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战争

  宋宣和七年(金天会三年,1125年)至南末端平元年(金天兴三年,1234年),宋朝为抗击金军南攻,收复失地与金朝进行的一场大规模战争。

  辽天庆四年(1114年),女真族在部首领完颜阿骨打的领导下,举兵反辽,并于次年建立金国。金天辅四年(1120年),金与宋缔盟,共同灭辽。金天会三年1125年二月,金军俘辽天祚帝,辽亡。金灭辽后,即将进攻矛头指向中原,宋金战争遂起。金在与宋联合灭辽过程中,洞知宋朝政腐败,军队战斗力低下,遂于天会三年十月,发兵l0余万,分两路南下攻宋。西路由左副元帅完颜宗翰率领,自西京(今山西大同)攻太原。东路由南京路都统完颜宗望率领,自南京(今河北卢龙)攻燕山府(今北京城西南),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法,企图夺取东京(今河南开封),灭亡北宋。在金军的强大攻势下,宋钦宗赵桓被迫遣使乞和,许割太原、中山(今河北定州)、河间(今属河北)三镇与金。金军亦恐孤军深入久战不利,遂许和北撤。翌年八月,金廷以宋不履行割让三镇和约为借口,再次分两路攻宋。完颜宗翰率西路军出西京南攻太原(参见太原之战)。九月,攻陷太原后,转兵东向,攻东京。金东路军在完颜宗望率领下,自保州(今河北保定)出师,在井陉(今河北井陉北)击败种师道军抵抗后,攻克重镇真定府(今河北正定)等地。十一月,金东西两路军进至东京城下,对东京形成合围之势。宋钦宗急遣康王赵构赴金营乞和,许以黄河为界,金军不允,向东京发起猛攻。闰十一月,东京城破,宋钦宗降金。五年四月,金军掳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等数千人北归,北宋遂亡(参见金灭北宋东京之战)。北宋灭亡后,康王赵构于天会五年五月,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南)即位,是为高宗,重建宋朝(史称南宋),改元建炎。宋高宗即位之初,虽对朝政和军事部署作了调整,但仍奉行力求议和的基本国策。为阻止金军南下,采纳主战派李纲等人建策,沿黄河一线设防。金军虽攻灭北宋,但所占区域仅限于河东、河北10余州郡,为扩大战果,实现其战略目标,再次举兵南下攻宋。十月,宋高宗以金兵南逼,从南京迁往扬州(今属江苏),将防线由黄河南移至淮、汉、长江一线。金太宗完颜晟闻宋高宗南逃,遂于十二月遣军分东、中、西三路,向南宋山东、河南、陕西地区发起全面进攻,其战略意图是,以中路军实施主要突击,在东、西两路军策应下,攻破东京。十三日,完颜宗辅所率东路军自沧州(今河北沧州东南)渡河后,为与中路军形成夹击东京之势,长驱南下,直逼滑州(今河南滑县东)受挫,乃转兵东向,沿河袭掠。天会六年二月,攻陷潍(今山东潍县)、青(今山东益都)等州。完颜宗翰所率中路军自河阳(今河南孟县南)渡河后引兵东进,以东京为攻取目标,另分兵南下攻取京西南路。都统完颜娄室所率西路军于天会六年春,相继攻破京兆府(今陕西西安)、凤翔府(今陕西凤翔)等地。金军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便迅速攻占西自秦州(今甘肃天水市),东至青州一线诸多州县。由于宋东京留守宗泽在东京顽强抗击,才使金军东西呼应、三路并进的计划未能全部实现,被迫相继退兵(参见东京之战)。金军回师后,为解后顾之忧,旋集中力量向黄河以北宋军及各地抗金义军发起攻击。天会六年七月,宗泽因力主过河抗金不成,忧愤而卒,使以汴京为中心的军民联合抗金的有利形势急转直下。金军乘机再度南下,采取东西并进之策攻宋,命完颜娄室率西路军攻陕西,牵制川陕宋军,掩护主力东下;完颜宗翰、完颜宗辅率东路军于黎阳津(今河南浚县东南)南下,对江淮的宋军实施攻击。宋廷闻讯,于十月间紧急部署江淮防务。十一月,金军向南宋大举进攻,至天会七年三月,完颜娄室所率西路军相继攻破延安府(今陕西延安)、晋宁军(今陕西佳县)、麟州(今陕西富县)等地。完颜宗翰所率东路军相继攻破澶、相(今河南濮阳、安阳)等州后,分兵自滕县(今山东滕州)奔袭扬州,自率主力于沭阳(今属江苏)击溃宋韩世忠军后,乘势南下,宋高宗渡江,金军亦因江阻北撤。

  宋高宗逃至临安(今杭州)后,决定放弃淮河一线,退守长江,固守半壁河山。十月,金军乘南宋江防未固之机,在完颜宗弼的统帅下,分东西两路第三次南下攻宋。西路军自黄州(今湖北黄冈)渡江,直取洪州(今江西南昌),追宋隆祐太后,攻掠江西、湖北、湖南等地后撤军。完颜宗弼率东路军于十月攻陷寿春(今安徽寿县)。十一月,相继攻克庐州(今合肥)、和州(安徽和县)等地后,欲自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西南)渡江,追击高宗,因受南宋郭伟军阻击,遂移师马家渡(今马鞍山市东北)渡江,击败宋守军,连克建康(今南京)、临安。高宗乘船飘泊于温州(今属浙江)、台州(今浙江临海)濒陆海区。完颜宗弼恐孤军深入,有腹背受敌之险,遂于八年二月自临安北撤,在黄天荡(今南京东北)为宋浙西制置使韩世忠军阻截,被困40日,后以火攻击败宋军,始得渡江北去(参见黄天荡之战)。

  金军全面进攻未能达到灭亡南宋的预期目的,遂改变战略部署,将全面进攻改为东守西攻,集中力量进攻川陕,企图控制长江上游,为迂回包围南宋创造条件(参见川陕之战)。七年十二月,完颜娄室军攻克陕州(今河南三门峡西)。八年九月,完颜娄室、完颜宗辅军在富平(今陕西富乎东北)击败宋川陕五路大军,使宋军在西北战场陷入困境,只得退守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等地,据险设防,抗御金军(参见富平之战)。九年至十二年初,宋秦凤路经略使吴玠在和尚原、仙人关(今甘肃徽县东南)两败金军,使南宋川陕的防务趋于稳固(参见和尚原之战、仙人关之战)。

  金军东守西攻失败后,旋将主攻方向指向襄汉地区,欲控制长江中游,实施中间突破,灭亡南宋。十二年春,金命伪齐刘豫,遣军攻占襄阳府(今属湖北襄樊)等六郡。五月至七月,宋命岳飞率军收复襄阳等六郡(参见岳飞收复襄阳六郡之战)。九月,完颜宗弼与伪齐军联合向两淮地区发动攻势,遭到韩世忠、岳飞军的坚决抗击,后因金太宗病危,金军渡淮北撤。十四年,岳飞为恢复中原,率军北伐伪齐,收复今豫西、陕南大片失地。继而宋军又在藕塘(今安徽定远东南)大败伪齐军,迫使金廷于十五年十一月废除伪齐政权,将其所占陕西、河南地归还南宋,双方达成和议,暂时停战。宋金议和后,宋尽撤淮南守备。金太宗完颜晟死后,完颜宗弼晋升都元帅,于三年五月,撕毁和约,分兵四路大举攻宋。完颜宗弼所率主力军在顺昌(今安徽阜阳)为宋将刘锜所率八字军击败,退回东京(参见顺昌之战)。岳飞乘势反击,屡败金军,收复郑州、陈州(今河南淮阳)等地。并命梁兴等人潜渡黄河,深入金军后方,联络两河义军,形成东西并进,南北夹击东京金军的有利态势。正当岳飞准备举兵收复中原之时,宋廷为向金朝乞和,强令岳飞退兵,所复失地又沦金军之手,一代抗金名将岳飞亦被秦桧加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十一月,宋金达成和议,金宋东以淮水、西以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为界,形成长期对峙局面,此即绍兴和议。

  金皇统九年(1149年)十二月,金平章政事海陵王完颜亮发动政变,杀金熙宗,自立为帝,在整顿内部后,想一举灭亡南宋。正隆六年九月,兵分四路大举攻宋,命西蜀道兵马都统徒单合喜率西路军进攻川陕;汉南道兵马都统刘萼率中路军进攻荆襄;浙东道水军都统苏保衡率水军由海路迂回临安;自率主力东路军由寿春进攻淮南。进攻川陕的西路金军遭到吴玠的痛击,宋川陕诸军乘势反击,相继收复秦,洮(今甘肃临潭)等16州、军。十月,金水军在胶西(今山东胶州)陈家岛被宋将李宝率舟师以火攻全歼(参见陈家岛海战)。十一月,完颜亮率东路军进至采石,被当地军民击败(参见采石之战),遂移师扬州,欲自瓜洲镇(今江苏扬州南)渡江。时金东京留守完颜雍乘完颜亮南下发动政变,在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自立为帝,金将完颜元宜得悉后,杀完颜亮引兵北还。宋军乘势反击收复海(治朐山,今江苏连云港西南海州镇)、唐(今河南唐河)等10余州。大定三年(1163年)正月,金世宗完颜雍稳定内部后,命徒单合喜攻打吴璘军,吴璘军败。金军乘势复占16州、军。四月,金帅纥石烈志宁率兵l0万驻河南,向宋廷索取海、泗、唐、邓、商诸州及岁币,遭宋孝宗赵眘断然拒绝,并命张浚督师北伐。宋军相继攻克灵壁(今安徽灵璧)、虹县(今安徽泗县)等州县,后在符离(今安徽宿县符离集),被金军击败。四年十月,金军再次渡淮攻宋,陈兵长江,宋孝宗被迫与金议和。此后,宋金之间又有30余年的时间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宋宁宗赵扩在绍熙五年(1194年)即位后,韩侘胄独揽朝政,他以抗金作号召,得朝廷主战派支持,宋宁宗亦决意改变南宋屈辱地位,乘新兴蒙古汗国攻金之机,于开禧二年(1206年)四月,不顾尚无充分准备的现实,贸然举兵伐金。宋军分兵三路向陕西、两淮等地进攻(参见韩侂胄攻金之战)。金廷闻讯,以仆散揆为左副元帅、完颜匡为右副元帅,率军进屯南京(今河南开封)以阻宋军。战初,各路宋军纷纷主动出击,相继收复泗州、虹县等地。旋在进攻宿(今属安徽)、唐、蔡(今河南汝南)等州时受挫。四川宣抚副使吴曦暗与金军勾结,弃守和尚原、方山原(今陕西陇县西南)等要隘,使金军得以集中兵力进攻两淮、荆襄地区,北伐战局逆转。十月,仆散揆乘初战得手之势,兵分九路从陕西、河南、淮北等地向南宋发起全面反击。宋军不敌,被迫于嘉定元年(1208年)三月,再次与金签订屈辱和约(参见仆散揆攻宋之战)。

  金贞祐五年(1217年),蒙金战事频仍,金朝国力日衰,为补充其在战争中的损失,金廷于四月分兵向南宋川陕、荆湖地区发起进攻,被宋击败。兴定三年(1219年)正月,金以仆散安贞为统帅分兵三路,倾其全力在西自川陕东至江淮的广大地域,向南宋发起全面进攻(参见金军三道攻宋之战)。南宋军民奋起抗击,在大安军(今陕西宁强西北)、枣阳(今属湖北)(参见第二次枣阳之战)、濠州(今安徽凤阳)相继击败金军;打破了金军全线进攻、向南拓地掠物的企图。正大元年(1224年)六月,金廷鉴于在与蒙的战争中损失惨重,两面作战于己不利,遂停止对宋的进攻,集中兵力抗击蒙军。天兴元年(1233年)正月,蒙古军拖雷部实施战略大迂回,在三峰山(今河南禹县)大败金军,金军主力损失殆尽(参见三峰山之战)。翌年正月,金哀宗鉴于中原不保,遂弃南京逃至归德府(今河南商丘南),企图迁都入蜀修养士马,重振其势。被宋将孟珙率军击败。金哀宗见入川不能,旋逃至蔡州。八月,宋蒙达成联合攻金协议。十月,宋廷命孟珙率军与蒙古军会攻蔡州(参见蔡州之战)。翌年正月初九,金哀宗在城将被蒙宋联军攻破之际,传位末帝完颜承麟。次日城破,哀宗自缢,完颜承麟兵败被杀,金朝遂亡。

 

  点评:宋金战争持续百余年之久。战争初期,金朝处于军事政治上升时期,在军事上充分利用骑兵迅捷之长,采取广正面多路突进、重点进攻的战略,灭亡北宋。并利用骑兵优势,实施大纵深、大迂回的战法,多次深入南宋腹地。但因战线过宽过长,兵分势寡,给养供应困难,加之缺乏对占领地的控制与巩固,未能灭亡南宋。战争后期,连年征战国势日衰,军力锐减,内部矛盾激化,疲于对宋对蒙两面作战,终未实现其统一南北的战略企图。北宋由于采取守内虚外、强干弱枝的政策,至末年,兵备废弛,战斗力低下,尤其奉行妥协求和的国策,终为金所灭。南宋虽仅据半壁河山,采取偏安江南的自守待敌的消极策略,但国力尚丰,军民同仇敌忾,依江河设防,据险坚守,加之名将倍出,所以能与金旷日久战而未亡,最终联蒙灭亡金朝。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