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神话:太湖之水天上来

Sep18

中国古代神话:太湖之水天上来

时间:2018/09/18 22:03 | 发布:历史 | 分类:神话故事

  八仙过海之后,诸仙各自云游去了。

  单说那吕洞宾,这天正踩着祥云路过山阳县上空,忽见有一股邪恶之气直冲天庭,便拨开云头向下望去。这一望,着实让吕仙吃了一惊:只见山阳县内有行骗的、有滋事斗殴的、有抢掠的、有不忠不义的、有忤逆不孝的……居然有那么多不法之徒。见此情景,吕洞宾急忙调转云头,直奔灵霄宝殿而去。

  玉帝见吕洞宾一脸沮丧,便问道:“吕仙,何以如此扫兴?”吕洞宾垂着头说道:“山阳县内无好人。”玉帝抚须道:“有这等事?吕仙,不要忘记'狗咬吕洞宾'的事啊!切不可把人都看扁了。”吕洞宾自然没有忘记此事,急忙应道:“小仙明白。”玉帝道:“既然如此,还请吕仙下凡到山阳县走一遭吧。”吕洞宾忙应道:“遵命!如果真如我所奏,该如何处置?”玉帝叹道:“沉了吧。”

  吕洞宾化装成一个卖油郎,挑着一副油担来到山阳县集市叫卖:“三个铜钱一盅油!不论大盅小盅,三个铜钱一盅油呀!”叫卖声引来了不少顾客,都拿着盆呀罐的,却一再声称自己拿的是盅。

  吕洞宾默默给这些贪婪成性的人们盛满了油。这时,又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四十出头的壮汉,五短身材、目露凶光、满脸横肉,手里拿着一只大水盆;另一个是衣衫褴褛的青年,手里拿着一只小盅。青年认识那壮汉,知道他姓沉,是本地的操刀屠户,见他拿着大盆走来,便问:“沉屠户,拿着盆到哪去宰猪呀?”沉屠户听了把眼一瞪,道:“谁要去杀猪?谁说这是盆?这是盅,是大盅!”说着大大咧咧来到吕洞宾面前:“舀油!”

  吕洞宾看了他一眼问道:“舀满吗?”沉屠户大声说:“当然!”吕洞宾笑着说:“舀满了怕你拿不动呀!”沉屠户撇着嘴说:“满满一盆水都能端着跑,一盆油就拿不动了?”吕洞宾不再说话,给他舀满油。沉屠户付了三个铜钱,便欢欢喜喜来端盆,谁知端了半天,使出吃奶的力气也端不起那盆。吕洞宾笑着说:“吃饱了再来拿吧!”沉屠户瞪了他一眼,悻悻离去了。

  那青年看呆了,吕洞宾提醒他:“年轻人,你也是来舀油的吗?”青年连声说:“是是!”吕洞宾望着他手中的小盅问:“人家都拿盆盆罐罐的来买油,你怎么拿个小盅呀?”青年说:“我以前都拿这盅买的,我换个大盅来,你不是要亏本了吗?我娘说不可沾人便宜。”吕洞宾听了,想起自己说的“山阳县内无好人”那句话,便有点愧疚地给他舀了一盅油。

  且说这青年姓高,住在南街的破庙里,一个瞎眼老娘和他相依为命。因为他孝顺,邻里都称他高孝子。平日里母子俩靠磨豆腐糊口,每天卖罢豆腐,高孝子总要买些吃食孝敬老娘。离破庙不远有一处废墟,杂草丛生,却有一只石狮子完好无损。每天高孝子从这里过,总会看见那只石狮子。这天,高孝子卖完豆腐又路过废墟,发现石狮子前围满了人。他卸下豆腐担挤进去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个衣衫破烂的老人,老人双眼紧闭,分明是昏过去了。高孝子仔细一看,吃了一惊:这不是前几天那个卖油的老人家吗?围观的人只是议论,谁也不上前救助。高孝子动了恻隐之心,急忙从怀中摸出千层糕,喂老人吃了几片,又到河边舀了点水给他喝。老人终于醒了,一睁眼就用怪异的目光望瞭望围观的人,对高孝子也没道谢,拍了拍身上的土,蹒跚着走了。

  从此以后,高孝子每天卖完豆腐回家,总会在石狮子旁看到那个老人家躺在那里,他总会给老人一点吃的。

  有一次,高孝子忍不住问:“老人家,你为何躺在这里?是不是卖油亏本了?要不就住到我家去吧!”老人家看了高孝子一眼,叹了口气说:“我是在看这石狮子呀!年轻人,难得你生性仁慈,我今天告诉你一个秘密:哪天你若看见这石狮子的眼睛出血,山阳县就要沉没了,你赶快背着你娘向东南方向逃。记住,千万不要回头。”说着,他搔起痒痒来,搔着搔着手中有了一小团污垢,他把污垢小心翼翼地交给高孝子,郑重地说: “回家后,先把这宝贝放在你娘的眼睛上揉一揉,然后藏在身上,千万不要离身,记住了?”高孝子疑惑地接过污垢,还想问些什么,再抬头,老人家已不见了踪影。

  高孝子回家后,急忙把污垢放在老娘的眼睛上揉搓。当他把手拿开时,(www.lishixinzhi.com)老娘忽然睁开双眼,流着泪说:“儿呀,我看见你了!”高孝子见老娘双眼复明,抱着娘哭了起来,娘俩知道这是碰上了活神仙。

  此后,高孝子每次卖完豆腐回家,总要在石狮子旁停留片刻,把石狮子的眼睛细细端详一番,看看是不是真会冒出血来。半个月过去,石狮子的眼睛没有丝毫变化。

  再说集市上那个沉屠户,那天买油不成反丢了个盆,心有不甘,当天就叫了两个壮汉想把盆抬回家去,但三个人折腾半天,那盆却不动分毫。几天后下了一场大雨,盆里的油流了个精光,沉屠户想倒掉水把盆拿回家去,谁知那水盆像生了根似的丝毫挪动不得。

  沉屠户每天去宰猪,也要路过废墟。最近,他常看见高孝子在废墟旁的石狮子前徘徊,觉得十分奇怪,便问道:“喂!高孝子,只听说你最孝顺老娘,最近怎么孝顺起石狮子来了?”

  沉屠户生性刁滑奸诈,名声不好,听到这话高孝子本想一走了之,但经不起沉屠户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纠缠,只得把石狮子眼睛出血山阳县要沉没的消息告诉了他。谁知沉屠户听了哈哈大笑,笑罢对高孝子神秘地说:“原来是这事呀!高孝子你可不知,我沉某人也是半仙呢!不信,你明朝再看石狮子,它眼睛里准会出血!”

  高孝子将信将疑地回了家,把沉屠户的话和娘说起,娘说那就防着点吧,娘俩连夜就做好了出逃的准备。

  第二天,高孝子没有去卖豆腐,一早就来到废墟旁的石狮子跟前,他忐忑不安地向石狮子的眼睛望去,这一望把高孝子吓得魂儿都出了窍,原来石狮子的眼睛里真的出血了!

  高孝子一溜烟跑回家,背起老娘就往外跑,边跑边和娘说:“石狮子眼睛里真的有血了。”娘问:“那你跑得不对呀,仙人不是让你朝东南方向跑吗?”高孝子说:“我这是去集市,叫大家一起逃呀!”娘说:“对!应该叫大家一起逃!”

  来到集市,高孝子背着娘一边跑一边喊:“山阳县要沉没了,大家快跑吧!”可谁也不信他的话,任凭高孝子喊哑了嗓子也没人理睬他。

  这时,高孝子忽然看见上次沉屠户盛油的盆子。那盆子慢慢开裂了,一缕清水正从裂缝中汩汩流出。奇怪的是,周围已经是满地积水,而盆里的水却丝毫不见少,但那裂口还在逐渐扩大。高孝子知道事情怪异,急忙又大声喊道:“山阳县真要沉了!真要沉了,快逃吧!”可大家好像都没看见盆子里的变化似的,高孝子只好独自背着老娘朝东南方向飞奔而去。

  这时,集市里独有一个人在偷着乐,他就是沉屠户,因为石狮子眼睛里的血是他用杀猪刀抹上去的猪血。他看着高孝子背着老娘一路狂奔而去,直笑得他一身胖肉直打颤。

  高孝子背着娘逃到吴县地界,再也跑不动了,他听到身后好像有哗哗的水声,忍不住回头去望。这一望,只吓得他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到地上,他身上那颗污垢也掉落在地。

  在高孝子的身后,白茫茫的一片,山阳县已经成了一片汪洋。这时,滚滚巨浪卷着人畜草木从身后涌来。说来也怪,这洪水居然绕过了高孝子娘俩歇脚的地方,向前奔涌而去。

  山阳县沉了,成了现在的太湖。太湖边长满了芦苇、蒿草,远远望去,恰似一条锯齿形的翠带。但在吴县正湖乡的湖边,却有一条狭长的土堤孤零零地伸向湖中,长度竟达一华里。这块狭长的绿土虽然高出湖面不多,但始终没有被大水淹没过。这就是高孝子母子俩逃出山阳县后落脚的地方,也是渔民们老幼皆知的孝子堤——高至。

推荐阅读:

明武宗朱厚照南巡都做了哪些事?明武宗简介

揭秘安倍晋三外公老底:曾为侵华急先锋

唐中宗李显简介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