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献中的冬天打雷为什么是不祥之兆?

Aug04

  小时候读古文的疑惑

  气象学家王宝贯,从小有个特别的兴趣,就是阅读古文。他说,小时候父亲买了很多古书,「他其实自己没有时间看,都是我在帮他看!」于是,《史记》这些书,他在小学就已经读过了。

  小时候读古文,王宝贯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冬天打雷不祥?他始终无法得到解答。进入台大地理系气象组(大气科学系的前身),问老师这个问题,老师也不晓得。

  直到他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留学,终于有了解惑的契机。那时,他看到中国大陆气象学者竺可桢写的一篇文章,谈中国五千年气候变迁。其中有条曲线,是利用古代文献中「物候」现象的资料,拼凑出的中国历史上气温演变曲线。

  物候现象,例如燕子的来去、河水是否结冰。通常燕子应该某一天到,但今年燕子比较晚到,可能就代表今年气候比较冷。若今年河水异常结冰,也表示气候较冷。

  为何冬天打雷代表不祥?

  王宝贯看到竺可桢的做法,觉得非常有意思,真的可以从古代文献来研究气候。于是,他动身翻找二十四史,花了很多功夫,把气象相关的资料找出来。目的就是解答多年的疑惑──为什么冬天打雷是不祥的征兆?

  整理了史书中关于冬雷的纪录之后,王宝贯把过去2000 年中每30 年的冬雷次数统计出来。最初猜想,冬天打雷应该是在比较温暖的年份,因为温暖的时候对流比较旺盛,产生雷雨,就会打雷。

  没想到,跟竺可桢的曲线一比之下,结果跟王宝贯预期的刚好相反,而且那个关系还好得很!也就是说,冬雷多的时候,都是冷的年份。

  做研究好玩的就是,你以为是那样,做出来的结果却跟你想的是相反的。

  那为什么冷的年份容易出现冬雷?目前还没有定论,但王宝贯有个暂时的解释:冬天产生雷雨,表示对流旺盛,但这个对流不一定是「热对流」,而可能是冷锋的对流。冷锋附近,对流本来就比较强,而如果冷锋后面的冷气团特别冷,冷暖的对比特别强,在气象上「斜压性」强,容易造成「斜压不稳定」。斜压不稳定,容易造成强的对流,比较有可能造成雷雨。

  回到「冬天打雷不祥」的说法,古人说「不祥」应是有反常现象,而冬雷伴随的反常,就在于该年天气寒冷。

  天气寒冷,又对社会与政治有何不利呢?

  气候改变历史!

  天气干冷的时候,农作物收成相对也较差,老百姓没东西吃,只好抢粮仓,发生社会动乱。王宝贯举例,明代末年进入「小冰期」,气候变得干冷,发生大规模的旱灾,民不聊生。因此,李自成、张献忠成为「流寇」的背景,应与小冰期的气候背景有关。

  王宝贯说,也许明末的皇帝不是真的比较糟,而是运气不好。相反地,大家会说唐太宗很英明,但现在知道唐代气候温暖,因此唐代的盛世可能也与此气候条件有关。

  我现在从整个历史气候来看,既有的政治体系比较糟糕的时候,往往是发生在气候比较不好的时候,容易产生动乱。

  天气干冷,也与战争的频繁有关。王宝贯曾与一位中国大陆学者合作,当时那位学者在加拿大工作,统计了历代战争的次数。他们发现,战争的次数,与冬天打雷的次数,呈现统计上很高度的相关。冬雷多的时候,战争就比较多;而且冬雷多的时候,中国历史上的边界就相对南迁。这显示天气干冷的时候,汉人与北方民族可能产生较多摩擦。

  明清台风路径与今日大不同

  王宝贯还曾经依台风登陆站点,统计过明末清初的台风路径。他发现,当时的台风几乎都停留在广东沿海一带,不会北上到福建、浙江。

  这个结果和现在的气象理论吻合:台风需要温暖的海面才能维持,但是明末的小冰期气候较冷,海面也就比较冷。于是,台风只要往北一点,就没有足够的温暖海面供应水气、能量,很容易消散掉。

  此外,王宝贯分享了一个有趣的例子,说明从古代诗文里,也可看出东亚季风区的特性。

  南宋诗人赵师秀,在《约客》这首诗这样写:「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如果只看了那首,会以为黄梅时节每一家都下雨。可是,南宋时期另一位诗人曾几的《三衢道中》,又写道「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看了这首,却会以为黄梅天气应该都很好。但是,南宋时期又有一首诗写说「熟梅天气半晴阴」,梅子熟的时后,天气半晴半阴,出自戴复古的《初夏游张园》。

  你说,是家家雨、日日晴还是半晴阴?都有可能。东亚季风区的特点,就是它的天气变率特别大。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