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族分封时代夏王朝的二任帝——姒启

Dec02

王族分封时代夏王朝的二任帝——姒启

时间:2017/12/02 16:43 | 发布:历史新知网 | 分类:夏朝历史

王族分封时代夏王朝的二任帝——姒启

  姒启(?----公元前2189年),姓姒,名启,又作开。中国王族分封时期夏王朝二任王。他的祖父是崇伯鲧,父亲是夏王朝首任王姒禹,母亲是涂山氏男子,名叫女娇。姒禹治水八年时抵达涂山(今浙江绍兴市东南约四十五里),他在那里结识了涂山氏的少女女娇。

  也许是宿世姻缘吧,此前姒禹见过很多男子,从来没有动过心,惟独被这位江南美男给迷住了。而碰巧的是,这位江南美男也爱上了他这个叱诧风云的治水豪杰,二人一见钟情。姒禹主意向涂山氏大酋长求婚,得到了涂山氏族人的热忱撑持,他们很快便在族人的掌管下结了婚。为了治水大业,姒禹婚后四天便恋恋不舍地告别了爱妻,踏上了治水的征途。女娇与他情深难舍,依依惜别,不断目送他望不见踪迹,才单独带着侍女归家。

  姒禹走后,女娇怀念丈夫,常常一个人跑到村外的山岗上眺望,等待能看到丈夫返来的身影,然而她每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她深感绝望。暗自抱怨姒禹无情。实在,姒禹也并不是无情,他也深爱着女娇。在治水的日子里,他常常梦见女娇依偎在本人怀里。他真想长上一双同党飞到女娇的身旁。但是他不克不及,治水义务严重,关系着山河社稷,关系着黎民百姓,他怎样能因为一己私交而误了治水大业呢!为了掌握本人的感情,他已经三次途经家门,都没敢出来探看老婆。这不是因为他心狠,而是他实在不忍心再面对那痛苦的分手之情。不久,女娇发明本人怀了身孕,内心十分快乐,她期望本人能为丈夫生个儿子,长大了好帮他去治水。天从人愿,妊娠十月期满,女娇果真生下了一位男孩。就在女娇生下孩子不久,姒禹第三次途经家门,他站在外面密意地看着自家的院子,真想走进家门与斑斓温顺的老婆亲近一番,但他犹疑了一下,仍是回身离开了。他的邻人瞥见后,便上前拦住了他,说他老婆为他生了一位男娃,让他回家去看看。姒禹说:“如今治水正在重要时辰,我怎样能擅自回家呢!”说完便持续赶路。邻人又叫住他,说道:“那你总得给娃起个名吧!”姒禹想了想说:“那就叫启吧。”启就是开端的意义。儿子诞生时,他治水已获得很大成绩,即刻就要进入序幕了。他以为,儿子诞生恰是他期望的开端。姒启诞生的这一年,恰是大禹治水的第十三个年初。这年冬季,经历十三年的艰辛奋战,姒禹治水终究获得胜利,被尧帝姜密录用为十二牧之伯(长),总管十二州。

  尧帝身后,虞舜当了皇帝,姒禹仍官居要职,位列三公。这时候他的儿子姒启已成长为一位身材魁梧的大将军,姒禹便让他办理戎行。姒禹完整掌握了朝政后,便迫使虞舜交出了皇帝的神权,替代虞舜办理全国。厥后虞舜死了,姒禹把虞舜的孙子扶下台当傀儡皇帝。再厥后虞舜的孙子也死了,姒禹便即位称王,理直气壮地当上了皇帝。姒禹即位时,他就计划未来把帝位传给儿子。但他又想在全国人眼前留下个贤君的隽誉,便师法尧、舜传贤不传子的做法,推荐皋陶为皇帝的承继人。皋陶年齿比他还大,不久便老死了。他又推荐伯益为承继人,却把军政大权交给了儿子姒启。

  夏禹八年(癸未,公元前2198年)秋八月,夏禹在东巡狩时病死于会稽。伯益觉得全国今后就是本人的了,便轰轰烈烈地在帝都阳城(今河南登封市告城镇)即位称王,坐上了皇帝之位。姒启闻讯十分愤怒,心想,全国是我父亲打下的,王位该当由我来承继,你伯益不外是一个哑口无言的说客,有甚么资历当一国之君!因而,便觉得父吊祭为名,率戎行包围了帝都。伯益瞥见姒启的戎行包围了帝都,吓得脸都绿了,仓猝改装易容,化装成老百姓,带着老婆子女混出城去,连夜逃往翼山(今河南登封市西南),今后隐居山中,再也没敢出面。群臣见伯益跑掉了,便立即大开城门,驱逐姒启入宫,拥立他为皇帝。这么,姒禹身后,姒启便坐上了皇帝之位。《古本竹书纪年》说:“益干启位,启杀之。”意义是说伯益想占居王位,姒启便出兵把他打败,夺回了王位。

  后启元年(甲申,公元前2197年),姒启即位后,把都城迁到安邑(今山西运城地域夏县东南)。姒启用暴力攫取政权,惹起朝中一些守旧派大臣的不满。

  后启二年(乙酉,公元前2196年)春,夏王朝的同姓诸侯有扈氏(今陕西西安市户县东南)不平,以为姒启不尊祖训,变节天道,以武力谋取王位,是离经叛道的举动,因而便发起兵变。他们兵变的来由是:“以尧、舜举贤,禹独传子,故伐启。”明显他们是为了保护禅让制,撑持世袭制而采取的军事举动。说穿了,仍是因为势力和长处的差遣,因为禅让制是在本族中推举,姒姓家属的子孙都有竞选的资历,十二诸侯皆为姒姓,都有可能成为皇帝的候选人。而世袭制只是王族嫡派相传,与同姓家属没有涓滴纠葛,这才是有扈氏叛变的实在来由。有扈氏的封地间隔夏都缺乏五百里,地处“皇帝脚下”,他们的兵变对夏王朝构成了严重的要挟。姒启震怒,亲率戎行征伐,两边在甘地(今陕西西安市户县西南)进行了一场决斗。战前,姒启向全军将士做了誓师发起。《尚书----甘誓》全文记载了此次战前发起的内容。姒启在誓师会上历数了有扈氏的罪过:有扈氏发起兵变,对上是侮慢天象,对下违犯了臣民的志愿。因而他必需推行上天的意志,予以坚定的征伐!明显,这场和平是世袭制与禅让制在新的史书条件下妥协的持续。关于这场和平,历代史家观点纷歧。有人以为有扈氏保护禅让制是公理的举措,该当值得歌颂,但后代的儒家多数都暗示撑持。孔子说:“唐、虞禅,夏后、殷、周继,其义一也。”以为唐尧、虞舜的禅让制和夏、商、周所施行的世袭制都是依从天意的举动,该当予以一定。孟子也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瞥见了也就是人民群众瞥见了,天听见了也就是人民群众听见了,意义是说天意就是民意。用古代看法注释,天意就是社会提高的总趋势,新轨制代替旧轨制是史书开展的必定后果。有扈氏逆史书时髦而动,必定没法逃走沦亡的运气。多年来,姒启受皇帝之命不断担当着夏王朝戎行的办理。他在封他阳翟(今河南禹州市)屯积粮草,锻炼戎行,培育出了一支骁勇善战的部队。他对手下赏罚分明,大功大赏,小功小赏,有罪重罚,将士们无不慑服。因而他的戎行很有战斗力。姒启亲率雄师在甘地与有扈氏决斗,一举将对方击败。然后灭其族,将战俘全盘充为仆从。反抗了有扈氏的兵变当前,姒启效仿父王姒禹昔时“涂山大会”之举。同年秋天,在钧台(今河南禹州市)召开大会。

  《左传,昭公四年》说“夏启有钧台之享”,指的就是此次大会。钧台大会当前,四方诸侯顺服。就连居住在西南地域的巴蜀部族也臣服了夏王朝。《山海经,海内南经》载:“夏后启之臣曰孟涂,是司神于巴。人请讼于孟涂之所,其衣有血者乃执之。”意义是说夏人孟涂是位好官,他明断长短,很有声威,深受巴人所信任。孟涂所住的处所就在今湖北宜昌市秭归县境内。他身后就葬在丹山(今巫山)之西,巫山下曾建有孟涂祠(《巫山县志》卷十七)。可见,事先夏王朝的边境已扩展到长江以南的巫山地域。严酷的战抢夺走了很多布衣的自在和性命,也使仆从主贵族愈加贪心,他们掠夺了少量的财富和仆从,逐步地走向了堕落和蜕化。

  钧台大会当前,姒启自觉得全国太平了,便开端沉醉于酒绿灯红当中。“启乃淫溢康乐,野于饮食,将将铭(铭),苋磬以力,湛浊于酒,渝食于野,万舞翼翼,章闻于大,天用弗式。”(《墨子,非乐上》引《武观》)就是说姒启荒淫酒色,常常带着人到田野游猎,在外面大吃大喝,纵情放纵,在宫中便昼夜和歌妓舞女混在一起,沉湎于酒色,无休止地淫乐。他忘记了创业的困难,不考虑治国的目标大计,也不策划日后的开展,这么昏庸无德的国君又怎样能办理好全国呢?史载姒启有六个儿子,这六个儿子道德都不怎样好,特别是小儿子武观,以势欺人常常肇事,弄得很多大臣都慌恐不安,为了波动民气,姒启只好把武观派往西河去任职,让他阔别都城。武观到了西河当前,因不满于父王对他的处理,便在西河招募兵士,收罗心腹,主动开展本人的权力。预备机遇成熟时出兵攻击都城,攫取父亲的王位。

  后启八年(辛卯,公元前2190年),武观在西河起兵,地下变节朝廷。姒启震怒,派侯伯彭寿(即彭伯)率戎行前往西河平叛。两边在西河展开了一场恶战,很多无辜的兵士惨死在战场上。武观固然有一批死党,但毕竟是多数,大多数都是随从者,不肯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力,在和平的重要时辰,这些人不是当逃兵,即是向对方投诚,后果很快便被击败。彭伯攻破西河,生擒了武观,将他押回都城安邑,交给他父亲姒启去处理。姒启仍念父子之情,没有定罪于他,只是把他和家人及局部族人东迁于漳河以东。武观恶习不改,又在新的封地定都筑城,自称观国(今山东聊城市都会冠县)。不外,他已没有甚么气力了,只是硬着头皮想找回一点体面。姒启晓得他成不了甚么天气,也就不再理睬他。

 

  后启九年(壬辰,公元前2189年),姒启病逝,身后葬地不详,王号启,尊号夏启、夏后启,谥号帝启。

推荐阅读:

美国为什么是一个“右派国家”?

热寂说的提出及其影响

司马囧简介 晋文帝司马昭之孙齐王司马囧生平

分页: 1 2 3

取消

本站不盈利,您的打赏仅供本站的正常运营。

扫码支持
多少都是心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