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唐朝的朱温到底有多狂?两度背骨弑君称帝、睡遍儿媳、大臣妻女…最后被儿子亲手杀掉

Nov19

到这个朱温,不论是在历史上的那个,还是现在被当成生化武器的这个(猪瘟),都是个令人厌恶的存在,历史上的那个朱温,不只亲手把中国的大唐王朝给亲手埋葬,且其的为人也是缺点一堆,这点相信从上面那个令人作呕的标题就能看出来了,朱温集各种负面性格于一生,千年来总是以一个篡位者的身分为人唾弃,然而,朱温虽然做人很失败,但却运气爆表到让他碰上了唐朝最虚弱的时候,因此才让他有了可趁之机当上皇帝,闲话讲得太多了,现在就赶快进入正题,从朱温这人的生平开始讲起。

八+九的转变之路

唐大中六年(西元852年),朱温出生在宋州砀山(今安徽省砀山县)有两个哥哥,父亲朱诚是个老师,但死得早,老爸死后,这三个小孩的抚养重担就必须由母亲萧氏一手承担,萧氏只能去别人家当雇工,赚取微薄的薪水来供给一家所需,可以说,朱温的人生开场并没有很好,通常到这时候,就有两条路线可以走,一条是像匡衡一样借壁凿光,一条则是化身八九、为祸四方,那由于从小缺爱,朱温不意外的,选择了成为一名八九,而且是超派的那种,看人不爽直接抡拳上去干的类型,武力值点好点满。

朱温就这样当了流氓好些年后,终于遇到了一件改变他人生的大事,那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黄巢之乱,西元855年,考试一直被当的黄巢起兵造反,朱温随后就加入了黄巢的起义军,并在黄巢军中屡立战功,很快就被升级成了大将,但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当上大将以后的朱温是打一场输一场,他怕这种垃圾战绩被黄巢知道了会被处死,所以就干脆倒戈投向唐军,当时的皇帝唐僖宗一看这小子还不错,懂得改邪归正,就给他赐了个名,叫做全忠,以嘉奖他的忠心,其后又封其为“宣武节度使”。

历史

朱温加入唐军以后,接着就利用了自己曾待在黄巢军中的经验,负责攻打自己以前的主子,在作战期间,朱温在军中实施了一个残酷的治军方式,即“跋队斩”,规定只要某支部队的将军战死,其底下的士兵全部处死,且朱家军的部队士兵必须全部纹面以方便识别,受此严刑峻法影响,朱温底下的士兵把将军的命看的比自己还重要,每场战斗,都跟在玩守女神一样,奋勇当先,每战必胜,后来朱温的名望更是在各种战役中不断上涨,人皆仰慕,还因此得到了一名色艺无双的妻子,这位妻子名叫张惠,在朱温的人生当中,是个有很大影响的人,关于她的故事,我们会在后面提到,先回到黄巢之乱,最终,在整个唐朝和一些节度使的帮助之下,黄巢之乱终于平定,但是,此役之后,唐朝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各地的节度使拥兵自重,对朝廷更是爱理不 ,根据《资治通鉴》记载,此时的唐朝,已经到了所谓“号令不出国门”的地步。

生子当如李存勖,是朱温曾经给过的评语。 

朱温加入了黄巢的起义军,并在黄巢军中屡立战功,很快就被升成了大将。

豺狼本性,篡唐自立

黄巢之乱以后,唐朝基本就快入土了,除了外面管不好,自己家里也是,宦官的权力大到只手遮天,有次一个姓韩的宦官甚至直接绑架皇帝,还将其软禁在凤翔(今陕西境内),并连络凤翔节度使,与之结盟,值此国难之际,宰相崔胤召唤朱温前来救驾,朱温遂率领大军前往平乱,后与凤翔节度使和解,共同把宦官势力铲除,救回被劫持的唐昭宗,但此时,朱温的势力已经远远超过皇帝,篡位自立的心志于焉萌生,没多久,他就将皇帝身旁的禁卫军废除,并命令亲信将昭宗杀死,另立其子李柷为帝以方便操纵,此时的朱温,其内心所想可谓是路人皆知,但已无力阻止,唯一一个还有可能翻盘的不稳定因素,那就是皇帝底下的那班门阀官员了。

朱温自小在市井打混,因此也结识了不少寒门市子,这些人日后有些就成为了朱温的谋士,然而,在这些谋士当中,就有几个有心理缺陷的,视那些门阀大官为必杀之敌,鄙视他们为什么能够赢在起跑线,嫉妒他们比自己聪明,因此这些草根就联合起来鼓动朱温,要他把这些人生胜利组全杀死,而朱温刚好也想找个理由把一些可能会起来搞事的人干掉,但这时候旁边的草就说话了:“ 哎呀,你怎么能就只杀几个呢?,这些人全都该死啊,他们自称是清流,但其实脏的跟什么一样,我建议把他们投到黄河里,让他们永远都洗不清。 ”朱温原本不想大开杀戒的,因为他还想留几个人来帮自己做事,但一听此言,想法就改了,于是便大笑,决定要将这些门阀全都送下去探亲。

西元905年,受到鼓动的朱温在白马驿将这些“清流”约三十多人全部杀死,并将尸体投到黄河里,史称“白马之祸”(古有苻坚投鞭断流,今有全忠投尸断河,再说了,先别管杀的人是不是清流,你这根本就是污染水源吧...)此后唐朝的势力被完全扫除,但因上次那个玩得太过火了,搞得朱温有点后悔,于是就想再从民间征集新的能人来当官,但民间的士人都因为看到了朱温的办事方式,害怕来朝廷当官,因此朱温的召集成效不彰,这也导致了朱温底下的官员水平都低的可怜,为以后后梁的短命埋下伏笔。

白马之祸两年后,朱温一看时机已到,便决定篡唐自立,那当然,这个戏总是要演的,因此他就招集残余的百官来当临演,先让百官要求自己称帝,再拒绝,再要求,再拒绝,如此往复,最后才说,好吧,是你们叫我一定要称帝的,那寡人也就不客气啦!就这么样的,西元907年,朱温建立梁朝,自己也改名朱晃(这位爷名字还真多),曾经盛极一时的唐朝灭亡,五代十国的副本正式开始。

过来打一架!梁晋争霸战!

后梁建立后,朱温首先面对的难关就是其他的节度使不服,唐朝册封的很多藩镇均不承认后梁,仍用唐年号,但也有些人表示愿意归顺后梁,朱温开心,就把这些愿意归顺的人一一册封,而这些被册封的人,有不少后来也成为了十国的君王。

然而大肆册封并不能解决后梁的困境,总有人要跟他作对,这个最跟后梁唱反调的,就是河东节度使李氏一家,当时的掌门人叫李克用,李克用在后梁建立前就已经和朱家结下了梁子,就只是因为李克用在酒后多说了朱温几句,朱温这个EQ低的就打算在人家睡觉时干掉他,好在李克用命大,最后没死,狼狈地逃回了太原,但从此这两家便结下了不解之仇。

回归正题,朱温一看又是你李家啊,找打,就集结大军约十万人像洪水般淹了过去,第一站就是当时被李家占据的潞州,但无奈的是,晋军的守城技能全部点满,且后勤做得很好,城内兵精粮足,丝毫不惧这来攻的十万之众,就这么样的耗了半年,梁军的十万人不断减少,斗志日丧,后来朱温也等不了了,就决定到前线看看出了什么岔子,梁军诸将看到老板来了,都想邀功,一段剖析跟朱温讲说:老板,我们一定能攻下这城,之后为了取信朱温,就开始发动进攻,后来果然拿下了一场小胜,朱温一看整个爽上了天,认为晋军也没啥了不起嘛,遂自己先返回京师了。

也不知道朱温到底有什么神奇POWER,或者是梁军一看老板走了就继续怠工,反正原本打胜仗的梁军,在老板走后,就被晋军的大将李存勖(音同:序,此时李克用已经病故,由儿子李存勖继任晋王)给打了个落花流水,之后更是被晋军夜袭大败,除了死了一堆兵,粮草辎重也来不及带走全部送人,就这样,潞州之战以梁军的败退而告终。

朱温此时正在京师等着捷报传来,然而捷报没有,倒是从前线逃回了一堆丢盔弃甲、仓皇溃逃的梁军士兵,这简直让朱温大吃一惊,他居然败了!这是朱温无法相信的结局,但事实摆在眼前,于是朱温就开始痛定思痛,想找出战败的原因,最后,英明神武的朱温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底下的那些王不出力嘛,看看我这个领导,当得多好,一出门就打胜仗,于是,朱温把这次战败原因都归在底下的王不出力,就决定除之而后快,首先的目标,就是镇州的赵王王镕,定州的节度使王处直,这两个配角一看,唉唷,你看那只疯狗派兵打我们唉,我好怕喔,不如就去投奔晋军吧!

就这样,朱温成功的逼反了两个原本属于自己阵营的手下,且又再一次的,必须和死对头李家作战,之前就已经有输过一次的经历了,那想当然,这次进攻,连准备都没有,经验没分配,装备都没穿,当然也是被海扁的份,因此,毫不意外的,梁军又输了,且这次可谓是赔光了老本,自己的精锐全失,从此一蹶不振。

连打了两次败仗,对朱温的弱小心灵造成了重大的打击,为了补足心中的那个空洞,朱温打算暂时休兵,先去温柔乡里寻找男人的优越感来恢复信心,朱温的后宫生活,在历史上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把前面挖的坑给埋起来,来讲讲朱温的正妻张惠是个怎样的人。

黄巢之乱期间,朱温为了平乱,必须转战四方,他在光复同州后,在当地遇见了一名妙龄女子,名叫张惠,且对她一见钟情,而张惠也看朱温骁勇善战,建功立业无数,也很欣赏他,两人一拍即合,遂结为连理。

不过,其实朱温和张惠的性格是差异很大的,张惠为人贤明精悍,敢做敢言,动有法度;而朱温性格暴戾,喜怒无常,容易动辄杀人。每当朱温大动肝火要降罪无辜人等时,只有张惠敢于与夫硬碰硬,继而进言规劝,挽救无辜。

除此之外,张惠的办事能力也很强,不只一手包办家务,连朱温在战时遇到的困难,也都会来询问张惠,张惠也总是能够切中要害,让朱温茅塞顿开。因此,朱温对张惠越加敬畏钦佩。有时候朱温已率兵出征,中途却被张惠派的使者赶上,说是奉张夫人之命,战局不利,请他速领兵回营,朱温就立即下令收兵返回。朱温本性狡诈多疑,加上战争环境恶劣,诸侯之间你死我活的争夺,更使朱温妄加猜疑部下,而且动不动就处死将士。这必然影响到内部的团结和战斗力,张惠对此也很明了,就尽最大努力来约束朱温的行为,使朱温集团内部尽可能少地内耗,一致对外,这点对于在朱温底下工作的诸将而言,可真是值得尊敬的一位女子啊,因此除了朱温,不少将士都很尊敬张惠的为人。

张惠对朱温而言,简直就是上天派来辅佐他的女神,也不知到朱温是前世攒了多少的福报,才得到了这个“大幸运”,但很可惜的是,就这么一位难遇的贤内助,过世的早,且过世的节点还就刚好卡在朱温准备窜唐自立的前夕,令人不胜唏嘘,临终前,张惠躺在病榻上,向夫君劝道:“既然你有这种建霸业的大志,我也没法阻止你了。但是上台容易下台难,你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如果真能登基实现大志,我最后还有一言,请你记下。”泪流满面的朱温忙说:“有什么尽管说,我一定听从。”张惠缓缓说道:“ 你英武超群,别的事我都放心,但有时冤杀部下、贪恋酒色让人时常担心。所以“戒杀远色”这四个字,千万要记住!如果你答应,那我也就放心去了。 ”语毕,张惠慢慢的阖上了双眼,不再醒来,张惠死后,不仅朱温难过流泪,就连众多将 士也是悲伤不已。

恶烂无极限,漂亮的姑娘都是我的

朱温和他老婆的爱情故事到此为止,记得张惠最后的遗言是什么吗?要他的夫君戒杀远色,由此可见,张惠直到死前的最后一刻都在为夫君的宏图霸业着想,那朱温呢,张惠死后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吗?

通常看到这个问法,相信大多数人都可以猜出来了,没有,朱温在对晋的战事上屡屡挫败,也不知道是不是打击太大导致记忆断线之类的,朱温完全忘了亡妻的话,战败后回到京师就开始纵情声色,夜夜笙歌,究竟这人夸张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不妨可以从一些历史上的记载来窥探一二。

据欧阳修所撰的《新五代史》记载,朱温有个大臣叫张全义,在朱温有次因兵败准备班师的时候,主动接待老板来家里住,但这朱温还真是不知好歹,一入张府看到张全义家的妻妾,还有女儿都不错看,竟然在这里住宿的几天,将每位张家女眷叫来强迫侍寝,且一次一个不够,非得要多人混战才行,就这样,才几天的功夫,张全义的女儿们都失去了贞操,而且凶手还是个快六十岁(当时朱温五十九岁)的色老头,张全义的儿子张继祚听闻此消息,愤怒至极,便准备动身要把这个人渣手刃,结果被父亲劝阻,因为张全义对儿子说:,“ 我们之前被围攻的时候,穷到只能吃木屑,多亏梁军赶来解围,我才能活到今天,这个大恩,不能忘啊! ”

这个“全义一家性侵案”长年以来一直被当成朱温荒淫无度的证据,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开始有人质疑这事件的真实性,持反对意见者认为此事为宋朝人所写,自然会多少的丑化前朝,因此,反对意见者认为此事为杜撰,怀疑其真实性,也无法让人完全信服。

好吧,既然一个由宋朝人写的证据无法取信于人,那就再举一个时人的记载好了,据五代人孙光宪所撰的《北梦琐言》记载,朱温的儿子由于长年征战在外,因此都只能让妻子们留守空闺,这时候,猜猜看谁就会出现啦,没错,就是朱温,由于儿子们都在外面出差,因此早就满足了色朱温的召唤条件,找到独守空闺,没人爱的儿媳们后,接着,朱温这个做公公的,就来代替儿子来给予儿媳们得不到的“幸福”,接着又是跟上面一样的剧本。

朱温的荒唐行径,弄得整个后梁朝廷满城风雨,每个大臣都害怕自己的妻眷会成为朱温下手的目标,而朱温的儿子呢,在征战归来后,听到妻子跟自己诉说父亲居然在这段时间内干了多少龌齰事,居然起了异心,认为这样可以讨得父亲的欢心,便主动自发,积极地把自己的老婆给送到父亲那里,以此希望能够得到皇位的继承权,可以说这完全就是渣男无误,居然把妻子当成政争的工具!

反观朱温另一边,看到儿子们送来的媳妇后,一眼就看出了这群猪狗在想什么(注:之前在与晋军交战的过程中,朱温曾为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的统兵才能感到惊叹,并说了一句:“ 生子就当生像李存勖这样的啊,至于我的儿子们,跟猪狗有什么差别。 ”

于是,朱温也就大方笑纳各位媳妇来到自己的床上,同时,也看看哪位儿子的媳妇好看,以决定要立谁为储君,最终,朱温一看,这个义子朱友文的老婆王氏不错,再加之王氏的煽动,最终让朱温的内心天平产生偏移,决定立朱友文为太子,然而,朱温纵横一生也没想到,这个举动将会让他最后无法寿终正寝。

原来,在朱温纵欲过度的没多久后,朱温的身子就出现了不少问题,加上他其实也一大把年纪了,每天的激烈运动更是让他无法负担,没多久就快领便当了,朱温也知道自己气数将尽,临终前,他嘱咐侍卫召来义子朱友文交代后事,却没想到消息走漏,被另一名儿子朱友圭给知道了,朱友圭与朱友文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亲生儿子,听到父亲居然要把皇位让给这个外来种,内心十分不爽,继承父亲狠辣性格的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父亲给干掉自立为帝,就这样,朱友圭纠集了几个大臣,戴上自己的军队发动政变,冲到寝宫里面把朱温给亲手终结掉,自立为帝,至此,朱温的人生故事总算结束,而且是以这么一个不光彩的结局收尾。

梁朝内乱,好牌都打光的下场

在五代十国时期,一个人的一生,通常就可以概括一个国家的历史,除了一些特例,后梁也是,完美的给我们演示了什么叫做短命政权,朱温死后,弑父自立的朱友圭为其他朝廷旧臣所不服,仅登位一年,就被朝廷内的大臣给弄死,下去见了父亲,篡位者朱友圭死后,朱温的另一个儿子朱友贞上台,但这个朱友贞接手的,可是一个内忧外患不断,即将引爆的国家,在内忧方面,朱温留下来的争位大战还在继续,例如朱友贞就曾经被自己的弟弟派人刺杀,不过没死,但这次被次也让他变得疑神疑鬼,从此只相信几个亲信说的话,外患方面,记得前面那个李家的晋军吗,在后梁天下大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马不停蹄的扩张自己的势力,朱友贞原本也觉得问题不大但打开地图一看,才发现大事不妙:“ 哇塞!这还是我当年带兵打的李家?你确定这不是李 世民复活了? ”周边局势的变化,搞得朱友贞理智断线,无法做出重要决策,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开始沉溺玩乐,例如:他曾经帮他的宠物乌龟盖一个“龟堂”,还亲自到市场买珍珠当装饰,当珍珠的数量足够时说道:珠数足矣。这些都被当时人认为不祥,因为龟堂音同归唐,珠数足矣被认为是“朱氏的气数将尽”。

不管这些预兆怎么说,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后梁朝廷已经陷入了无政府状态,无人理政,这不灭亡才见鬼了,西元923年,晋军的统帅李存勖建立五代中的第二个朝代—后唐,并于随后发兵攻梁,眼看大势已去,朱友贞自知无法抵抗,在唐军攻进首都的前夕,命令身旁的将军将自己杀死,这个消息后来传到唐帝李存勖那后,李存勖一声长叹道:唐梁之间的一切仇怨,皆起于朱温,与朱友贞无关。我和他对阵十年,只可惜未能在他活着时见其一面。朱友贞死后,后梁亦随之亡国,享国祚17年,是五代之中最长寿的一个。(顺带一提,后梁这十七年间,末帝朱友贞共待了十年,他也同时获得了五代诸帝中在位最久的成就)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