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学智对中共历史学功能的运用

Jun27

洪学智对中共历史学功能的运用

时间:2014/06/27 11:21 | 发布:历史 | 分类:传统文化

洪学智对中共历史学功能的运用

  在近70年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历程中,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洪学智形成了具有特色的中共历史学功能观。这些功能在实践中得到很好体现和运用,得益于洪学智在评价历史人物、事件过程中所运用的如下几个方法: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要有大局观念,加强协作;坚持群众利益评价标准。这些认识和观点对于中共历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洪学智;中共历史学;功能;运用

  说起洪学智,人们马上想到的是他从长征路上到朝鲜战场的赫赫战功,想到他对军队后勤建设的杰出贡献以及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传奇经历。其实在这些之外,通过阅读相关文章特别是著作《洪学智回忆录》,笔者发现,洪学智还有着深邃的历史智慧。他高度概括了中共历史研究对指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重要意义,并广泛而深刻地回顾和评述了中共历史上的许多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在总结历史经验的过程中形成了几个关于历史研究的重要原则和方法。研究这些理论成果,必将有助于推动中共历史研究走向深入。

历史

  一

  中共历史学是研究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发展以及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探索并揭示其规律的一门学科。它坚持科学性与政治性、理论性与实践性的相统一。洪学智在长期实践中十分重视对党的历史经验的思考和总结。20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之初,洪学智曾就中共历史研究的重要性作过专门论述。归结起来,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研究历史、写好历史是关系到对历史负责、对我们的后代负责的大事情

  2003年在安徽约见当时的省委党史研究室负责人时,洪学智首先就谈到做好党史工作的重要性。他说:“研究历史很重要,写好历史更重要。我们做党史研究工作的人,要对历史负责,对我们的后代负责,要写出真正的经得起检验的历史书。”这就是说,研究历史写好历史关系着我们怎样看待党的历史,关系着我们用怎样的历史教育和引导我们的后代。对于指导一个伟大运动的政党来说,如果不能正确认识社会历史的发展,就可能在当前的运动中迷失方向,因此,“这项工作是光荣的,艰巨的,做好了是值得自豪的”[1]。

  (二)研究历史、写好历史 “就是将历史经验作个总结”,“鉴往知今”

  历史首先是一种经验和证明。1994年6月,在一次谈话中,洪学智明确指出:我们研究党史,我们写党史,“就是将历史经验作个总结”[2]。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可以使我们新制定的政策更正确;另一方面,在历史问题上达成共识,可统一全党思想,达到新的团结。建国后 ,庐山会议“受牢连”,“文革”中遭受磨难,促使洪学智从更广阔的背景上对中共历史上历次的政治斗争和政治运动进行了反思和总结。“从我们党的角度讲,无休止地搞政治斗争和政治运动,不仅影响全党的团结,伤害我们自己的同志,干扰国家的正常建设和中心工作,而且也容易使坏人钻空子,挑拔离间,浑水摸鱼,引起动乱,祸国殃民。”危害是极大的,教训是极深刻的。教训之一,“一个革命者,一个共产党人,不仅要经得起对敌斗争的考验,而且还要经得起党内斗争的考验。”在不正常的党内斗争中,“必须保持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坚信真理,耐得住精神上的痛苦与压力,为了革命的大目标,自己受点冤枉,遭点磨难,也不减革命斗志,不丧失革命的信念”。“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要坚信真理,坚持原则,秉公直言”[3]。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为我们树立了光辉典范。教训之二,革命胜利以后,阶段矛盾自己不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了,执政党的工作重心应放在经济建设上,致力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洪学智主管全军后勤改革,八年中成效明显。回顾这段历史,一个重要体会是“军队改革必须与国家经济改革相适应”。因为“军事经济是国家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国家经济改革必然会直接影响军队的经济工作。因此,军队后勤改革必须在国家经济改革的大局下统一行动,使军队后勤工作适应国家经济改革的要求,并借鉴地方经济改革的思路和经验。”[3]

  (三)研究党史,宣传党史,是加强党的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教育青年继承发扬优良传统的重要途径

  在回忆录序言里,他这样写道:“写这部回忆录,正是为了以小见大,鉴往知今,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反映我党我军走过的艰苦历程,歌颂我党我军的光辉业绩,也表达我对党、国家和军队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这部回忆录的写作过程,实际上是自己学习和研究党史、军史的过程,也想为年轻的同志学习研究党史、军史提供一点史科和佐证”,“从中加深对我党我军光辉历史和优良传统的认识”,从而更加自觉地“继承和发扬优良的革命传统,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认真贯彻党的基本路线和江泽民‘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改革创新,与时俱进,奋发图强,为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3]用党的历史教育党员和青年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从而提高民族自尊心和 自信心,共同投身于当代中国的改革实践中。这就点明了,党史研究应当给人以启发,给人以信心,引导人们向前看。

  总之,洪学智对中共历史学功能的上述分析,虽仍可归结为传统史学借鉴、宣传与教育功能的体现,仍可归结为“鉴往知今,资政育人”目标的体现,但又毕竟有着全新的时代目标和内涵。在这里,“资政育人”,“资”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政”;“育”的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奋斗的“四有”新人。这就使得中共历史学的功能得到扩展和提升,具有新的时代因素,成为增强民众智慧和力量的历史源泉。

  二

  研究历史,总结经验,是洪学智发挥中共历史学功能的重要途径,也是他运用和发挥中共历史学功能的重要方法。如何研究历史,总结经验概括地说有以下几点:

  (一)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坚持实事求是

  洪学智反复强调:搞党史工作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他解释说,因为我们讲的是马克思主义,是讲唯物主义的,唯物主义就是要讲真实的东西。展开来说就是,总结历史要真正反映历史的真实面貌,对人也好,对事也好,只能唯实,你不管上级是怎么讲的[1]。如何实事求是?他认为:第一摆事实,讲道理,以事实作依据,以理服人。第二,对历史材料要很好地进行辨别,鉴别,防止感情用事,不能因为是好事而掩盖了不足,因为有功绩而掩盖了缺点。第三,不回避问题,把研究对象放在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比如关于王明,他认为“这个人比较复杂一点”,不要简单全盘否定。第四,注意排除研究中各种不必要的干扰,查找真正的原因。洪学智注意到现实研究中的一些不正常现象,并对此进行了分析[1]。遵循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是洪学智对总结经验的一个基本要求,也是充分发挥中共历史功能的一个总要求。

  (二)要有全局观念,搞好协作

  这主要是对中央和各地党史工作机构及其研究人员的要求。中共历史学是一门政治性非常强的学科。为了人民的需要和党的利益,对有些问题,必须慎重对待。为此,洪学智提出,在研究过程中对什么事情,都要从全局出发来考虑,否则就容易出现片面性,这样既不利于实事求是地总结经验教训,又不利于维护党和国家的形象。这就必然要求我们:第一,对待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要根据历史资料取得统一的认识,不要中央一个说法,省里一个说法,县里一个说法,究竟哪个对呀?要做工作多交换意见,将不同意见收集起来,加以论证、核实,达到一致。实在统一不了的,只好放在以后再说了。第二,党史部门之间要搞好协作。大家开诚布公,为党的事业合作,为党的利益工作,从全局来看,中央和地方之间,省与省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都要搞好协作。第三,研究历史很重要,写好历史更重要,要写出真正经得起检验的历史书。关于如何写好党史,洪学智特别强调了四条:党是领导中国革命的核心力量;群众是革命力量的源泉;无数先烈前仆后继的英勇奋斗;机遇[2]。从全局观念出发,加强协作,写好党史,是中共历史学的科学性和政治性相统一的必然要求。

  (三)坚持群众利益的评价标准

  洪学智指出,写党史书时要把群众的伟大作用写进去而且要写好。他啊多次强调,“党历来都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在战争年代“我们共产党人闹革命,为了是谋取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因为“群众是革命力量的源泉。革命要有群众拥护,拥护了他就会参加,就支持,革命力量就发展壮大。正是因为人民群众拥护共产党,拥护革命,组成了最广泛的革命统一战线,革命才取得胜利[2],”在新时期,看待改革也离不开从人民利益的角度来分析,洪学智十分精辟地指出:“改革是手段不是目的[3]。”党作为领导者,如果只看到生产力状况,而不照顾到群众的实际情况,不给群众以看得见的实际利益,就谈不上领导,为群众根本利益而奋斗的目标就难以实现,再则,用群众利益标准来评价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重大历史事件,有助于认清党发展壮大的根本原因,更深刻地总结经验教训,更能够体现中共历史研究的对象和重点。这也是中共历史学区别于一般历史学科的一个重要标志。

  参考文献:

  [1] 聂皖辉.记洪学智将军的一次约见[J].党史纵览,2003,(6).

  [2] 王乐平.洪学智同志谈党史研究[J].党史纵览,1994,(5).

 

  [3] 洪学智.洪学智回忆录[M].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 2-750.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