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君历经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孺子婴、新朝王莽,是中国历史上惟一一位给五任皇帝当过皇太后的女性。这个成绩很值得骄傲。
  孝元皇后王政君,在大众当中的知名度不算高,既没法跟吕后这样令人胆颤的女主相比,也不能跟赵飞燕“环肥燕瘦”的艳名相比,甚至“金屋藏娇”的阿娇皇后也比她引人注目。但是,元后的影响力却十分深远。不夸张地说,因为有了她,西汉才会被她的侄子王莽篡位,才会灭亡。
  先不要急着喷我又持什么“红颜祸水”的论调。真不是。王政君的威力,跟她的美貌没什么关系,而在于她推举上去的亲戚们。王政君历经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孺子婴、新朝王莽,是中国历史上惟一一位给五任皇帝当过皇太后的女性。这个成绩很值得骄傲。
  元帝刘奭就是一个昏庸无能又不学无术的皇帝;很巧,元后王政君也是一个愚昧无能又自以为是的皇后,两人的性格里也都有软弱仁厚的一面——简直是天生的一对。可惜元帝不喜欢王政君。当时他选王政君只是个误会。元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刚刚死了一个喜欢的良娣,王皇后便找了五个家人子给太子挑一个新的姬妾。太子无心挑选,随手指了一个,那个人就是王政君。春风一度,王政君生下了小孩。不久后,太子即位,王政君封为婕妤,三天后封为皇后。但从此,王政君再也不得宠。
  其实,我不过想说明,王政君能够最后当上太后,软硬兼施地让自己的母家兄弟权势炽手可热,并有了著名的“一日五封侯”,可以说全是意外。这是一个非常普通、家常的女人,没有见识、耳根子软、性格软弱;从王政君的一生来看,她甚至可以说是个比较善良的女人。然而,一个只有管理小家庭能力的女人、却最终成为掌控天下命运的女人,实在是命运的捉弄和搞笑。
  这就要从王政君的祖上开始说起了。在文帝景帝年间,王贺(字翁孺)当上了武帝的绣衣御史,要去逐捕魏郡的盗贼坚卢的党人,以及一些“逗挠格阻”罪名当斩的小吏。王翁孺没有杀他们。而与此同时,正是酷吏当道酷吏吃香,其他的御史杀人无数,一些大的州斩杀万余人是常事。王翁孺因此被认为执法不严,不称职,被免职。他叹息道:“我听说能够让千人活下来的,功德可以封子孙;我这样能让万人都活下来的,后代一定兴旺啊!”
  他被免职后,搬到魏郡元城,当上了三老,当地人很尊敬他。有一位叫建公的说:
  春秋时期沙麓崩,晋史占卜,说,“沙麓崩之后六百四十五年,会有圣女兴起。”说的是齐田这个地方。现在的王翁孺搬走了,正在齐田这个地方;而且,元城廓东有个五鹿之墟,也就是沙鹿地。我估计,八十年后,应当有贵女兴天下。
  这个王翁孺,即是王政君的祖父,算下来,沙麓崩是在《春秋》僖公十四年,至哀帝元寿二年王政君太后摄政,刚好六百四十五岁;此时,距建公的这番话,也就是八十年。
  有些预言真是神叨叨的。当初,王政君的妈妈李氏怀着小政君的时候,曾经梦见月亮进她的怀里。等小政君长大后,许配过几个人,还没过门对方都死了;许给东平王当妾,东平王也死了。找人一算卜,说,王政君当大贵,且贵不可言。王家开始重视王政君,教她读书鼓琴。十八岁的时候,入宫为家人子。接下来,就开始了她贵不可言的狗屎运。
  可是想见,“梦月入怀”云云,都是事后的修饰和美化。而言之凿凿说多少年多少年之后哪里会发达,哪里会发生什么事的,都属于射了箭之后再画靶心的,能不准吗?当初的高祖刘邦,也因为薄姬很有机心的一句话:“昨暮梦龙据妾胸。”于是宠幸,生下文帝。景帝的王夫人怀孕时,称“梦日入其怀”,生下的是武帝。
  可以猜想,皇帝肯定有无数的姬妾都对过他说过类似的话,说我怀的是龙,怀的是太阳,是月亮,这种动听又占便宜的话,不说白不说。但是,惟有后来成了太后的女人,她们的话才能翻出来记在史书里。像王政君这样空前绝后的专业皇太后,抢着验证她的独特性的预言,更争先恐后地涌现。——只不过,都改变不了她的亡国身份。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