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何评价贾琏?

Sep24

  《红楼梦》是部耳熟能详、家喻户晓的文学巨著,它打动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每一位读懂它的人都会被书中人物的命运而深深牵动着,《红楼梦》中的人物形象之众、描写之细腻也是其他文学巨著无法比拟的。在这部巨著中,贾琏也许是一个容易被读者忽略的人物,但是细读《红楼梦》,我们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贾琏。

  一、 好色纵欲却又重情重义

  在《红楼梦》中,作者对贾琏这个人物的描写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同情,更没有什么宠爱的。贾琏的形象,就是一个典型的好色纵欲者。书中写到他的女儿巧姐因为出天花,按迷信他们夫妻分房而卧,在和王熙凤分床的日子里,他趁「多浑虫」醉得不省人事而昏睡在床时,溜到他家里与「多浑虫」之妻「多姑娘」在他们的床上鬼混,上演了一场大胆又荒唐的「三人同炕」的故事。第四十四回写到王熙凤去过生日宴会了,酒喝沉了回家,又碰到贾琏把鲍二媳妇弄到自家来,并在他和王熙凤的床上鬼混。见到尤二姐,又贪图她的美色,把她骗娶为二房……如此等等,足以让贾琏典型花花公子与纨裤子弟的形象饱满起来。

  贾琏的一生,虽然把很多热情和兴趣都放到女人身上,极力追求感官的刺激和享受,抱着及时行乐的心态寻找婚外性和婚外情,但是他从不豪取强夺,而是对自己看上的女人以布匹财帛引诱,在两厢情愿的前提下和乐意上钩的女人进行欢愉。贾琏和王熙凤之间的婚姻虽然出自于包办,但他对妻子还是有真感情的。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那一段道出「……周瑞家的会意,忙着蹑手蹑脚儿的往东边屋里来,只见奶子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悄儿问道「 :二奶奶睡中觉呢吗?也该清醒了。」奶子笑着,撇着嘴摇头儿。正问着,只听那边微有笑声儿,却是贾琏的声音。」可见他们夫妻二人尽情享受鱼水之欢,在感情方面非常和谐有趣。而且贾琏和王熙凤之间会经常打情骂俏,互开玩笑,把家庭气氛营造得和谐而温馨。还有王熙凤对他离别后的思念、连夜替即将出行的贾琏打点行装所表现出的关切,都表明他们夫妻二人是有真情真爱的。

  贾琏和尤二姐之间的艳遇,在《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却说贾琏素日既闻尤氏姐妹之名,恨无缘得见,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儿三姐儿相认已熟,不禁动了垂涎之意。」这里就说明贾琏对尤氏姐妹早已起了贪色之心。「那三姐儿却只是淡淡相对,只有二姐儿也十分有意,但只是眼目众多,无从下手。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一个一心想寻找感官刺激和享乐的男人和一个本来就不洁身自爱与姐夫有染的女人很容易擦出了爱的火花,对尤二姐动了真情。第六十五回描述琏二爷与尤二姐「如胶似漆,一心一计,誓同生死,那里还有凤平二人在意了」。

  贾琏暗地里把自己的私房都交给了尤二姐,让她的一家衣食无忧,完全可以表明他对尤二姐真心真意,下定了要一心一意和尤而姐过日子的决心。贾琏外出归来,尤二姐已逝,贾琏搂着她痛哭流涕、悲伤不已,还让平儿帮他收藏着二姐的旧裙子作为纪念,足以说明他对二姐用情之深。

  贾琏这个人其实并不坏,只是由于出生在富人家庭,沾染了一些浪荡公子哥儿的坏毛病罢了。在那个允许男人三妻四妾的社会里,贾琏守着王熙凤这么一个泼辣、处处想盖过自己的醋性十足的女人,连平儿都不让他碰,不免让他心中积累了许多怨气,他和凤姐从相爱情深,致使王熙凤为了争夺权力、巩固地位而处处锋芒毕露与贾琏产生了分歧,也因为她强势的个性让她越发少了女人味,让贾琏对她的感情也越来越淡,才在尤二姐那里寻找温柔,也对平儿的柔情动心。

  他的父亲贾赦看上石呆子的古董扇子,命贾琏前去帮他弄来,贾琏的办法是出高价去买,但石呆子爱扇如命却执意不肯出让,贾琏只好作罢。但是贾雨村诬陷石呆子拖欠官银,把他陷害入狱,把扇子抄来送给贾赦,导致石呆子生死不明。贾琏对贾雨村的做法十分不满「:为这点子小事弄的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而招致父亲一场暴揍。同样表明贾琏是客观公证、有血有肉和比较人性化的一个人。

  二、 能力出众却又容易被读者忽视

  贾琏和王熙凤执掌荣国府,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作为外当家的贾琏,他的工作能力是值得赞赏的。他虽然不喜好读书,但他却是办事务实之人。接送林黛玉等小事自不必说,他办理得很好;投资浩大、有「仙境别红尘」之美的大观园,贾琏统筹承办工程规划、采购、督造等所有事务,而且具体到每间房子里的摆设和布置、字画与花木等,都要他贾琏去斟定和思考落实,不但体现了贾琏的行动力和执行力,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反映了他的审美能力和鉴赏能力。在第二十三回里写到:「贾政原不大理论这些事,听贾琏如此说,便如此依了。」由此可见在荣府里贾政对贾琏是一种非常信任的态度,也表明他在荣国府的地位是不值得怀疑的。

  在偌大一个荣国府,对外的贺吊之事也几乎都离不开他。在整个荣国府中,能够当好管理、做事井井有条的男人不是很多,贾赦被排挤出权力中心不再管事,贾政又自命清高不问俗务,宝玉又一心混在女人堆里,贾环、贾琮又尚且年幼,唯有琏二爷是个注重实干、在家操劳和在外奔波都做得很好的人,也是贾府中能够担当大事情的人。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告知身染重疾,特来接黛玉回去。

  贾母听了未免更加郁闷,忙替黛玉打点起身,于是贾母吩咐定要贾琏送她去,仍叫把她带回来。贾母对贾琏的信任又表明贾琏的地位和能力不容置疑。当林如海病逝已葬入祖坟,诸事安排妥当后,贾琏方才回京的。也进一步说明贾琏把贾母交代的事儿办得很好,也表明他是一个能干、办事稳妥和值得信任的人。

  三、 过多忍让妻子导致矛盾爆发

  可能任何人都可以感觉得到,妻子凤姐的风头处处都想盖过他,妻子的强势让他一点点积累怨气,导致他们从本来恩爱的夫妻变得分歧越来越多,从而形成明争暗斗、尔虞我诈的场面。冷子兴说贾琏娶了凤姐做老婆,使「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这句话不但强调了凤姐拥有压倒贾琏的优越条件,其实还更说明凤姐过分逞强的性格。一个瞧不起丈夫的女人最终的结局也大多是悲剧的,处处逞强的王熙凤也不例外。贾府被抄家,贾政到处找人说情,贾琏打听清楚了父亲和兄长的罪行,没什么解救的办法,只好回了家。见平儿守着熙凤哭泣,平儿哭着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东西也要不回来了,可奶奶这样,还得再请个大夫给治疗治疗啊。」贾琏生气地说:「我的性命还不保,我还管她吗!」这就和琏二爷平常积累了太多对妻子「敢怒而不敢言」的怨气有关。熙凤听见贾琏说这话,只是眼泪流个不停。见贾琏出去了,她对平儿说「:你糊涂了,到了这个地步,你还顾我干什么,我恨不得现在就死了,只要你能够眼里有我,我死之后,你抚养大了巧姐儿,我在地下也感激你的。」平儿听了就放声大哭,王熙凤也知道而且无奈地接受了自己的悲惨结局。

  贾琏对待尤二姐的事件,面对凤姐多方面向自己进攻,虽然看不出贾琏的任何反击,但暂时处于劣势的贾琏,已经懒得和她吵了,夫妻吵架有时候意味着一种特别的交流和沟通,不吵更意味着他已经不愿意和妻子沟通了,有的只是内心的反抗,意味着他内心的声音告诉他将来是不会善罢甘休。

  在这以后,贾琏似乎很顺从凤姐那处处都要占上风的个性和脾气,装出「好男不跟女斗」的样子,其实两人的矛盾在日渐深化,由夫妻之间的矛盾演化到政治和经济等方面的互相勾结与互相争夺所产生的矛盾。

  在「恃强羞说病」那回,凤姐突然发疯似的痛骂贾琏。由贾琏对凤姐有不少现银子忿忿不平而引起,使得在病榻上的凤姐翻身起来,破口大骂贾琏:「我有三千五万,不是赚的你的。如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背着我,嚼说我的不少,就差你来说了。」可知「溯家亲引不出外鬼来」。「我们王家,可那里来的钱?都是你们贾家赚的?别叫我恶心了。你们看着这个家,什么石制邓通的。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还够你们过一辈子呢。说出来的话,也不怕臊。现有对证,把太太和我的嫁妆细看看,比一比你们的,那一样是配不上你们的?」凤姐以为贾琏刺痛了她的心,但她说的这些话又明显的目中无人,再一次把贾琏贬得什么都不如她的境地,也势必更加伤害了贾琏对她的感情。

  贾琏「倚酒三分醉,逞起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儿」那回,凤姐看见来了许多观战者「,丢下众人,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贾母立即出来干预,贾琏只得奉命赔礼道歉并跪在面前贾母面前「领罪」。由此可以看出贾琏对凤姐痛恨到了极点,面对贾母而只好违心「认罪」,到心里却怎么也不服,以至导致他最后休了王熙凤,把平儿扶了正。

  总的说来,贾琏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男人。贾琏在情色上的混乱是给观众印象最深的,但这些一是由于当时的社会造就,二是由于受他那荒唐淫秽的父亲影响,还由于强势妻子过分的压制,让他内心的苦衷需要发泄……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