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十八对同性恋排行榜
 
一、周小史与同时代所有男性
 
周小史,是晋朝美男子,让无数男人为之动心。他生于西晋中期二六九年,比潘安大上二十岁左右。《情史》有载:魏晋佳人有二,指潘安、周小史。
 
周小史堪称唯美派的最高代表。在他的传闻里,没有帝王将相的瓜葛,没有世俗浊流的侵犯,纯情美丽,自然天成,是我国千百年来俊美少年宝库中的一块极为完美的宝玉。对他的描述,却又怎能一个美字了得?
 
二、晋废帝海西公司马奕与相龙等
 
海西公不男,也就是阳茎短小,性欲低下。可他的两个美人却生产了几个男孩,原来他是让外嬖相龙等与美人交接,生子,以为己子。百姓歌云:凤皇生一雏,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马驹,今定成龙子。
 
三、庾信与萧韶
 
着名文学家庾信与梁宗室萧韶有断袖之欢。韶为幼童时,衣食所资,皆信所给。后来萧韶做郢州刺史,庾信路过,待之甚薄。信乃径上韶床,践踏肴馔。直视韶面,谓曰:‘官今日形容大异近日!’时宾客满座,韶甚惭耻。
 
四、梁冀与秦宫
 
梁冀是西汉权臣,秦宫是他的宠奴。两人的同性恋关系与霍光—冯子都在各方面都很相似:秦宫也很有权势,曾与冀妻私通。在后世,人们常用这两个事例来说明家主—奴仆同性恋对家庭伦理所造成的危害。
 
五、霍光与冯子都
 
霍光是西汉权臣,冯子都是他的宠奴。两人的同性恋关系使得子都身份虽贱却很得势,百官以下都要仰承他的鼻息。霍光死后,冯子都与光妻私通。
 
六、魏王与龙阳君
 
龙阳君的固宠手段也很高明,他的名气比安陵君更大,龙阳是古代经常使用的男宠娈童的代称。一次魏王与之同船共钓,龙阳忽然泣下,王问原由,对曰:臣所得之鱼越来越大,故欲将前鱼弃置。而今四海之内美人甚众,皆欲趋于王庭,则臣亦将见弃矣,安能无涕出乎?魏王大受感动,于是布令四境之内:有敢言美人者,族。
 
七、齐景公与羽人
 
齐景公面姣,有一个负责征集羽翮的小臣竟敢向着他注视,面带倾慕。公怒,将欲杀之。相国晏婴劝道:拒欲不道,恶爱不祥。虽使色君,于法不宜杀也。景公觉着有理,便表示:恶然乎,若使沐浴,寡人将使抱背。
 
八、桓玄与丁期
 
桓玄是桓温之子,宠爱丁期。在宾客聚集的场合,期恒坐玄后,食毕便回盘与之。后来桓玄叛晋,兵败临死之时,期乃以身扞刃。
 
九、汉武帝
 
汉武帝幸臣众多。韩嫣是他的少年同学,当时就已相爱。后来韩嫣因宠而富,在长安市中把金丸当弹球,一天遗失十余个,以致当时谚云:苦饥寒,逐金丸。卫青、霍去病分别是武帝卫皇后的弟、侄,靠着这层关系先后在武帝身边做侍中,帝对卫青随便到了踞厕而视之的地步。
 
十、高祖与籍孺
 
汉朝的这位开国帝王甚好男色,以后西汉几乎每一位皇帝都有此好。
 
十一、公为与汪锜
 
公为是鲁国公子,汪锜为其嬖僮。在齐鲁之间的一次战斗中,他俩同乘一辆战车奋勇拚杀,一同战死,一同停殡。国人因汪锜年纪甚轻而欲以殇礼葬之,孔子听说后则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可无殇也。
 
十二、明正德帝与钱宁
 
正德是历史上有名的荒淫皇帝,不过其淫并非只是针对女色。他宠幸八虎、钱宁、江彬,所收义子在百人以上。在淫窟豹房当中,他醉后常会以钱宁的身体做枕头。百官不晓皇帝起居,一见钱宁则就知道圣驾将出了。
 
十三、李承乾与称心
 
李承乾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儿子,太宗即位后为皇太子。有乐人年十余岁,美丽善歌舞,承乾特加宠幸,号曰称心。太宗知而大怒,收称心而杀之。承乾痛悼不已,再加上其它原因,竟至于密计谋反。事泄后见废,在徒所中死去。
 
十四、前秦主苻坚与慕容冲
 
氐族苻坚在东晋列国时期是一位名主,几乎统一了北方。在攻灭鲜卑前燕后,燕国清河公主和他的弟弟慕容冲同时被纳,宠冠后庭。后来苻坚在淝水之战中败于东晋,慕容冲、姚苌等便起兵攻之。最终苻氏受缢而死,慕容冲则成为西燕主,但不久后亦为部将所杀。这两人之间的同性恋是乱世男风的典型,个人感情夹杂于民族仇恨、宗族恩怨和政治纷争当中,变化极富戏剧性。
 
十五、陈文帝与韩子高
 
韩子高容貌美丽,状似妇人,离乱当中得宠于陈文帝陈蒨,竟也能屡立战功,拜爵封将。两人之间的故事后来被写成了《陈子高传》,子高变为陈姓。在明代杂剧《男王后》里,陈子高更是被封做了正宫王后,事愈传而人愈奇。
 
十六、汉文帝与邓通
 
邓通出身低微,成为文帝幸臣后常为帝吮痈。文帝赐给他蜀地严道铜山,可以自铸铜钱,遂富无比。但是文帝死后,即位的景帝立刻就将他贬黜,最终竟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大富极贫的邓通的经历很能体现出人生无常的含义。
 
十七、汉哀帝与董贤
 
他们之间产生了历史上最着名的同性恋典故,即断袖故事:董贤美丽自喜,哀帝悦其仪貌而幸之。一次,董贤白天压着哀帝的衣袖安睡,帝欲起而不欲惊贤,便将自己的衣袖割断,可见恩爱之深。古代没有同性恋这一名词,断袖是对同性恋现象最典型的概念表达。
 
十八、汉成帝与张放
 
这两人虽为君臣却又像是兄弟。张放与上卧起,宠爱殊绝。经常陪从成帝微服出游,斗鸡走马长安市,风流浪迹五陵中。但后来在太后和朝臣的压力下,成帝不得不将张放外遣出都,不久复又征入。又受压力,只好再遣。屡征屡遣,直到成帝崩逝,张放则思慕哭泣而死。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