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陀佛和他的西方世界 下

Nov23

阿陀佛和他的西方世界 下

时间:2018/11/23 00:11 | 发布:历史 | 分类:佛教
十一、一的念佛式

念佛式,有繁有,可各人喜;功德大小,胥行者心存敬多少而定。若敬,任何式,皆失意。

要介一易行的念佛式如下:

每日早晚,向西正立,合掌,或焚香三拜,念:

南西方世界大慈大悲阿陀佛 三

阿陀佛 坐立均可,念百千或

南世音菩 三

南大至菩 三

南清大海菩 三

念,再念大慈菩佛忏罪回向全偈一遍:

十方三世佛,阿陀第一,
九品度生,威德。
我今大依,忏悔三罪,
凡有福善,至心用回向。
同念佛人,感,
西方境,分明在目前。
皆精,共生,
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最後,或三拜而退。

注意事:

1、家中若供有西方三像,佛念。

2、念佛,住要乎心、出乎口、入乎耳。

3、佛由少多,不可由多少,又持之有,不可或作或辍。

4、正念佛,平更要念佛,以便佛不心,心不佛,念相,有。

5、在或躺在床上,不可出念佛,因律不合,只宜在心中默念,口念默念,功德一的。

6、拜佛,要拜佛如佛在,即要想所拜之佛就在面前,我以最敬之心,拜佛,才能感道交,福至心。

7、拜佛要注意三件事:(一)收其身,即拜佛不得有任何不合矩的;(二)重其,即拜佛不得旁人;(三)敬其意,即不得以心慢心拜佛,要心旁骛,衷心。

8、凡拜必容,五投地,徐徐而拜,不可急起急落,不管是拜佛、拜塔、拜,或拜出家人,皆如此。

9、念回向文,必特用心,要做到字字心,以便在八田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忌同具文,便背,徒具形式,那是有效果的。

10、上列之大慈菩佛忏罪回向偈,古德,此偈有大威力,能一切罪,一切福,若每日如是,必中品生,如教人念,得大福。若嫌之太,可念普菩之偈:“我欲命,除一切障,面彼佛阿陀,即得往生安。”或文殊菩之偈:“我命,除障,面阿陀,往生安。”位大菩的偈完全一,只是一七言,一五言而已。

十二、古德的金玉良言

有位文家,懂得利用他人的智慧的人,是一很明的人。在土中,有多古德充智慧的金玉良言,之令人茅塞,有“十年”之感。希望念佛人要好好珍惜些智慧的花朵,以之作自己修的基石,做一明的念佛人。

夫三昧者何?思想寂之也。思,志一不分;想寂,神朗。智悟其照,神朗幽不。是二者,自然之玄符,一而致用也。

――•慧大

(者按)思,即心中只有阿陀佛;想寂,即除佛之外毫其他的念存在。慧大乃中土宗初祖,他的“思想寂”慈,乃是念佛法的精要所在,足千秋世後之指南。

生役役,其止日。地苦,不可不;九品,不可不修。

――後魏•昙鸾大

如汝所念,遂汝所。

鸠皮,看看行步。假金玉堂,免衰老病?任汝千般快,常是到。唯有路修行,但念阿陀佛。

此真入佛之精要!修余行,迂僻成;唯此法,速超生死。

――唐•善大

於土起增心,於浮提起心。

――唐•少康大

有禅土,十人九蹉路;境若前,瞥他去。
禅有土,修人去;但得陀,何愁不悟。
有禅有土,如角虎;世人,世作佛祖。
禅土,床柱;劫千生,人依怙。

――宋•延大

今人多好悟,好了生死,不知在此土了悟甚,之超三界。斯陀含,一往一,凡夫乎?此土生,多是先生西方,然後了悟。生西方一,之超三界,一失。

予新生後,才把一句佛在心,思妄想,越沸,便念佛工夫,不能心。不知汝量劫,生死根由,如何能得即?且念之,正是做工夫,旋收旋散,旋散旋收,久後工夫熟,自然妄念不起。且汝之能妄念重者,句佛耳,如不念佛之,翻潮,那不停者,自己能乎!

――明•池大

世人但知祖下,以悟上,悟心本意,要出生死,念佛不是出生死法耶?禅者,多未必出,而念佛者,出生死疑。所以然者,禅想,念佛在想,以生久沉妄想,之,若即染想,而想,是以毒攻毒,之法耳。故究悟,念佛易成,若果生死心切,以究心念佛,又何患一生不了生死乎。

――明•憨山大

只信得及,守得,直下念去,或夜十,或五三,以定不缺准。此一生,誓改,而不得往生者,三世佛便诳。

勿世文字,而正法!勿逐悭、、嫉妒、我慢、鄙覆,而自!

世情淡一分,佛法自有一分得力。娑婆活一分,生西方便有一分。指安,浮不可留。

――清•益大

念佛三昧,其尚矣。曰功高易,而末世行人,罕。良由信不,未能其善行,以要土故也。

苟真信,念佛持,放生修福,只是世善人,生善受。受即造,既造已必苦。正眼之,他一提旃陀,差一步耳。

我障深重,久居苦域,是陀心之生;陀德,在十之外,是我心之佛。既是心性二,自然感道交,如磁石吸,可疑者。所佛念佛,前,必定佛,去佛不也。

――清•行策大

在此土修行,其道也;彼土往生,其成佛也易。易故一生可致,故累劫未成。是以往前,人人趣向;千,指。末世修行,越於此。然少善不生,多福乃至。言多福,莫若持名;言多善,莫若大心。是以持,於布施百年;一大心,超修行劫。念佛本期作佛,大心不,念奚?心原修行,土不生,易退!是下菩提,耕以念佛之犁,道果自然增;乘大船,入於土之海,西方定往生。

茫茫大中,夜能寤。反中,醒重做。做得不如前,一是百。做得如前,依然空。造了中,苦又入苦。君早回,直走西方路。都放下,勤修。日夜望,一心求悟。豁然心地空,即是真土。陀忽前,原是。

――清•大

吾人生死,唯二力:一者、心多端,重偏,此心力也;二者、如人,者先,此力也。力最大,心力尤大。以自除,全依於心,故心重能使。今以重心而修,。他日命,定生西方,不生余矣。如大大,常向西而歪,他日若倒,不向余也。

真生死,菩提心,以深信,持佛名,此十六字,念佛法一大宗。

有禅者曰:一切法,悉皆如。娑婆固也,亦也。同是一,修之何益?答曰:不然!七地以前,中修道。明大,等眠。唯佛一人,始大。眼未之,苦宛然。其受娑婆之苦,何若受之。娑婆之,入,展沉迷者也。之,入,至大者也。同,而所以者,不同也,可概乎?

――清•醒大

土法,奇特。但要切至,不蒙佛接引,往生。

既有真心切,必至心持南阿陀佛六字,行住坐,默,穿衣吃,及大小便利等,不此六字或四字,必令全心是佛,全佛是心,心佛二,心佛一如。若能念在,念情忘,心空佛,於生之中,便能三昧,待至,生上上品,可修持之能事矣。

忙,不陀名;境逆境,不忘求生西方。

一句南阿陀佛,只要念得熟,成佛尚有余裕!不他法,又有何憾?

心跳,乃宿世所之兆;然境有善,在乎自己;而心念佛,因善因矣。

恪守宗列祖成,持念佛,改修善,知因果,植福培德,以企生消除障,正念往生,庶不此一生,及如弟子耳。

――民•印光大

修道是修通大涅之路,修成佛之道。成佛之道是大定,心中有定就是在道。修土,念念之中有阿陀佛;若心中一阿陀佛,即了道。

修行人世事量少管,佛中事也少管,不要有是非人我,一心念佛,有空多看,佛菩交往天,不甚好?

金由始至解答很重要的,一是“何安住其心?”一是“何降伏其心?”在宗就很:何安住其心?阿陀佛!何降伏其心?阿陀佛!一句阿陀佛,便能安住其菩提心和降伏其妄心。

若想成佛就要佛之慈悲。念佛人要有大悲心,一切生要慈悲,否世界不相。

五欲六起求心,有足,道以成就,往生土必有障。只要於世一毫求心都有,即可往生,感道交亦此。

善有善,有,造定受。其造,不如造善;其造善,不如修。

阿陀佛在因地中曾四十八,我的力若四十八相同,可阿陀佛志同道合。以阿陀佛之四十八,作我自己的四十八,就容易往生西方世界了。

――空上人

以上所列,皆高僧大德之;至於在家居士,如古之王舒、彭二林,及近代之江味、方居士等,土法,亦有多精辟的解和的指示,特於下,以飨者:

凡,念阿陀佛以消禳之,一切人不行;凡善事,念阿陀佛以助之,一切人皆善行;事默念阿陀佛,常在目前,便念念不忘;能如此者,其於土定往生。

――王舒居士

子等向,全打得一副全心,外不六所染,不七情所锢;污泥中便有花出也。

――彭二林居士

知起念即妄,念佛之念,亦妄非真,何以故?真如之性,本念故。但因凡夫染念不停,不得已,故借念佛之念,治其住之染念。念佛之念,非真如之本,有向真如之妙用。何以故?真如是清心,佛念是清念,同是清,得以相故。所以念佛之念,念念不已,能至念,故曰殊方便。

――江味居士

修禅要心境,所以在禅定中,不管何境界,皆是魔事。修要有心有境,所以在念佛中,若境界,凡所所念相符者,皆是正,所所念不符者,皆是邪。但要知道:使所之境,佛境,然若之甚,亦成魔。楞:“不作心,名善境界,若作解,即受群邪。”就是意思。所以公一生,三相,而亦不理不,此正所以教後人:勿因、欣喜、分、著,而失念著魔也。所以所念相符,尚且如此定凝重,何不符。

念佛是做生的工夫,了,在念佛做的,是有生的工夫。目的是要此娑婆,生在,所以念佛人,念念要做世,生土想。倘若:念佛是求生,那是自破其法,把土的效用,根掘起,可知一非同小可,而必加以正。

不念佛,不得有念,念佛,反而得念多者,些念,不是念佛後才生起的,乃是本就有,念佛才耳。一切生,平日胸中,皆有限妄想,憧憬未,作生死根本,作三道根本,而主人翁向迷於境,不得。一旦世途挫折,或善友提醒,乃幡然悟,精勤念佛,方才妄想多,心。此後若精勤,念佛不辍,彼妄想,自次消,得真常,成就佛道。

不能六字都用心,但著重一字,便等於六字俱在。大概:急念,著重“阿”字,念,著重“陀”字,心自定,之!

有相有的念佛,是念身佛,相的念佛,是念法身佛。身是有相的假佛,所以念身佛,是凡夫而之法。法身是相的真佛,所以念法身佛,才是者而之法。中:“端坐念相”,相便是生的自性,佛的法身,相之相,故名相。此外有相之相,不管他如何,皆是妄,未生。可知教念身佛是方便,教念法身佛,才是究竟。不,者若不懂得相念法身佛,是照念身佛,先做到往生再。

禅土,系密切,宗行人,功夫粗者,每禅不同,因一,一有也。功夫精微者,禅相同,深知四土中的常寂光土,便是禅家的最高境界,而禅中的涅妙心,也便是真正的土。不同是其中途,相同是其,造既,故解亦也。

念佛明明是心住於佛,怎住生心呢?知是,禅是禅,各有其境界,不宜混淆。凡有住生心者,皆有生,凡夫住六而生心,住於嗔而生心,故其生三界六道。念佛人住於佛而生心,故其生佛土,境不同,其有生同。生佛的最後,要把一念――念佛之心遣去,才是生,相的涅,不但是往生以後的事,也是三十以後的事。心中有一佛存在,是土宗的境界,不是禅宗的境界。

――方居士

十三、科代的往生例

去的二十世,被科代,在那一百年中,熟而往生西方土者,不知凡,《土》和《往生》量搜,亦免一漏,法。於此在那期往生的例十,其中出家和在家各半,以明凡信持名,不管僧俗,定往生。又所之出家,皆乃近代佛高僧,其大生平事,大家均耳熟能,故不再言,志其往生所之瑞相,由所之瑞相,示其人,必定往生。

(一)

印光大,乃宗第十三代祖。

往生前,知至。公元一九四○年十月二十七日,示一小病,隔日即召集大,宣布妙真法州山寺之住持。於是大十一月九日升座日期,印光大:“太了。”又改初四日,也:“了!”最後初一,才:“可以!”

十一月三日晚上,用稀粥一小碗,接著告真和尚:“土法,奇特,但要切至,不蒙佛接引,往生。”

四日凌晨一半起,坐著:“念佛佛,定生西!”完後,即大念佛,二十五分取水洗手完,起立:“蒙阿陀佛接引,吾去也。大家要念佛,要,要往生西方土。”完後,面向西方,端坐椅上念佛。凌晨五,在大念佛中,含笑安祥往生,如入禅定,年八十。

往生百日後荼毗,得五彩利珠百余,大小利花及血利千余粒,骨裂成五瓣如花形。

自《印光大永思集》

(二)

弘一大,以持律名,但笃志念佛。

晚年神采力衰,自知要往生,因而力弘法,常人念佛,依照滴答滴答的,想阿陀佛四字。若是念六字佛者,以第一滴“南”,答“阿”,第二滴“陀”,答“佛”。他的念佛,不失一心念佛妙法。

公元一九四二年春天,弘一大前往瑞山。不久之後,住在陵老院,在八月十五日中秋大,向院中的老人土法要。二十三日示些微疾病,拒及探,只是一念佛。二十七日食,只水。二十八日,交代妙法後事。九月一日下午,在一上著「悲喜交集”,交妙,咐注意:如在助念,我流,非留世、念人,而是悲喜交集所感。完,仍默念佛。四日戌(晚上七至九),在大念佛中,安地往生了。年六十三。荼毗後利子一千八百粒,利有六百。

自《弘一大永思集》

(三)

谛大,一生教天台,行土。

公元一九三二年春夏之,大在上海玉佛寺《楞》,居士之,省庵菩提心文。因年事已高,炎,,即示疾。回浙江波,而精神日疲乏,乃息心休,往生土。有什痛苦,但食日,身日弱,遂天台宗一切事,交付妥,令人等弘持。至七月二日午前,忽向西合掌,良久,道:“佛接引,我要往生了!”即令侍者,之沐浴,更衣。命寺集大殿念佛。又令人扶行,趺坐龛中。午後一十五分,於大念佛中,安祥含笑而逝。面色光,暖逾不散。世七十五。

自《代土高僧集》

(四)

大,一生亦教天台,行土。教後,修止念佛,逢人也以念佛法。其下因念佛的功夫深厚,知至而往生的人,不其。

公元一九六三年五月十日,大《金》至中之十七分,忽然感到疲倦,此食少,仍笑自如,趣生,生察病。同年六月十六日回到弘法精,准後事,大:“人生如,生如是,死亦如是,在已演完,收了。”有人他服,大:“能治病,不能治命,人命以常定律,常到,也逃。我自己的生死,自己能作主,也自知去。”弟子等人,多咐,勉各自珍重。

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二,自己把:“博已,扶我起,我要去了!”完後,趺坐陀,在大念佛中,安祥地往生。年八十九。

弟子大建佛七共四十九天,後荼毗,火化白缥渺,其香,利子千,骨花五大。

自《影回》

(五)

律航大,晚年才出家,平日不行住坐,佛不口,念珠不手。

大念佛是用“耳念佛法”,即阿陀佛四字洪名,字字念得清楚,耳朵得清楚。先右耳力,作意在左耳,一百。再左耳力,在右耳,一百。然後耳平均一百。或者心,初三注入左耳,次三注入右耳,再四耳一起,共十。如此循,才一月就可大功效,偶生起妄念,知,日子久了成,不必作意耳而自然入了。大以此度化他人,得其者,皆妙。

公元一九六○年春天,律航大他在台住持的慈善寺交由化法接替,此居修,往生。五月二十八日早晨,趺坐於接大殿的寮房中,持早,至念完十小咒,寂然入定,看一大法,常,人之多,世未。又到已往生之友多人,因而自知往生的日子到了,即外,一心念佛,由每日一增至五。

初七日立,交代後事。十一日未(下午一至三),沐浴完,到客堂,向西方而坐,大示:“你有幸得以信佛,又得出家,是幸之中最幸的人。今告你,修行的法非常多,而以念佛法最方便、最殊。你看我念佛二十余年,在命,一心不,求生西方,是最好的明。”又站起起袖:“看我不是很好?身病苦,心不。”後又:“此生多幸,老了而能出家,又得你些道友助念往生。若不出家,此妻室女啼哭,哪能一心念佛,不得一心,怎能往生?”完就自回寮。

不多久,呼化法,化他是否往生的到了?大。即召集大助念,大也念佛,始音而急促,小而安定,即安祥地往生了,是下午酉(五至七)。年七十四。停三日,而容光如生。荼毗後,五彩利子百,骨出花的色,半露利子,好像深色璧石所嵌的珍珠。

自《律航法著》

(六)

二次大之後,香港何爵士夫人,何世之母,全家是基督徒,惟何夫人信佛,女非常孝,家中仍有佛堂,彼此突。她的往生,香港人很大的示。往生之日,她把子女以及家中眷一召,她,我一家宗教自由,但是我今天要到西方世界去,母子一,你今天念佛送送我。最後的要求,於情於理都得。她腿一坐,坐了不到一刻就走了,此她一家人都信佛了。她平不,表演大家看,果度了一家人。

自空法述《童》一

(七)

台北友念佛有一位李老居士,於一九六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向友《阿陀》大,了一半小,音宏亮,完之後,向大家:“我要回家了!”大家以他年大,七十九了,要回家休息。想到他下了台到客,在沙上一坐就往生了。有人,他三月以前就知道自己要走了,星期假日到老朋友聊聊天,似有之意。

自空法述《量》一

(八)

江味居士,一生教宗般若,行在陀。小就跟祖父持《金》,身不。他所著的《金》,行海外,是一本哙炙人口的著作。他常常念佛忏,大乘典,皆指土,譬如《金》:“‘非’、‘是名’句,即是念佛法要也。‘非’者,是明自性清,本有念;‘是名’者,是明妄念繁多,必持名,以除妄念也。必念至念而念,念而念,妄情空,一心清而後可。此即是所的一心不,不即所清也。如其心,即佛土矣!”

自一九三三年起,一心常在定中,晚。但每遇春末夏初之梅季,必定生病月之久。一九三八年四月,天冷潮,仍然床不起。弟子等助念,日不,自己常默念,神志非常清楚。到了五月中旬,疾病日重,而神志更加清醒。五月十八日晚上,忽然:“金光遍照,佛接引!”於是合掌在大念佛中,安然而往生。年六十七。

自《金》卷首

(九)

秀萱居士,她是福建福安人,十七嫁到家,生活很苦,靠她做手工助家用,生三男二女。她然不字,可是天性良,很懂道理。不幸子在二十九病故,接丈夫也死了,次子月明又得重病。月明在病中音菩他去看地,醒了之後就心佛,因真正到地,所以念佛非常努力,病也就好了。作母的她,看孩子如此年,就已努力,她不能落後,便也跟著用功了,孩子她去皈依。同了家,做起在家人穿的法衣,而且念佛,一直很用功。到了七十八,她每天都念佛八,到不念而念的境地。一九八三年,她已八十八,前八天,她媳:“我已佛了,就要往生了,以後不吃了,你不必再我送了。”她媳遵所言。此後八天她都不食,每天只是跏趺坐,搭著衣,念佛不。念到第八天,她欣然的:西方三接引了!又:佛的白毫光殊得法子形容!即合掌念佛,安祥坐化。火化,在的人都到香,到利子三十多粒,近!

摘自律航法《百日念佛自知》

(十)

是州三穗人。

她小就成家童的寄媳。十七,新先生婚。十九,因,非常痛苦而昏迷,:自己跪在佛前,祈求生下子。承蒙白衣音,送一孩子放在她,又用甘露水灌入她的口中,忽然得身心清而醒,孩子已呱呱地了。

候,她才知道自己已昏死一日一夜,幸好公婆信佛,祈求音菩大悲水,保佑媳母子平安,婆媳人拜佛,以佛恩。大悲水一灌口中,她就醒了,此以後,她就念佛。

不久,她先生入拔生而早逝,公婆先後世,子也出外求而後抗,家中只剩下她和丫鬟蓉蓉,每天念珠不手,佛不口,早晚寒暑。她活到九十,白青,牙掉落,又再出新的。

公元一九四五年八月,抗日利。她子少新,已升司令官,衣,率外妻子刁斯皮,位孩子戎戎和球球,位女梅姑和梅娘,以及洋女婿奚不得牧等回聚。只有她子母吃素念佛,其他人都信基督教,他都母是魔鬼。

次年,女梅姑和女婿奚不得牧在建立悔心布教所,宣基督教,吸引了多信。

戎戎,去湖南求有成功,因交一些朋友而染上,病危送到院,士施惠人代求世音菩慈悲垂佑而很快痊愈,因被士小姐照和救命之恩所感,而被服,改信佛教,在公元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九日,向勒寺超凡和尚祈求受三皈依和五戒,法名了,月初日,娶士小姐施惠人妻。

梅姑因夫婿奚不得牧逝世,心欲,也被惠人化而信佛,於公元一九四八年二月十九日皈依西天寺不空老和尚,悔心布教所,改造悔心居士林。六月十九日行落成及西方三像光典,同也建息法三天。通知教友,迎各界加,老和尚主持,祖母夫人居士林林。夫人在法中精不辍,十九日下午行通俗演。夫人登台:“第一,我要往生世界,在居士林交戎戎。第二,我大家要念佛求生西方,修行方法有什技巧,只要日夜不停地念下去,工夫到家,定往生。第三,我在先告位,我快要往生了,希望在座大德都可以自看,以做念佛的榜,增加信心和力!”

到了二十一日法,有一千多人皈依。母登台大家微笑地:“我早已提倡青年信佛和佛化家庭。你些青年,在都已皈依三,我家也是佛化家庭,是我的媳惠人的功,使我能生的望。三天以,承蒙位功德加被,我的已成就了。月前,世音菩定今天要接我,所以我在要向位告假了!”

戎戎、惠人和梅姑等人一跪下,母立刻阻止她言,且地:“人有死呢?佛也涅了,但在我有走之前,我先教位佛教的前,古人有腿端坐逝世(又坐化或坐)、站著逝世(立亡)、吹著笛子水葬、自身起火焚,甚至以倒立姿逝世;逝世的方式很多,敢他有有笑著逝世的,如果有我就笑著逝世!”她完就哈哈大笑,笑越越小而逝世。

哭泣,老和尚立即告他:“不哭!不!孝子快她念佛,以使她往生的品位增高!”接著立即念佛。

丫鬟蓉蓉忽然大哭地:“她老人家一月以前了一,留下一尊玉佛,告我:她逝世,特允我哭,其他任何人都不哭、不搬她的身,直到明天候,才能抬回家理事!”完,她就拜老和尚和大,笑著:“佛大菩,你各自法保重,傻丫要始哭了!”

於是蓉蓉就跪在夫人的身旁,放大哭,哭也越越小,哭停止,她也往生了。

老和尚:“居士也已往生了,位加助念佛!因有生必有死,想要不死,先要生。只要皈依佛教,遵照佛陀所指示的教法修行,必然能悟有生的永境界。夫人和小姐就是事的明,你大家都眼看,一位大笑而死,另一位大哭而死,都是往生土的瑞相。位有皈依佛,已有大善根,如果你依照夫人教你的念佛方法,身力行,一定可以了生死,即身成佛!”

翌日,大家移回家理事,夫人和蓉蓉的面貌仍栩栩如生。

摘自柏居士著《土的》

示念佛法
益大

念佛法。奇特。只深信力行要耳。佛。若人但念陀佛。是名上深妙禅。天台。四三昧。同名念佛。念佛三昧。三昧中王。。一句阿陀佛。八教。五宗。可惜今人。念佛看做近勾。愚夫愚工夫。所以信既不深。行亦不力。日悠悠。功莫克。有巧方便。欲深明此三昧者。以究字向上。殊不知前一念能念之心。本自非。不消作意。即前一句所念之佛。亦本自超情。何妙玄。信得及。守得。直下念去。或夜十。或五三。以定不缺准。此一生。誓改。若不得往生者。三世佛。便诳。一得往生。永退。法。得前。切忌今日三。明日李四。遇教下人又思章摘句。遇宗人。又思究答。遇持律人又思搭衣用。此不了。不清。知念得阿陀佛熟。三藏十二部教理。都在。千七百公案向上亦在。三千威。八行。三聚戒。亦在。

真能念佛。放下身心世界。即大布施。真能念佛。不起嗔。即大持戒。真能念佛。不是非人我。即大忍辱。真能念佛。不稍。即大精。真能念佛。不妄想逐。即大禅定。真能念佛。不他歧所惑。即大智慧。自。若身心世界。未放下。嗔念。自起。是非人我。自。。未除。妄想逐。未永。他歧。能惑志。便不真念佛也。

要到一心不境界。亦他。最初下手。用珠。得分明。刻定程。定缺。久久熟。不念自念。然後亦得。不亦得。若初心便要好看。要不著相。要融自在。是信不深。行不力。你得十二分教。不得千七百。皆是生死岸事。命。用不著。珍重!

示念佛三昧
益大

念佛三昧。名王三昧。三昧中王。凡偏三昧。不此三昧流出。不此三昧。至之要旨。亦三根普利之巧便也。生心性。一而已矣。只此一心。法具真如生二。正而不。名真如。即不而。名生。依真如教。依生偏教。真如生。是家之。故可施。生真如。是家之。故。施。有藏通教之三。。惟教之一。四教。非念佛法。

所念自佛。念他佛。念自他佛。四教成十二念佛三昧。又常行等四三昧同名念佛。一一三昧。各具十二。四十八。次。念他佛者。或念相好。念法。念相。以例念自念。亦可各三。四三昧。四教成一百四十四。一一。有量境差。非言可宣。而持名一法。出佛阿陀。仍在前三昧之外。。汝若不能念彼佛者。量佛名字是也。此持名法。似曲中下。仍最最。所持之心。解不解。非一境三谛。能持之心。不。非一心三。

言之。六字陀。因名故名。因心故名。亦名亦心故名。非名非心故名。若因名故名。名自持。何待心持。又名能自持。心何。若因心故名。是心本有名。不持。名何不。若亦名亦心故名。名能有名。何待於心。心能有名。何待於名。又此名字。半名。半心。且不持。名中半名。心中半名在。既各。合何有。若非名非心故名。既非名非心。何能更有陀名字。如此推名。名字性空。生幻有。一名字性。即一切名字性。名字即法界。中道相。一全收。一法在名字外。所念境谛既。能念智。例此可知。

次。束此境三。名妙假。正依。化主徒。假名法。一句名。三千然故。次。束此三。名空。以心朕故。次。名若是心。何名。名若非心。心何持名。心若是名。何心。心若非心。名何心。於其中。是非是。非即中。虎溪。境妙假空。境亡即是中。亡照何有先後。一心了此之也。

悟此理而持名。一一念。上菩提。未悟而捻珠。年。未不暗合道妙。全在妙境妙之中。久久熏。性德。如染香人。身有香。不假方便。自得心。此宗祖。所以力弘也。有智者。此求歧哉。
 

推荐阅读:

你可能知道吕后将戚夫人虐成“人彘”,但你知道“骨醉”吗?

吴震:王阳明的心学命题及其当代意义

一人得道 鸡犬飞升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