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与大梵天的对话

Jun26

佛陀与大梵天的对话

时间:2018/06/26 15:12 | 发布:历史 | 分类:佛教

佛陀与大梵天的对话

  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信奉的是一个主神(古印度婆罗门成其为大梵天),所不同的是上帝的代言人(先知)和教言略不同。

  到底谁是真正的世界之主?

  对于这个提问,答案是千变万化的。绝大多数都会说是上帝或真主创造的。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包括鬼、神、人类、动物等等也都是他们创造的。我们不禁要问:真的是这样吗?那么,同样作为上帝或真主的子民,为什么我们的命运、相貌、健康等等会因人而异呢?为什么大地山川区别那么大呢?为什么这个地球会有那么多的天灾人祸呢?如果真是他们创造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大家都生活得很愉快呢?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创造的生灵和事务能够和睦相处呢?等等诸多疑问让我们不得不试图擦亮自己的眼睛,想了解得更加清楚!更加明白。

  其实,在两千多年前,佛祖就这些问题就与三千大千世界主大梵天王有有一番精彩的对话。揭示了这些种种疑问的绝对真理。

  佛祖从世界的生成与毁灭,日月星辰的运转,山河大地、树木丛林、动物的形成与命运。众生(包括人类)的相貌、命运、健康、苦恼等等种种悬殊和不平等进行了全方位的分析与总结,令号称世界之主的大梵天王不得不心服口服地纠正了错误的观点。

  这其中的道理究竟如何?佛祖又是如何用事实说话让大梵天王心服口服的呢?我们不妨暂时抛开成见,去仔细聆听佛祖与大梵天王之间的对话。

  《佛陀与梵天的对话》

  光亮简述

  世尊涅盘之夜,为了能再见到世尊的面,三千大千世界主大梵天王来到人间,到了佛所顶礼后对佛说道:“希望世尊教我如何修行?云何而住。”

  世尊即问大梵天王:“梵天,你是否曾经说过我是三千大千世界的主人,一切众生都不如我,我胜过一切众生。天下万物和众生都是我创造作的,都是我化现的吗?”大梵天王回答说:“是。世尊。我是这么说的。”

  世尊又反问道:“梵天,你又是谁创造的呢?又是谁变现的呢?”梵天默然无语,回答不上来。

  世尊又问道:“当那三千大千世界整个被劫火焚烧,一片火海。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梵天回答说:“世尊。这不是我创作的,也不是我化现的”。

  佛又言道:“梵天,这山河大地依水聚住,水依风住,风依虚空。这大地厚度达六百八十万由旬,不裂不散。梵天,这也是你创造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梵天回答说:“不是的。世尊”。

  佛又问道:“在这三千大千世界里,有百亿个太阳和月亮,他们都按照各自的轨迹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 “不是。世尊”。

  “有时候,日月天子都不在各自的宫殿,宫殿空虚。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 “不是的。世尊”。

  “这春、夏、秋、冬四大时节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 “不是。世尊”。

  “那些水镜、苏油、摩尼、颇梨、以及其它净器所显现的种种色相像,像那些大地、山河、树林、园苑、宫殿、舍宅、村落、城市、骆驼、毛驴、大象、马匹、獐、鹿、飞鸟、走兽、太阳、月亮、星宿、罗汉、独觉、菩萨、佛、帝释、梵天、人类、非人等种种色像,都你创作的吗?都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那些山崖深谷,大小诸鼓、歌舞游戏、獐鹿、飞鸟、野兽、人类、非人等发出的种种声音。梵天,这些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增加的吗?“不是的。世尊”。

  “这些众生在睡梦中见到的种种景象,听到的种种声音,闻到的种种香气,品尝到的种种美味,体验到种种感觉,知道的种种方法,作各种各样的游戏,种种的啼哭,呻吟和恐怖害惧,痛苦和快乐等诸多感受。这也是你创造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也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世尊”。

  “一切众生(包括人类)的恐怖,畏惧、痛苦、关切、恼怒、杀害,那些众生害怕的洪水、大火、利刀、大风、山崖、河岸、毒药、恶兽、仇人、鬼神等种种加害,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变现的吗?也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有的种种疾病,那些风冷热病以及其它种种病状,新陈代谢,身体各大部位的不协调,若他以前所作的种种业报引起的身体各大部位的种种病痛,还有那众生的各种种样的因病引起的种种苦恼。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所化现的吗?也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世尊”。

  “众生所遇到的所有旷野,盗贼,水灾种种灾难。或者劫中出现的刀兵劫,瘟疫劫,以及饥荒劫。梵天,这些也是你所创作的吗?是你所化现的吗?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遇到的父、母、兄、弟、姐、妹、宗亲、妻、子、好朋友离别之苦,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也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作的种种恶业,像那些贩卖牲口、酿酒、紫矿、押油之具,或者到大海或者山川旷野旅游,或者是那些神仙方术及其它占卦算命之法。梵天,这些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也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作的种种业道,因为这些业的原因,遭受往生于人,天,或者堕于地狱、饿鬼、畜生的报应,众生因为身体、意念、口舌所作的善行恶行,以及世间的十恶业道,对待其它众生毫无慈爱之心,经常去伤害迫害他们,因堕落恶道的十种条件(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嗔、邪见)这些都是你创作的吗?是你所化现的吗?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遭受的种种痛苦,那些被斩首、砍断手脚、害掉鼻子耳朵、被节节支解、被下油锅、被火烧、被种种兵器伤害,被关押牢狱、打架斗殴,等等都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作的淫欲邪行、或淫、母、女、姐妹、比丘尼以及其它恶业,这些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所作的种种杀害,比如,厌史、起尸、咒术、方药,被鬼魅迷惑着身以及其它种种恶业方便造成对方断送生命的因缘,这也是你所创作的吗?是你所化现的吗?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世间所有的生、老、病、死、忧愁、悲伤、苦恼、无常、尽法、变挨法对所有人无所顾忌,能使一切喜欢的种种之物烟消云散,败坏离别,这一切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所 现的吗?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众生被贪念,嗔恚,愚痴等其种种苦恼所缠博,因为这些原因,让那些众生坚著嗔怒,心被迷惑,造下无量种种业行,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也是你化现的吗?也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那地狱、畜生、饿鬼三恶趣中因为种种事而饱受折磨苦恼的众生。梵天,这也是你所创作的吗?是你所化现的吗?是你所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所有众生因为无知,被爱牵引,辗转反侧于五道之中。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始终难知,忽而作人、忽而上天、忽而作魔、忽而作梵王、沙门、婆罗门,这个世间如乱麻缠博,在五道中常轮回辗转,彼此往来,不知跳出轮回,梵天,这也是你创作的吗?是你化现的吗?是你增加的吗?” “不是的。世尊。”

  “那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众 生和世界是你创作的?是你化现的?是你增加的呢?”

  梵王回答说:“世尊,我因为缺少智慧,邪见未断,心颠倒的缘故。世尊常常说法,我也不来听受,所以才有这些说法。如今我请教世尊,这一切世界,是谁创造的?是谁化现的?”

  世尊说道:“所有的世界和一切众生都是业力所作,业力化现的。为什么呢?梵天,因为无知才会有行,因为有行才会有识,有识则生名色,有名色才有六入(眼耳鼻舌身意),有六入才会有触,有触则有受,有受则有爱,有爱则取,有取则有,有有则生,有生则有老病、死、忧悲苦恼,所以才有大苦聚集。梵天。无明灭,所有苦恼也就自动消失,根本就没有原作者,也没有安置者。唯有业有法,和合因缘就会有众生,如果能远离这些业力,法和合,这个人也就远离生死流转。”

  “梵天,如果在这世间业力尽,烦恼尽,苦尽苦息,如是出离,是名得于寂定涅盘。到底怎 样才能得到涅盘呢?业力已尽,烦恼远离,苦息已灭。这种种方法,都是诸佛威神力故,诸佛所加故有。为什么呢?若非诸佛出世宣说,哪里能听到这些方法呢?梵天,正是诸佛出世宣说,才会知道这些寂定甚深难觉光明法门。如果这些众生,听到生从生而得解脱。听到老、病、死、忧、悲、苦恼等法,则会相应而得到解脱。梵天,是故诸佛现作是加。梵天,诸佛常作如下开示:所有有为之法,犹如光影,时刻都处在无常,无定,不究竟的状态中,会消失,会变动,就算诸佛灭度之后,正法隐没,也都是这样。有智慧的人明了万事万物都处在无常变易之中,就是那山河日月星宿,满天宫殿,诸王都城村落树林一切可爱之物生已还更,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明了这些道理之后心生厌离出家精进修行,得到相应果位乃至得到无上菩提。”

  “梵天,你应当知道这三千大千世界既非你的刹土,也不是外道六师刹土,这都是我等诸佛的世界。我过去在这里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阿僧祇劫修菩萨行,在无量阿僧祇诸如来处种无量善根,严守禁戒,苦修梵行,以及修无量百千亿那由他难行苦行,才摄受这佛土修治令净。我根据众生根器而说相应法门而得度者,你们都是有感我无上誓属力的原因才会生到这佛土,听我说法,即皈依我,不再皈依其他外道。”

  这位三千大千世界主大梵天王如梦初醒,于如来所生希有心,诸佛希有,才会有无量不可思议无尽境界,大梵天王即时皈依为佛弟子。

  世尊又说道:“这三千大千世界是我佛国土,今天我把它托付给你,你应当作弘法之人,莫作灭法人也。后当有弥勒菩萨在此成佛,广度无量无边众生,你现在随顺于我,也应当随顺于弥勒佛。”

  这位三千大千世界主大梵天王即时在圣法中深得正信。

  因为大梵天(上帝)的妄念,而自以为创造了世界……

  佛经中关于造物主(梵或上帝)形成之前因后果的说明:

  《长阿含经(卷16)第三分》云:彼梵王言:我是大梵天王。无能胜者。乃至造作万物。众生父母。《长阿含经(卷22)第四分世记经》云:

  佛告比丘:火灾过已,此世天地还欲成时。(注:器世界形成后还没有生命)有余众生福尽。行尽。命尽,于光音天命终,生空梵处。于彼生染着心,爱乐彼处。愿余众生共生彼处,发此念已。有余众生福。行。命尽,于光音天身坏命终,生空梵处。

  时,先生梵天即自念言:我是梵王大梵天王,无造我者,我自然有无所承受。于千世界最得自在,善诸义趣,富有丰饶,能造化万物。我即是一切众生父母。

  其后来诸梵复自念言:彼先梵天即是梵王大梵天王,彼自然有,无造彼者。于千世界最尊第一,无所承受,善诸义趣,富有丰饶,能造万物,是众生父母。我从彼有。彼梵天王颜貌容状常如童子,是故梵王名曰童子(注:其他梵天自以为是大梵天王的儿子,众生也都是他创造的)。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