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江有感原文_翻译及赏析

Oct05

韩江有感原文_翻译及赏析

时间:2020/10/05 12:10 | 分类:古诗词大全

韩江有感原文_翻译及赏析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韩江有感原文_翻译及赏析

道是南风竟北风,敢将蹭蹬怨天公。男儿要展回天策,都在千盘百折中。——清代·丘逢甲《韩江有感》

韩江有感

清代丘逢甲

丘逢甲(1864年~1912年)近代诗人。字仙根,又字吉甫,号蛰庵、仲阏、华严子,别署海东遗民、南武山人、仓海君。辛亥革命后以仓海为名。祖籍嘉应镇平(今广东蕉岭)。同治三年(1864年)生于台湾彰化,光绪十四年(1887年)中举人,光绪十五年登进士(1889年),授任工部主事。但丘逢甲无意在京做官返回台湾,到台湾台中衡文书院担任主讲,后又于台湾的台南和嘉义教育新学。

丘逢甲

猜您喜欢新诗吟兴浓,香醪量洪,好花插乌纱重。百年世事苦匆匆,莫把眉头纵。鸥鹭新盟,云山清兴,远红尘俗事冗。假石崇运能,能范丹命穷,总一枕南柯梦。长歌咏楚词,细赓和杜诗,闲临写羲之字。乱云堆里结茅茨,无意居朝市。珠履三千,金钗十二,朝承恩暮赐死。来商山紫芝,理桐江钓丝,毕罢了功名事。住茅舍竹篱,穿芒鞋布衣,啖霍食藜羹味。两轮日月走东西,搬今古兴和废。蕙帐低垂,柴门深闭,大斋时犹未起。叹苏卿牧羝,笑刘琨听鸡,睡不足三竿日。任薰莸不分,尽玉石共焚,由人海鱼龙混。长歌楚些吊湘魂,谁待看匡时论。身重千金,舌缄三寸,坐时安行处稳。醉看山倒樽,醒读书闭门,无半点尘俗闷。荣华梦一场,功名纸半张,是非海波千丈。马啼踏碎禁街霜,听几度头鸡唱。尘土衣冠,江湖心量,出皇家麟凤网。慕夷齐首阳,叹韩彭未央,早纳纸风魔状。功名辞凤阙,浮生寄蚁穴,醉入黄鸡社。取之无禁用无竭,江上风山间月。基业隋唐,干戈吴越,付渔樵闲话说。酒杯中影蛇,枕头上梦蝶,二十载花开谢。繁华景已休,功名事莫求,算富贵难消受。匡庐挂在屋西头,终日看云出岫。瓜地深锄,茅庵新沟,醉翁意不在酒。厌襟裾马牛,笑衣冠沐猴,拂破我归由袖。朱颜去不回,白发来暗催,黄金尽将时背。穷居野处保无危,俯仰心无愧。秋菊宜餐,春兰堪佩,度流光如逝水。高阳池举杯,灞陵桥探海,傲杀王侯贵。身不出敝庐,脚不登仕途,名不上功劳簿。窗前流水枕边书,深参透其中趣。大泽诛蛇,中原逐鹿,任江山谁做主。孟浩然跨驴,严子陵钓鱼,快快煞闲人物。风俗变甚讹,人情较太薄,世事处真微末。收拾琴剑入山阿,眼不见高轩过。性本疏慵,才非王佐,守一丘并一壑。算人生几何,惊头颅半皤,怕干惹萧墙祸。云林远市朝,烟村绝吏曹,风景隔长安道。淋漓醉墨湿宫袍,诗酒把王侯傲。南亩躬耕,东皋舒啸,看青山终日饱。携一琴一鹤,做半渔半樵,人不识予心乐。色侵阶碧苔,荫当门绿槐,香满瓮黄齑。青山招我赋归来,放浪形骸外。汉室三杰,唐家十宰,数英雄如过客。置轩车第宅,积子女玉帛,见多少成和败。逐东风看花,锄明月种瓜,趁春雨耘苗稼。堪嗟尘事手抟沙,较世味如嚼蜡。杖屦梅边,琴樽松下,锁心猿拴意马。鸱夷泛海槎,陶潜休县衙,入千古渔樵话。意堤防若城,口缄守似瓶,心磨拭如明镜。沧波照影鬓星星,莫行险图侥幸。松菊幽怀,莼鲈高兴,乐桑榆淹暮景。手执玉捧盈,足临深履冰,固君子知天命。两眉舒不攒,一身闲尽扌弃,百事了无羁绊。霜侵两鬓渐成斑,嗟暗里年光换。小可杯盘,寻常烟爨,客来时随意款。喜情欢量宽,乐心广体胖,生与死由天断。结构就草庵,葺理下药篮,整顿挑诗担。萧萧白发不胜簪,羞对青铜鉴。绝念荣华,甘心恬淡,安乐窝分付俺。饮壶觞半酣,共渔樵笑谈,乔公案无心勘。白茅葺短檐,黄芦编细帘,红槿插疏篱堑。诗成一笑写霜缣,诲不厌学不倦。伴侣猿鹤,生涯琴剑,设柴门常自掩。沽村醪价廉,挑野菜味甜,绝断了功名念。百篇诗细吟,一壶酒自斟,半间屋和云赁。粗衣淡饭且消任,得温饱思量甚。世态团蜂,人心毒鸩,是和非都在恁。枕床头素琴,坐门前绿阴,梦不入非熊魂。访壶公洞天,谒卢仝玉川,住潘岳河阳县。汉家陵寝草芊芊,叹世事云千变。暮鼓晨钟,秋鸿春燕,随光阴闲过遣。结茅庐数椽,和梅诗几篇,遂了俺平生愿。染风霜鬓斑,际风云兴阑,耽风月心全慢。天公容我老来间,且吃顿黄齑饭。并处贤愚,同炉冰炭,怪先生归去晚。拜韩侯上坛,放张良入山,谁身后无忧患。——元代·汪元亨《【中吕】朝天子 归隐》

【中吕】朝天子 归隐

元代汪元亨

展开阅读全文∨ 新诗吟兴浓,香醪量洪,好花插乌纱重。百年世事苦匆匆,莫把眉头纵。鸥
鹭新盟,云山清兴,远红尘俗事冗。假石崇运能,能范丹命穷,总一枕南柯梦。
长歌咏楚词,细赓和杜诗,闲临写羲之字。乱云堆里结茅茨,无意居朝市。珠履
三千,金钗十二,朝承恩暮赐死。来商山紫芝,理桐江钓丝,毕罢了功名事。住
茅舍竹篱,穿芒鞋布衣,啖霍食藜羹味。两轮日月走东西,搬今古兴和废。蕙帐
低垂,柴门深闭,大斋时犹未起。叹苏卿牧羝,笑刘琨听鸡,睡不足三竿日。
任薰莸不分,尽玉石共焚,由人海鱼龙混。长歌楚些吊湘魂,谁待看匡时论。
身重千金,舌缄三寸,坐时安行处稳。醉看山倒樽,醒读书闭门,无半点尘俗闷。
荣华梦一场,功名纸半张,是非海波千丈。马啼踏碎禁街霜,听几度头鸡唱。
尘土衣冠,江湖心量,出皇家麟凤网。慕夷齐首阳,叹韩彭未央,早纳纸风魔状。
功名辞凤阙,浮生寄蚁穴,醉入黄鸡社。取之无禁用无竭,江上风山间月。基业
隋唐,干戈吴越,付渔樵闲话说。酒杯中影蛇,枕头上梦蝶,二十载花开谢。繁
华景已休,功名事莫求,算富贵难消受。匡庐挂在屋西头,终日看云出岫。瓜地
深锄,茅庵新沟,醉翁意不在酒。厌襟裾马牛,笑衣冠沐猴,拂破我归由袖。
朱颜去不回,白发来暗催,黄金尽将时背。穷居野处保无危,俯仰心无愧。
秋菊宜餐,春兰堪佩,度流光如逝水。高阳池举杯,灞陵桥探海,傲杀王侯贵。
身不出敝庐,脚不登仕途,名不上功劳簿。窗前流水枕边书,深参透其中趣。大
泽诛蛇,中原逐鹿,任江山谁做主。孟浩然跨驴,严子陵钓鱼,快快煞闲人物。
风俗变甚讹,人情较太薄,世事处真微末。收拾琴剑入山阿,眼不见高轩过。
性本疏慵,才非王佐,守一丘并一壑。算人生几何,惊头颅半皤,怕干惹萧墙祸。
云林远市朝,烟村绝吏曹,风景隔长安道。淋漓醉墨湿宫袍,诗酒把王侯傲。
南亩躬耕,东皋舒啸,看青山终日饱。携一琴一鹤,做半渔半樵,人不识予心乐。
色侵阶碧苔,荫当门绿槐,香满瓮黄齑。青山招我赋归来,放浪形骸外。汉
室三杰,唐家十宰,数英雄如过客。置轩车第宅,积子女玉帛,见多少成和败。
逐东风看花,锄明月种瓜,趁春雨耘苗稼。堪嗟尘事手抟沙,较世味如嚼蜡。杖
屦梅边,琴樽松下,锁心猿拴意马。鸱夷泛海槎,陶潜休县衙,入千古渔樵话。
意堤防若城,口缄守似瓶,心磨拭如明镜。沧波照影鬓星星,莫行险图侥幸。
松菊幽怀,莼鲈高兴,乐桑榆淹暮景。手执玉捧盈,足临深履冰,固君子知天命。
两眉舒不攒,一身闲尽扌弃,百事了无羁绊。霜侵两鬓渐成斑,嗟暗里年光
换。小可杯盘,寻常烟爨,客来时随意款。喜情欢量宽,乐心广体胖,生与死由
天断。
结构就草庵,葺理下药篮,整顿挑诗担。萧萧白发不胜簪,羞对青铜鉴。绝
念荣华,甘心恬淡,安乐窝分付俺。饮壶觞半酣,共渔樵笑谈,乔公案无心勘。
白茅葺短檐,黄芦编细帘,红槿插疏篱堑。诗成一笑写霜缣,诲不厌学不倦。伴
侣猿鹤,生涯琴剑,设柴门常自掩。沽村醪价廉,挑野菜味甜,绝断了功名念。
百篇诗细吟,一壶酒自斟,半间屋和云赁。粗衣淡饭且消任,得温饱思量甚。
世态团蜂,人心毒鸩,是和非都在恁。枕床头素琴,坐门前绿阴,梦不入非熊魂。
访壶公洞天,谒卢仝玉川,住潘岳河阳县。汉家陵寝草芊芊,叹世事云千变。
暮鼓晨钟,秋鸿春燕,随光阴闲过遣。结茅庐数椽,和梅诗几篇,遂了俺平生愿。
染风霜鬓斑,际风云兴阑,耽风月心全慢。天公容我老来间,且吃顿黄齑饭。
并处贤愚,同炉冰炭,怪先生归去晚。拜韩侯上坛,放张良入山,谁身后无忧患。
歌姬教坊驰名,梨园上班,院本诙谐,宫妆样范。肤若凝脂,颜如渥丹,香肩凭玉楼,湘云拥翠鬟。罗帕分香,春纤换盏。【紫花儿】扶彪煞东风桃李,吸留煞暮雨房栊,吃喜煞夜月阑干。向尊席之上,谈笑其间,意思相攀,且是娘剔透玲珑不放闲,不枉了唤声妆旦。尽可以雾幌云屏,酒社诗坛。【天净沙】眉儿初月弯弯,鞋儿瘦玉悭悭,脸儿孜孜耐看。琵琶弦慢,青衫泪点才干。【尾】丽春园门外是浔阳岸,最险是茶船上跳板。一句话悔时难,两般儿爱处拣。——元代·乔吉《【越调】斗鹌鹑_歌姬教坊驰》

【越调】斗鹌鹑_歌姬教坊驰

元代乔吉

展开阅读全文∨ 歌姬

教坊驰名,梨园上班,院本诙谐,宫妆样范。肤若凝脂,颜如渥丹,香肩凭玉楼,湘云拥翠鬟。罗帕分香,春纤换盏。

【紫花儿】扶彪煞东风桃李,吸留煞暮雨房栊,吃喜煞夜月阑干。向尊席之上,谈笑其间,意思相攀,且是娘剔透玲珑不放闲,不枉了唤声妆旦。尽可以雾幌云屏,酒社诗坛。

【天净沙】眉儿初月弯弯,鞋儿瘦玉悭悭,脸儿孜孜耐看。琵琶弦慢,青衫泪点才干。

【尾】丽春园门外是浔阳岸,最险是茶船上跳板。一句话悔时难,两般儿爱处拣。

陪雅斋万户游仙都洞天千古藏真洞,一柱立晴空,石笋参差似太华峰,醉入天台梦。绿树溪边晚风,碧云不动,粉香吹下芙蓉。——元代·乔吉《【越调】酒旗儿》

【越调】酒旗儿

陪雅斋万户游仙都洞天

千古藏真洞,一柱立晴空,石笋参差似太华峰,醉入天台梦。绿树溪边晚风,碧云不动,粉香吹下芙蓉。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