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灶王要在祭灶的日子吃一碗烂面汤?

Sep21

  每年农历的十二月二十三日是祭灶的日子。

  在山东省胶东地区西部一带,这一天,人们从灶后的墙上,将那张灰尘满面的灶王像揭下烧掉,再将新买来的灶王像贴在原来的地方。有的人家还在灶王像的两旁贴上一副“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的对联,另加一个“一家之主”的横批,并且在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吃面条。有些穷苦的人家虽然吃不上白面的,但也要想法吃个杂面的。也就在这一天,那位被称为“一家之主”的灶王爷才能享受到这一年一度一碗烂面条的供奉。也就在这一天,人们会讲起那个“灶王老爷本姓张,一年一碗烂面汤”的故事。

  据说在很早很早以前,在一个地方,住着一户姓张的人家。他们一家四口,除老夫妇以外,还有儿子、媳妇。儿子名叫张郎,娶妻名叫丁香。张老夫妇非常疼爱儿子、儿媳,张郎夫妻也十分恩爱,丁香又很孝顺公婆。因此,小日子过得很是美满。

  谁知后来张郎怎么也不愿在家种地了,一心一意要外出做买卖。老张夫妇和丁香虽然都不愿他出去,并多次劝阻,但张郎执意不听。他们没有办法,就只好让他去了。

  自从张郎走后,家中的生活担子差不多就由丁香一人挑起来了。公婆都已年迈,干不得重活,她不得不风里雨里、家里家外拼命地干活。就这样,才使一家三口总算没有饿着。

  张郎一去就是五年,没有一点音信。张老夫妇由于思儿心切,便双双病倒了。丁香虽百般设法延医诊治,但总不见效。不久,公婆便先后去世了。丁香典东卖西葬了公婆,生活可就更困难了。

  张郎一去十年了,但仍没有一点音信。这几年来偏又遇着连年的荒旱,因此,丁香的日子就更艰难了。家里的东西差不多变卖光了,唯有那头她多年喂养的老牛和那辆破车她怎么也不舍得卖。你想啊,一个女人家,上坡种地,如果没有了那头老牛和那辆破车,不是就更没办法了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丁香越发思念张郎。那真是行走着也想,坐下来也想,吃饭时也想,睡梦里也想。

  一天,丁香从地里回到家中,天已是漆黑漆黑的了。劳累了一天,她觉得浑身酸疼得难受,连饭也没吃就一头歪倒在炕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丁香正在炕上躺着,忽见一个高大的汉子走了进来。那人头发蓬松着,衣服也很破烂。丁香不由得一惊!心想,这是谁啊,她起身朝那人仔细一看,啊呀!原来那人正是张郎。丁香见张郎回来了,真是又惊又喜,又高兴又难过,就一下子扑到张郎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张郎也哭了,他说:“丁香啊,我真对不住爹娘,也对不住你。我出去这么多年,不但一个钱也没挣着,反而叫你在家受了许多苦。爹娘也因想念我早早去世了。我真没脸见你了。”丁香见张郎哭得那样伤心,便强忍住眼泪安慰张郎说:“张郎啊,过去的事就甭提了,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了。”

  丁香正在静静地听着张郎诉说他在外头的一些遭遇,忽然一阵喔喔的雄鸡啼声将她吵醒。她起身一看,屋里哪有什么张郎?这空荡的房中,仍只是她孤单一人。她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唉!又是一个梦!”她又仔细听了听,那雄鸡才刚叫头遍,离天明还早,便又歪身躺下,但她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翻过来倒过去地回忆梦中的情景,一直到大天亮。

  几个月以后,有一天,张郎真的回来了。但是,这时的张郎已不是过去的那个张郎了,他现在是一个大富商了。

  丁香见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十年的丈夫回来了,真是喜出望外。她立即张罗着为张郎烧火、做饭。可是,张郎进得门来,连正眼也没看丁香一眼。他在屋里、院子里巡视了一遍以后,就将一纸休书扔给了丁香,说:“我给你一头老牛、一辆破车,你赶快给我走吧!”

  丁香一见休书,真好像晴天里打了一个霹雳!她真没想到今日盼明日盼一直盼了十年才盼回来的丈夫会来这一手。她惊呆了半天,才说:“张郎,这是真的吗?”

  “难道我还和你闹着玩!”张郎恶狠狠地说。

  “我哪一点对不住你?你为什么要将我赶走?”丁香理直气壮地质问张郎。

  张郎本就理屈,这一下可叫丁香问住了,他支吾了半天,才找出这样一句话说:“我愿意将你赶走,就将你赶走!”

  “难道你一点也不念及从前的恩爱了吗?”

  “什么恩爱不恩爱,少啰嗦,快给我滚!”张郎绝情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抬腿走了。

  丁香看出任凭再说什么也不会有用了,于是就收拾了自己的衣衫,牵出那头她喂养多年的老牛,套上那辆破车。她爬上车坐下,老牛就拉着她走了。

  可是,她走到哪里去呢?回娘家吗?爹娘早已去世,兄嫂能收留她这个被人休弃的女子吗?投亲戚吗?也不行!难道能在亲戚家里住一辈子?她左想右想没个去处,就把心一横,想道:任凭老牛拉着我走吧!它拉我到哪里就算哪里吧!

  老牛拉着丁香走啊,走啊,从天明走到了天黑,又从天黑走到了天明,也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丁香看看老牛仍没有停下的意思,就对老牛说:“老牛啊!你要拉我到哪里去?我们走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还是拉我到一家人家去吧!不过,可有一件:你若拉我到富豪人家去,我就磨把钢刀杀了你;你若是拉我到一家贫苦人家去,我用剪子铰草料喂你。”老牛听罢,点了点头,就又拉着丁香向前走了。

  老牛拉着丁香进了一座大山,在山里东转西转,直到天黑,才在一户前不靠庄、后不靠村的人家门前停下来。丁香说:“老牛啊,你就拉我到这里吗?”老牛点点头。丁香又说:“我怎么好意思进人家屋里去呢?”老牛见丁香如此说,即扬起脖颈哞哞叫了起来。

  不大一会儿,只听吱呀一声门响,从那户人家院里走出一个面貌慈祥的老婆婆来。那老婆婆上前来问丁香道:“哪里来的客人啊?”丁香答道:“老大娘,我是走迷了路的。”老婆婆闻听,就善意地责备道:“啊呀!你怎么就一个人走路!”又道,“快下来,在这里住下歇歇,明日叫我那儿子送你出山吧!你一个人是找不到路的。”

  丁香见老婆婆面貌慈祥、心地和善,就随那老婆婆进了屋里。经过叙谈以后,得知那老婆婆只娘儿两个。儿子虽已近三十了,但尚未娶妻。这时他上山打柴去了,还未回来。

  晚间,那老婆婆的儿子由山上打柴回来,丁香见那人面貌忠厚、心地也很善良,就将自己的遭遇,对他们母子照实说了。他们母子对丁香的遭遇非常同情。老婆婆见丁香心地也好,人品也好,就收她做了儿媳妇。

  回头再说那张郎。张郎第一天休弃了丁香,第二天就正式娶进了他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个妓女海棠。人们对张郎的那种行为非常不满,于是有人就编了这样一首歌:“张郎,张郎,心地不良,前门休了丁香,后门娶进海棠。无义之人,好景难长。”

  也许是事有凑巧吧,张郎果然被人们说中了。他娶了海棠尚不到一年,家中遭了一场大火,财产全部烧光了,海棠也被烧死了。张郎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两眼已被火烧得差不多完全失明了。他无以为生了,就只得出外讨饭。

  一天,丁香正在院中剪草喂牛,忽见一个要饭的来到她家门上。她就拿了一只碗,盛了满满一碗吃剩的面条给那要饭的吃。那要饭的狼吞虎咽三口两口就将那碗面条吃光了。他对丁香说:“大娘再给一碗吧!”丁香就又盛了一碗给他。他又三口两口将那碗面条吃了,说:“大娘行行好,再给一碗吃吧!我在这山里走迷了路,已两三天没捞着一点东西吃了。”

  丁香听那要饭的口音非常耳熟,心中不免有些奇怪。她上前去仔细一看,原来这要饭的正是张郎。丁香一见张郎真是又气又恨!她本想好好地奚落他一顿,但看到他那个狼狈样子又有点可怜他,就一声没响回到屋去给张郎盛饭。丁香一边盛饭一边想道:“张郎啊张郎,你也会有今天,但我总不能像你那样黑心肠啊!”又想:“我既然给他饭吃了,就索性好好帮帮他吧!谁叫我从前和他夫妻一场呢!”想到这里她就从头上拔下一枝簪子和一个荷叶首饰扔在碗里。她心想:他吃面时一定会吃出来,那就可以换些钱用了。

  张郎接过丁香盛来的第三碗了,又大口吃起来。在第三口上就吃到了那荷叶首饰。但由于他的眼已被火烧得不太管用了,误以为那是一片豆叶,伸手从碗里抓起那个荷叶首饰扔到地上说:“一片豆叶!”他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