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姐妹的故事 为什么九尾狐妹妹会失去内丹?

Oct04

  我是一只狐,今年,刚好芳龄五百。不必惊讶,作为九尾狐,五百岁,还只是一个小孩子。我的大姐已经三千岁了呢。我的二姐今年也有六百岁了。与我不同的是,她四百岁的时候,就能幻化成人形了,而我,至今也不能。

  大姐有一次无意间问起,得知我还没有变幻的能力,叹口气说:如此也好,倒也省去了不少的烦恼。我知道大姐在担心些什么,五百岁时,我会有一个劫数。所谓劫数,其实就是天劫,能够度过劫难,自此以后可顺利成仙。如果度不过,轻则百年修行毁于一旦,重则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

  大姐正是因为算出了我会有一个劫数,放心不下,才放弃了三千年修炼的飞升机会,否则她早已成仙。可她始终没有告诉我,我将要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劫数。

  我和大姐、二姐一直相依为命,生活在这片山野里。我们从未下过山。甚至到现在为止,我对于人的理解,也仅仅只知道那是一种长着两条腿的动物而己。然而我迫不及待的渴望着,能够下山走一趟。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二姐幻化成一个女子,带着我,瞒着大姐溜下了山。山下果然很热闹,街市上人来人往。二姐抱着我在街道上慢慢地行走着。忽然,我闻到了一缕淡淡的,清雅的香味。那味道越来越近,正当我们路过一个字画摊时,一位身穿白衣儒服的公子唤住了二姐。

  白衣公子对二姐长长一辑:姑娘手中的白狐灵气逼人,可否借小生一用?见二姐迟疑着没回答,我用爪子挠挠二姐,示意她点头答应。二姐把我放在了桌上,白衣公子磨好墨,对着我,一笔一画的画了起来。

  原来,他是想为我画像呀。我歪着头,打量着他。这是我来人间后见到的最好看的人了。我调皮的用尾巴拂过他的脸,却惊得他连连闪避。小白,不许胡闹!二姐拍拍我的头,我只得伸伸舌头,转身跳进了她的怀里。那时,我们谁也没有预料到上苍的劫数这么快就到了。

  回到山上之后,我日日捧着画卷,闻着他的残留的味道,突然变得十分懊恼。在他眼中,我只是一只白狐而己,再聪慧可爱,也只是一个宠物罢了。从那天开始,我每晚都认认真真的修练,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法力,希望有让他看看我幻化成人时的样子。

  大姐对我的变化其实早有察觉。只因我整日专注于修行,忽略了她日渐忧郁的目光。二姐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三天两头的不见踪影。这一切,我都不在意。我所在意的是自己能否再见他一面,以一个人的样子。

  那一日,我终于忍不住再次偷溜下了山。我顺着他留下的味道,穿过大街小巷,终于找到了他。那是一个小院子,阳光透过葱翠的树叶,洒满一地。他背着手,站在院子中间,口中还呤诵着一首不知名的诗。我站在院子外面,静静地看着他,心中涌起一种难言的滋味。

  我从篱笆上一跃而入,跳到他面前。他有些意外,抱起我,扭头向屋里喊道:媚儿,快出来看,谁来了?我一下子愣住了,伏在他胸前的头也扬了起来。屋子里走出的人,竟是二姐。我挣开他的手,跳下地,飞快的向外跑去。转瞬间,我已是泪流满面。

  二姐回来了。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她高兴的告诉我,她一直和他在一起,他不在乎她是狐,她会和他永远在一起。说着话时,二姐的脸上一片幸福。我强忍着心中的失落,为二姐祝福。

  等二姐走后,我开始在丛林中拼命地奔跑——为了发泄心中的悲伤,嫉妒,还有对他深深的思念。数日后,我终于能一样幻化成人了,可是,这一切都晚了。我开始更加勤奋的修练,只是想要忘却那一份从不曾淡忘的爱情,因为我知道,他从来不曾爱过我。

  那是一个阳光温暖的日子,我正在山崖上修行。突然闻到一缕很熟悉的气息,其中还夹杂着血腥味。我朝着风吹来的方向,飞奔过去。竟然是他。他躺在地上,满身是血,气息微弱。我带他回到了山上。过了许久,他才醒过来。见了我,他央求我去快去救二姐,说她已被一个法力高深的道人所擒。良久,我才点了点头,心中一片酸涩。

  找到了那个道人,他似乎有些惊讶,笑道:你这妖精,倒挺特别,居然愿意用你百年修行来救你的同伴。我轻轻一笑,吐出那颗晶莹透明的珠子。那是我的内丹。失去了它,我从此只能够做一只普通的狐狸。可我无怨无悔。用我这五百年的道行来换取他的幸福,应该是值得的吧。

  道人很守信,如约将二姐放了出来。我用尽最后残留的一点点法力,把二姐送回了他的身边。大姐是第一个知道我失去了内丹的人。她抱着我大哭,这时,我才知道,他就是我的劫啊。只是他永远不会知道,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爱他。虽然,他还是不爱我。

分页: 1 2 3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