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害死尤二姐的全过程,施行了一系列的阴谋诡计,归纳起来有十条:一是迎骗入园,二是清除“君侧”,三是操纵官司,四是大闹宁府,五是沽名钓誉,六是剪草除根,七是造谣装病,八是借刀杀人,九是烧香拜佛,十是猫哭老鼠。
  1.迎骗入园
  王熙凤听说贾琏在外面偷娶了尤二姐,“越想越气”,“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王熙凤审家童,问知尤二姐的住处,趁贾琏不在,亲自出场要尤二姐搬到园子里住,也是为了成全她的名声。王熙凤用“推心置腹”的言辞乃至“呜呜咽咽”的哭声,骗得尤二姐认为她是个“好人”,“认为知己”。仔细品味王熙凤的言辞,会发现尤二姐已经到了不得不搬的境地。
  “皆因奴家妇人之见,一味劝夫慎重,不可在外眠花卧柳,恐惹父母担忧。此皆是你我之痴心,怎奈二爷错会奴意。眠花宿柳之事瞒奴或可,今娶姐姐二房之大事亦人家大礼,亦不曾对奴说。奴亦曾劝二爷早行此礼,以备生育。不想二爷反以奴为那等嫉妒之妇,私自行此大事,并不说知,使奴有冤难诉,惟天地可表。前于十日之先奴已风闻,恐二爷不乐,遂不敢先说。今可巧远行在外,故奴家亲自拜见过,还求姐姐下体奴心,起动大驾,挪至家中。你我姊妹同居同处,彼此合心谏劝二爷,慎重世务,保养身体,方是大礼。若姐姐在外,奴在内,虽愚贱不堪相伴,奴心又何安。再者,使外人闻知,亦甚不雅观。二爷之名也要紧,倒是谈论奴家,奴亦不怨。所以今生今世奴之名节全在姐姐身上。那起下人小人之言,未免见我素日持家太严,背后加减些言语,自是常情。姐姐乃何等样人物,岂可信真。若我实有不好之处,上头三层公婆,中有无数姊妹妯娌,况贾府世代名家,岂容我到今日。今日二爷私娶姐姐在外,若别人则怒,我则以为幸。正是天地神佛不忍我被小人们诽谤,故生此事。我今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亲妹,和比骨肉。不但那起小人见了,自悔从前错认了我,就是二爷来家一见,他作丈夫之人,心中也未免暗悔。所以姐姐竟是我的大恩人,使我从前之名一洗无余了。若姐姐不随奴去,奴亦情愿在此相陪。奴愿作妹子,每日伏侍姐姐梳头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奴死也愿意。”说着,便呜呜咽咽哭将起来。
  尤二姐不进去也不行,不进去就是故意坏王熙凤的名声。进去了不仅不坏,反而是王熙凤一扫恶名的救星。既然尤二姐不是坏人,反而是恩人,此话当真,尤二姐马上就将自己交给了王熙凤:
  “今日既遇见姐姐,这一进去,凡事只凭姐姐料理。我也来的日子浅,也不曾当过家,世事不明白,如何敢作主。这几件箱笼拿进去罢。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那也不过是二爷的。”
  2.清除“君侧”
  把尤二姐身边的丫头调开,换来自己的人“善姐”。善姐不善,正是为实施王熙凤的害人诡计而来。她三天后就不肯替三姐去取头油,后来索性连饭食也不肯按时供应。
  3.操纵官司
  凤姐一方面指使尤二姐的未婚夫张华出来到官府告贾琏,虚张声势将事情闹大,另一方面又派人带三百两银子去都察院打点,将张华判为“枉捏虚词,诬赖良人”,赶出官府。王熙凤玩王法于股掌之上,已是无法无天。
  4.大闹宁府
  官司一起,她就以此为由兴师问罪,大闹宁府,对尤氏、贾蓉母子尽情辱骂,恐吓,哭哭闹闹之际趁机撒谎,向尤氏敲诈勒索。
  明明是凤姐大闹宁国府,敲诈贾珍,诬赖尤氏,最后,贾蓉等还得说:“到底是婶子宽宏大量,足智多谋。”
  5.沽名钓誉
  转身回到荣府,带尤二姐去见贾母,请求贾母允许丈夫娶尤二姐为妾。贾母连夸王熙凤“贤良”!王熙凤的目的是让贾母知道尤二姐不是善人,使她失去贾府中最高统治者的信任和喜爱。
  6.剪草除根
  唆使张华告贾府,这是王熙凤冒险的一计。为了使自己万无一失,官司的事要适可而止,而张华就成了眼中钉。她下密令,派人设法“务将张华治死,方剪草除根,保住自己的名声”。
  7.造谣装病
  凤姐一面说尤二姐“做女孩儿就不干净”,一面下人也如此说。尤二姐很孤立,凤姐也装病不理尤二姐。平儿看不惯下人虐待尤二姐,给尤二姐一点自己吃的东西,被凤姐大骂。进而使尤二姐彻底陷入无助。
  8.借刀杀人
  贾琏又娶秋桐为妾,让王熙凤更为恼火。王熙凤虽恨秋桐,却煽动秋桐天天泼妇般地骂二姐,自己则“坐山观虎斗”。她的主意是,等秋桐杀了尤二姐之后,再杀秋桐。
  9.烧香拜佛
  尤二姐病体怀孕,被庸医下错药落了男胎,病情转重。这本是王熙凤求之不得的结局,但是她却装出“比贾琏更急十倍”,烧香祈求“尤氏妹子身体大愈,再得怀胎”,她自己“情愿有病”。
  10.猫哭老鼠
  二姐终于忍受不住各种打击,吞金自尽。满心欢喜的王熙凤却假意哭道:“狠心的妹妹!你怎么丢下我去了?辜负了我的心!”
  贾琏为尤二姐准备葬礼,却没有银子。向凤姐要钱,却受到奚落。翻看尤二姐的箱笼,早已被凤姐洗劫一空。
  前面,贾蓉已经暗示过尤二姐之死是王熙凤使的手脚,贾琏说,总有算账的那一天。琏凤夫妻之间矛盾变得更加不可调和。 文章摘自《红楼梦海选指南》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