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的名将都是悲惨的!孟珙灭金国抗蒙古结局不得善终!

Jan24

大宋的名将都是悲惨的!孟珙灭金国抗蒙古结局不得善终!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大宋的名将都是悲惨的!孟珙灭金国抗蒙古结局不得善终!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孟珙灭金国抗蒙古结局不得善终!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岳飞北伐,孟安带着儿子孟林千里投军。

韩侂胄北伐,孟林的儿子孟宗政屡立战功。

宋金风云激荡六十年,半壁河山沦为弃土。老孟家却靠着三代人的拼搏奋斗,从失地流民逆袭成将门世家。

然而岳飞的拼命换来惨死,老韩的人头充当求和道具被送往敌国,这些又仿佛暗示着大宋名将的悲凉结局。

当孟家爷孙一步步踏入权力漩涡中心,从毛毛兵升级为灭金抗蒙的统帅,等待他们的终极命运会是什么?

一升一降的法门,或许是常人永远跳不出的迷阵。

1195年,南宋正式启动“庆元党禁”项目。

韩侂胄和赵汝愚联手拥立宋宁宗,接着却又在庆功会上当众翻脸,革命友谊瞬间变成你死我活的争斗。

老韩是夺权派,将赵状元一党贬往山区搞扶贫。理学精英们集体被按在地上摩擦,朱熹更被斥为“伪学魁首”。

临安城鸡飞狗跳,千里之外的枣阳县虎虎生风。

身披铠甲的孟宗政正在操练士兵,看着一个个光膀男儿呼呼哈嘿,他边走边喊: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技能训练结束后,老孟召集全体人员开大会。他在会上强调枣阳和襄阳的战略关系,以及城防工作的重要性。

这时,有人冲进来喊道:你媳妇生了,又是个带把的!

孟宗政回到家里,看见三个儿子围着小弟弟转圈,脸色顿时无比阴沉。

老大!你的十公里往返跑完没?

老二!你的五百个铅球扔完没?

老三!你的两千个俯卧撑做完没?

儿子们龇牙咧嘴的出去了,老孟掏出一对小型哑铃塞在婴儿手里,乐呵呵地说:来,这是爹给你买的玩具。

这位排行老四的小男婴,就是将来要和岳飞齐名的孟珙,即便目前只掌握哭喊技能,精通吃喝拉撒睡。

俗话说“宁欺老莫欺少”好像不太道德,却正是对生命力的未知恐惧,因为时间可以让命运充满各种变数。

老孟没工夫搞可行性分析,他的带娃理念向来是:挺直干,不要怂。

在彪悍家风的熏陶下,孟珙按照铁人三项世界冠军的标准茁壮成长。经常是刚刚放下小奶瓶,就得抱起大铁饼。

然而,老孟家四代人的成功经验,劝退过无数幻想成功的人。

1206年,韩侂胄仓促之下出兵北伐。

陆游很激动,写下人生污点的《南园记》。

杨万里很激愤,写完指责遗书后气绝身亡。

(见秦岭一白.陆游杨万里篇)

好些年没有打过国战,南宋各界人士心思迥异。只有常年荷尔蒙爆棚的军营,执行红头文件堪称雷厉风行。

孟宗政带着兵马粮草上路,妻儿匆忙赶来送行,他很罕见地朝着儿子们笑道:训练别偷懒,我回来要检查的。

城东头的二傻子都知道:打仗嘛,哪有不死人的...

起初,宋军长驱直入收复不少地方,同时也激活了古老而猥琐的奸细行业,据说金国按照每条五毛的价格收购。

老韩用人失误打了几次败仗,轮到金兵挥鞭南下冲到大散关。四川一把手直接跪地投降,还向金国讨要蜀王称号。

羞愤交加的韩侂胄想起了辛弃疾,军事指挥权的任命书还没有送到,那位68岁的老人已经在屈闷中抱憾而逝。

他临死前还在高喊:杀贼!杀贼!

大宋再次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老韩硬着头皮还要继续打,皇后和史弥远都快急疯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连法治进行时栏目都不一定敢播。

韩大宰相照常上朝打卡,半道被人拖进小树林砍死。割下脑袋后还塞满冰块保鲜,八百里加急送给金国求和。

一颗头颅不值钱,只是嘉定和议的打脸赠品罢了。

金宋为伯侄之国。

岁币银、绢各三十万,犒军钱三百万贯。

送主战大臣韩侂胄首级。

孟宗政带着打残的队伍回城,身上的血迹和尘土结成硬块。将士们一双双呆滞的眼神,全然没有出征时的豪情。

阔别近两年的家人重逢,老孟勉强挤出一丝苦笑。看着孟珙忙前跑后展示胸大肌,他却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我那些弟兄们,当真又是白白战死了吗?

宋朝自太祖以下,员工们比老板还操心国事。

赵方镇守边关近十年,发现一条隐藏的食物链。他绘制出极为准确的进化图谱,连夜通知孟宗政等人开会。

赵方:各位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赵范:还有坏消息吗?

赵方:我们处于食物链的底端。

赵葵:好消息是啥?

赵方:金国会被蒙古天天暴揍。

扈再兴:跟咱有啥关系?

赵方:保费上涨、边关多事...

孟宗政:挺直干,不要怂!

经过赵方多次举荐,孟宗政升任钤辖并驻守襄阳。他从失地流民里大肆招兵,组建出刚猛勇毅的“忠顺军”。

孟家四兄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常年混在父亲的军营里修炼技能树,练出来的八块腹肌可以夹死蚊子。

孟宗政盯着这批新兵蛋子,仿佛听到枣阳弟兄上阵前的调侃:如果战死了,就怨自己生在这如火如荼的乱世吧!

1214年,金国被蒙古打的拼命求和。

金宣宗向成吉思汗交完天价保费,就将国都从北京搬到开封。南宋赵家人听闻后,集体跪在太庙哀嚎儿孙不孝。

皇城是你们盖的,皇陵是你们修的,我们却不敢常回家看看啊。

金国皇帝的屈辱感,和九十年前的大宋一模一样。

金宣宗掏干家底补交保费,蒙古不开发票就算了还穷追猛打。南宋见此形势,单方面宣布停止续交保费。

你特么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有脸来我这收保护费。

1217年,金宣宗犹如吃了大力金刚丸般勇猛。在拼命抵挡蒙古铁骑南下的困境中,还能抽出兵马南下攻宋。

一切就像赵方所说的那样,襄阳成为迎敌主战场。孟宗政翻身跃上战马,带着部下和四个儿子冲进烽火狼烟。

那一年,孟珙22岁,这位将门虎子开始聚合所有人的目光。

战前会议上,孟珙认为金兵定会偷袭樊城,建议老爹在河岸边设下伏击圈(金人果至,半渡伏发,歼其半)。

首战大获全胜,赵方通知孟宗政去救援枣阳。这仗打的天昏地暗,宋军被金兵切割成一坨坨的小豆腐块。

孟珙清掉身边的小怪,部下指着远处喊道:快看,那个老将的战力好高啊,一人单挑十个金兵也不落下风。

孟珙顿觉豪气干云,冲着那人高呼:对面的兄弟姓甚名...靠!那是我爹(珙望敌骑中有素袍白马者,曰吾父也)。

急麾骑军突阵,遂脱宗政,以功补进勇副尉。

1219年,完颜讹可率领二十万人马攻打枣阳。

金兵突破一层层防线,在城外稀稀拉拉的整理队形。孟珙站在城楼上抄起弓箭,接连射翻好几个反应慢的。

孟宗政挑选忠顺军骨干人员,让孟珙带去搞侧面偷袭。抢完粮食器械又砸了锅碗瓢盆,金兵迫不得已而退兵。

破砦十有八,斩首千余级,大俘军器以归,以功升下班祗应。

赵方一个劲地拍老孟肩膀,夸赞他家老四前途无量。在战功业绩和老赵的举荐下,孟珙当上从九品的承信郎。

没错,孟珙前两次玩命换来的职位,其实连个品级都没有。

此后四年,孟家父子在荆鄂战区全年无休。从战事规模递减的规律来看,金国应该被蒙古揍得裤子都掉了。

1223年,孟宗政病死在工作岗位上。这位征战一生的边关猛将,赢得百姓发自内心的敬重(死之日,边城为罢市恸哭)。

孟珙准备守孝三年,领导却着急的说:你也不瞅瞅当前的国际形势。

1224年,宋理宗和金哀宗同时继位,比拼谁比谁能多一口气。

武仙叛金降蒙,金哀宗真心请他回国。

孟珙在家守孝,宋理宗诚意请他上班。

有本事的人,果然走哪都被人惦记。

孟珙接管父亲组建的“忠顺军”,另兼任京西第五副将、神劲军统制,然而职称等级才是正九品的忠翊郎。

他已经嗅到蒙古铁骑四处屠城的血腥味,将忠顺军分为三部日夜操练,还在枣阳根据地大搞军工建设。

三年后,成吉思汗病死六盘山。拖雷按照遗嘱灭了西夏,造成宋金蒙三缺一的死局,牌桌上的气氛好尴尬

有开场就有谢幕,谁会是下一个滚出牌桌的人?

孟珙修建平堰工程,引河水跨过九座丘陵。开凿八十三丈的通天漕,灌溉出十万顷良田,每年收粮十五万石。

忠顺军在业余时间养马,官府免费发放草料(军民分屯,年收十五万石。忠顺军家自畜马,官给刍粟,马益蕃息)。

屯粮练兵、练兵屯粮...,孟珙忙着储备战略物资时,他的母亲病逝了,史书对此记载只有“丁母忧”三字。

那些伟大的母亲们,在古代常常连个名字都没有。

1231年,36岁的孟珙在家守孝,三路蒙古大军狂揍金国。

蒙军在三峰山大败金兵主力,金哀宗带着大臣连夜逃往蔡州,白华更是将亲儿子甩给元好问(见秦岭一白.白朴篇)。

金国已经慌不择路了,武仙决定要向南宋开炮。他准备抢占四川地区,好让金哀宗天天能吃上麻辣烫。

孟珙笑喷了:京西兵马钤辖、枣阳军驻札、忠顺军统帅,你以为老子这么多头衔是用来充门面的吗?

武仙派天赐打头阵,孟珙一战干死五千人。

武仙转而攻打吕堰,孟珙二战俘虏三万人。

武仙退守马登山,孟珙三战击杀小元帅。

武仙逃向岵山,孟珙四战抢夺粮草辎重。

武仙部下投降,孟珙敲锣打鼓热烈欢迎。

武仙落败后逃进深山,孟珙带着搜救队进山收网。部将们觉得阴雨天视线不好,担心领导中了金兵埋伏。

孟珙翻身跃上战马,豪气冲天的说道:进兵不可缓,此雪夜擒吴元济之时也(见秦岭一白.韩愈篇)!

武仙正躲在山洞里烤地瓜,仓促之下被打的无力还手。他穿着毛毛兵的衣服趁乱跑路,从此成为失踪人口。

珙降其众七万人,获甲兵无算。还军襄阳,转修武郎、鄂州江陵府副都统制。

武仙失踪的消息传开后,最开心的还是蒙古人。

蒙军围攻蔡州两个月,死伤无数却连城墙都摸不到。老在外面晃悠的武仙被干掉了,主帅塔察儿长舒一口气。

他极力邀请南宋入局打辅助,最好多带点装备和红蓝药水。大家齐心协力拿下蔡州城,早日实现霸服的伟大目标。

南宋朝廷开会讨论三天,得出的结果是:我们特么的该咋办?

当年被辽国人欺负,北宋便和金国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合力灭掉大辽,金国人却反手就是一招靖康之耻。

现在跟着蒙古消灭金国,鬼知道吃完会不会又被甩。自身实力不够强大,选择依附对象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金国:你能再帮我一次吗?

南宋:我做梦都想弄死你!

蒙古:没问题,我们弄死他!

金国: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南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蒙古:你觉得呢?嗯哼?

塔察儿见南宋迟迟没有动静,又发消息说:金哀宗随时会饿死,你们不来就没机会报仇啦,徽钦二帝那个惨呀。

去他娘的!先让老子弄死完颜王八再说!

金兵阻拦宋蒙两军会师,被孟珙打的丢盔卸甲(珙鼓行而前,金人战败,追至高黄陂,斩首千二百级)。

宋军在蔡州城外安营扎寨,蒙将奔盏跑来要见孟珙。他想看看干掉武仙的南国勇士,靠的是实力还是运气。

两人带着随从打猎,时刻观察对方的架势。翻译人员还没反应过来,他两就当众拜把子(珙与射猎,倴盏喜约为兄弟)。

最高级的身心交流,往往并不需要过多语言阐述。

但是战局进展不顺,经常气的奔盏呜哩哇啦。金国面对宋蒙联军异常坚挺,啥样的招数姿势都能摆出来。

城楼上有弓弩箭阵,城墙外有柴潭河水。金兵时而扮成美女诱敌,联军刚追到城下就被滚油浇头(号人油砲)。

看着金国困兽犹斗般的疯狂,孟珙莫名担忧襄阳会不会也这样,毕竟蒙古的地盘实力比金辽合体还要强大。

太祖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见秦岭一白.赵匡胤篇)!只是风水轮流转,轮到南宋扮演南唐的角色。

孟珙回过神来,朝着奔盏说道:已窘矣,当尽死而守,以防突围。

孟珙带着宋军冲上蔡州城,又打开西门招呼蒙军入城。两军汇合后杀向皇宫,完颜承麟直接被剁成肉馅。

金哀宗的尸体烧的黑不拉几,孟珙抽刀砍成两段送给蒙军(珙与倴盏分守绪骨,得金谥宝、金银印牌有差)。

金国终于亡了,南宋这口恶气终究是出了。

朝廷给孟珙加封一大堆头衔,职称也涨到从七品的武功郎。还通知他马上回襄阳设防,不要探讨地盘分割问题。

孟珙带着残活的宋军撤离,奔盏带着几位随从赶来相送。两人一路上没有说话,临别前仅仅道了声各自珍重。

一个是随元太宗征战的悍将。

一个是力守南宋门户的猛将。

性情相投,不分国籍种族。

各为其主,必有生死对决。

宋理宗的心情比孟珙还郁闷,河南皇陵埋着七位北宋先帝。一百多年没敢过去扫墓,坟头草恐怕都两丈高了。

太常寺刚成立北上扫墓小组,蒙古大军就邀请南宋出兵。双方通过干一炮的方式,解决河南地区的归属问题。

卿大夫们吓得不敢去,孟珙亲自护送才算把坟上了(众畏不前,珙选精骑疾驰,昼夜兼行与二使至陵下,成礼而归)。

那一年,完成灭国大战的孟珙刚刚39岁。

同年,南宋抢夺河南地区失败,彻底和蒙古撕破脸皮,自此迈入悲壮而惨烈的抗蒙时代。

孟珙一直在襄阳练兵,还抽调两万精锐组建镇北军。宋理宗在战和之间摇摆不定,喊来孟珙发表个人看法。

理宗:卿名将之子,忠勤体国,破蔡灭金,功绩昭著。

孟珙:此宗社威灵,陛下圣德,三军将士之劳,臣何力之有?

帝问恢复大计。

珙:愿陛下宽民力,蓄人材,以俟机会。

帝问和议可否。

珙:臣介胄之士,当言战,不当言和。

1236年,孟珙调守黄州。中路蒙军狂攻蕲州,朝廷命令孟珙火速救援,蒙军主帅得知消息后转头攻打襄阳。

这支队伍就是当年灭金的蒙古汉子,塔察儿、奔盏们并不是顾忌兄弟情谊,而是没有把握能打赢孟珙。

既然各为其主,你我就不单单只是你我了吧。

蒙军集中火力攻打襄阳,随州、荆门、郢州守将弃城逃跑,情急之下又喊孟珙回去守门(众谓无逾珙者)。

孟珙白天让士兵摇旗呐喊,晚上点亮数十里地的火把,蒙军低头核算人数时被冲杀的七零八落(破砦二十四,还民二万)。

此战一举扭转长江中游的局势,孟珙升任鄂州诸军都统制。

1237年,蒙古再次南下攻宋。

眼见蒙军气势汹汹而来,蕲州、舒州守将第一时间溜了。光州守将跑路都嫌累,直接大开城门投降了。

蒙军收整三个州的弹药,一股脑全部砸向黄州。守将王鉴被打的眼冒金星,苦苦支撑时好像看见援军来了。

是他!是他!就是他(珙入城,军民喜曰吾父来矣)!

孟珙在城楼上搭建作战指挥部,打退蒙军后连杀四十九个逃跑兵将,又把皇帝赏赐的金碗银筷分给重伤人员。

宋理宗器重、众将士敬佩、老百姓爱戴,孟珙被任命为京西湖北安抚制置使,相当于南宋中部战场的主帅。

张俊收复郢州。

贺顺收复荆门。

刘全收复樊城。

...

宋军逐渐抢回荆襄地区,朝廷的赏赐一趟接一趟送来。孟珙却以只嘉奖他一人为由,拒绝在收货单上签字。

宋理宗幽怨的说:有功不赏,人谓朕何?三军勋劳,趣其来上。封爵之序,自将帅始,卿奚辞焉?

孟珙按照战功大小排序,还对皇帝说:襄、樊为朝迁根本,今百战而得之,当加经理,非甲兵十万,不足分守。

千里之外的临安回复道:数额太大,能不能便宜点?

1239年,蒙军号称八十万杀向四川。

孟珙趴在地图上研究数日,凭靠当年的合作经验和沙场征战直觉,料定蒙军会经施、黔二州穿越湖湘。

他在峡州、归州、施州、澧州接连布防,蒙军每到一处就会迎接一次炮火洗礼,被轰的找不见回家的路。

这场大垭寨之战让南宋扬眉吐气,蒙古军迫不得已撤回夔州。

孟珙提交“藩篱三层”战术,要在长江上游设立三道防线。宋理宗听的光知道点头,连四川战区也交给他打理。

45岁的孟珙受封宁武军节度使,这比唐朝节度使的含金量高多了。南宋开国百余年,只有岳飞、毕再遇获此头衔。

曾祖父是岳飞手下的毛毛兵,孟珙却能和岳武穆并肩而立,他不禁想起父亲常常说的话:挺直干,不要怂!

于是,孟珙派人去邓州烧了蒙军的木头,又派人去蔡州烧了蒙军的粮草,然后才带着人马前往四川视察。

没船又没粮,还赖着不走等过年啊!

四川主将和二把手闹别扭,两人天天写奏章抨击对方。

孟珙抡起蒲扇大的巴掌,说道:国事如此,合智并谋,犹惧弗克,而两司方勇于私斗,岂不愧廉、蔺之风乎?

接下来,孟珙干出一系列打仗以外的事情。

设立赏罚规定,考核各部官吏业绩。

大力治水屯田,分地发粮安置流民。

统计战死人员,建闵忠祠年年祭拜。

创办书院武堂,收容各地流亡士人。

珙厘蜀政之弊,为条班诸郡县,曰差除计蜀,曰功赏不明,曰减克军粮,曰官吏贪黩,曰上下欺罔。

当然,孟珙对打仗老本行也没有丝毫懈怠。

召集淮地三百武人,组建宁武军。

招降回鹘两百壮士,设立飞鹘军。

靖州赛良造反,打到就地飞升。

淮东遭受兵祸,派儿子去平叛。

1242年,蒙古大军进攻三川,孟珙命令各地将官死守工作岗位(不许失弃寸土)。

梁栋以城中缺粮为由,从开州一路小跑溜进夔州。孟珙逮住之后手起刀落,严厉打击弃城逃跑的歪风邪气。

蒙古发生内乱而撤兵,孟珙升为检校少保、进封汉东郡公。

孟珙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襄阳地区形势严峻。朝廷送不来足额的钱粮和兵马,还喜欢躺在炕上瞎指挥。

枢密院命令五千人驻守安丰,孟珙服从了。又要分派三千人驻扎齐安,孟珙发飙了。

隔一水耳,须兵即度,何必预遣?先一日则有一日之费,无益有损,万一上游有警,我军已疲,非计之得也。

余玠去四川上任,顺道拜访孟珙。老孟知道当地缺粮又缺兵,硬是挤出六千人马和十万石粮食送给他。

孟珙开始抱怨:朝廷未之思耳,彼若以兵缀我,上下流急,将若之何?珙往则彼捣吾虚,不往则谁实捍患。

这一场场硬仗,真是越来越难打了。

1246年,蒙古的河南地区负责人联系孟珙,直截了当表明自己想投降。

孟珙:你这简历不好看啊!

范用吉: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孟珙:你是金人,金国亡后投降大宋。

范用吉:生在金国,但心系大宋。

孟珙:身为南宋守将,为何又投降蒙古?

范用吉:水土不服,吃不惯大米饭啊。

孟珙:那为何又想重回大宋?

范用吉:还是你们这里好捞钱啊。

孟珙:你凭什么?

范用吉:就凭这一车的机密文件!

孟珙统帅南宋三分之二的边关防线,深知各大战区的军需物资短缺,范用吉的投降可以带来拳拳到肉的反攻。

为规避吃完被甩的投降风险,老范想要皇帝盖章的保证书。

孟珙觉得这不算事,踏破铁鞋也搞不来的军事情报,如今不费功夫就能弄到手,二傻子都知道点头同意。

但是,宋理宗拒绝的很干脆(珙白于朝,不从)。

或许,赵宋的老毛病又犯了。

怕惹毛蒙古人,招来更猛烈的报复。

怕主战派崛起,皇室被绑在战车上。

怕孟珙势力大,威胁到皇帝的权威。

反正还能维持,朕死以后,管他娘的。

孟珙千里奔驰入京汇报,却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没听到,不禁仰天长叹:三十年收拾中原人,今志不克伸矣!

这位征战一生的猛将瞬间衰老了,他不知道自己出生入死是为了什么,只为留下满身的伤疤和病痛吗?

孟珙愤而提交辞职报告,宋理宗毫不犹豫地批准了,连一句挽留的客气话都没说,更别指望办场欢送会。

那一年,孟珙才51岁。

宗泽气死后,岳武穆扛起反金大旗。

岳飞被杀后,韩世忠捧起佛老典籍。

(见秦岭一白.宗泽韩世忠篇)

孟珙也学起了韩世忠,还自称为“无庵居士”(焚香扫地,若萧然事外。其学邃于《易》,亦通佛学)。

秦岭一白送土蜂蜜时,孟珙还拿出新写的诗词。这位看似超然洒脱的老将军,眼神里终究潜藏着落寞和不甘。

有生必有灭,无庵无可说。

踢倒玉崑崙,夜半红日出。

居家半年后,孟珙伤病发作而死。宋理宗特赐一千两银、绢作为丧葬费用,追赠少师后又改为太师,谥号“忠襄”。

20年后,忽必烈下令围攻襄阳。

长达6年的襄阳保卫战,没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只有斗蛐蛐的奸相贾似道、15万军民的奋力支撑。

襄阳城破了,南宋也就亡了。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