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母亲

  郑成功的母亲田川松,1601年生,田川氏之父翁翌皇系福建省泉州城内人,去日经商并定居,娶日妻生田川氏。

  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故乡石井是海滨渔村,村民多世代从事捕鱼与海商活动。郑芝龙幼习海事,十八岁时,往广东香山投靠母舅黄程,后随大海商李旦航海到日本。因郑芝龙是只身空手到日本的,这落拓异邦的郑芝龙,处于穷困之际,却以幸遇田川氏为转机。田川氏是个乐于助人而有眼力的日本妇女,她看出穷窘的郑芝龙是个有为的青年,终于以身相许,1623年(明天启三年),田川氏与郑芝龙结为连理。当时,我国“闽、越、三吴之人住干倭岛者,不知几千百家。与倭婚媾,长子孙,名曰‘唐市’”。但在“几千百家”中日婚媾的家庭中,没有一家能象郑芝龙与田川氏结合所导致的那么大的影响。

  婚后,田川氏热爱丈夫,其父亦待郑芝龙如子。郑芝龙由此结束了落魄生涯,成为他起家发迹的起点。婚后郑芝龙由长崎移居平户,置两幢房子,一幢让妻儿居住,一幢供奉妈祖。(两幢房子至今犹存,平户市政府在此树“郑成功居宅迹”石碑,作为重要文物保护)。次年七月十四日田川氏于平户河内浦千里滨海边大石旁生一男儿,取名福松,他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郑成功,那个大石块呼为儿诞石,至今仍立“郑成功儿诞石”纪念碑。从郑成功出生满月的那一天起,郑芝龙与颜思齐等人就离开日本,前往台湾。继续从事海商贸易的郑芝龙因妻儿留在日本,经常亲率船队前往经商探访。

  这期间,郑成功由母亲一手抚育,自幼受教,懂得孝顺父母,敬老尊贤,友善待人的道理,养成了良好的品德;田川氏还教育他热爱自己的国家,长大要报效祖国。她既是良母,又是导师,为把儿子成功培养成能文能武的人,让他识汉字,读中国书,并送他到武士花房某某家学习“双刀法”。

  明崇祯元年九月,郑芝龙接受明朝招抚之后,因平海盗、抗击荷兰侵略者立了功,升迁福建总兵。

  崇祯三年(1630年)七岁的郑成功随前往迎接的堂叔父芝鹗乘船回中国,田川氏被日本德川幕府以“日女不入中原”为由而阻留在日本,年底田川氏生下次子七左卫门。郑成功回国后居安平镇。他没有忘记母亲田川氏的教导与期望,继续认真读《春秋》、《左传》和《孙子兵法》等书,仍经常习剑练武。在此后的十余年间,由于勤读、励武,成为一个倜傥大志、爱国、智勇的青年。成为坚持在东南半壁领导抗清,并跨海驱逐荷兰殖民者,胜利收复台湾,建树赫赫功业的民族英雄。郑成功具备民族英雄的品格,当然同母亲田川氏自幼的教育以及后来的影响分不开。

  一直到了1645年秋(南明隆武元年十月)七左卫门十五岁时,郑芝龙再次派人致信请田川氏母子来中国与家人团聚,田川氏十分高兴并准备启程,但又遭日方阻挠,经田川氏据理力争,日方以田川氏若欲到中国,其次子七左卫门须留在日本为条件方许成行,企图以母子难以割舍之情,迫使田川氏放弃来中国的念头,但田川氏权衡利弊,想起丈夫及儿子的事业尚在开辟之际,需她伏侍晨昏,在不能求全的情况下,以大局为重,忍痛割爱,只身来中国。临行时,她珠泪满腮,再三叮嘱与外祖父生活的七左卫门叮咛:“呜呼,吾终舍儿矣!吾怜儿父及儿兄,亦怜儿,当岁以金若干托商船寄儿。呜呼,吾终舍儿矣!虽然,儿勿忘儿父及儿兄,又勿忘今儿母所去之中国”。

  1645年,田川氏从日本航海来到泉州府安平镇,同丈夫与儿子团聚。当时,唐王朱聿键流亡在福州即帝位,唐王以郑芝龙拥戴建立隆武政权有功,封平国公,田川氏为诰命一品夫人,时人尊称她为翁太夫人。1646年(南明隆武二年八月),清朝多罗贝勒博洛率军大举入闽,隆武帝被清兵俘杀,郑芝龙投降清朝。十一月三十日,清固山韩岱驱兵至安平,纵兵烧杀抢劫;田川氏殉难,卒年四十五岁。郑成功见生母死于非命,国破家亡,愤然纠众起兵,誓师海上,率领东南军民开始进行轰轰烈烈的抗清斗争,并驱逐荷兰侵略者,收复祖国领土台湾,奋战一十六年。

  当田川氏殉节与郑成功起兵抗清消息传到日本时,“七左卫门诣扛户,请赴明戮力成功,灭清以报仇”,并多次致书兄长成功,要求回国参加抗清,七左卫门的儿子道顺复姓郑,“亦欲共父赴明”抗清。

 

  郑成功对母亲田川氏感情深厚,曾用黄金母亲铸了一尊像,并用沉香做床,五色珠宝做帘,珍重供奉。这尊金像后被清军抢去烙化掉,郑成功因此更加痛恨清朝。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