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进疆女兵被迫在雪地里裸奔

May08

50年进疆女兵被迫在雪地里裸奔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50年进疆女兵被迫在雪地里裸奔

50年进疆女兵被迫在雪地里裸奔

  当李静在雪地里甩光最后一件衣服时,男兵们深感羞愧难当。他们自责愧为男儿。一大群男人,竟然保护不了几个把一头秀发,都丢在了行军途中的女兵。

  事隔50多年后,谈起那次行军中的经历,连自己都怀疑不知是怎么走过来的。

  “部队从百里风区(吐鲁番)走出来,就开始翻天山。正值隆冬季节,又下了几场大雪,许多山沟都填平了,前面部队踩出来的路也找不见了。天一晴,西北风就来了,那个冷呀!再加上几次轻装,皮大衣都交到驮运队了,身上大都穿着夹衣,每天早晨起床后,冻得直打哆嗦,可哪能路怎么也走不到头,经常走得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往前走,什么都不知道了”……

  1950年1月16日,17岁的李建菊和6个掉队的女兵,让收拢队收拢后,暂时编制到了骡马队,负责20多匹骡马赶运工作。

  说实话,这在当时是件比较轻松的工作。白天边放牧边走,除却了强行军的许多困难。晚上睡觉,还可以靠在骡马身边取暖。

  可是,好景不长,没几天,所有的人身上都感到奇痒难耐。原来,天天和骡马睡在一起,再加上长时间没洗过衣服、洗过澡,几乎所有的人身上都生了虱子。男同志还好办,中午天热起来的时候,他们就脱下衣服边走边逮。而李建菊等几个女同志就苦了。头上生了虱子,抓都抓不过来,7个人干脆全部理成短发,后来还不行,就一律理了光头。

  头上不痒了,身上却没法办。

  男同志支援她们的几件换洗的衣服,没几天,虱子又长成了串串儿。一天下午,从西北师范大学入伍的胡静,在行军途中,突然丢下骡马,大声哭叫着,疯了一般,边脱衣服边跑,把身后的人都吓呆了。

  胡静没跑出多远,身上的衣服就全都甩光了。

  之后,她跪在雪地里大声哭了起来。

  当李建菊清醒过来后,才想起身后还有几十号男人,哭着喊了一声:“全给我转过去。”

  男人们这才想起,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的裸体。

  于是,所有的人都红着脸转过身去了,蹲在地上也跟着哭了起来。

  他们深感羞愧难当。他们自责愧为男儿。一大群男人,竟然保护不了几个把一头秀发,都丢在了行军途中的女兵。

  胡静,是他们的姐妹,被虱子折腾成这样,他们怎么能够不难受,不难过呢?

  李建菊用一床被子裹住了胡静,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几个女兵一起哭了起来……

  直到太阳西斜,抱在一起的7个女人,才止住了哭声。

  李建菊缓缓站起身来,从雪地里拾回一件件的衣服。

  是夜,七个人坐在一个火堆旁,一只又一只地逮起了虱子。

  那天宿营时,男人们在远离骡马群的山谷里,给姑娘们搭起了一座帐篷。也是从这天起,姑娘们每天夜里,都躲在男人们为她们搭起的帐篷里抓虱子。

  等她们到达阿克苏后,收拢队的指导员,找到了五师师长徐国贤说明了情况。徐国贤马上找来军需官,让他找几套衣服,给姑娘们换换。

  军需官说:“咱们刚来,物资还在后边,到哪去找?”

  徐国贤说:“我不管你到哪找,就是偷,你也得给我搞来,否则你这个军需官就当到头了。”

  当天下午,徐国贤又派出一警卫排,对师部兼地委大院的一间房子实施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荷枪实弹。只是所有的哨兵全部背向房子而立。

  一切布置完毕,徐国贤又对带班的干部说:“谁敢回头,一律军法处置。姑娘们自从离开哈密之后,终于痛痛快快洗了第一次澡。

  李建菊说:“身上抹下来的灰,有好几斤!”

  姑娘们从里到外,全部换上了新衣服后,这才想起自己是女人。

  胡静洗完澡后,提议把生过虱子的衣服全部烧了。

  李建菊说,不行。用水煮煮,虱子就会死了,还能穿。

  七套衣服在一口大锅里煮了半天,姑娘们仍不放心。

 

  直到水面上浮出一层尸(虱)体,才敢捞了出来。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
    古代女子.png潘金莲.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