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占领清华大学:曾在大礼堂举行军犬伤人比赛

Nov06

  「这可是日军占领清华大学的铁证!」看到清华大礼堂的老照片时,王锦思睁大了眼睛。近日,这位民间收藏家从日本购得两本侵华日军士兵拍摄的相册,其中不少照片记录了日军在清华园内活动的景象。

  照片来源:花两万元从日本购得

  王锦思收藏抗战资料、遗物已有十几年,三个月前他在日本的朋友传来消息,「说在收藏市场上发现了两本侵华日军士兵的相册」。王锦思当即以两万元人民币的总价,托朋友买了下来。

  当相册从日本寄来后,王锦思发现有不少日军占领下的北京甚至清华大学校园内的影像。记者看到,虽然经过70多年的风风雨雨,但相册整体仍保存完好。每本数十页的相册,共有近百张老照片。其中一本的封面上,还有日军士兵形象和「圣战」字样。

  记者看到,两本相册的封底均有毛笔书写的「苍桥茂」三字,时间注明为昭和十五年(1940年)。王锦思判断,这就是两本相册的主人。相册内夹着一张「补充兵证书」,记录苍桥茂为日本神奈川县人,于昭和七年(1932年)入伍,并盖有日本甲府联队区司令官的印章。

  王锦思认为,不能单从封底标注的时间(1940年)来确定照片拍摄日期。老照片中,还有「庆祝新加坡陷落」的标语,这应是1942年前后的事情,「相册的形成应跨越了较长的时间」。

  照片内容:西操场疑为伤兵康复地

  部分老照片上,出现了疑似身着白大褂的日本兵排队站在空地上的场景。清华校史馆的刘老师辨认后称,基本可以确定照片上的空地是清华校园内的某处操场。另有熟悉清华校园的人士看过照片后表示,背景中的房屋和清华著名的「八斋」非常相像,因此拍摄地有可能是西操场。

  因清华曾被日军辟为野战医院,王锦思推断,身穿白大褂的可能是日本伤兵,正在操场上进行康复性训练。

  气象台被日军拿来养军马、军犬

  相册内多张老照片的背景,都出现了一个类似「水塔」的建筑。经刘老师辨认,该处正是清华大学的气象台。据清华档案馆的文献记录,日据时期气象台被日军作为豢养军马、军犬的场所,遭到了巨大的破坏。在相册中, 一张日军合影的背景中还能看到「气象台」的牌子。

  后来,破损的气象台由建筑系的关肇邺院士设计修复,增加了一层白色的八角形建筑。刘老师表示,如今气象台已更名为「天文台」,但其功能一直都是用来观测天气。

  大礼堂当年门前进行军犬伤人比赛

  最先被王锦思辨认出来的,就是清华大学的标志性建筑大礼堂。相册中的一张老照片,清晰地记录了日据时期大礼堂的全貌。这张照片也得到了刘老师的确认。

  除这张全景照外,多张老照片中日军合影的地点也都是在大礼堂门前。

  与当时相比,现在大礼堂的正门仍保持了原样。1940年夏天,日军在清华大礼堂前举行「军犬比赛大会」,让军犬进行撕咬中国人的比赛,数十个中国人全被咬死在大礼堂前的广场上。

  中国人民大学抗战史研究专家杨若荷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两本相册反映了侵华日军侵占北京(当时称北平)时的一些情况。而作为日军驻扎地的清华大学,也在照片上印证了这一历史事实。

  杨若荷谈到,日军之所以占领清华,而没有选择临近的燕京大学(现北大所在地),「史学界有一种说法认为,当时日军考虑到与列强的关系,才做出了这一选择。」她解释,面对其他列强在华利益问题,日军显得底气不足。当时日美还没有开战,为避免与美国起争端,日军避开了有美国管理背景的燕京大学。

  杨若荷认为,这两本相册客观反映了日军占领北京包括清华大学期间的一些情况,因此具有一定的研究意义,而历史与今天的对比更能够反映一些历史遗存的重要性。

  清华档案馆的朱俊鹏老师撰写的《日寇占领下的清华园》一文提到,1937年7月29日,日军开始进入清华园侵扰。10月13日,发动卢沟桥事变的日军牟田口部队大规模进驻,至此清华园被完全侵占。

  1939年春,日本陆军野战医院152病院进驻清华。日军将各系馆全部改为伤病员住房,馆内器物被占用、变卖和摧毁。图书馆被改作医院治疗室、手术室,体育馆被改为馬廄,新南院成了日军随军妓馆。

  日军把校河以北划作清华大学留守人员活动区域,而校河以南则是日本人的天下。日军曾在清华图书馆的地上挖出个大洞,用来倒屎倒尿和处理医用垃圾。

推荐阅读:

明朝仁宣之治为什么成为明朝最昌盛时期?

荒淫的太平天国:洪秀全之子九岁已有4个老婆

鲁迅《自嘲》赏析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