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语和中国哪里的方言最接近?

Sep18

韩语和中国哪里的方言最接近?

时间:2018/09/18 22:58 | 发布:历史 | 分类:传统文化

  闽南语继承的是古代中原的河洛语,而朝鲜话、韩国话很多也较好地继承了古中原发音,因此两者有时一些地方很相似。

  先看看朝鲜话与河洛语有何相似之处,举一些例子。

  1、

  韩朝话保留了河洛语(闽南语)的声母部分,并且在韵母部分也有很好的保留。

  如“金正恩”英文注音为:Kim Jong——un这是不准的,真正的朝鲜话注音是:gim jeong eun.而闽南语的发音是:Gim Jing Wun(这里的“正”,我暂且只有白读。其文读,可以请泉州的说书人批注)。普通话是Jin Zheng Yin.可见普通话与前两者相距比较大,而朝鲜话与闽南语发音,除了音调不同,注音高度接近!

  一个有意思的事件是,金正恩原名“金正银”,这是从小到大的名字,直到2010年在即将登上大位的时候才做了更名,猜测是为了更加庄重,体现皇恩浩大:)?

  用普通话的人当然无法体会为什么“金正恩”、“金正银”这样改名有什么目的,是随机的吗?普通话:“恩”念en,“银”念yin,能有什么关系呢?

  使用河洛语(闽南语)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金正恩”和“金正银”有什么关系,因为Gim Jing Wun和Gim Jing Ngun的发音很接近。也就是,在闽南语中,“恩”读Wun(阴平),“银”读Ngun(阳上),是两个发音接近的字!可见朝鲜当年在给金正恩改名的时候,是花了一些心思的。

  还有韩国《江南style》中的“江南”读音Gang Nam,这一发音和闽南语的注音完全一样,也是Gang(阴平) Nam(阳上),或者用更准确的英语是Gang Num.唯一的差别就是音调的不同,闽南语是按照8个声调发音的。(普通话是Jiang Nan,声母韵母都不同了)。

  2、

  还有一点,韩朝话还保留了入声,这也是古汉语重要的特征。闽南语有入声,普通话没有入声。

  二、

  那么,闽南语是因为河洛人衣冠南渡才保留在南方,而处在北方的朝鲜,就没有受到蒙元、满清的影响而改变古代发音吗?

  1、历史上朝鲜国因为国家有较独立的存在,所以并没有经历蒙元、满清之祸。使得他们的语言、血统可以得到更好的保留。

  《元史》王约传记载,“朝廷议罢征东省,立三韩省,制式如他省,诏下中书杂议,约对曰:“高丽去京师四千里,地瘠民贫,夷俗杂尚,非中原比,万一梗化,疲力治之,非幸事也,不如守祖宗旧制。”丞相称善,奏罢议不行。高丽人闻之,图公像归,祠而事之,曰:“不绝国祀者,王公也。”

  这里说的是,蒙元因为大臣王约一时谏言,因此没有攻打吞并朝鲜,令朝鲜非常感激。无论是否完全因为此事,朝鲜没有被蒙元侵灭是客观存在的。

  即便到了清朝,因为朝鲜感念明朝,一直坚称明朝才是正统,这个时候的朝鲜人,不把清帝国作为“中国”,更不把清帝国看怍中华。

  “呜呼!皇明吾上国也。上国之于属邦,其赐赉之物,虽微如丝毫,若陨自天,荣动一域,庆流万世。……盖吾明室之恩不可忘也。……恩在肌髓,万世永赖,皆吾上国之恩也。

  今清,按明之旧,臣一四海,所以加惠我国者,亦累叶矣。……又诏永蠲正贡外别使方物,此实旷世盛典,而固所未得于皇明之世也。然而我以患而不以为恩,以忧而不以荣者,何也?非上国也。

  我今称皇帝所在之处曰行在,而录其事。然而不谓上国者,何也?非中华也。我力屈而服彼,则大国也。大国能以力而屈之,非吾所初受命之天子也。今其赐赉之宠,蠲免之谕,在大国不过为恤小柔远之政,则虽代蠲一贡,岁免一币,是惠也非吾所谓恩也。

  ”(也就是,我朝鲜崇尚明朝,因为明朝是上国,而我被迫臣服于清朝,是因为我力量不足,但清朝不是上国,只是大国而已,你充其量只能用大国的力量使人屈服)

  朝鲜官方一直保留祭祀明朝的活动。

  康熙四十三年(甲申,1704)即朝鲜肃宗三十年三月,那时,清廷统一中国已经六十年,在朝鲜却仍然记得“甲申之岁,回于今日,而又逢三月之朔,今三月十九日,即皇都沦陷之日也”。朝鲜官方依然要举行祭祀,祭祀逝去的旧王朝,国王说,明神宗即万历帝的祭祀“是早晚必行之盛礼”,表示“空望故国,朝宗无地,追天朝不世之殊渥,念列圣服事之至诚,祇自呜咽,流涕无从也。昔我仁祖大王当天翻地覆之日,不废焚香望阕之礼,则经今丁皇朝沦陷之日,岂可遣官设祭而已耶”。

  他们有的甚至坚持使用明朝年号。

  为了表示这种文化的传承和认同,在崇祯皇帝尚未自缢,明朝还残存的时候,朝鲜“不忍背弃大明,凡祭祝之文及公家藏置文书皆书崇祯年号”。青原府院君沈器远准备起事反清,试图事成后“用崇祯年号,书示八方”,但事败被杀,其中另一个为首的权斗昌被捕受刑后说,“国事艰危,为清国所侵辱,百姓皆思中国,欲趁此时内清朝廷,外攘夷虏”。(朝鲜起事首领之一权斗昌被捕受刑后说:“国家境况危厄,被满清侵占侮辱,百姓都想念中国,想要趁此时对内清除朝廷,对外抵制夷虏。”——转者译)

  很长时间里面,他们仍然坚持用崇祯年号。像雍正四年(1726),那个并没有亲身经历过明嬗变的申泽(1662一1729)仍然署的是“崇祯纪元后九十九年”,而他去世后给他写祭文的人也仍然用崇祯纪元,说他“生于崇祯纪元后再壬寅,卒于周甲后己酉”。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