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朝代皇帝最怪咖?喜欢到大臣家偷东西、召集宫女顶浓妆裸浴…疯狂行径让文武百官都没辙

Nov19

东汉后期的汉桓帝刘志,朝政不好好管、放任宦官作乱,当时的太学生看不下去发动学运,结果他却把抗议学生通通抓起来,史称“党锢之祸”。但汉桓帝的疯狂事迹可不只这个,他同时也是个“神偷”,老是到王公大臣家里偷东西,让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

刘志,一个全天下都是他的皇帝,居然爱偷。从小就手脚不干净,到了做皇帝病症加重后,经常去大臣家偷东西。

文武百官:“ 唉,陛下今天又来偷东西了。臣的保险箱到底是藏起来不给陛下偷呢?还是该不藏让陛下偷个尽兴? ”刘志最后把文武百官家都偷了个遍。

有一次,刘志微服私访,进一家茶肆喝茶,却无意中听见隔壁桌聊天聊到皇上。刘志竖起耳朵听。   

历史

“这年头,不仅猪站在风口上能飞,连陛下都能做贼偷到大臣家里去了!”

“哦,真的?”

“真的,除了×××家,陛下全都偷了个遍!”

“哦,那就是说陛下不敢偷×××家了?”

“嗯,应该是不敢。”

 觉得怎么这对话的发展有点跑偏……

但刘志觉得对话一点问题都没有,他悄悄在心里憋了股气:“哼,说我不敢偷×××,那朕今晚就去偷×××,让你们瞧瞧当今皇上的手段!”

晚上,刘志就换上夜行衣,把脸一蒙,穿上夜行衣,奔×××府中去了。他很熟练,随身还带了绑有铁锚的绳索,往上一抛,牢牢勾住院墙。刘志顺着绳索攀上,翻墙,爬下,去偷。

结果被府中守卫发现了,大喝一声:“是谁?”

接着灯火亮起,四面八方涌出好些家丁,都拿着大棒子,过去把刘志按住一顿乱揍,刘志大喊救命:“你们都找死!找死!快住手,朕是皇帝!”

大臣×××也披衣夜起,上前查看,闻声扯下刘志蒙脸的黑布,一瞧,是皇上,连忙下跪,口里说些不知陛下驾临,开恩恕罪之类的话。

院子里哗啦啦跪了一大片。

鼻青脸肿的刘志站起来,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陛下来府中也不打声招呼?”

刘志:“打招呼那还能叫偷吗?”刘志哼哼完,也没怪大臣,觉着今天被打,是自己偷技不精,然后跟×××打招呼,过几天再来偷。

大臣只好小心翼翼把刘志送回皇宫,然后嘱咐下人,下次陛下来偷时,不要拦他。

刘志就这么不顾一切地放纵自己,无时无刻不找乐子。到了三十六岁,他的身体就因透支扛不住了。那时候医术也不行,没得救,一命呜呼。后宫佳丽五千人的刘志,竟无一子嗣─世界上最多妻子的男人,竟没有儿子。

那怎么办呢?大汉江山得有人继承啊。这时候窦太后(刘志死了,窦妙升级太后了)就从宗室里选了刘宏做继承人,这便是汉灵帝。一位真正没救的熊孩子。

灵帝也卖官鬻爵,但全是用于自己享乐,直到死都一直在卖官,搜刮财务为己用。当时有人劝他:“天下财物都是陛下的,何必还分公和私?”刘宏不听─因为他精神也有问题,根本就是个变态。

首先,刘宏拿着一部分搜刮过来的钱,给自己修了一千间大别墅;然后做园林设计,绿色的苔藓要覆盖在台阶上,渠水环绕,种植一种叫“夜舒荷”的荷花,一茎有四莲丛生,白天收起叶子,夜晚才展开叶子。

刘宏在这池子里脱光衣服游泳,还给园子赐名“裸泳馆”。活脱脱一位暴露癖。

十四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宫女,都被强制浓妆艳抹,去裸泳沐浴。沐浴完混着各种化妆品的水最终流到河渠里,刘宏觉得很香,叫河渠“流香渠”。

搜刮过来的钱,第二部分被用在了cosplay 上。注意:不是刘宏自己cosplay,是投资给别人cosplay,他负责看。

刘宏在后宫仿造了街市,各种商店、摊贩一应俱全。嫔妃cos成卖东西的商人,卖刘宏搜刮来的财物。太监cos成买东西的顾客,宫女们扮演耍猴的、卖场的……总之就是天桥风云。刘宏自己则混迹其中,在集市里走来走去,观看商人们饮酒作乐,卖家同顾客吵架斗嘴,甚至打架。大家闹得越凶,刘宏的偷窥欲越满足,心里越开心。

哦,对了,他还精心挑选了四头驴进宫,每天驾车游览─一开始是让车夫驾车的,后来全变成亲自驾驶驴车。大家以为这是新流行,上行下效,京城官员一夜之间全都驾驴车上班。驴价暴涨,那时候炒驴比现在炒房还赚得多。

“ 是岁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辨女贩卖,更相盗窃争斗。帝着商估服,饮宴为乐……又驾四驴,帝躬自操辔,驱驰周旋,京师转相放效。 ”

大家都沉迷在驴车潮流中,而Fashion Boy刘宏则对驴车失去了兴趣。呵呵,那都是去年的流行了!过气了!朕要是再驾驴车那还不被嘲笑。

刘宏开始迷狗,吸狗(编注:着迷地吸狗的味道)。

他给狗打扮了一番,戴着进贤冠、穿着朝服、佩着绶带,摇摇摆摆上了朝。狗是小短腿,玉阶还蹦不上去。

刘宏拍掌大笑:“哈哈,666,好一个狗官啊!”

文武百官都觉得被指桑骂槐了,但又怒不敢言。

又于西园弄狗,着进贤冠,带绶。

玩完狗,刘宏将兴趣转移到鸡上。他在裸泳馆北侧修了一座鸡鸣堂,里面放养许多只鸡。每当皇帝长醉不醒,太监们就争相学鸡叫来唤醒他。鸡音远比海豚音吃香。

后来,刘宏对鸡失去了兴趣,鸡叫都唤不醒他了。太监们重新想了个法子,把蜡烛都扔到一个地方,深夜里闪闪的光亮。刘宏觉得好玩,这才愿意醒来。

估计脑子有坑,他觉得这光是神光,就在太监扔蜡烛的地方盖了个祠,名叫“余光祠”。

刘宏死得挺早的,也是年纪轻轻,二十一岁就去了。和刘志不同的是,他有留下个儿子。这便是被董卓、曹操依次玩弄于鼓掌间的汉献帝刘协。

大汉王朝早已山河日下,濒临灭亡。所以,留与不留,又有什么分别?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