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始料未及的同盟 最能够互相扶持的密友
  一段“驴象情”造就美总统俱乐部
  1953年1月20日,在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就职典礼上,前总统杜鲁门特意迎接另一位前总统胡佛。后者见到他后说:“我认为我们应该组织一个前总统俱乐部。”杜鲁门回答道:“很好,你当俱乐部主席,我来当秘书长。”胡佛和杜鲁门所构思的,就是后来出现但至今对外封闭的组织——美国总统俱乐部。出于党派、政治理念、选战等各方面的因素,美国总统之间特别是前后任总统之间的恩怨轶事不绝于耳,日前美国新出版的一本著作《总统俱乐部:世界上最排外的兄弟会的内幕》,对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众多美国总统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梳理。
  罗斯福将前任“打入冷宫”
  1945年4月12日,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突发脑溢血去世,才当了不到3个月副总统的杜鲁门瞬间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掌门人。杜鲁门后来回忆称,他当时感觉天上的月球、星星甚至所有行星都压到了他的肩上。当时,第31任总统胡佛是唯一健在的前总统,而且是被罗斯福“打入冷宫”多年的共和党前总统。
  胡佛于1933年黯然离开华盛顿时,他和民主党对手罗斯福之间的关系极其紧张,据说胡佛从没恭维过他的继任者,同样,罗斯福发起过多次针对胡佛的行动,比如在白宫发出的生日祝福邮件清单上删掉胡佛的名字,以及著名的水坝问题。20世纪初,胡佛是一位世界闻名的采矿工程师,20年代他作为商务部长,策划建造了一座水坝。一开始,这个水坝就计划以他的名字命名,但当水坝在罗斯福执政初期落成时,被刻意改称博尔德水坝。罗斯福不想让胡佛同巨大的工程项目联系起来,他只想让美国人一提到胡佛就联想到大萧条。这让这位曾经的总统伤透了心。
  1936年,当民主、共和两党再度展开选举大战时,罗斯福几乎忽略了共和党候选人兰登,而是将主要火力对准曾表态参选的胡佛,称兰登的胜利会把胡佛送回白宫。最终共和党以惨败收场。而胡佛也对罗斯福的政策有过不少抨击,公开称当局对德国宣战将是愚蠢之举。不过,日本偷袭珍珠港后,胡佛放弃中立观点,并主动提出要为战争尽己所能,但罗斯福政府根本不理睬他。
  而1945年成为罗斯福副总统的杜鲁门,任职时间只有短短82天,他跟罗斯福没有开展过重要合作,一些主要计划如曼哈顿计划等,杜鲁门都不了解。据说,杜鲁门曾为屡屡被排除在重大事件决策圈之外而抱怨。所以,当杜鲁门奇迹般地迅速“转正”成总统后,他清楚罗斯福为他的接任所做的准备是多么匮乏,深知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有多么浅。这时,他想到了胡佛。作为唯一健在的前总统,胡佛是真正理解杜鲁门面临着什么的人。
  两总统战后锻造出友谊
  继任总统不久,杜鲁门便给胡佛写了一封秘信,邀请后者方便时“顺便拜访”白宫。1945年5月28日,胡佛乘火车前来华盛顿,这是他12年来首次被白宫邀请。胡佛和杜鲁门之前未见过面,但如很多历史学家所说,杜鲁门敬佩胡佛,认为后者受到罗斯福政府的不公正对待。这次会面后,杜鲁门提出为胡佛一家举办一场白宫私人宴会,并举行了一个仪式把胡佛夫人的画像挂到白宫走廊。这令胡佛极为感动,诚挚的友谊正在被缔造。胡佛对杜鲁门开玩笑说,他们是前总统“工会”中仅存的成员。
  杜鲁门出任总统时,二战接近尾声,但另一场灾难即将来临:如何养活无数的欧洲难民?杜鲁门马上想到他的朋友“伯特”(即胡佛),因为胡佛曾在一战后领导过对欧洲的救济工作。此时的胡佛70岁出头,非常乐意接受这一任务。之前罗斯福政府的长期渲染,让他怎么都撇不清与大萧条的纠葛,愤愤不平的胡佛一直想恢复自己的名誉。
  1946年,被任命为粮食大使的胡佛乘前纳粹头目戈林的老式列车在西德各地实地考察,撰写了众多报告,随后又奔赴他国。杜鲁门采纳了胡佛一个又一个建议,而胡佛在世界各地的考察行程逐渐增加到5万英里,包括华盛顿派他前往阿根廷,请求胡安·庇隆增加粮食出口。在杜鲁门支持下,胡佛——这个至今仍受到很多民主党人痛斥的共和党前总统会见了7位国王、36位政府首脑以及罗马教皇。
  完成欧洲救援任务后,胡佛告诉自己的一个朋友:“我身上的每个分子都对我叫嚷,说它们累了。”杜鲁门私下给胡佛写了一封感谢信:“您是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者。我知道我可以仰赖于您的合作,如果未来有任何必要的事,我将再度恳求您的帮助。”到这时,杜鲁门和胡佛两人经历了并肩战斗,并播种了友情。
  “领退休金只为了你”
  1947年,杜鲁门签字将博尔德水坝更名为“胡佛水坝”。同年,杜鲁门授权胡佛监督行政部门的改革,这个委员会后来被称为“胡佛委员会”。胡佛帮助杜鲁门重组了几大主要机构,造就了中情局、国家安全委员会、经济顾问委员会和统一的国防部。在政府机构重组过程中,杜鲁门称胡佛是“据我所知最好的人”。胡佛也很感谢杜鲁门让他为国效力,他写信给杜鲁门说:“你消除了前些年那些针对我的不光彩行动的影响,对于这一切以及你的友谊,我深表感谢。”1951年,盖洛普评选最受尊敬的美国人,杜鲁门和胡佛分列第三和第五位。
  1953年,杜鲁门退休。由于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富有的人,作为一战老兵,只有微薄的退休金,美国国会匆忙出台了一项退休金法案。作为两位健在的前总统之一,胡佛自然也能拿到这笔钱,但胡佛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明显没这个需要,但他还是接受了,因为他不想让好朋友尴尬。他告诉杜鲁门:“你一直在我的生活中,我们的友谊比你所知道的更深。”退休金是胡佛一生中唯一接受的政府薪金。美国《时代》周刊称,他们两人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可能成为盟友的一对,但恰恰是如此亲密。
  除了这两位总统,《总统俱乐部》一书还披露了其他总统间交往的轶事: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曾是好友,但1952年艾森豪威尔代表共和党竞选总统后,两人的关系迅速恶化。等到1961年艾森豪威尔离任之后,两人的友情才得以恢复。接下来出场的肯尼迪,创下美国当选总统年轻之最,因此努力讨好他的前辈们;尼克松和里根曾是盟友,但在1968年大选期间,两人都准备竞选总统,因此相互提防;小布什竞选总统时,很少提到老布什,他不想让父亲成为被攻击的靶子。小布什和克林顿的关系一开始不太好,克林顿说:“这是由于我击败过他的父亲。”但几年后,两人的关系也得到修复。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