”陈灵公一看她的容貌,顿觉六宫粉黛全无颜色,即刻命夏姬:“换掉礼服,引寡人园中一游。”夏姬卸下礼服,穿一身淡装,恰似月下梨花,雪中梅蕊,另有一番风姿。夏姬前面做向导,灵公、孔宁相随入园。园子不大,却有乔松秀柏,奇石名葩,池沼亭轩,朱栏绣幕。陈灵公观看了一番,见轩中筵席已经备好,就坐了下来,孔宁坐在左边,夏姬坐在右边,酒摆在中间,灵公目不转睛,方寸大乱。酒不醉人人自醉,又有孔宁在旁敲边鼓,灵公喝得大醉。这夜,陈灵公拥夏姬入帷,解衣共寝。灵公叹道:“寡人遇天上神仙也不过如此!”睡至鸡鸣方才起身。陈灵公说:“寡人得交爱卿,回视六宫有如粪土。但不知爱卿是否有心于寡人?”夏姬疑陈灵公已知孔、仪二大夫之事,于是回答说:“贱妾不敢相欺,自丧先夫,不能自制,未免失身他人。今日得以侍候君主,从此当永远谢绝外交,如敢再有二心,当以重罪!”陈灵公欣然说:“爱卿平日所交之人能告诉寡人吗?”夏姬说:“孔、仪二大夫,因抚遗孤,遂及于乱,再没有其他人了。”陈灵公大笑说:“难怪孔宁说卿交接之妙,大异寻常,若非亲试,怎么会知道?”灵公起身,夏姬把自己贴身穿的亵衣给灵公穿上说:“主公看见此衫,如看见贱妾。”
  次日早晨退朝,百官都散去了,陈灵公召孔宁感谢他荐举夏姬的事,又召仪行父说:“如此乐事,何不早让寡人知道?你二人占了先头,是什么道理?”孔、仪二大夫说:“臣等并无此事。”灵公说:“美人亲口所言,你们也不必避讳。”孔宁回答说:“这好比君有食物,臣先尝之,父有食物,子先尝之。倘若尝后觉得不美,不敢进君。”陈灵公笑着说:“不对。比如熊掌,让寡人先尝也不妨。”三个人嘻嘻哈哈,胡言乱语。灵公撩起衣服,扯着衬衣向二大夫显示,孔宁撩开衣服,露出锦裆,仪行父解开碧罗襦。陈灵公本是个没有廉耻的人,再加上孔、仪二人一味奉承帮衬,三人抱成团,弄出个一妇三夫同欢同乐的格局。
  其子弑君
  转眼间夏徵舒长到十八岁,生得长躯伟干,多力善射。灵公让夏徵舒袭父亲的司马官职,执掌兵权。夏南因感激赐爵之恩,在家中设宴款待灵公。夏姬因儿子在座,没有出陪,酒酣之后,君臣又互相调侃嘲谑,毫无人形。夏徵舒因心生厌恶,便退入屏后,偷听他们说话。灵公对仪行父说:“夏南躯干魁伟,有些像你,是不是你生的?”仪行父大笑:“夏南两目炯炯,极像主公,估计还是主公所生。”孔宁从旁插嘴:“主公与仪大夫年纪小,生他不出,他的爹爹极多,是个杂种,就是夏夫人自己也记不起了!”三人拍掌大笑。
  夏徵舒听到这里,羞恶之心再也难遏,从便门溜出,吩咐随行军众,把府第团团围住。夏徵舒戎装披挂,手执利刃,引着得力家丁 数人,从大门杀进去,口中叫道:“快拿淫贼!”陈灵公口中还在不三不四、耍笑弄酒,孔宁却听到人声嘈杂,叫了声不好,三人起身就跑。陈灵公慌不择路,急向后园奔去。夏南紧追不舍。陈灵公跑到东边的马厩,想从矮墙上翻过去,夏徵舒扳弓“飕”的一箭,没有射中,陈灵公吓得钻进马厩,想躲藏起来,偏马群嘶鸣不止。他又撤身退出,刚好夏南赶到,一箭射中陈灵公胸口,陈灵公即刻死在马厩下。再说孔、仪二人,见陈灵公向东奔,知道夏徵舒必然追赶,就换路往西,从狗洞里钻出去,不敢回家,逃到楚国去了。夏徵舒带着家丁将陈灵公射杀,然后谎称“陈灵公酒后急病归天”,立妫午为君,
  在位三十年陈成公是陈国第二十任国君。
  再嫁丧夫
  夏徵舒弑君,陈国没计较,但楚国偏听逃亡的孔宁与仪行父一面之词,决意讨伐,抓住夏子南施以“车裂”之刑。这时候陈成公到晋国去还没回来。大臣们一向害怕楚国,不敢对敌,只好把一切罪名全都推在夏南身上,便开了城门,迎接楚军。大夫辕颇带领楚军到株林去杀了夏子南,捉住夏姬,送到楚庄王跟前,请他处治。至于夏姬,楚庄王见她颜容妍丽,对答委婉,不觉为之怦然心动,但这时巫臣却说:“不详人也。是夭子蛮,杀御书,弑灵候,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何不祥如是?人生实难,其有不获死乎?天下多美妇人,何必是?”楚庄王听罢,便将这个女人赐给了丧偶的贵族连尹襄老。
  终归巫臣
  连尹襄老也没几年就战死沙场,而他的儿子黑要,连父亲的遗体都不顾,便堂而皇之将庶母夏姬“烝”过来。然而这是奇怪的事发生了。这时巫臣也已位极人臣,他却对她说,“归,吾聘女。”一句话,四个字,平平淡淡。但,却是夏姬这半生,唯一听到的要娶她的话。她依照巫臣的计划,向楚王请求回郑国,借助郑、晋的良好关系,寻回亡夫襄老的遗体。接着,巫臣找到一个出使齐国的机会,取道郑国,把原本要带给齐国的国礼,作了聘礼,带上夏姬私奔到晋。晋王能得到名动天下诸侯的巫臣,大喜过望,封为邢大夫。而留在楚国的屈巫一族和黑要一族带来了灭顶之灾。公子婴率兵抄没了屈巫的家族。这个女人年过四旬,居然让一个外交大臣放弃整个家族与之私奔,可见其容貌之美,古往今来独此一人而已。
  屈巫知道自己全家死后立下重誓,要让楚国“疲于奔命”,从此,他一手策划了晋国与吴国的结盟,掀开了春秋后期楚国衰落的序幕。
  相关新闻:夏姬之乱 影响了春秋时期的历史进程
  夏姬就是中国古代嫁了十次的寡妇,来自郑国,早年嫁给了陈国的一位叫御叔的男人,生了儿子,叫夏征舒。御叔很早就死去了,可是夏姬的青春犹在,这时,陈国的君主看上她了,与此同时,仪行父和孔宁两个公卿级的人物也看上她了。
  如果是别的女人,同时有这么多男人喜欢,肯定是心理发愁得要死,可是对于夏季来说,反正丈夫也死了,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一个也是轰着,两个也是赶着,夏姬照单全收,一律来者不拒。
  他们三个就没日没夜地往夏姬家竞赛似的跑。晚上到夏姬家去,白天在朝中,每个人手里边都有夏姬私赠的内衣,还拿着相互显摆:你看你有,我也有。这按史书说法,就是“公卿宣淫”,是不正经的。
  当时有个叫泄冶的大臣站出来指责他们,于是孔宁、仪行父就合起伙来把泄冶给杀掉了。(春秋战国 www.lishixinzhi.com)这一下就没了拦挡了,他们就变本加厉成天地往夏姬家跑。
  有一次,三人又来到夏家喝酒。三杯酒下了肚子,就不说人话了。陈灵公指着夏征舒说:你瞧,他长得像你。他指的是仪行父和孔宁中的一个。那二人也不吃亏,反过来说:我们瞧他怎么长得又像你?
  他们在这儿合伙不说人话,就惹恼了夏征舒。夏征舒不是小孩子了,听到三人评说自己的相貌,就要有所行动了。这场宴会结束的时候,陈灵公、孔宁、仪行父歪歪斜斜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对着马棚,突然发现,夏征舒已经摆好强弓大弩正等着他们呢!三人还没反应过来,夏征舒就射了一箭,一下就把陈灵公射个正着,陈灵公当场就死了。孔宁和仪行父一看君主被射死了,酒都醒了,撒腿就跑。夏征舒再射第二箭时,已经连人影都没有了。
  夏征舒弑杀了风流君主后,居然一不做二不休地继位称君!反正仪行父、孔宁不是说他长得像陈灵公吗,那夏征舒想,保不齐我就是陈灵公的私生子,虽说是龟儿子,可龟儿子也是儿子,我就干脆做了君主吧!
  消息传出去之后,楚庄王马上派兵进入陈国,不费吹灰之力就灭掉陈国。之后,楚庄王忽然想要见见这位夏姬,主要是好奇,这个女人能亡一个国家,到底怎么回事?这一瞧,不得了啊,他顿时没了魂了!那点儿君主的高傲自尊、男人那点儿不得了,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全都被打垮了。一时间他就像过了电一样,浑身都麻了!心里想,陈灵公死在这个人身上,也挺值的!于是楚庄王就提出来,这个女人真是从来没见过的、匪夷所思的美,我要娶她!楚庄王也魂不守舍,中了夏姬的邪了。但因为大臣申公巫臣极力反对,只好作罢。
  这时候,楚国大司马子反,也站出来说:君主不是不娶夏姬了吗?那就该轮到我了,我娶她!他也看上这女人了!
  申公巫臣又站出来劝阻说:这个女人可不祥,你看她搞死多少人了,最早那个叫子蛮,然后是御叔,然后是陈灵公、孔宁、仪行父,哪个得了好了?子反一听这话,坚挺的欲望登时就缩了。
  楚庄王把夏姬赏赐给一个叫连尹襄老的人,这也是楚国的一个贵族。后来,襄老也在邲之战中被人射死了。连尹襄老有个儿子叫黑腰,黑腰看着这个后妈,也控制不住自己,他们俩之间,就又不清不楚了。
  这时又有一个人站出来要娶夏姬,就是申公巫臣本人!他说:娶夏姬这个女人不道义,不道义,我认了。娶她是要短命的,短命我也认了!总而言之,他是瞎子害眼——豁出去了!
  他让夏姬借着给连尹襄老收尸的理由从楚国来到了郑国,因为申公巫臣一时没有机会离开楚国,二人就在空中“结了婚。等到多年以后,楚庄王死了,他才有机会离开楚国跟夏姬团圆,成为她的新一任丈夫。
  消息传到楚国,一下子让一个人气炸了肺,这个人就是子反。好你个申公巫臣,你不让这个娶,不让那个娶,原来你给自己留着呢!于是,子反就联合了子重,杀了申公巫臣家族的人,还私分了申公巫臣家族的财产。
  申公巫臣心中愤恨不已,就向晋国建议联合正在崛起的吴国,对楚国形成夹击之势!自此以后,吴国的军事技术突飞猛进,军力迅速强大。他们开始伐楚、伐取巢、徐这些归顺了楚国的小邦,东南一带的蛮夷人群开始归依吴国,吴国不断在楚国的东南骚扰袭击楚国,子重在一次与吴打仗战败后,突发急病身亡!
  这就是一个女人带来的历史变化。其一,楚国从此有了严重的后顾之忧。不得不向晋国提出“弥兵”的要求。春秋的历史由此转入后期阶段。其二,从此以后,霸主的争夺多了角色,那就是吴国和越国。晋国可以在楚国身后培植力量,楚国人也可以有样学样,在吴国的身后培植越国!历史就这样一报还一报地向前滚动变化着。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