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秦可卿死的时候贾宝玉会吐血?

Sep21

  秦可卿死时,按「红楼纪年」是第十四年,即宝玉十四岁。一个虚龄十四岁的孩子,相当于现在的初中学生,怎么就能「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而且为什么听到秦可卿死,便「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甚至说宝玉「焉得不有此血」?还「为玉一叹」?

  《红楼梦》第十三回在秦可卿死后,书中写了这样一段:

  闲言少叙,却说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恓,也不和人玩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袭人等俱慌忙上来搂扶,问是怎么样,又要回贾母,来请大夫。宝玉笑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

  宝玉一听说秦可卿死了,便觉得「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宝玉说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所谓「急火攻心,血不归经」,中医理论认为,当人的情志突然受到强烈的刺激,急与痛伤及内脏,影响内脏的气机,使其功能紊乱,称「急火攻心」。而由于心主血脉,当心气暴盛时,自然干扰正常营血,迫血妄行,致使「血不归经」,发生吐血现象。宝玉吐血,是很令人奇怪的!宝玉住在荣国府,是秦可卿的叔叔,秦可卿死后,为什么她的丈夫贾蓉不吐血,而偏偏宝玉心中像戳了一刀,奔出一口血来?我们来看脂砚斋是怎样引导读者来理解此事的。在「直奔出一口血来」处,甲戌本有侧批曰: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

  对于这段脂批,从小说角度看,更无法使人理解。秦可卿死时,按「红楼纪年」是第十四年,即宝玉十四岁。一个虚龄十四岁的孩子,相当于现在的初中学生,怎么就能「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而且为什么听到秦可卿死,便「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甚至说宝玉「焉得不有此血」?还「为玉一叹」?

  但是若从《红楼梦》的隐史角度来看,这些都不难理解。《红楼梦》第一回甲戌本有眉批曰: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所谓「家国君父」,意即以家喻国,以父喻君。并说「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对于秦可卿死后,宝玉吐血一事所加的脂批,只能从以家喻国的角度去理解。

  此时的「宝玉」隐写着曹雪芹。「家务」则可理解为国家事务。对于「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这样一句话,即其隐写之意为:宝玉原型曹雪芹要改变当时国家的体制,要将被篡夺的皇位重新夺回来,只有得到秦可卿原型竺香玉皇太后的密切配合才可能办到。

  从表面看,竺香玉皇太后虽然在远离京城的广慧庵带发修行,但实际上,她不可能真正的脱离开尘世,不再关注着清廷的动向以及儿子弘晒的前途。这时弘晒已十九岁,竺香玉如果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对皇亲国戚,以及雍正时期的重臣施加影响,设法从弘历(乾隆)手中夺回皇位,交由弘晒执掌——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实现曹、竺的政治抱负。或许为实现这个计画正做着准备,或者已在悄悄地进行。这恰如贾珍说贾芹的话:「……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你到了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你手里又有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集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书中贾芹「芹二爷」,隐写着曹雪芹曹二爷。曹二爷在皇家寺庙中「夜夜招集匪类赌钱」,暗透雪芹以赌钱作掩护,策划反乾隆的夺权活动。而且在「赌钱」二字后面,庚辰本有夹批曰:「这一回文字断不可少。」此批强调了雪芹在家庙中的行为,是此书背后的隐写之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香玉的突然悬梁自尽,使这一计画的实现彻底成为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曹雪芹怎能不「大失所望,急火攻心」,而「直奔出一口血来」呢?在上引原文「不用忙,不相干」处,庚辰本有侧批曰:又淡淡抹去。

  这条批语是说,曹雪芹在把重新夺取政权的意图隐写在书中,并将因香玉之死而使此意图不得实现,因而才禁不住「直奔出一口血来」——也写进书中。之后,又用宝玉的话「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进行掩饰,将其「淡淡抹去」。

  如上所论,宝玉听说秦可卿已死而吐血,说明如下几点:

  第一,秦可卿死后,宝玉吐血,从小说角度无法得到解释,属于脂批所说的「误谬」。

  第二,宝玉吐血所隐写之史,是曹雪芹得知竺香玉去世,使得由竺香玉干预国家事务的希望破灭,急火攻心,才吐血的。

  第三,曹雪芹寄希望于竺香玉主持国家事务本身便说明,竺香玉的身份是皇太后。

  第四,曹雪芹的吐血,除了出于对竺香玉的情爱,还包含着政治因素。

推荐阅读:

钻木取火的故事

古文观止卷二‧祁奚请免叔向

忽必烈简介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