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Nov05

汉高祖刘邦,本是一介布衣,秦末时提三尺剑打天下,最终打下了万里江山,建立了强大的汉朝。在其传奇的一生中,曾多次面临生命危险,但总能凭借自己旺盛的运气躲过一劫。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公元前200年,刘邦带兵平定韩王信的叛乱,却不小心在平城遭遇了匈奴冒顿单于的埋伏,差点被困死于冰天雪地之中。

在回长安的路上,刘邦经过了女婿——赵王张敖的辖地。对于这个老丈人,张敖表现得非常恭敬,像一个奴仆一样亲自照顾刘邦的饮食起居。然而刘邦却恼恨于平城之败,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到张敖身上。

历史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面对女婿,刘邦伸出双腿,毫无修养地席地而坐,就像一个簸箕一样。在古人眼里,“箕据”是最侮辱人的姿势。不仅如此,刘邦还用污言秽语辱骂张敖。

对于老丈人的侮辱,张敖可以忍,但他的部下贯高等人却忍不住了。于是他们背着张敖,在柏人县的一处厕所设下埋伏,准备等刘邦解手时将其刺死。就在这紧要关头,运气之神又站在了刘邦一边。当时,刘邦毫无来由地自言自语道:“柏人,读音就像迫人,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刘邦的车驾并未在柏人县停留,而是直接扬长而去。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纸是包不住火的,贯高等人的弑君阴谋很快被仇家告发,刘邦立即下令,将赵王君臣全部逮捕入狱,严加审问。在这些朝廷钦犯中,还有一个身怀六甲的女子,此人不断向狱卒哀求:“请放了我,我怀了皇帝的孩子!”

这位可怜的女子被称作赵姬。早在公元前199年,刘邦曾经过赵国,受到了热情接待。为了招待老丈人,张敖甚至献出了自己宠爱的小妾侍奉刘邦。然而没成想,刘邦竟一发入魂,赵姬很快便怀上了龙种。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听了赵姬的哀求,狱卒不敢怠慢,于是如实告知了刘邦。谁知刘邦正在气头上,并没有理会赵姬,仍将其关在监狱里。赵姬的弟弟不死心,他花费重金,找吕后的宠臣——审食其求情,希望他能说动吕后,放出赵姬。

很显然,赵姬的弟弟并不知道求错了人,吕后一向妒火旺盛,她又如何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情敌?审食其见吕后不肯求情,于是也没有尽力相劝。最终,赵姬在监狱里生下一个男婴,并取名为刘长。然而长期的幽禁生活或许激发了赵姬的产后抑郁症,致使她在监狱里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赵姬死后,刘邦后悔莫及,于是他厚葬了这位露水夫妻,并将刘长交给吕后抚养。吕后虽然一向狠辣无情,但幼小的刘长或许激发了她心中的母性,于是将他待之若亲生儿子。刘邦死后,吕后称制,许多刘姓诸侯王皆遭诛杀,而刘长反而活得非常好。

公元前196年,4岁的刘长被封为淮南王。随着年纪的增长,刘长最终意识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也知道了自己母亲是如何惨死的。他自然不敢归罪于自己的养母——吕后,但他却将仇恨倾泻于不肯尽力求情的审食其身上。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根据史书记载,刘长身材高大,力可扛鼎,简直和西楚霸王项羽一模一样。吕后去世后,汉文帝继承了皇位。作为汉文帝唯一的弟弟,刘长恃宠而骄,常行不法之事,然而汉文帝却总是予以庇护。

公元前177年,刘长终于决定为母报仇,他藏了一根铁椎在袖子里,他会见审食其时,竟一椎将其砸死,就像当年朱亥杀晋鄙、项羽杀宋义一样,尽显其大力士的风范。在汉代,妄杀大臣是重罪,于是他负荆请罪,拜伏于汉文帝阙下。并声明,自己杀审食其,不仅是为自己的母亲报仇,也是为被吕后杀害的刘氏子孙而报仇。出于手足亲情,汉文帝又一次原谅了刘长。而汉文帝的骄纵,最终激发了刘长窥探神器的野心。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公元前174年,刘长悍然谋反,却因谋划不周而被发觉。最终,汉文帝废掉了刘长的王位,并将之流放于蜀地。在去往蜀地的路上,刘长被关在全封闭的囚车上,沿途的县官皆不敢打开囚车的封门,也不敢提供食物。与母亲一样,刘长非常喜欢走极端,他对仆人说:“大家都说我是勇士,如今我哪像个勇士?与其活得憋屈,还不如死了算了!”就这样,刘长竟绝食而死。

囚车走到了雍县,车内早就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当地的县令战战兢兢地打开封门,却发现刘长的尸体早已发臭。听闻兄弟横死的消息,汉文帝“痛哭流涕”。为了避免自己背负“杀害兄弟”的恶名,一向被称为“仁慈”的汉文帝竟囚车沿途所有的县令。

刘邦宠幸一女犯人,生下一子却神似项羽,长大后一锤敲死吕后男宠

最终,汉文帝厚葬了刘长,并封他的四个儿子为侯。很显然,汉文帝对刘长的骄纵,实际就是为了诱使他造反,最终扫除这个唯一的危险,这与春秋时期“郑伯克段于鄢”有异曲同工之妙。对这一点,甚至连老百姓都能看出,于是他们编出童谣揶揄汉文帝:

“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