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又不够“硬”,别肖想一夫多妻!中国历史4大教训,花心的男人没好下场

Apr29

没钱又不够“硬”,别肖想一夫多妻!中国历史4大教训,花心的男人没好下场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没钱又不够“硬”,别肖想一夫多妻!中国历史4大教训,花心的男人没好下场

在某些女性看来,与其嫁给贫穷或愚笨的人作妻,不如为英雄作妾。但大多情况下,女人希望自己守着丈夫过日子,没有人愿意与别的女人一起分享另一半,因此当丈夫把小妾一个接一个娶进家门时,必然会造成诸多矛盾,并产生种种弊端,包括(1)夫妻关系、(2)妻妾关系紧张、(3)男女性生活不和谐、及(4)妻妾容易红杏出墙……

在古代中国,一夫多妻并不是皇帝的特权,各级官员、富商文人,只要财力允许,都可以纳妾。因此,历史上的一些文化名人,如东方朔、李白、白居易、苏东坡等,都有纳妾的纪录。一些豪强富商、官场权贵,动辄拥有数十、甚至数百个妾,以满足欲望、炫示世人。

据考证,李白娶过四次妻,且有不少小妾。关于李白纳妾之事,在其诗中也常能窥见:

千金骏马换小妾,笑坐雕鞍歌落梅。(《襄阳歌》)

还有白居易,其一生中蓄过不少歌舞妾,著名的有樊素、小蛮,即其诗“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中的樊素和小蛮。

据史载,清代的一些达官贵人,也常常利用权势,拥有大量的妻妾,并以此炫耀。据《尚氏宗谱》记载,清初曾被派往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光是生有子女的妻妾数,就多达二十四人。镇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情况也差不多,正妻以下另有夫人二十多人。前明左都督、东平侯刘泽清,降清后被授予三等子爵,他仗恃高位,纵情声色,先后从各地购得少妓四十余人。其中最惊人的是大将军、一等公年羹尧,据传他生前有侍妾数百人,连蒙古贝勒之女也被夺取充作媵妾。

由于一夫多妻制能满足男性的性欲与虚荣,因此,在一些明清小说中,往往不惜笔墨,描述主角拥有众多美丽妻妾后的享乐生活,也反映了作者的性幻想。如在明代小说《天缘奇遇》中,描述祁生娶得十二位美女后,又购得婢妾百余人,整天与她们寻欢作乐。在清代小说《绣屏缘》中,也称男子云客与五位美女住在高楼中,“食则同食,卧则同卧”,享尽人间乐趣:

云客有了这个意思,就创一个见识:在别院之中,起造一座大楼。房楼高五丈,上下三层。下一层为侍女栖息之地,中一层为陈列酒筵之处,上一层为卧所。楼前题一大匾,名曰“五花楼”。云客与五位美人,偃怠楼上,食则同食,卧则同卧。

在清代小说《杏花天》中,则描绘封悦生携众妻妾回家,住在园林式建筑中,特制一张巨大的合欢床:

话说悦生携了众家眷回家,屋宇褊窄,安住不下,随购邻乡宦大房一所,随唤木工细造合欢床一张,长二六,宽三八,交欢时必先珍娘,次则瑶玉与若兰相跨,瑶娘联欢,玉莺承寐,巧娘披惠,好好沾身,盼盼上马,个个情浓,人人称快。……众美共床,你忻我讲,这个舒腕,那个伸腰。满衾中津香气袭,一榻内脂腻芳喷。朵朵乌云蓬乱,堆堆白玉拥帏。

在上述三个例子中,众妻妾心甘情愿追随一位男性,其中有个前提,就是该男子定非寻常之人。首先,他必须有足够的财富,能保证让妻妾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其次,他必须才华出众,以出色的文化修养让女性心悦诚服;第三,他必须有过人的本领,让妻妾充分享受性乐趣。

只有具备上述条件,才能让这些美人们死心塌地、心甘情愿的与其他女子一起分享另一半。在中国古代,有“宁给英雄作妾,不给蠢汉作妻”的说法:妻子的地位虽然高于妾,然而,在某些女性看来,与其嫁给贫穷或愚笨的人作妻,不如为英雄作妾。这种观念,即使在现代社会也能看到,比方说有些女性就心甘情愿去当某些有钱、或有权人士的“小三”。

一夫多妻是天堂、也是地狱!

在中国古代,一夫多妻受许多男性向往,但也受到女性的反对,因为女子多希望一夫一妻。生活在一个家庭中的男女,在婚姻制度的问题上不能达成共识,必然会造成诸多矛盾,并产生种种弊端,包括夫妻关系、妻妾关系紧张、男女性生活不和谐、及妻妾容易红杏出墙等等。

妻妾成群,男人自找苦吃的开始

就女性的内心来说,都希望自己守着丈夫过日子,没有人愿意与别的女人一起分享另一半。因此,当丈夫把小妾一个接一个娶进家门时,没有妻子是心中乐意的。有的妻子之所以同意丈夫纳妾,常是迫于某种外在的压力。所以,当妻妾们长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各种纠纷、矛盾便会随时爆发。

如明代医学专家张介宾所说“主母见妾,大都非出于乐从”。因此,发生冲突也是常情所至,清代小说《醒世姻缘传》着重描写清代的家庭婚姻状况,文字生动、幽默,人物刻画极其入微。书中关于男子纳妾以及由此引起的家庭纠纷等的描写,读来让人既觉可笑,又觉可悲。书中描写郭总兵带着戴、权二位小妾坐船前往赴任,结果小妾因为争着与郭总兵睡觉,在途中不知廉耻的吵起来:

原来郭总兵船上也嚷成一片。只听得一个说道:“没廉耻的臭小妇!你拍拍你那良心,从在船上这一个多月了,汉子在我床上睡了几遭?怎么你是女人,别人是石人、木人么?你年小,别人是七八十的老婆子么?你就霸占得牢牢的!你捞了稠的去了,可也让点稀汤儿给别人喝口!没良心的淫妇!打捞的这们净!”

伊留雷悄悄的问卜向礼道:“这说话的是那一位?”卜向礼说:“这是权奶奶。”又听得戴奶奶说道:“我那一遭没催着他往你那里去?他本人怕往你那里去,我拿猪毛绳子套了交给你去不成?这是什么营生,也敢张着口合人说呀?”

在该书另一处,描写吴推官娶了一妻二妾,因吴推官怕老婆,大老婆成了一家之主,经常责罚吴推官和两个小妾,使吴推官的处境是人号鬼哭,好不凄惨:

大奶奶吩咐:“叫人收拾后层房屋东西里间,与荷叶、南瓜居住。”荷叶改名马缨,南瓜改名孔桧,不许穿绸绵,戴珠翠。每人上宿五夜,许吴推官与他云雨一遭,其余都在大奶奶床上。

这吴推官若是安分知足的人,这也尽叫是快活的了。他却不依大奶奶的规矩,得空就要作贼。把个大奶奶一惹,惹得恶发起来,行出连坐之法:凡是马缨、孔桧两个,有一人犯法,连吴推官三人同坐,打则同打,骂则同骂,法在必行,不曾饶了一次。

在清代的纪实出版物《点石斋画报》中,有两处提到男子因纳妾而造成家庭不和。一则为“好事多磨”,讲述一个浙江人,已有一妻两妾,却又看上另一女子,于是在外租屋,准备与她择日成婚。不料事情败露,他的妻子便带着两个妾前往大闹一场:

某甲浙人,业丝,寓沪上,家有一妻两妾,近又与某媪之寄女有私,因复蹇修置妆奁,赁屋宇,择吉而行合卺礼,不料机事不密则害成,大妇闻风,携带两妾光降,一场大闹,事乃中止。

另一处名为“牵率老夫”,讲一个姓赖的老头,家有两妾,后来又买一妾,因喜新厌旧,引起两妾的不满。一次,这三个妾把赖老头的头发、胡子往不同方向扯,搞得赖老头里外不是人:

粤有赖翁者,年近花甲,髯长及腹,家中向有二妾,又买得名花一枝,归藏金屋,名之曰周姨。得新忘故,二妾憾焉。周以翁多髯,殊碍偎傍,临睡必替绾小辫交缠颈后,翁亦乐之,取其“辫才无碍”也。

一夕,翁正酣卧,忽因颔痛惊起,见二妾拉其髯辫向外疾走。周亦惊醒,急切无以为计,从帐中伸出一手,拉其发辫。翁三头受拉,欲以片语乞饶而上下唇不得凑合,惟直喉仰喊而已。

在实行了数千年一夫多妻制的中国古代社会,类似的事件,天天都在上演,在破坏家庭和睦的同时,也严重影响着社会的和谐。

一夫一妻女性都不见得满意了,何况是一夫多妻……

中国古代性学认为,男属阳、属火,女属阴、属水。按照五行生克的原理,水克火,火不能克水,因此,就性方面来讲,女性是男性的克星。在一般情况下,若男女展开性交“比赛”,失败者多是男人。

然而,在一夫多妻制中,连一个女子都不能应付得好的男人,一下子要对付这么多人,不能遂众女子的意,也是可想而知。更何况有资格和条件娶妻妾的男性,多为上了年纪的人,届时一根枯枝压群芳,局面将更加不堪。

在明代小说《禅真后史》中,说到名叫来伟臣的乡宦,年近六十,体已衰朽,家中有五位夫人,又养了二、三十个婢妾。因来伟臣无法满足妻妾的性欲,使众女子哀声懊恼,怨地恨天:

这几位夫人,一个个生得千娇百媚,似玉如花,正在青春年少,嫁了这个斑白老头子,那穿的、戴的、吃的、受用的,自不必说;单少了那一件至紧的关目,谁不嗟吁懊恼,怨地恨天!还有那艳丽侍儿,妖娆嬖妾,何止三二十人,不知几十个日子挨得一次。有短歌为证:

“丽质欲如焚,对此宁不哭?暗地把香烧,愿结来生福,嫁与年少郎,一生心事足。”

在清代小说《姑妄言》中,也有类似的故事。一个名叫姚华胄的人,年近七十,买了一大批婢妾,但因自己精力有限,只好把这些妇人做成摆设的人肉玩具,而这些玩具却又淫情似火:

这些少年妇女如何贞静得住?但他的家法颇严,三尺之童不许入内,虽他长子姚予民、孙子姚步武,也不敢擅入。惟这姚泽民是他的爱子,又见他年幼,只容他一人不时出入。这些妖精般女子守着个发如彭祖、须似李聃的老叟,已是憎嫌,况且又是上面皤然一公,底下公然一婆。

没用的厌物。一月中还不能领教他一次,即有一次,皮条般阳物,屡屡中止,一毫乐境也无,反引得淫情似火,叫这些人如何过得。一见姚泽民这样精壮少年,年纪又不相上下,眼中都冒出火来,恨不得拿水将他一口咽下肚去。

在清代《点石斋画报》中,有“彩云易散”一则,说一个富翁,年逾六十,纳某年轻女子为妾。该女因见富翁年纪太老,没多久就逃跑了。后来,富翁派人找到女子,该女说自己宁可出家为尼,也不愿意做老人的妾。这些性能力很差的男子,凭着自己的财势,把如花似玉的女人聚于身旁,却又无法满足她们的性欲,这对她们来说是极不人道的。但是,因为有一夫多妻制这把保护伞,女性除了自认倒楣,也别无他法。这是一夫多妻制最大的弊病所在。

红杏出墙,家丑也就外扬

当拥有众多妻妾的男性无法满足女人时,一个很难避免的情况就会随之出现:因性欲而红杏出墙。

在宋人庞元英的《谈薮》中,记述了一则太师蔡京的妻妾们,引诱年轻男子入府性交之事:

京师士人出游,迫暮,过人家缺墙,试逾以入。则一大园,花木繁茂,径路交互,不觉深入。天渐暝,望红纱笼灯远来,乃妇人十余,靓妆丽服,见生,执其手以行,生不敢问。引入洞房曲室,群饮交戏,五鼓乃散。士人倦惫不能行,妇贮以巨,舁而还之墙外。

明代小说《醒世恒言》中,说到一个名叫赵完的老头,有妾名为爱大儿,因赵完无法满足其性欲,爱大儿便与名叫赵一郎的男子私通:

义孙赵一郎,身材雄壮,人物乖巧,尚无妻室,倒有心看上了。常常走到厨房下,挨肩擦背,调嘴弄舌。你想世间能有几个坐怀不乱的鲁男子,妇人家反去勾搭,他可有不肯之理?两下眉来眼去,不一日,成就了那事。彼此俱在少年,犹如一对饿虎,那有个饱期,捉空就闪到赵一郎房中,偷一手儿。那赵一郎又有些本领,弄得这婆娘体酥骨软,魄散魂销,恨不时刻并做一块。

在清人采蘅子的《虫鸣漫录》中,则记述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中州某大姓家中有个年轻的仆人,主动请辞离开。别人以为他是嫌工钱太少,或家主太刻薄;仆人说工钱每个月三十几贯,主人也很仁慈,从来都未曾苛责过他,只是差事太苦,干不下去。

旁人问他是什么差事,他说:“每夕有媪唤入内室,见帐垂而人横卧于中,下半体裸露于外,令伊淫之。夕二、三处不定,审其体,老少俱有,亦颇有所赠,然不能见其面。夕夕如此,实难支持,不得已而辞出耳。”

把如花似玉的女人娶进家门,又无法满足其欲望;而她们为满足欲望,又偷偷做苟且之事,致使秽声传播,家主声名狼藉,这就是一夫多妻制的严重弊病。对此,明代作家凌蒙初有一评论,极有见地。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