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笛 郭风读后感

Nov11

叶笛 郭风读后感

时间:2019/11/11 21:15 | 分类:历史人物

叶笛 郭风读后感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叶笛 郭风读后感

展开全部

郭风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散文家、散文诗作家、儿童文学家,他像一位勤劳俭朴的老农,在文学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了七十多年,出版了50余部作品集,一些作品被译成俄、日、法、英等文字。他的作品获过首届鲁迅文学奖荣誉奖;获得全国第五届、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获得第三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得第五届冰心文学奖(儿童文学)头等奖;并荣获中国散文诗终生艺术成就奖。

这就是我们的乡亲,从莆田城关书仓巷9号(或曰芳坚馆)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叶笛”诗人散文家郭风。本人退休后,经常到离莆田一中(原址)校门口三四十米处的书仓巷散步,并时常在9号大门口驻足瞻仰片刻,此处为郭尚先故居,市文物保护单位。有一次郭风回乡时,曾叫我到他故居小坐片刻。这个地方为什么叫书仓巷呢?郭风说:“我在很小时便听说过,古代有一位儒者藏书甚富,曾于此巷建藏书楼,因而得名书仓巷。”郭风在《记书仓巷》一文中有一段十分精彩的文字,引述如下:

在我晚年时,有时会忽然怀念起来的是,大概由于巷内多为果园之故,时有鸟类,譬如白头翁、八哥、斑鸠、黄鹂以及猫头鹰飞到各户屋顶上来;特别是早晨,从巷中走过,便听见喜鹊在屋上报喜。我总感到有一种田野风趣,又有一种世代相传的、持续的、固执的民俗气氛,出现在我的故宅所在的书仓巷内。

这种对故宅、故乡沉甸甸的刻骨铭心的思念,用诗的语言倾诉出来,这是郭风散文的特色之一,他的作品充溢着故乡的“香味”和“气氛”。

1990年之后,我侧重搞宣传文化工作,或曰文字工作。因此,有幸多次或说经常拜访郭风,要嘛在福州八旬斋,要嘛在莆田,只要有家乡的文事,郭风都欣然参加。听章武、谷忠和郭景能(郭风儿子)介绍,郭老75岁之后宣布,除莆田之外,其他地方活动都不参加。这说明,郭老的这种情结十分“固执”。1993年朱谷忠简介,郭风与朱谷忠等从石狮途次莆田,我在兴化宾馆风味酒楼请郭老吃午饭,我点了焖豆腐、麦螺、花螺、炒米粉、煎、蒸跳跳鱼、“竖蛏”等风味小吃、喝家乡啤酒。郭老和谷忠胃口大开,吃得津津有味。郭老动情地说:“今天是我历次到莆田吃得最满意的一次。”朱谷忠也朗诵起诗来,月是故乡明,水是故乡甜,菜是故乡好……我颇感欣慰,原来点菜也有学问,可以激发那种“固执的民氛……”。

郭风是以描写故乡“田野风趣”和“气氛”的“叶笛”而一举成名的。我找来原诗再次拜读。诗人在《叶笛》中两次写道:“啊,故乡的叶笛。”最后一段引录如下:

那笛声里,有故乡绿色平原上青草的香味,有四月龙眼树花的香味,有太阳的光明。

1985年9月8日,郭风在一篇文章中说:“这三个‘细节描绘’,不客气地说,是从我几十年间对于故乡风土的许多印象中‘精选’出来的。”故乡的“香味”以及“太阳的光明”伴随郭老一生,照亮他的全部作品。他的作品给人美的享受,给人积极向上的艺术熏陶,影响几代人。

1994年元旦起,《湄洲日报》正式改为对开大报,之后又扩为八版,用稿量大增,除了新闻外,我想到了副刊,想到了郭老以及许怀中、章武、章汉、谷忠、丹娅、健民等莆仙籍在外乡亲。因此,想方设法创造机会,让这些文人回乡参加吾乡文事活动。如:在副刊上开辟“双松图”专栏,由郭风和许怀中联袂供稿,“骥斋”则由章武、章汉哥俩搭档。可以说,郭老当时的首肯以及许怀中老师和其他文人们的大力支持,使报社副刊大为起色。可以说,那段时间,有关郭风的信息,本报是第一时间发表的。我的手头有郭风的几封亲笔信。其中有一封信中说,袁启彤给郭老写信,信中对《郭风散文选集》和《汗颜斋文札》进行评点。郭风在信中说,袁“文采斐然,见解有独到处,为书信体文学短评。”郭老谦逊地说:“请家乡党报先行发表,不知您以为然否?”这么有分量的文章我们求之不得也,可谓人无我有,得天独厚矣!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郭老与我竟成为忘年之交,我几次到福州八旬斋拜访时,他与我促膝谈心,回忆故乡的“风趣”和那些“固执”的“气氛”,肯定我的散文写作方向,鼓励我多写。并分别两次赠送我两套经典的精装本,一套是《四书五经》,另一套是《二十五史》。并为我的拙著《荔城放歌》和《海峡乡音》认真作序,说了许多呵护、鼓励的话,可能有“溢美”之嫌。但实话实说,我无心相争,只是“做做文”,圆梦而已。郭老对我则有知遇之恩朱谷忠简介,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还有一件事,朱谷忠曾告诉我,我申请加入中国作协时,中国作协领导征求郭风意见时,郭老一锤定音:“许培元一定要上。”在八旬斋漫谈中,郭老还曾想把我的某些散文介绍给全国性文学期刊,被我坚决谢绝。章武曾说:郭风是“一位从不请人写序,却为许多青年人写序的人。”我手头有一张1985年郭风和章武、谷忠、姚文泰等作家与莆田一中蒲钟文学社的学生在兴化宾馆的合影照片,这是我女儿留下的一份珍贵资料。据说,郭风曾与文学社的学生们座谈,畅谈文事,指导他们如何写作,对青少年厚爱有加。

《汗颜斋文札》是郭风1988年至2000年之间的散文、随笔集,100多篇30多万字,由《湄洲日报》社印刷厂印刷。本书获得全国第六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文札”中大部分文章是写莆田的人、物、事,莆田的稀饭、焖豆腐、花螺、菠菜等,在郭老笔下皆成美文。在《故乡的海味》中,郭风写道:“汉语中有成语曰‘耐人寻味’,家乡的花螺等物,在我的追忆中,似能出现此等境界。”在《说莆田焖豆腐》文中,他写道:“为此,我在岳母家中吃到的焖豆腐特别有味,”郭风一语泄露了天机。他似乎很少涉及爱情这个主题,但在《致亡妇》中,郭风深情地写道:“我常常觉得你仍然在我的身边我们互相信任的、真挚的心一起跳动。”在《文札》中,我依然闻到了“叶笛”中那种香味,看到那“太阳的光明”。所以,本文题目为:叶笛声声忆郭风。

问渠哪得清如许?1985年,郭风在《语文学习》上发表文章说:“鼓舞作家孜孜不倦地创作的重要因素,是作家对于生活的爱,对于自然的爱,对于历史和人民的爱,对于土地的爱。一句最明确的话可以概括:对于祖国的爱。”这些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赤子宣言,正是郭风人品、文品的高度概括,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郭风是壶山兰水哺育的精英,是莆田大地的儿子,他永远活在莆田人民乃至海内外读者心中。我分明听见了叶笛声声。

分页: 1 2 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