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襄公的乱伦之恋 灌醉妹夫与亲妹妹在宫内私通

Apr17

齐襄公的乱伦之恋 灌醉妹夫与亲妹妹在宫内私通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齐襄公的乱伦之恋 灌醉妹夫与亲妹妹在宫内私通

 齐襄公的乱伦之恋 灌醉妹夫与亲妹妹在宫内私通

  齐襄公的等待

  齐襄公之所以情愿帮卫惠公复国,还诛杀了(和齐国毫无关系的)高渠弥,是因为他自个做错完事,需要在华夏做一些工作来补偿自个的过错,以搬运大家的视线。

  齐襄公之所以做错完事,是因为文姜回来了。工作起因于齐襄公向周王室求婚,而周王室又答应了他。按照常规,天子的女儿下嫁诸侯,需要由周公的子孙,也即是鲁国,来订亲和掌管婚礼。齐襄公传闻鲁桓公要降临淄,心里心跳一动,一种早已忘记的愿望在心底摇摇升起。他连忙遣使至鲁,热心地约请鲁桓公夫妇北上。就这样,齐襄公再次见到了离别已久的小妹文姜。

  自从齐襄公当上齐国的国君之后,在小妹不在身边的三年里,他成天待在后宫里。他想不通自个为何会那么快就把小妹抛在脑后,玩弄起另外女性来。这是以歪曲的方法补偿过往生命的变形心态吗?仍是对人生的失望情绪呢?他甚至连要灭掉纪国给爸爸报仇的事都懒得去想,也不关心华夏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齐襄公一直在一种无法打破的幻灭感中浑浑噩噩地活着,直到宣布姑且一试的约请,而小妹的确已踏上故乡归途的时候,齐襄公才感觉到,自个在霎时间重生了。他好像听到了那颗遗失在十七岁那年的心又在胸口猛烈地跳动,而旧日那双光亮无比的双眼在梳妆的青铜镜片里又出现了。

  齐襄公像年青年代那样俄然介意起自个的穿戴来,他拍抻了簇新的衣裳,坐上马车,一径出了临淄城的南门,来到泺水河畔迎候文姜。空气十分清新,带着浓郁的草香味。齐襄公站在泺水边,不由得抽了抽鼻子,他好像从南风中嗅到了文姜的气味。他看着慢慢流动的蓝色河水,陷入了沉沉的梦想中。他梦想着文姜此时就在自个身边,他们俩在四顾无人的泺河滨诉说衷肠,或是激情野合,或是携手穿行在长满野草的荒土地中。他开端想象见到小妹的榜首句话该怎么说,如何才会消除持久别离发生的生疏感。一阵风倏忽吹过,齐襄公蓦然醒转了过来,他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

  兄妹重逢

  公元前694年夏,一队马车从南边的大道飞驶而来。旗号飘荡,顶风翻飞,猎猎作响,上面显现着大大的“鲁”字。齐襄公顿时激动不已,小妹总算回来了。

  实际上,马车里的文姜也十分激动。她只要一想起自个总算说服了丈夫,让他带自个回齐国,就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当时,鲁国的一些遵循准则的官员反对文姜回国,因为她的爸爸现已死去,她没有归宁的理由。)

  尽管两人碍于鲁桓公在场,见面之后几乎没有说话,仅仅飞快地对视了一眼。可是,从一开端,他们就激烈地感受到了对方那几乎令人窒息的某种暗示:在路途中,他们的目光会偶然扫过对方的身体,并且,他们以一种夸张的热心追叙着往事,听起来好像仅仅一起陷入了童年年代的往昔日子中。实际上,只要他们两人才感觉得到,他们心里深处的愿望现已暗潮奔涌了。

  一光临淄,文姜就离别丈夫和哥哥,一头扎进深宫不出来了。

  鲁桓公尽管趴在文姜的肚皮上度过了三年青浮而又淫荡的岁月,但他仍是不了解女性。为了爱情,她们奸刁得几乎令人难以置信。

  在完成了订亲之后,齐襄公举办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欢庆宴席。在宴席上,在齐襄公的歹意授意下,齐国官员们轮流给鲁桓公敬酒。鲁桓公被灌得酩酊大醉,然后,他被齐襄公的侍从们扶到了客馆中,但齐襄公却醉眼惺忪、跌跌撞撞地去了文姜的寝宫。

 

  文姜早已躺在了寝宫的大床上,在焦灼的等待中,往昔的时光在了解的环境中重现了,她任由爱情的愿望把自个淹没,逐步进入了一种神思恍惚的状况。她的身体在黑私自散宣布愿望的激烈气味,等待着齐襄公前来。齐襄公醉醺醺地来了,他摸摸索索地爬上床,为了这一刻,他实在等得太久了。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