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东方都是“女鬼”较多?马祖很多庙是拜浮尸?专家精彩解析“台湾鬼怪文化”丰富内涵

Jan13

为何东方都是“女鬼”较多?马祖很多庙是拜浮尸?专家精彩解析“台湾鬼怪文化”丰富内涵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每逢农历七月鬼门开,中国台湾人总是敬鬼神而远之,但鬼魅文化又是那么大量的存在中国台湾社会之中,人若不知鬼,文化难寻根。本期文化+探讨“鬼”,访问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林美容及长期关注中国台湾鬼魅的作家何敬尧,透过他们长期研究鬼的角度,揭开中国台湾本土鬼文化的传说面纱,回顾鬼魂祭祀与中国台湾开垦脉络贯通。我们将会发现,中国台湾民俗对鬼的诸多想像不只是传说,更是历史经岁月冲蚀后的痕迹。

为何东方都是“女鬼”较多?马祖很多庙是拜浮尸?专家精彩解析“台湾鬼怪文化”丰富内涵

什么是鬼,他真实存在吗?为什么每年中元要普渡?

谈到鬼总有人问,真的有鬼吗?或对那些绘声绘影的鬼传说,怕得要死。“如果鬼不存在,为什么每年都要普渡拜拜呢?”林美容认为人可以怕鬼,但不能不了解鬼,“因为人死即鬼,不管你信不信,鬼一直真实存在我们的文化里。”

中国台湾习俗普遍认为人身有三魂七魄,死后七魄即散,三魂归于神主牌、墓地及阴曹地府。有后嗣祭祀的魂,通常丧期满一年,子孙便将其合炉与祖宗牌位同祀而成各家“公妈”,那些无人祭祀的便成孤魂野鬼,到处飘荡。

常有铁齿者声称没见过鬼,便不信有鬼。“科学家实验室里研究质子或中子,我们也都看不到,会去质疑他们瞎掰吗?”林美容认为,人们常以人类世界为中心,见不着自然世界,更不知晓超自然世界。人的肉眼有限只能看到正常世界,但别人有的经验你没有,不能就说是假的,那些属于灵的范畴,并非眼见为凭才能说出所以然。

中国台湾普渡由来融合佛道儒思想,道教解释,农历7月15日是地官大帝寿诞,掌管地狱的他大发慈悲,于7月初1释放鬼魂重返人间,享受一整个月香火,人们在此时诵经作法,普渡孤魂。佛教来说,佛陀弟子目莲在7月15日作盂兰盆,以五果供养众鬼解救坠入鬼道的亡母,这天因此也称“盂兰盆节”。

好兄弟是集体孤魂野鬼的俗称,也是7月普渡的主要对象。他们无法凭一家之力得到超渡,须仰赖公众祭祀,于是普渡便成庄社之事。每逢中元或7月中选一天举行“公普”,许多市区乡镇配合邻里习惯由各姓宗亲轮流主办中元祭,或像往昔台南彰化一带有各庄轮日普渡、彼此宴客的作法。

历史上许多屈死、冤死、枉死,或天灾人祸的集体死亡而成孤魂野鬼,为避免他们因无香火供养而来人间作祟影响地方安宁,于是中国台湾各地祭祀渐兴。林美容指出,这种对边缘弱势较多关注是汉民族文化特色,习俗上便形成鬼魂信仰。 

汉民族对普渡尤其看重,因为鬼是弱势族群。林美容解释,人终归要死,没有人不死的,死后成为后代公妈的,可堂堂正正摆在厅堂供人祭拜,“但鬼就是死无人哭的无嗣孤魂,处较边缘的野鬼,所以人们对他们有诸多同情性的理解。” 

在何敬尧的想法里,不以“唯心论”或“唯物论”探讨鬼的真实性,而从民俗学观点看待人们的幻想。他说,鬼怪的基底是草根文化,是一个族群在这块土地上累积的历史文化记忆,“当人们对鬼的幻想变成民俗仪式时,他也就成为在地文化记忆过去的一种形式了。”

“我们谈鬼故事,外在皮囊是鬼怪,但其血肉却是在地历史。”何敬尧解释,先人埋骨于此而有了灵异传说,中国台湾的鬼传说与开垦历史及原汉冲突息息相关, “如果说怕鬼,其实也只是因为不够了解。”

鬼门开,阿飘会不会找上我?鬼的世界,谁在管秩序?

阴阳两相隔,冥界有冥令。鬼要守规矩不能随便干扰人,就算谋财害命,鬼也要从阎罗王与东岳大帝拿到讨报令,不是随便就能复仇。林美容说,“他们没必要不会来侵犯捉弄,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

阎王判人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阴间地府的主宰阎王信仰源自古印度佛教,佛教传入中国后发展成“十殿阎罗王”。而城隍爷在民俗信仰中是城池守护神,民间相信人死后由土地公领着亡魂到阴府向城隍爷报到。

中国台湾的城隍庙、地藏庵、东岳殿、阎罗宫等都是祭祀阴界神只的庙宇,他们因掌管死后世界,因此民间崇祀隆重。林美容解释,管理鬼的司法神众多,像阎王、东岳大帝、城隍老爷、地藏王等 “都比他们大头,根本不用担心鬼来害人。”

每到鬼月,撞鬼传闻不少,林美容的民俗研究显示,八字轻、敏感体质、精气神不足者较易撞鬼。加上整个农历7月都是鬼的假期,难得来人间享祀“有时候鬼也会玩疯了呀”,林美容形容就像兵营收假不归,他们吃喝玩乐太开心就不想归营了。

为了防止这种不受控的情形发生,普渡时众人备妥饭菜祭品供孤魂野鬼享用,旁边通常放置大士爷的纸扎神像或画像监督,祈求顺利。大士爷又名普渡公或面燃鬼王,头上有尊观世音菩萨,传说他是观音菩萨化身,也有一说他原是诸鬼首领,受教化皈依观音门下,成为护持普渡的神只。

何敬尧解释,大士爷与世人印象专职抓鬼的钟馗不太一样,“大士鬼像纠察队长,管秩序的”,管理众鬼乖乖排队好好吃饭,不要没规矩失秩序,更不要随便吓唬人。钟馗则像“机动部队队长”,若地方有人上吊或鬼怪扰民,一年四季都有可能举行跳钟馗铲妖除恶。此外,拥有320年历史的嘉义城隍庙,每到农历7月结束,也会请城隍爷起驾绕境巡逻,收服这些逾期未归的好兄弟,维护乡里安宁。

人为什么怕鬼?中国台湾人又为何爱祭祀?

因为鬼代表死亡,所以令人害怕。林美容说明,人们面对必定到来的死亡怕得要死,“鬼代表一种死后世界,那是个你也要去,但还没去的未知境地。”有关那终极归处,佛教说是极乐世界,基督教称到主的天国,若在这些宗教之外,难道仅能透过肉体消亡才能理解?“鬼正是活着与死亡的中介”,人们透过认识鬼,得以思索生命有限终将死亡,变成和鬼一样。

早前农业社会人们寿命长短不由人,生命难在掌控中,祭祀拜鬼都是不安定感的心理投射。“禁忌越多代表越害怕,”林美容说,那些传说的鬼故事,无非要提醒世人更珍惜生命,回到人的世界,反思生命存在的灵性价值。

加上中国台湾身处中国边陲,长久来历史定位漂浮不明,“中国台湾和鬼一样都处在边缘”,林美容认为中国台湾人也将这种心理上的不安定感投射在祭祀神鬼,加上孤魂野鬼同处弱势,而祭祀意义除趋吉避凶,更有“慎终追远是孝,普渡沉沦是仁”的精神,这种推己及人贵在心诚的概念,便生根于中国台湾祭祀信仰里。

“中国台湾中元普渡是办给好兄弟的派对,更是活着的人们公开展演对死后世界的想像。”林美容说鬼是人们贴近死亡的细致探索,透过这些讲究的祭祀行为消弭鬼的不悦,不只疗愈鬼也疗愈了人们,当鬼和人的心灵都得到满足,彼此也相安无事了。

鬼是啥模样?为什么在东方女鬼较多?

“白白的一团影子,有时候缩小或放大,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长期以来,林美容的乡野调查访谈那些有撞鬼经验的人,他们描述的鬼模样与电视上看到的白衣披发、青面獠牙似乎不同,“多数看到的仅是模糊白影,很少有具体模样。”她说,这取决于鬼想要显出什么模样示众。

中国台湾的鬼怪传说,十之八九与过去原汉族群冲突息息相关,还有一些是男女问题。何敬尧认为,“这都是过往社会现象在正史无法负荷的记忆,转变成的一种流传,尤其是女鬼传说。”

一直以来东方女鬼传说特别多,“因为传统女性社会地位低于男性,过去的女性一生只能倚靠夫家,若遭爱情背叛等于什么都没了,”何敬尧说,于是就只剩下这种作祟或鬼故事流传来伸张正义,这是属于中国台湾也算是汉人传统儒家思想影响下,演变形成的结果。

最能代表中国台湾的鬼

若要选个最具中国台湾文化意象的鬼,何敬尧希望大家想起“林投姐”,那是悲哀的女鬼爱情故事,更代表一个时代下传统女性悲惨历史。

林投姐故事以中国台湾四大奇案版本流传最广,清末台南妇人李昭娘的丈夫赴唐山经商逢船难而亡,李昭娘改嫁亡夫友人周亚思后却被骗光财产。李昭娘的两个孩子饥寒受冻而死,走投无路的她在雨夜里勒死最小的幼子后上吊于林投树。此后地方传说林投树下总回荡低语哭声,乡民为地方安宁盖庙供奉香火,以“林投姐”称之。

传统社会常是男性至上,女性卑微弱势,许多事情被视为理所当然。“鬼怪其实并不恐怖,反映的是传统的弱势族群藉由故事传说才能伸张正义。”何敬尧希望大众透过林投姐理解,每个鬼怪故事背后都隐含着道德劝说,林投姐能让女权兴盛的现代,意识到传统社会对女性地位的长期压迫,重新检视父权主义下的悲哀,因而更尊重人性。

人鬼殊途,也有互相求助时

早期先民从唐山过中国台湾找寻新天地,历经千辛万苦,行船横渡险恶的黑水沟中国台湾海峡,并非每人一帆风顺,因此马祖渔民常在海上捡到浮尸。开垦期族群融合械斗,也有不少惨死荒野的无名氏。人们为浮尸立庙,为枯骨集冢立祠,这些鬼被安顿祭祀有了香火后便升格为阴神。

“这些非正常死亡、尸骨没人收的,人们将其集合立庙祭拜,因此中国台湾有不少阴庙。”林美容说,可想见在海上讨生活的人,若三番两次捡到浮尸,心理感觉很不吉利且不安的,“会害怕海上浮尸哪天轮到自己。”于是渔民便与他们打商量,随灵验事迹越多,人们遂立庙奉祀。闽南人对这些集冢立祠而祀的阴神称“有应公”、“百姓公”或“大众爷”。客家人则称“义民爷”,马祖一带崇奉的神不少是浮尸立庙,虽说阴神与鬼不相同,但与阴神相关庙宇活动也多在7月举行。

林美容解释,阴神与正神的位阶不同,一般人若想获意外之财,求大家乐或明牌这类“偏财”,通常不会求正神而会求助阴庙。

“鬼也想有归属感,若无人拜就可能不安,一旦不安就来骚扰人。”何敬尧指出,这也是为何中国台湾文化习俗上要拜好兄弟、要普渡的主因,中国台湾地方上有不少百姓公庙或有应公庙,因此而来。尤其在台南,早期因垦荒械斗或海难意外客死他乡,最后被收埋成原野孤坟或立祠祭祀,成为“有求必应”的阴只小神,都是地方上具特色的传奇信仰。

    分页:1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