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传位解密

  极权专制体制里,独裁者若是本领平庸,那是绝对没有出路的,即便被扶上最高权力宝座,仍然保不住那个位置。

  明代建文帝朱允炆就是一个例子。

  史上,自从夏启开创家天下传位体制以后,王位交接通常是子继父位,偶尔也有弟承兄业,如孙权、宋太宗赵光义等,却是闻所未闻祖父传位于孙子。

  明太祖朱元璋开了这个先河,在他还是吴国公时,就早早确立朱标为世子,称帝后朱标升格为太子。不想朱元璋高寿,在位三十年,寿至七十岁;而朱标却是个短命之人,先于父皇辞世,弄得白发人送黑发人,老皇帝好生伤感,那份深沉的爱子之情就转移到孙子身上(其他儿子难免有看法),决意把皇位传于朱标的儿子朱允炆,立他为皇太孙。

  这是宗法制度下的一种现象,皇帝金口玉言,他要把皇位传给谁就传给谁。

  问题是,朱元璋为了让皇太孙顺利接手大位,第二次(先前曾为了太子大杀功臣,美其名替其拔刺)诛杀开国功臣,整个官场乃至上流社会人人自危,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恐怖日子。朱姓藩王们也如芒在背,隐约感到王位也如跷跷板一样高低起伏。

  朱元璋活着时下手太过狠辣,替接班人清除了所有危险因素,其实徐达、蓝玉、刘伯温、李善长等文武功臣谁都没有造反夺权野心。朱元璋忽略的恰恰是皇子之中有人产生了那份心思,朱棣就对皇位有浓厚的兴趣和志趣。

  朱棣还是燕王时,因军功而积累出相当的名望,获得节制大明朝北方军队的大权,俨然是朝廷立于北方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以朱元璋的眼光和心思,他不可能不知道燕王的才识、手腕、气魄远远高于太孙朱允炆,可仍要把大位留给孙子,是感情线和宗法观双重作用下的必然。他以为,该杀的杀完了,立下《永鉴录》《皇明祖训》等规矩,子孙们没人敢于违背他的遗命。但,活着在位时,一句顶一万句,死人则吓唬不住有魄力人物。

  朱元璋一己之私或者大公无私选接班人,造成朱棣和朱允炆叔侄二人兵戎相见,历经三年攻杀,天下百姓遭殃。青年皇帝朱允炆不是战争经验丰富的燕王对手,一败涂地,从此身世成为谜局。

  朱允炆战败因素里,有一个是朱元璋给埋下的。为了清除皇太孙登基的所有障碍,朝廷里能征善战的将领被杀光了,朱允炆有兵无将,如何赢得战争?这样的悲剧,古今中外一直上演。苏德战争初期,纳粹德国军队打得苏联红军节节败退,原因之一是斯大林战前搞肃反,尤其在军队中搞大清洗,弄死大量优秀将领,苏联红军战力大大削弱。

  朱元璋一心要安排好后事,结果却适得其反。在宗法制度下,他的举措无可挑剔,但是,极力主导权力移交给能力庸常的朱允炆,置野心和领导能力均强大的朱棣于不顾,就是一次满盘皆输的赌博。要是朱元璋在死前杀掉朱棣,也许就另当别论了,可是,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皇帝,也不忍或没想到要干掉能力超人的燕王。


  朱元璋传位之谜

  朱元璋有26个儿子,但是成器的不多。他越到晚年越发愁——这么大的江山,我死之后,交给谁来坐?

  长子朱标

  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朱标传说为马皇后亲生。朱元璋一登上皇位,就给马皇后吃了颗“定心丸”,册立13岁的朱标为皇太子,即未来的国家领导人,也算是对得起这位相濡以沫的奇女子。朱元璋聘请浙江名士宋濂等人为太子的老师,希望将朱标培养成合格的接班人。

  精心培养25年之后,朱标已经38岁,继承父亲大位的能力是有了,可是朱标的身体熬不住。1392年1月,朱标从陕西视察回来后,身上长了个大肉瘤,折磨得寝食难安,异常痛苦。朱标的长子朱雄英10年前已经死了,伺候父亲全靠次子朱允火文。

  朱允火文年仅14岁,日夜守在父亲身边,至少也算是1392年度“感动中国”的孝子人物。他是个偏脑袋,朱元璋给他起了个“半边月”的绰号。朱允火文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在知识分子中间长大,知识渊博,而且以德服人。但他性格仁柔,心太软,脸不厚,心不黑。

  朱标病了4个月

  不幸英年早逝

  但朱标还是不幸早逝。对于勤恳的老皇帝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大事件,不是普通的丧子之痛——接班人没有了,整个帝国的命运怎么办?那么多大将手握重兵,怎么节制?这件事折磨着老皇帝,居然28天没有上朝。

  朱允火文将3个年幼的弟弟照顾得十分周到,这一切朱元璋都看在眼里。

  朱元璋不得不重新选择继承人。周王、晋王、燕王等都有野心。秦王荒唐成性,是一摊扶不上墙的烂泥,还差点儿被废了王号。晋王外表残暴,违法乱纪,然而本质上是个胆小鬼。鲁王是个天大的蠢货,为长命百岁,乱吃丹药,把眼睛吃瞎了。其他的王子有的杀人犯罪,有的沉溺酒色,稍微几个成器的,却是舞文弄墨、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艺术家。

  老皇帝一声长叹

  现在,只剩下四子、燕王朱棣和朱标次子朱允火文PK了。

  朱元璋对朱允火文抱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对他仁柔的性格又喜又忧:他柔弱的肩膀,能担负得起治理国家的重任吗?这么仁柔,跟个兔子似的,多么大的缺陷啊。做皇帝,必须有狮子、老虎的硬汉性格,否则必定会被政坛上的狮子、老虎吃掉。

  朱元璋就立储问题,曾经悄悄征询过大臣的意见。他问翰林学士刘三吾:“太子死了,皇长孙(朱允火文)年幼不懂事。治理国家必须选对人,我想让燕王接班怎么样?”

  刘三吾是知识分子,你问他谁当储君,他当然只推荐自己的同类。他头摇得像拨浪鼓:“立燕王绝对不行!如果立燕王,那么秦王、晋王怎么办?皇长孙朱允火文四海归心,大家都拥护他,您可以安心睡大觉。”

  文官们拥护朱允火文,因为他是文人,是大孝子又是大好人,上台后能实行文明德化之治,而不是军事化的高压独裁。朱元璋的统治太过猛烈,官员暗地叫苦,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长久下去没人吃得消,国家客观上需要一位阴柔、仁爱的皇帝,让人民歇歇脚、喘口气。

  朱允火文非常有孝道。而在争夺皇位的斗争中,“孝”就是夺取皇位继承权的秘密武器。所以,朱允火文一定要将“孝”进行到底。

  朱元璋欣赏四子朱棣的“武”

  对于第四子朱棣,朱元璋确实非常欣赏,尤其欣赏他的“武”,这是朱允火文不具备的特殊优势。

  朱棣是闻着战争的硝烟味长大的,1360年4月17日出生于南京,正是陈友谅大举进攻南京的那一年。他11岁封燕王,17岁迎娶徐达的长女,20岁就藩北平。朱棣的才能不在朱元璋之下,弯弓射大雕不在话下,尤其喜欢打仗,智谋过人,知道怎么打胜仗。作为罕见的勇士和智慧人物,朱棣可谓一代“战神”。现在他33岁,正当青春年少。

  论才能和胸襟,朱棣都胜过朱允火文。一次,大家在宫里看赛马。朱元璋出上联:“风吹马尾千条线。”朱允火文没有打仗经验,所见不过平凡琐事,憋足劲想出“雨打羊毛一片毡”,软绵绵的,没什么味道。而朱棣见过世面,巧对“日照龙鳞万点金”,气魄宏大,朱元璋听了非常高兴。

  燕王朱棣就藩北平,以他为众藩王之首,与宁王、晋王、肃王、秦王等沿长城一线封国,为天子守边,抵御北方蒙古人的侵犯,号称塞王。朱元璋允许他们拥有3000人的护卫,最多的可以达到1。9万人。燕王、晋王、秦王势力最强,多次奉诏攻打蒙古,即使傅友德、蓝玉这样的大将也要听塞王指挥。尤其是燕王朱棣,负有控制北部门户的重任,能够直接指挥的军队多达30万人,军中大小事自己裁决,只有天大的事才向朱元璋汇报。

  1390年,一场战斗使年仅30岁的朱棣威名远扬。那年元旦刚过,朱元璋命令燕王和晋王分兵合击,打垮元代丞相咬住、平章乃儿不花。

  朱棣首先派出几股哨兵四出侦查,摸清乃儿不花的确切位置。3月,天下大雪,千里荒原上银装素裹,车马辎重行进十分困难,士兵们冻得直打哆嗦。将领们请求燕王安营扎寨,等大风雪过后再想办法。

  朱棣说:“战机就摆在你们眼前,你们怎么看不见呢?这正是出奇制胜的大好时机!”命令大军顶风冒雪,快速而进。大军出现在乃儿不花面前时,他竟然还在帐篷里烤火。

  朱棣围而不歼,派乃儿不花的好朋友、降将观童劝降。乃儿不花知道是鸡蛋碰石头,只好请降。朱棣摆酒设宴,酒喝得十分爽,令乃儿不花感动得眼泪哗哗的,主动要求劝降咬住。

  朱棣第一次大规模出征,兵不血刃就大获全胜,让朱元璋非常高兴,赏赐宝钞100万锭,夸赞朱棣:扫清沙漠里的蒙古人,就全靠你了!

  而另一路晋王,生性怯懦,一踏上当年成吉思汗征战的土地,就两腿发虚,走一走停一停,不敢深入蒙古腹地,连个兔子都打不到。

  朱棣的血统带来麻烦

  朱棣和朱元璋是同类,雄才大略,各方面能力都比朱允火文杰出,更适合当皇帝。但是,血统却给他带来了大麻烦。他真的是龙子吗?

  江山当然只能交给亲生骨肉坐,必须是纯种的龙种,就是说是马皇后所生。嫡长子继承制在中国延续几千年,朱元璋跳不出这个框框。

  朱棣可能不是马皇后生的,所以朱元璋不会选朱棣接班。

  朱棣可能是一个妃子生的,或许这个妃子还是少数民族。有可能是高丽人,究竟是北方高丽民族,还是来自朝鲜半岛,很多人都弄不清楚。也有人称朱棣的妈妈是元顺帝的妃子,甚至可能是蒙古人。

  根据管理宗庙祭祀、礼乐的官方机构太常寺的记载(现已丢失),淑妃李某生了朱标、秦王和晋王,跟马皇后没什么事儿。而另外一个妃子生了朱棣,这个妃子就是石页妃。

  朱棣称帝后纂改《太祖实录》,把能得到的资料全部纂改,拼命证明自己就是马皇后生的,还拿出很多证据证明他当皇帝是合法的,证明朱元璋有意传皇位给他。

  而朝鲜的一条史料足以戳穿朱棣的谎言。1389年,朝鲜使臣权近等人在北平拜谒燕王,回国后写了一本《奉使录》。里面说,他到北京燕府去见燕王,可是很不凑巧,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日,是燕王妈妈的忌日,燕王不见客人。马皇后是八月初十去世的,所以说朱棣不是马皇后亲生。

  朱元璋艰难决定:立16岁的朱允火文为皇太孙

  只有嫡长子继承皇位,大家才拥护。朱棣不是马皇后的亲儿子,所以经过权衡,朱元璋作了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立16岁的朱允火文为皇太孙。这让朱棣十分窝火,十分不服气。一次,他用手拍拍皇长孙朱允火文的背,讥讽地说:“没想到我侄儿还能有今天的荣耀啊!”这一情景,恰好被朱元璋看见,厉声责问朱棣:怎敢对皇长孙如此无礼?朱允火文急忙打圆场,才没让朱棣十分难堪。

  立皇太孙的第二年,朱元璋还是担心朱允火文太文弱,压不住阵脚,管不住军队,于是开始大杀功臣,蓝玉、胡惟庸集团先后被清洗。

 

  用历史的眼光来看,朱元璋当初的选择是个错误。如果选朱棣当皇帝,就不会出现后来历时4年的内战。但历史不相信道德,也不相信眼泪,它只相信实力。朱棣发动战争,将朱允火文赶下台取而代之。为抹杀篡权的形象,防止天下人心不稳,朱棣拼命说谎,证明自己就是马皇后的亲儿子。指“马”为母,万不得已……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