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两伊战争期间人装损失惨重 失去常规军力

Nov28

伊朗正规军队—包括陆军、空军和海军—过去和以色列军队一样,同属于中东地区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巴列维王朝统治期间,美国为伊朗提供了先进的武器装备,而伊朗国王也有意愿、有能力利用本国石油财富购买先进的常规武器。巴列维国王拥有巨集伟愿景、财政手段和美国的政治军事支援,力图把伊朗变成波斯湾地区实力最强的军事强国。

而美国同样也希望支援巴列维国王的军队现代化建设。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把伊朗看作是冷战期间牵制前苏联的得力助手,使后者的海上力量无法在海湾地区获得温水港,也无法攫取伊朗的石油财富。

为对抗前苏联,美国采用了「双柱」战略,而伊朗军队则是此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大大遏制前苏联在中东地区的扩张。尼克松总统把伊朗看作是第一战略支柱,而沙乌地阿拉伯则是第二战略支柱。后来的杰拉尔德•福特总统和吉米•卡特总统也持有同样观点,并为伊朗军队提供了先进的美式装备和军事训练指导,其援助工作的深度和广度是除以色列以外的任何一个美国安全合作伙伴国家所未曾享有过的。例如,美国向伊朗出售了当时本国战斗力最强的战斗机F-14「雄猫」战斗机。

卡特总统还发布了一项将伊朗置于中心位置的政策宣告。在1979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卡特总统公开宣布了「卡特主义」,指出「外部势力(暗指前苏联)攫取控制波斯湾地区的任何企图,都将被看作是对美国根本利益的进攻。对于这种进攻,美国将使用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任何必要手段,予以击退。」人们对于「卡特主义」的往往理解,是指美国将不惜运用核武器打消前苏联军队攻击伊朗和中东地区的企图。

尽管从美国得到了大量军事训练指导和武器装备援助,伊朗军队却只能说是「外强中干」。他们可以进行场面壮观的阅兵游行,却在1979年伊朗革命期间土崩瓦解。巴列维国王掌控下的伊朗军队由于内部分裂,实力极为弱小,无法阻止伊斯兰神职人员进入德黑兰政府执政。

正如评论家罗伯特•费思科所记忆的,三周之内超过300名巴列维政权高阶军官被迫退出现役,大多数英制和美制军事装备如坦克等都因水平低下的维护保养工作而无法使用。仅仅用了两个月时间,伊朗革命就把7500名巴列维政权军官清理出军队,至伊拉克入侵伊朗时,阿亚图拉•霍梅尼政权已清理了军队中的12000名原军官。革命政权只是对空军部队还存有信任,因为这支部队的骨干力量在革命期间发挥了支援作用。因此,空军也成了巴列维政权倒台之后唯一一支可以在基地之外身着制服的军队。

萨达姆•侯赛因入侵伊朗暂时性地中止了巴列维王朝军队的革命性瓦解程序。1980年,伊拉克开始入侵伊朗。巴格达政府派出了几乎占全国总兵力半数的作战人员以及其12个陆军师中的大部分,沿长达700公里的前线,穿越伊朗边境对4个战略要地展开了攻击。但是,由于雨季的到来,伊拉克装甲部队无法前进,停滞于伊朗境内。布鲁津斯学会中东政策研究室主任肯尼斯•波拉克(Kenneth Pollack)以为,萨达姆的意图是夺取伊朗的胡齐斯坦省,以之为根据地在伊朗境内发起一场新的革命,驱逐阿亚图拉•霍梅尼,并代之以与巴格达政府交好的政权,从而可以控制该省人数相当可观的阿拉伯人口以及巨大的石油财富。

伊朗采取了类似于一战时期的「人海」战术,对抗规模虽然较小但装备充足的伊拉克部队。伊朗由于国内革命的原因失去了美国这一武器装备的主要来源,但伊拉克却仍然不断地从海湾阿拉伯国家以及埃及获取经济援助和武器装备,因为那些国家害怕伊朗一旦战胜伊拉克和科威特后也会控制整个中东地区。前苏联也一认为伊拉克提供武器装备上的支援。冲突期间,美国也站在伊拉克一方,为他们提供了很宝贵的情报资讯。在漫长的战争前线上,美国为伊拉克提供了关于伊朗进攻性作战准备的预警资讯。根据罗伯特•费斯科的报道,美国情报机构向伊拉克总参谋部祕密提供了关于伊朗军队的兵力部署、战术计划和轰炸损伤评估等方面的详尽资讯。

伊拉克还将化学战纳入了他们的作战计划。伊拉克部队以飞机和火炮为平台,将化学武器浸透进入伊朗前线和后方地区。由于伊朗没有应对化学战的装备准备和必需训练,因此化学武器对其军队造成了极大打击。直到战争后期,伊朗才初步运用他们的化学武器打击伊拉克部队,但是为时已晚,伊朗已无法挽回战争失败的局面。

伊拉克部队还利用弹道导弹攻击了伊朗,而后者的空军部队和对空防御部队根本无法抵挡。伊朗空军基本上被伊拉克空军赶出了战场,而伊拉克还拥有由前苏联提供的大量「飞毛腿」弹道导弹。伊拉克对苏制「飞毛腿」导弹进行了改进,以更远的射程攻击德黑兰,对伊朗政权基础构成了威胁。相对而言,伊朗的「飞毛腿」导弹数量极少。两伊战争本来就是「两座城市之间的战争」,伊拉克和伊朗都运用了导弹打击,试图增加对方平民的恐慌,破坏巴格达政府和德黑兰政府各自的政治支援基础。

由于美国的介入,伊朗于两伊战争期间失去了常规军事能力。美国开始在波斯湾进行海军护航,保护商业航运,使之免受伊朗人的攻击和袭扰。科威特一开始试图从俄罗斯那里寻求保护,请求他们将俄罗斯国旗悬挂于科威特油轮之上,但美国及时收回了前期作出的拒绝提供保护的决定,同意保护科威特的海上航运。与美国部队之间的冲突增大了伊朗的压力,1988年两国间发生了最大的一次海上军事摩擦。美国「塞缪尔•罗伯茨」号导弹护卫舰撞上了一颗伊朗水雷,导致10人受伤,海军于4月18日发起报复性「螳螂捕食行动」(Operation Praying Mantis),摧毁了伊朗革命卫队用以作为攻击海湾海上航运的基地的三座海上石油平台。伊朗试图以小型飞机和F-4战斗机对抗美国部队,伊朗导弹艇「约尚」(JOSHAN)号在未能成功以美制「鱼叉」反舰导弹攻击美国部队后被击沉。美国还击沉了伊朗「萨汉德」(Sahand)号导弹护卫舰,击伤了「撒巴兰」(Sabalan)号导弹护卫舰。

伊拉克对化学武器的运用、对伊朗前线的攻击使伊朗遭受了一系列的战场和国土损失。经过长达八年的战争,伊朗军队在人员和装备方面损失惨重。他们失去了大部分从美国购买的军事装备。在战争中,伊朗大量年轻人牺牲。在伊拉克的导弹攻击下,伊朗城市居民生活极度困苦,八年的战争令伊朗的国家经济和社会环境急剧恶化。各种因素综合起来,迫使阿亚图拉•霍梅尼不得不「饮下毒酒」,于1988年公开宣布战争失败。

时到今天日,伊朗正规军队依旧未能从两伊战争中的惨败中恢复元气。他们缺少军事复兴、进行现代化改造成为一支具有相当效能的部队所需要的主战武器系统。国际制裁使伊朗无法获得正规军队所需要的主战武器。为解决这一难题,伊朗军队不得不将一些陆上、空中装备加以拆解,以使另外一些装备保持堪用。这种方式,将会使伊朗军队在未来军事冲突中可呼叫力量更少。

另外,伊朗政权正在试图把伊朗革命卫队建设成比正规军队更具竞争力的军事力量。伊朗革命卫队拥有兵员约12.5万人,而正规军队兵员总额约为35万人。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和普通士兵的能力优于正规军队官兵。例如,伊朗正规军队中,军事素质较强的约有13万人,而剩下的22万人是未经正规训练的应征入伍士兵。

伊朗空军的实力也极为弱小,作战飞机约为281架,其中美制飞机可用率约为60%,俄制和中国制的飞机可用率约为80%。伊朗最先进的作战飞机包括约美国制25架F-14「雄猫」战斗机、65架F-4「幽灵」战斗机和60架F-5「虎」式战斗机,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飞行员驾机叛逃所得的24架F-1「幻影」战斗机,以及俄罗斯制13架苏-25「蛙足」战斗机、30架苏-24「击剑手」战斗机和25架米格-29「支点」战斗机。

伊朗正努力通过黑市交易获得武器装备的配件,以保持部队的战斗力。通过一些不正当渠道,伊朗从美国不法商人手中走私购买了一些较老旧的F-4、F-5和F-14战斗机的部件。据美国执法部门官员称,伊朗仅能从通过走私活动,在国内生产F-4、F-5和F-14战斗机所需部件的15%。这些填补空缺的活动,根本不足以维持有效的空战行动。美国决定将F-14战斗机退出作战部队,因为此战机属于劳动密集型机型,而且要维持作战能力需要克服大量机械性难题。假如说美国在保持F-14战斗机部队战斗力方面存有困难的话,伊朗的情况则更为糟糕。毫不夸张地说,伊朗空军的存在,对本国的威胁远胜于对其邻国或者美国的威胁。伊朗常常因机械问题和维护保养问题发生坠机事件。

现今的伊朗对于其海湾阿拉伯邻国来讲不再拥有军事优势。伊朗所拥有的俄罗斯制和中国制武器系统在能力上次于其邻国所拥有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提供的武器系统。虽然与海湾地区其他阿拉伯国家相比,伊朗在机动性常规战争更富经验,但这些经验非常快就过时了。1980-1988年间战斗在两伊战争前线上的伊朗士兵们已退役。伊朗人口主体年岁较小,大部分人对伊朗革命根本没有直接经历的回忆。

•复兴前景展望

假如伊朗军队想要得到复兴,发展成为一支现代化的、具有相当实力的作战力量,他们就必须大幅提高从外国购买武器装备的力度。伊朗总是在公开场合鼓吹其本土武器装备生产能力。例如,2007年11月,德黑兰政府宣布由本国生产的第二艘潜艇试航成功,宣称此潜艇可以同时发射导弹和鱼雷。实际上,伊朗本土武器装备生产能力远不如美国和西欧各国先进,也不如俄罗斯和中国。

在伊朗最有力的外国军事支持者中,俄罗斯和朝鲜尤为突出。近日,这些国家和伊朗之间贸易额巨大,而且承诺在将来还会进一步加强。伊朗从俄罗斯手中得到了先进的地空导弹防御系统,这些系统一旦得以部署,将在未来军事冲突中为美国部队带来更为复杂的难题。1991-1997年期间,伊朗共从俄罗斯购买了总价值约14亿美元的军事装备,其中包括「基洛」级潜艇、苏-24战斗机、米格-29战斗机以及先进的水雷。伊朗还斥资13亿美元,从中国购买了反舰导弹、导弹巡逻艇、空地导弹以及弹道导弹技术,而朝鲜则承诺向伊朗提供「飞毛腿B」和「飞毛腿C」型弹道导弹及技术,从而为伊朗发展「流星」弹道导弹提供帮助。

伊朗的武器装备采购活动,部分目标是为了对抗美国在海湾地区的海上军事优势。俄罗斯卖给伊朗3艘相对先进的「基洛」级柴油动力潜艇,于1980年形成作战能力,具有静音、小型的特点,很适合在海湾浅水海域作战。据报道,「基洛」级潜艇可携带18枚自导和线导鱼雷或者24颗水雷。同时,伊朗还在建设其海上很规战争能力。他们购买了至少3艘单人潜艇用于隐蔽破坏和渗透作战,1993年他们还从朝鲜购买了一些微型潜艇。

伊朗还有大概设法使俄罗斯和中国互相竞争,从而从两国获得能力最强的武器装备。正如中国研究专家贝茨•吉尔(Bates Gill)所指出的,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对伊朗的军售是出于战略原因,「除了巴基斯坦和朝鲜,中国对伊朗军售在数量和质量上要远胜于其他国家。」

伊朗正规军队的军事能力现代化工作将是一个长期性的程序。但是,伊朗政权不太大概将注意力从伊朗革命卫队和「巴斯基」组织转移到伊朗正规部队之上,伊朗正规部队非常难获得发展所需的必要资源。在当前神职政权更加依赖伊朗革命卫队和「巴斯基」组织的形势下,伊朗正规军队的发展将更为艰难。

在伊朗政权把大部分资源分配给伊朗革命卫队的情况下,伊朗正规军队的发展动力将仍然非常弱。但是,伊朗政权仍将大概保持正规军队的存在,用以对抗来自于邻国或者美国的机动式常规军事威胁。日前,伊拉克和阿富汗正忙于应付本国内部的安全事务,而美国正在从两地撤回兵力,因此这种突发事件不大概在近日出现。另外,伊朗大概会努力购买生产核武器,以之作为正规军事能力的最好「快速补充」,也将成为在波斯湾地区对抗其他阿拉伯国家和美国常规力量的最佳手段。

推荐阅读:

为什么退休称为“悬车”?

《中俄尼布楚条约》的签订

宋朝“榜下捉婿”:七十岁老进士也难逃遭抢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