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处于九五之尊的皇帝,在文学作品中、史书上、影视剧里,我们大概都对之有所了解,尤其是在影视剧里,那场面,臣子黑压压一片跪在地上给他一个人磕头,还要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觉得这皇帝的面子真够足的,威风八面,美女成群,用不完的金银珠宝,看不尽的后宫佳丽,真是羡煞我等。他们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漂亮龙袍,住的是精美宫殿,玩的是绝色美女,觉得这皇帝的日子还真是有滋有味,心底也时常徒生刘邦“大丈夫当如此”的感慨。
  不过,随着知识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我们也大多逐渐明白,皇帝看似风光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生死风险,坐的虽然是龙椅,却似乎从来没有踏实过,提心吊胆别人夺位不说,随时还有掉脑袋的危险!
  自秦始皇称始皇帝开始,中国有过居于正统位置的皇帝171个(由于中国历史上同时有两人以上称帝者很多,统计只包括了曹魏、南朝和宋朝的皇帝而未及蜀、吴、北朝和辽、金)。这171个皇帝坐上位子的途径各异:12位是经过群雄逐鹿,自己打出的天下。59位是经过政变上台的,少不了使用阴谋诡计,大多还伴有流血冲突。11位是因国难而偶然上台的。父死子继者89位,应该是正常接班,但期间还是少不了权力的较量、生死的争斗。至于那些被太后及其娘家人夺权、被权臣架空、被宦官操纵的傀儡皇帝,那就是一个木偶,其命运就更不必说了。
  晋朝的末代皇帝司马德文,算个明白人。在刘裕准备登基,由大臣们出面要求他禅位,还为他准备好了禅位的诏书,要他亲笔抄写时,他也知道此一时,彼一时,胳膊拧不过大腿,很爽快,拿起笔就写,无非是想表明他不会来和刘裕争权,以求刘裕放心,给他条生路。
  禅位的诏书下去,刘裕上表假装谦让再三,才从天命,就像平常某些人收礼一样,一面态度强硬,拒不收下,一面却似乎勉为其难而不得已不收一样。于是刘裕对原来的皇帝还表示特别优待,封为零陵王。不过,好景不长,可能是总觉得不踏实,第二年九月就把他弄死了。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谁会把这个定时炸弹埋在身边?应该说刘裕还算宽厚,让他活了一年多。刘宋王朝的末代皇帝禅位给萧道成,四月甲午下台,五月己未就死翘翘了,仅仅26天。
  萧道成的齐王朝的末代皇帝更惨,禅位后只活了不到三天,这是笃信佛教的萧衍干的,他比不信佛的皇帝下手更狠。
  陈霸先取代萧衍梁王朝的末代皇帝时,如法炮制,时间稍微久一点,这个下台的皇帝,当了约7个月的江阴王。
  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山无二主,民无二王,凡有资格坐上皇帝宝座的人,是首先被控制直至“三光”的对象,就连小孩子也不行,这叫斩草除根。即使你自己不想当,但也是潜在的危险分子,必须图之而后快,必须要斩草除根。
  汉惠帝死后,吕后专权,但还是有皇帝的,不过都是些乳臭未干、不谙世事、尚穿开裆裤的小孩子,先是刘恭,被吕后杀了,又立刘弘。吕后死后,大臣清除吕氏家族的当权者,同时把这个小皇帝也杀了,另立刘邦的儿子刘恒来当皇帝,并将刘弘的三个弟弟都杀了。据说惠帝并没有儿子,这些孩子是吕后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不过,明明知其无辜,还是要杀掉,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个”。
  刘邦有8个儿子,除了当上皇帝的刘盈和刘恒得善终外,4个都不得好死,都与竞夺皇位有关,你说这皇帝位子好坐不好坐?
  唐高宗李治有8个儿子,4个不是武则天生的,其中一个早死,剩下三个全被武则天整死(难怪后人对继母如此存有偏见,其始作俑者出于此吧);被封为许王的素节,好学自强,得到唐高宗喜欢,招来武则天的嫉恨,被她放逐外地,禁锢终生,后来仍不放过,最后押解回京处死了事。
  斗争如此残酷,杀人如同割草,所以不仅是皇帝不好当,连皇帝的儿子也不好当,这是中国古代政治体制决定的,是不同利益集团间斗争的结果。作为集团的首脑,或有资格当这个首脑的人,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就连父子兄弟之间都可以真刀真枪地动手,因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杀起来一片一片,毫无顾忌。
  当然,历史上这些东西仅仅是冰山一角,但皇位之争的残酷由此可见一斑。在中国历史上,统治者以为用世袭制这种家天下的模式,可以防止对最高权力的争夺,维护社会的稳定,殊不知,这样做根本达不到目的。一来继承人不止一个,只差一步就能登天,谁都会冒这个险;二来皇权的至高无上和特殊的生活享受,更使得野心家们加紧夺取黄袍加身。
  由此可知,皇帝属于典型的高危人群。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有名有姓的400多位皇帝中,被确定死于非命的就有几十个之多。比如南梁、北辽之类的短命王朝,其皇帝竟然全部是非正常死亡。死亡的频率高了,花样自然也就五花八门,有像梁武帝一样饿死的,也有像魏孝文帝一样被老婆气死的,最可笑的是一位稀里糊涂被老婆闷死在被窝里的皇帝——东晋孝武帝司马曜。最奇怪的是,谋杀了皇帝的妃子居然平安无事,照样做她的妃子,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
  司马曜的父亲简文帝本来有好几个儿子,但是都相继夭折,接着后宫嫔妃突然都像搞了结扎一样变得不能生育,无法怀上龙子。有个官员不知是心怀鬼胎还是为社稷计量,就算了一卦,说应该有一个地位卑微的宫女能为皇室生下三子一女,并且都能茁壮成长。于是皇帝便一纸令下,将宫中所有宫女都弄出来,一个一个找。最后,一个皮肤黝黑叫昆仑的纺织宫女竟然鬼使神差地被撞了个正着。虽然长相不敢恭维,但简文帝为了龙脉“大计”,不得不闭上眼睛纳她为妃,而正是这个黑女人生下了司马曜。
  简文帝去世后,10岁的司马曜继位。别看他年纪小,对生死却不看重。面对父亲的死,他的表现十分淡定。大臣们问他为什么不哭,他的答案令人震惊:“人到最悲痛的时候才哭,照我看是违背人之常情的。”不过,(晋朝历史 www.lishixinzhi.com)看得透别人生死的司马曜,竟然糊里糊涂地死于自己的一句戏言。
  那是公元396年的一个夜晚,司马曜跟平日一样,与自己最为宠爱的妃子张贵人饮酒取乐。张贵人被宠爱多年,整天与皇帝过着不知白天黑夜的日子。酒至微醺,司马曜望着身旁年轻貌美的宫娥侍婢,不禁跟张贵人开起了玩笑:“跟这些宫女相比,以你的年纪都该被废啦!”
  按理说,这样一句戏言谁都不会在意,但偏偏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戏言深深地刺伤了张贵人,也令她从心底里感到害怕。不知从哪里来的胆量和决心,张贵人竟在司马曜酒醉之后,命宫女用被子将他活活闷死了,亲手干掉了自己的皇帝老公。这个张贵人胆儿也大,心态也好。第二天,她若无其事地对众人说:“皇帝大人昨晚于睡梦中‘魇崩’。”很简单,睡着睡着就死了,谁知道呢?好在司马曜青春鼎盛,几个有野心的大臣也巴不得他早死,大家心知肚明,张贵人这样瞒天过海,居然堂而皇之地蒙混过了关,想想也可笑得很。
  接着,司马曜的长子司马德宗顺理成章地当了皇帝,从他坐上龙椅那天起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傀儡,先是当司马道子(司马曜的弟弟)父子的傀儡,然后是当大臣桓温之子桓玄的傀儡,最后是当大臣刘裕的傀儡。公元418年,刘裕派手下干脆将司马德宗勒死了。
  看看,这皇帝当得够窝囊吧。其实,历史上很多皇帝就像司马曜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你说冤不冤?即使过几天神仙日子,这小命也没有任何保证呀!假如要我们当这么个战战兢兢的皇帝,不当也罢,还是去做个稳稳当当、清清白白、踏踏实实的草民吧!
  确实,当上皇帝本身就难,像康熙大帝,刚开始不被他的皇阿玛看重,后来因为实在没有人选,而他又出过天花,不会夭折,所以才继承大统。
  当上皇帝难,当个好皇帝那就更难。他不仅要有治国的能力,有君临天下的气魄,还要胸怀江山社稷,有比任何人都宽广的胸怀。他还必须是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像只沉迷于象棋的唐肃宗李亨、只知作词作赋的南唐后主李煜、钟情于书画的宋徽宗赵佶之流,本不具备治国安邦之能,赶鸭子上架,坐在那上面,也只会祸国殃民。
  当个好皇帝辛苦自不必说,当个坏皇帝也好过不到哪儿去。他至少要整天应付朝政,担心有大臣批评他,害怕有外敌来犯,绞尽脑汁给自己找理由享乐。当有人起兵反抗时,跑得最快的是他,最怕死的也是他,因为要抓的人是他。这样的皇帝整天提心吊胆,不可能比普通人舒服,只好通过“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日有玩尽管玩”来麻醉自己,及时行乐,及时享受来遮掩内心的恐慌。
  所以说,皇帝这一生别看他有时风风光光、体体面面,殊不知,他比谁都活得艰难,比谁都活得辛苦。你只要试想想,一个人管一个家庭都如此困难重重,何况是一个如此之大的国家?皇帝他也是个凡人,只不过是用种种手段装饰得神秘兮兮而已。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