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皇帝堪称五千年罕见的宽容仁厚之君?

Feb07

公元25年,东汉大军包围了洛阳。当时的洛阳守卫是朱鲔,他坚持了好几个月,就是不投降,刘秀也没辙。后来,刘秀想起了他的廷尉岑彭和朱鲔曾经有点关系,但其实我们都知道,没有永远的朋友,何况岑彭和朱鲔还不是朋友,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靠这样的关系去说服人家放弃,真的有点难。但是死马当活马医,刘秀还是派他去了。  

城墙上,朱鲔站在那,迎风而立,而城下站着的,是他曾经的老下级岑彭。岑彭颇有气度,他对朱鲔没有所谓的卑躬屈节,当然也用不着,各为其主。朱鲔为的是更始帝刘玄,而岑彭跟的是刘秀。岑彭给朱鲔分析当时的形势。洛阳周围已经没有其他太大支的部队反抗了,原先有的李轶这一支部队,也因为刘秀的反间之计被端了,现在的洛阳就是一座孤城,更始帝有兵不发,坐等朱鲔失败。面对这样的艰难,如果再坚持,东汉军队倒是不怎么介意,最多浪费一些时间在战场上,但洛阳扛不住了。面对昔日部下诚恳劝说,朱鲔也说出了自己心底深处的隐忧:“刘演被害,我是主谋,后来又劝皇上不要把刘秀派往黄河以北,我犯下了沉重的罪恶,所以我不能投降。”  

刘演是刘秀的哥哥,新莽年末的时候,他和刘秀一起起兵,自称柱天都部,后来加入绿林军,更始政权建立他被任命为大司徒,只是在昆阳之战后,被杀。刘秀和哥哥的关系是很亲密的,就算不亲密,那也是亲哥,当时的主要劝谏人就是朱鲔,而今,刘秀大军兵临城下,朱鲔哪敢投降?不投降还捞得个好名声,一旦投降,不知道怎么死的,于是,面对孤城一座,哪怕是毫无胜算,也得扛着。至于要求刘秀不被派往黄河以北,也的确是更始帝的性格容易猜忌,一方面是朱鲔的眼见,是刘秀个人锋芒太胜。  

岑彭回来把消息告诉刘秀,刘秀说了一句至今掷地有声的名言:“追求伟大目标的人,不会牢记小小怨仇!”朱鲔如果投降,官职爵位全保持,我绝对不报复,黄河作证,绝不食言!朱鲔最终投降,随之东汉建立。  

刘秀是个优秀的政治家,因为他有着常人少有的宽容和气度。对于他来说,朱鲔不但是杀兄的凶手,而且也是贼的主犯,要杀他,就和杀一只鸡一样简单,出师有名。但是刘秀没有,一来的确是他的胸襟,也是对朱鲔个人的信任;二来更是他的眼光。朱鲔的坚持,只会引起更大的祸端,洛阳一日不入手,那么天下大局就多一生危险。  

对于敌人,最好的当然是消灭,但如果不能消灭的话,应该稍稍包容。政治家要有这种眼光和能力,政客当然不同,但是要相信,没有永远的敌人,要把政治艺术玩到化境,就得化敌为友。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