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为何短命夭亡?

Jun14

秦朝为何短命夭亡?

时间:2018/06/14 18:29 | 发布:历史 | 分类:秦朝历史

  一、奸臣猖狂,秦朝速亡!

  纪元前210年,秦始皇到东南巡游,在平原津(地名)病倒了,七月里,他到了沙丘,病势越来越严重。秦始皇知道自己不行了,嘱咐丞相李斯和宦官赵高:「快写信给太子扶苏,叫他把兵权交给蒙恬,自己立刻动身回到咸阳去。万一我好不了,就叫他举办丧事。」并叮嘱李斯和赵高,叫他们忠心辅佐太子扶苏。送信的使者,尚未出发,秦始皇就驾崩了。

  秦始皇去世后,阴谋家赵高,胁迫李斯,一起伪造遗嘱,立秦始皇的小儿子胡亥,为太子。另外又写了一封信,给扶苏,说他在外怨恨父皇,为子不孝;蒙恬和他同党,为臣不忠;不忠不孝,都该自尽。兵权交给副将王离,不得违令。等等。立即派心腹,把信送出去。

  使者持信,逼死扶苏、关押蒙恬后,赶紧回到咸阳。赵高和李斯,这才传出秦始皇去世的消息。一面给秦始皇出丧,一面立胡亥为二世皇帝。朝廷上,别的大臣都以为这是秦始皇的命令,谁也不敢反对。丞相以下的大臣,一律照旧,只有赵高,被提升为郎中令,特别得到二世的信任。赵高为了让天下人都知道胡亥是个孝子,是个了不起的皇帝,劝二世(胡亥)不惜人力物力财力,安葬秦始皇。

  二世听了赵高的话,就从各地征调了几十万囚犯、奴隶和民夫,修理秦始皇的陵墓。秦始皇在世的时候,已经在骊山下,开了一块很大的平地,作为坟地,这坟地不但开得大,而且挖得深,从土层挖到沙层,从沙层挖到石层,然后把铜溶化灌下去,铸成了一大块很结实的地基。在这上面修盖了石室、墓道和安放棺材的墓穴。二世又叫工匠在大坟里挖出江河大海的样子,灌上水银。还有别的花样,说也说不完。就这样把许多建筑物合成了一座大坟,将秦始皇葬在这里。大坟里不但埋着无数的珍珠、玉石、黄金,还埋了不少后宫美女。为了防备将来有人偷坟,墓穴里还安葬了好些杀人的机关,不让别人知道。一切安葬工作完了以后,二世便把所有做坟的人,全都封死在墓道里,没有一个人跑出来。最后在大坟上种上花草树木。这座大坟就变成了一座山。这座山不但把秦始皇一生的事业葬在里面,而且还压着千千万万人的怨气和仇恨。

  二世胡亥埋葬了秦始皇后,又在赵高的唆使下,杀害了大将蒙毅和蒙恬兄弟。扶苏、蒙恬兄弟,被害的消息一传出,别说是秦人,就连六国的后人,也都有替他们叫冤的。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二世胡亥篡夺皇位的事,还是露出了音信。于是,二世的十几个哥哥和一些大臣们,暗地里抱怨二世和赵高。二世和赵高商量对策。赵高说:「小公子做了皇帝,别的公子们自然不能甘心,朝廷的大臣又都是历代的功臣,见皇上重用我这么一个微贱的臣下,不但瞧不起我,连皇上您,也不在他们的眼里了。只有另外用一批新人,皇上才可以高枕无忧。」二世连连点头,叫赵高去干(即另外用一批新人)。

  二世和赵高布置爪牙,鸡蛋里挑骨头,捏造事据,诬告忠良,把十几个公子和十多个公主,以及一些比较难于对付的大臣,一起定了死罪,杀个精光。这么一来,二世的位置,虽然没有人去抢了,但是赵高的权力却越来越大,谁也不敢反对他了,连丞相李斯,也不敢得罪他。

  二世非常得意,他对赵高说:「人生在世,一转眼就过去了,到底为着什么?我做了皇帝还稀罕什么?我想照我的心意,尽量地享乐一番,让我的耳朵、眼睛舒坦舒坦。你看怎么样?」赵高眉开眼笑地伸着大拇指说:「这才是贤明君王的作派呀!那些昏乱的君王,就不敢这么办。君王在上面专门享乐,下面万民才能够太平,贤明就在这里。君王老出去打仗,或者管人家的闲事,那还不把天下弄得鸡犬不宁吗?昏乱就在这里。」

  二世只知道享乐,不知道享乐还有这一说!更加高兴了。他说:「宫里当然要有很多的美人,可……」赵高说:「对呀,比如说,宫里总得有个很大的花园,把天下最好看的花草树木,都栽在这里。各色各样的鸟、狗、马、鹿,还有说也说不上来的野兽,都很好玩的,得替它们另外圈个树林子。」

  二世扳着手指头数一数,哈!有美人、有狗、有马、还有男女仆人,文武百官,这许多人总不能挤在一起。他就说:「先帝曾经说过,咸阳宫殿太小,不够用。可是他老人家只盖了个阿房前殿,就停了工。我既然继承先帝的皇位,就该在这种地方,很象样地继承他生前未完成的事业。」赵高拍着胸脯,说:「这建造阿房宫的事,由我来办吧,用不着您操心。包您满意。」二世就下了命令,决定大规模的建造阿房宫。

  上次修骊山大坟,征调了几十万囚犯、奴隶和民夫,已经搞得天下怨声载道。这次修建阿房官,规模比上次更大,从各郡县押到咸阳来做苦役的人更多,人民的怨恨,更不必说了。

  为了建造阿房宫,各地得运材料和粮食。驰道上来来往往的全是车马,成阳一带更加热闹。二世恐怕人头太杂,出岔子,就从各地选拔五万名武士,专门保卫咸阳。这些武士除了在街道上巡逻以外,平时还练习骑马、射箭。这么一来,咸阳的人口更多了。武士、工匠、民夫和原来在咸阳的文武百官、军民人等,每天都得吃饭,武士们骑的马和运输用的马,都需要饲料。因此,咸阳的粮食、蔬菜、肉类和草料,都空前紧张,引起人们的惊恐不安。

  二世下了一道命令,叫天下各郡县输送粮食,不断地供应咸阳。可是运粮队和运送建筑材料的车队一到,又得消耗当地的粮食。二世又下了一道命令:任何车队,来回人马吃的粮食和草料,必须自备,外来的人在咸阳三百里内,不得购买吃食和草料!秦朝的法令非常严厉,谁也不敢反对。为了建造阿房官,逼得各郡县的老百姓困苦不堪,有的不能生活,有的被官府拉去,有的丧了性命。真是遍地怨恨,叫苦连天。

  纪元前209年,陈胜、吴广,首先揭竿而起,反对秦朝统治。各地纷纷响应。当项羽的义军,攻破武关时,窃据丞相高位的赵高,伙同他的两个亲信——咸阳令、女婿阎乐,郎中令、兄弟赵成,领兵包围望夷宫,逼迫二世自杀了。胡亥做了三年皇帝,年仅二十三岁,就丧了命。随即,秦王子婴用计,将赵高乱刀砍死,满门抄斩。随后,秦王朝即刻飞灰烟灭。

  (附言)

  邪恶始猖狂,只道颇顺畅。魔性大发违天良,脚踏火山岗。万众觉醒时,雷霆千钧强,飞灰烟灭顷刻亡!万古臭,悔断肠。

  二、楚平王被掘墓鞭尸

  春秋时期,楚平王一见本国的人民安居乐业,归附他的诸侯没有不感激的,就想在这个「太平盛世」快乐快乐。这一来,他就荒唐起来了,历来荒唐的君主,都最喜欢人家奉承他。因为有了这种人,他想怎么乐,就可以怎么乐。那些奉承他的人,还会给他出新鲜花样,叫他心满意足。这时候,楚平王的朝廷里,正好有个顶会拍马屁的专家,名叫费无极,他的马屁,拍得楚平王特别高兴,可是太子建,不喜欢这种小人,常常在父亲面前数落费无极,费无极当然免不了在楚平王跟前,说太子建的坏话。于是,俩人便成了冤家对头。

  有一天,楚平王打发费无极,上秦国去给太子建,迎接新娘子孟赢。费无极把孟赢迎接回来,因为她长得十分漂亮,这位小眼睛的费无极就生了坏主意。他先跑回来,对楚平王说:「新娘子离这里只有几十里路了,明天就能给太子成亲了。」接着,他耸了耸肩膀,笑嘻嘻地说:「我见过了很多美人,但没有一个比得上这位新娘子的,说她是美人,都有点不大合适,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大王后官里头顶漂亮的妃子,给她当丫头都不配。不说别的,她那两个酒窝,就够叫大王销魂的了。」楚平王叹了口气说:「我枉当了国王,怎么没有福气碰到这么招人疼的美人呢?」

  费无极眯缝着眼,噘起下巴,挺得意地说:「我早就替大王想了个『美人调包』的主意,新娘子的丫头里,有一个还长得不错,我已经跟她商量好,叫她冒充孟赢,嫁给太子,把真正的孟赢留给大王,您瞧好不好?」楚平王一听,咽了口唾沫,眉开眼笑地对费无极说: 「真有你的!好!好!你去办吧。」

  楚平王偷偷地娶了太子建的媳妇,虽然满朝文武和太子都不知道,但是外面风言风语,闲话不少。费无极怕给太子发觉,对他不利,就请楚平王派太子建,到城父(地名)去把守边疆。楚平王也觉得叫他离得远点好,同意这样做,又叫伍奢和奋扬去辅佐,叫他们「好好地伺候太子!」

  他们走后,楚平王把孟赢立为夫人,把原来的夫人、太子建的母亲蔡姬,送回蔡国去。

  转过年来,孟赢生了个儿子叫公子珍,楚平王觉得自己上了年纪,又加上孟赢,天天皱着眉头,就想方设法从旁处去讨她的喜欢,答应立公子珍为太子。这么一来,太子建的命,就难保了。

  费无极早看出了楚平王的心思,他耸了耸肩膀,对楚平王说:「听说太子和伍奢,在城父操练兵马,暗中结交齐国和晋国。他们这么下去,不仅对公子珍不利,只怕连大王也……」大王说「不至于…」

  费无极说:「大王说『不至于』,想必是不至于的,可是我不愿意住在这里,那样会叫我的脑袋搬家!请您开恩,让我躲到别国去吧!」

  楚平王就说:「办法总是有的。我先把太子废了,好不好?」费无极说:「太子有的是兵马,还有伍奢辅佐他。大王要是把他废了,他准得发兵打来。我想不如先把伍奢叫回来,再打发人去弄死太子,这是顶省事的了。」楚平王依了费无极的话,叫伍奢回来。

  伍奢见了楚平王,还没开口,楚平王就问他:「太子建打算造反,你知道吗?」伍奢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一听说这话,先发了火,他说:「大王夺了他的妻子,已经不对了,怎么又听了小人的坏话,胡乱猜疑起来了呢?一个人总得有点天良,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骨肉呢?」

  费无极连忙阴险地插嘴说:「伍奢骂大王娶了儿媳妇,这已经证明他和太子拧成一股绳,都恨上大王了!要是大王不把他先杀了,他们准得来谋害大王。」伍奢正想开口骂费无极,费无极的武士们,就把伍奢抓到监狱里去了。

  楚平王说:「叫谁去惩治太子呢?」费无极说:「奋扬还在城父,这件事就交给他办吧。」

  楚平王打发人去对奋扬说:「你杀了太子建,就有重赏。要是你走漏消息,把他放跑,就有死罪!」一面又叫押在监里的伍奢,亲笔写信给他的两个儿子,将伍尚和伍员(即伍子胥)骗来。

  楚平王办了这两件事,天天等着消息。过了几天,只见奋扬坐着囚车来见楚平王,对他说:「太子建和公子胜,已经跑到别国去了。」

  楚平王一听,火了,说:「我挺秘密地叫你去杀他,谁把他们放了?」奋扬说:「当然是我呀!」楚平王更加大怒,说:「你知不知道放跑了他,就是死罪?」奋扬说:「要不,我也不坐囚车回来了。当初大王嘱咐我好好地伺候太子。我为了要好好地伺侯太子,才把他放了。再说,太子并没有造反的行动,连造反的心思都没有,大王哪能把他杀了呢?现在我救了大王的儿子,又救了大王的孙子,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楚平王听了这话,心里也有点感动,说:「算了吧!难为你这一份忠心,还是回去好好地守城父吧!」

  不久,那个替伍奢送信的人,带着伍尚回来。费无极把伍尚和伍奢关在一起,伍奢瞧见伍尚一个人回来,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受。他说:「我知道员儿(伍子胥名叫伍员)不会回来的。可是,从此楚国莫想有太平的日子了。」

  伍尚说:「我们早就料到那封信是大王逼着您写的,可是我情愿跟着爸爸一起死,兄弟(指伍子胥)说:他要留着这条命,给我们报仇。他已经跑了。」

  楚平王叫费无极押着伍奢和伍尚,上了法场。伍尚骂费无极说:「你这个诱惑君王、杀害忠良、祸国殃民的奸贼,看你作威作福,能够享受几天富贵?你这个不如畜类的小人!」

  伍奢拦住他说:「别这么骂人!忠臣奸臣,自有公论!我们何必计较呢?我只担心员儿,要是他回来报仇。不是要连累楚国的人民吗?」说完就伸着脖子,等死,再不开口。费无极把他们爷儿俩,杀了,场外的老百姓都暗暗地流泪。

  费无极对楚平王说:「伍员这小子虽然跑了,一时还跑不了多远,我们应当赶紧派人去追。伍奢临死的时候,不是说怕他会回来报仇吗?这小子准得回来报仇,非把他拿住不可。」于是,楚平王一面打发人去追伍员,一面下达一道命令:「有人拿住伍员,赏大米五万石,还封他为大夫。要是收留他的,全家都有死罪。」楚平王还叫人画了伍员的像,挂在各关口,嘱咐各地方的官员,仔细盘问来往行人。

  伍员逃走后,经过千辛万苦,辗转流离,最后到了吴国,终于在吴王阖闾及其大将孙武等帮助下,打回到楚国的郢都。这时楚平王早已死了。奸臣费无极,也因陷害大将伯却宛(人名)一家,被老百姓用长矛、短刀、锄头、铁锹等,乱砍死了。于是,伍员请求吴王阖闾,废掉了楚昭王(楚平王的儿子太子珍)。立公子建(已在流落郑国时被杀死)的儿子公子胜,为楚王。

  伍员一定要亲自把楚平王杀了,才解心头之恨,但是楚平王早就死了,他便找到埋葬楚平王的地方,掘开其坟墓,打开其棺材,怒气冲天地将楚平王的尸首拖出来,抄起铜鞭,打了三百下,打得楚平王的骨头都烂了,还不解气;把铜鞭戳进楚平王的眼眶子里,说:「你生前有眼无珠,认不清谁是忠臣,谁是奸贼。你听信小人的话,杀了我的父兄。今天你终于再次死在我的手里!」他越骂越有气,就把楚平王的脑袋也砍了下来,使其身首分离。

  (附言)

  只须看真相,忠奸即分明。君王若果存私心,家族也分崩;残忍污秽到极境,天良去,化微尘。且看身首分离处,举世论公平!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