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地球的破坏

Feb28

人类对地球的破坏

时间:2020/02/28 01:56 | 分类:文史百科

人类对地球的破坏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人类对地球的破坏

地球十大污染

一、土壤遭到破坏

据参考消息报道,110个国家(共10亿人)可耕地的肥沃程度在降低。

在非洲、亚洲、 和拉丁美洲,由于森林植被的消失、耕地的过分开发和牧场的过度放牧,土壤剥蚀情 况十分严重。

裸露的土地变得脆弱了,无法长期抵御风雨的剥蚀。

在有些地方,土壤 的年流失量可达每公顷100吨。

化肥和农药过多使用,与空气污染有关的有毒尘埃降落,泥浆到处喷洒,危险废 料到处抛弃,所有这些都在对土地构成一般来说是不可逆转的污染。

二、气候变化和能源浪费 温室效应严重威胁着整个人类。

据2500名有代表性的专家预计,海平面将升高, 许多人口稠密的地区(如孟加拉国、中国沿海地带以及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的多数岛屿) 都将本水淹没。

气温的升高也将对农业和生态系统带来严重影响。

据预计,1990-2010年,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能源消费将增加一倍,拉丁美洲的能 源消费将增加50%-70%。

因此,西方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应加强能源节约技术的转让进程。

我们特别应当采用经济鼓励手段,使工业家们开发改进工业资源利用效率的工艺技术。

三、生物的多样性减少

由于城市化、农业发展、森林减少和环境污染,自然区域变得越来越小了,这就 导致了数以千计物种的灭绝。

因为一些物种的绝迹会导致许多可被用于制造新药品的 分子归于消失,还会导致许多能有助于农作物战胜恶劣气候的基因归于消失,甚至会 引起新的瘟疫。

四、森林面积减少

最近几十年以来,热带地区国家森林面积减少的情况也十分严重。

在1980-1990 年,世界上有1 .5亿公顷森林消失了。

按照目前这种森林面积减少的速度,40年以后, 一些东南亚国家就在也见不到一棵树了。

五、淡水资源受到威胁

据专家估计,从下个世纪初开始,世界上将有四分之一的地方长期缺水。

请记住, 我们不能造水,我们只能设法保护水。

六、化学污染

工业带来的数百万种化合物存在于空气、土壤、水、植物、动物和人体中。

即使 作为地球上最后的大型天然生态系统的冰盖也受到污染。

那些有机化合物、那些重 金属、那些有毒产品,都集中存在于整个食物链中,并最终将威胁到动植物的健康, 引起癌症,导致土壤肥力减弱。

七、混乱的城市化

到本世纪末,世界上的大城市将达21个,大城市里的生活条件将进一步恶化:拥 挤、水被污染、卫生条件差、无安全感---------- 这些大城市的无序扩大也损害到了自然区。

因此,无限制的城市化应当被看作是 文明的新弊端。

八、海洋的过渡开发和沿海地带被污染

由于过渡捕捞,海洋的渔业资源正在以令人可怕的速度减少。

因此,许多靠摄取海 产品蛋白质为生的穷人面临着饥饿的威胁。

集中存在于鱼肉种的重金属和有机磷化合物 等物质有可能给食鱼者的健康带来严重的问题。

沿海地区受到了巨大的人口压力。

全世界有60%的人口挤在离大海不到100公里的地方。

这种人口拥挤状态使常常很脆弱的这些地方失去了平衡。

九、空气污染

多数大城市里的空气含有许多取暖、运输和工厂生产带来的污染物。

这些污染物威胁 着数千万市民的健康,导致许多人失去了生命。

十、极地臭氧层空洞

尽管人们已签署了蒙特利尔协定书,但每年春天,在地球的两个极地的上空仍再次 形成臭氧层空洞,北极的臭氧层损失20%到30%,南极的臭氧层损失50%以上。

==========================================

第三届全球部长级环境论坛会议2月15日在哥伦比亚海滨城市卡塔赫纳闭幕。

会议向世界各国再次发出了环境恶化对人类可持续发展构成严峻挑战的警报。

全球气候变化加剧,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淡水资源不断减少,各种化学品的污染不断蔓延。

臭氧空洞比欧洲大

人类发现并大量使用石油和煤炭,排放温室气体,引起全球气候异常,“厄尔尼诺现象”肆虐横行,仅10年间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0亿美元,令人闻风丧胆。

目前全世界氟利昂年使用量超过100万吨,迄今为止排放了2000万吨氟利昂,使大气臭氧层在20世纪被破坏了60%,以致南极上空出现了一个有欧洲那么大的臭氧空洞。

臭氧层出现空洞早在20世纪80年代即已敲响警钟,但是人类对此似乎并不关心。

向大气中排放CFC(Chlorofluorocarbures)产生的毒素,使大城市的空气更加令人“窒息”。

最低限度地使用CFC是有利于全人类的行动,因为北极上空的臭氧层已经损失20%,而南极已经损失50%。

据科学家估计,即使从现在起开始减少CFC的数量,也要到2050年臭氧层才能恢复原状。

大量物种遭毁灭

人类疯狂掠夺地球,造成大量物种悄然消失。

被誉为“地球之肺”、总面积达650万平方公里的亚马孙热带雨林,遭到空前规模的破坏,每天有8万公顷热带雨林被消灭,这意味着维持各种生物生存的氧气将减少1/3。

森林被称为基因宝库,地球上约1亿个物种中的1/5生长在这里。

热带雨林的消亡使每天至少消失一种物种。

海洋的污染加上人类的滥捕酷渔,也使海洋物种大量消失。

有专家预测,30年后,至少将有50万至80万种动植物物种灭绝。

由于森林的破坏和非法狩猎活动,绝种的生物日益增多。

森林大火也是造成生物灭绝的无可争辩的原因之一。

科学家们指出,从1600年至今,各种生物灭绝的速度加快了100倍!特殊药品(犀牛角、海豹、虎骨、熊胆……)的需求,将许多动物挤到了墙角。

其他“受害者”,如白熊、海龟、山魈、亚洲虎、非洲象、亚历山大公主蝴蝶等等,都已列入即将灭绝者的名单。

虽然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保护区越来越多,但杀害野生动物的水平也越来越高,速度越来越快,强度越来越大。

无名疾病在盛行

环境污染带来一些无名疾病,以往有可怕的水俣病、痛痛病等,20世纪90年代,在英国有37万头牛染上了疯牛病,16.5万头牛死亡。

一些食用了病牛肉的人患上了“新克雅氏病”,又叫“人疯牛病”,人变得痴呆、震颤并最后因大脑破坏严重而死亡。

疯牛病的肆虐蔓延,是某些科学家在改良基因时把优质牛的抗病基因一起毁掉了,使牛内丧失了抗病能力。

同样,转(毁)基因植物也许正在或将会给人类带来致命而又无名的疾病。

这一点,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疯牛病风波未平,二恶英污染又粉墨登场。

二恶英有210个同族体,有几种毒性最强(比剧毒的氰化钾强50至100倍),并有强致癌性、生殖毒性、内分泌毒性和免疫毒性效应。

1滴二恶英可杀死1000人,1盎司(约28.35克)可置100万人于死地!二恶英使男子精子数量明显减少,女性子宫内膜症患病率增加,有的人则出现智能低下,健康严重受损。

受无数不知名的环境激素的污染,人类的机能正在退化。

土地抗拒力衰退

人们大多只谈论地球温度升高等各种问题,但很少谈及地球素质的下降。

据联合国的资料显示,截至1999年11月,有120个国家的土地受到严重毒害,这些国家的人口多达10亿!由于森林被破坏,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正在遭受严重的侵蚀。

此外,毁林垦荒和到处饲养牲畜,也使土地受到毒害。

由于地面失去植被的保护,土地无法抗拒风力的袭击。

世界上的许多地区,每年每公顷土地被风雨“抛”出上百吨土壤!杀虫剂、化肥、工业垃圾、卫生垃圾、放射性残留物的威胁,使危险增加数十倍。

法国有大约2500个地区、美国有3.5万个地区、荷兰有2500个地区的土地受到严重毒害!

森林濒临绝境

在过去四个世纪中,非洲失去了许多重要的森林区。

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热带雨林濒临绝境,地球之肺——亚马孙大森林正以令人吃惊的速度遭到破坏。

1980~1990年,大约1.5亿公顷森林(占森林总面积的12%)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据国际大自然保护基金会(WWF)报告,在未来40年内,东南亚一些国家将不再有任何一片森林!由于滥砍滥伐森林,1999年12月的委内瑞拉洪水,使3万至5万人死亡,生态失去平衡,造成许多动物大规模迁徙。

水源污染灾难深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报告,在各贫穷国家,80%~90%的疾病和大约1/3的死亡与水有关。

含有病菌的水源、旧的传统习惯和不讲卫生,造成许多人死亡,特别是免疫系统脆弱的儿童和老人。

此外,工业废水注入江河湖泊,也使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令人难以置信但千真万确的数字显示,每24小时便有2.5万人(包括儿童)死于“毒”水。

供人饮用的清洁水源逐渐枯竭。

人类正在努力避免日本Minamata海湾事件重演:水俣工厂含汞的废水造成2万日本人中毒,其中1000人死亡。

油船泄漏造成的海洋污染也是一种对绿色环境的现实危险。

此外,向海中抛弃种种垃圾,包括重金属、化学制品以及放射性垃圾,是一个重大危险和威胁。

这些有毒物质渗入鱼、虾、蟹、贝体内,而人会把这些毒素“吃”进肚里!

英国伦敦烟雾事件

英国伦敦烟雾事件是世界有名的公害事件之一1952年12月5~8日发生在英国伦敦。

1952年12月3日,是英国伦敦一个可爱的冬日。

气象台报告说,一个冷锋已在夜间通过,到中午,气温达到5.6℃相对湿度大约70%。

风从北方吹来令人舒适。

天空中点缀着绒毛状积云,这是英格兰有名的在天气晴朗的片刻才有的云彩。

总之,这是美好的一天。

老年人与病人特别高兴,他们坐着晒太阳,迎着从北海吹来的清净的风喝茶。

这股风吹遍了英格兰,把中部地区的工厂和城市住户烟筒里冒出来的烟统统刮走了。

伦敦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反气旋,也就是高气压地区的东南边缘。

风围绕这一高压中心以顺时针方向吹着。

12月4日,这个反气旋沿着通常的路径移向东南方,其中心在伦敦以西几百公里风向已稍转,从西北偏北的方向吹来,风速比原来慢了。

几层阴云几乎遮蔽了天空,透过较低层广阔均匀的暗灰色层云裂缝间,可以看到约3000米高空处还有较高的云层。

它们把太阳和天空统统遮住。

中午的气温为38℃相对湿度是82%。

空气中充满了烟味。

成千上万个烟筒排出的煤烟和灰粒悄悄飘进大气中。

大的颗粒落在屋顶、街道上,落在帽子和衣服上。

较小的烟尘随着空气而飘动。

玩耍的孩子们跑进跑出房子时,一阵阵的风就把这些烟尘与煤气带进室内。

烟雾甚至自己有办法进入门窗都关闭着的房子;当室内外气温变化时,房屋“吸入”污染的外面空气,“呼出”了室内较清洁的空气。

但是,从所有的因素考虑,12月4日这一天的天气还不是太坏的,仅是和前一天比起来显得天气不好而已。

随后的数日内,在伦敦的人才知道天气之坏达到何等可怕的程度。

12月5日,高压中心几乎已经移到了伦敦上空。

风非常微弱,大雾降低了能见度,以至使人走路都有困难。

中午气温是33℃,相对湿度约80%。

烟的气味渐渐变得强烈。

风太弱,不能刮走烟筒排出的烟。

烟和湿气积聚在离地面几千米的大气层里。

人们开始向他们的邻居相互叫苦,汽车司机嘟嘟囔囔地咒骂着浓雾。

12月6日,情况更坏。

浓雾遮住了整个天空,城市处于反气旋西端。

中午温度降到-2℃,同时相对湿度升到100%,大气能见度仅为几十尺。

所有飞机的飞行都取消了,只有最有经验的司机才敢于驾驶汽车上路。

步行的人沿着人行道摸索着走动。

风速表不转动,读数为零。

由于空气流动太慢,慢到不足以转动风速表上的转杯,风速不超过每小时二三公里。

有时可以勉强察觉的微风时而吹向这一方,时而吹向另一方。

当空气停滞不动地浮悬在城市上空时,工厂的锅炉、住家的壁炉及其他冒烟的炉子往空气内增添着毒素。

雾滴混杂上烟里的一些气体和颗粒,雾不再是洁净的雾了,也不再是清洁的小水滴了,而是烟和雾的混合物,我们称之为“烟雾”的混合物。

烟雾弥漫全城,侵袭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当人们的眼睛感觉到它时,眼泪就会顺着面颊流下来。

每吸一口气就吸入一肺腔的污染气体。

凡是在有人群的地方,都可以听到咳嗽声。

学校里讲课的人不得不提高声调以超过干咳声和哮喘声。

对于这一异常情况首先有反应的是当时正准备在伦敦展出的一群获奖牛,表现为呼吸困难,舌头外伸,其中一头当即死亡,另有12头因病重只能送往屠宰场。

12月7日和8日的伦敦天气仍没有变好。

烟雾厉害极了。

几天以来曾享受来自北方的爽快和风的老年人和病人,现在在这污浊的空气中就感到呼吸非常困难,甚至一些青年人也感到不适,患有呼吸器官疾病的人更觉得难于使肺部得到氧气。

对于气喘患者来说,这烟雾简直是一种苦刑。

伦敦的医院挤满了病人,都是烟雾的受难者,并且有许多人因此而死亡。

12月9日,天气略有好转。

大雾依然存在,但是风不断地从南方轻轻吹来。

一些洁净的空气与烟雾混合,冲淡了原有的烟雾。

中午的气温为3℃,相对湿度为95%。

12月10日,一个冷锋通过英格兰。

轻快的西风带来了北大西洋的空气。

人们的肺部又重新吸进了新鲜清洁的空气。

这时都共同长叹一声,放下了心。

回想起那5天(包括了12月9日),就好像作了一场恶梦。

据事后统计,在烟雾期间(12月5~8日)4天中死亡人数较常年同期约多4000人。

45岁以上的死亡最多,约为平时的3倍;1岁以下的儿童死亡数,约为平时的2倍。

事件发生的一周中因支气管炎、冠心病、肺结核和心脏衰弱者死亡,分别为事件发生前一周同类死亡人数的9.3倍、2.4倍、5.5倍和2.8倍。

肺炎、肺癌、流感及其他呼吸道病患者死亡率均有成倍增加。

除死亡之外,还有成升上万的人病情大大加重,也还有些人由此而引起呼吸系统疾病这些人尚未统计在内。

另外,受难人数中还应包括病人和死者的亲属,他们虽然幸存,可是他们所受的损失使他们的生活变了样。

不管怎样说,这肯定得算是一场大灾祸。

伦敦巨大烟雾的发生,是因为潮湿有雾的空气在城市上空停滞不动,温度逆增,逆温层在40~150米低空,大量的烟喷入其中,使烟雾不断积聚。

伦敦上空的大气成了堆置工厂和住户烟筒里出来的粉碎了的废物的垃圾场。

事后调查数据显示,尘粒浓度高达4.46 g/L,为平时的10倍;二氧化硫高达1.34μg/L,为平时的6倍。

烟雾中的三氧化二铁促使二氧化硫氧化产生硫酸泡沫,凝结在烟尘上形成酸雾。

1.过度砍伐森林

2.向空气中排放CO2,等各种有毒气体,形成温室效应,破坏臭氧层。

3.过度开采石油和煤

4.对大量濒危动的灭绝负有直接责任

5.污染水源

1992年,全国废气排放量 l0.5万化标立方米(不包括乡镇工业,下同)。

废气中烟尘排放量 1111万吨,比上年增长 7.6%;二氧化硫排放量 1685万吨,比上年增长 3.9%;工业粉尘排放量 576万吨,比上年下降 0.5%。

全国城市大气中总悬浮微粒年日均值范围为 90一663微克/立方米,北方城市平均403微克/立方米,与上年相比下降6.1%;南方城市平均243微克/立方米,与上年相比增长 8%。

据67个城市统计,51% 的城市年日均值超标,尤以吉林、济南、太原、兰州、包头、延安、西安等城市为重。

据66个城市统计,降上半月均值在 3.8一55.8吨/平方公里·月之间,较上年略有增加,比方城市明显重于南方城市。

降尘年月均值在 30吨/平方公里·月以上的城市有三明、鞍山、长春、大同、石家庄、哈尔滨、银川、吉林、鹤岗、沈阳、兰州和唐山。

据72个城市统计,二氧化硫年日均值范围为 7—]63微克/立方米,北方城市平均97微克/立方米,南方城市平均90微克/立方米,与上年相比略有上升。

超过国家三级标准的城市有贵阳、重庆、太原、乌鲁木齐、宜宾、南充、济南、石嘴山、青岛、天津、长沙和大同。

据72个城市统计,氮氧化物年日均值范围为 l1一129微克/立方米,北方城市平均56微克/立方米,南方城市平均40微克/立方米,与上年基本持平,其中长春、济南和运城污染明显加重,兰州、宝鸡和南充咯有好转。

2000年,酸雨仍限于局部地区。

据58个城市统计,降水pH年均值范围为3.85一7.43,pH年均值低于5.6的占52%,均为南方城市。

赣州、长沙和厦门市酸雨出现频率高达90%以上,南充、宜昌、南昌、怀化、百色、南京、重庆和广州市酸雨出现频率在70%以上。

实破坏就在我们身边的,煤矿开采,纸张的制造,电池的制造,我们开的汽车,垃圾的焚烧,污水乱排,塑料的大量使用,我们用的木头,用的手机,喷雾剂,动不动就吃的山珍海味,太多了

由于人类的活动,地球的健康正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考验,可谓“从头到脚”毛病不少。

科学家发现,今年南极上空的臭氧层空洞的面积和深度都创下了历史纪录,完全修复需要60年时间。

而海洋由于遭受污染也出现了200个“死亡地带”。

臭氧空洞面积大于北美洲

据英国《卫报》10月20日报道,根据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19日发布的最新观测结果,今年南极臭氧损耗严重。

9月21日到9月30日,南极臭氧空洞平均面积为1060万平方英里(约合2745万平方公里),比北美洲的面积还大。

据悉,NASA“奥拉”卫星上的臭氧观测仪可以测量到整个南极大陆从地表到大气层上部的臭氧总量。

该监测设备10月8日在南极东部冰原上空检测到那里的臭氧量值极低,仅为85多布森单位(1个多布森单位是标准状态下千分之一厘米的臭氧层厚度)。

另外,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地球系统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还利用气球上携带的设备直接测量南极臭氧量,数据显示,截至10月9日,南极的臭氧总量已经从7月的约300多布森单位骤降至93多布森单位。

更令科学家吃惊的是,臭氧层中距地表12.9公里至21.9公里范围内的臭氧基本被损耗殆尽。

7、8月份时,这一区间的平均臭氧量为125多布森单位,目前已经急剧下降,最低时测到的臭氧量仅为1.2多布森单位,几乎完全耗尽。

臭氧层是指距离地球25至30公里处臭氧分子相对富集的大气平流层。

它能吸收99%以上对人类有害的太阳紫外线,保护地球上的生命免遭短波紫外线的危害。

当臭氧层厚度低于220个多布森单位时,便被认为出现空洞。

197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罗兰和莫莱特发现,大气臭氧层已遭到严重破坏,人类头顶上的这把“伞”已出现空洞,并造成地球温室效应加剧。

这主要是由于人类活动产生的氯氟烃等化学物质进入臭氧层后,消耗臭氧造成的。

“奥拉”卫星的微波分叉发声器测量显示,今年9月中下旬,南极平流层下部的含氯化合物一直处于极高水平。

另外,平流层气温也是影响臭氧空洞的主要因素。

气温偏低时,空洞面积变大、深度增加。

气温偏高时,空洞面积缩减。

10月至11月间,臭氧空洞将持续恶化,预计紫外线照射会异常增强。

由于臭氧层损耗物质的释放已经受到国际公约的限制并在持续减少,科学家估计,南极洲臭氧层空洞到2065年可以完全修复。

“死亡地带”数量不断增多

10月19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在北京召开的大会上发布了《2006全球环境展望年鉴》,该报告称,海洋中“死亡区”数量已经达到了200个,在过去两年中增长了34%。

由于化肥、粪便、污水等排泄入海,为一些藻类提供了充足的养料,刺激这些海藻的疯狂生长,加上空气污染因素,导致海中形成了一些“低氧区”和“缺氧区”,不但鱼、虾、贝类无法在低氧或缺氧状态下存活,连海草也难以幸存,因此“低氧区”和“缺氧区”又被称为“死亡区”。

报告指出,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死亡区”的数量和面积一直在扩大。

1994年估计全球海洋共有149个“死亡区”,但2006年“死亡区”可能已多达200个。

最早发现和记录到的“死亡区”在美国东北的大西洋海岸、波罗的海、卡提加特湾、黑海和亚得利亚海东北部。

最著名的“死亡区”在墨西哥湾,是由密西西比河排泄的养料导致的。

最新的一些死亡区出现在南美、中国、日本、澳大利亚东南部和新西兰等地区和国家的沿海。

海洋“死亡区”对渔业形成了极大的威胁,但如果风能够将富有营养的水冲走,“死亡区”就可能复活。

环境规划署呼吁沿海国家采取措施控制陆源污染,遏止“死亡区”持续增多的势头。

人类对地球破坏 速度前所未有 [阅读:1487]

人类对地球的破坏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惊人速度,千年生态系统评估机构认为,这将使得自然界更加可能出现突变,导致疾病蔓延、森林遭到摧毁、海洋出现“死区”。

千年生态系统评估机构(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的1360名专家在95个国家进行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过去50年来,人口增加使得人类赖以生活的三分之二的生态系统,包括空气和水源,受到污染和过度开发。

该机构由45个成员组成的董事局发表的报告指出:“人类的活动已经对地球的自然运规律带来很大的压力,地球的生态系统因此未必能养活得了未来的人口。

报告指出,10%至30%的哺乳动物、鸟类和两栖动物濒临灭绝的边缘。

这项历来最大规模的地球生态系统研究工作发现:“过去50年来,人类为了取得食物、净水、木材、纤维和燃料,对生态系统的造成的破坏速度比以往任何一个年代都要来得快,破坏面也比任何一个年代来得广。

这使得生物的多样性承受着无法扭转的损失。

报告补充道,从1945年至今,人类开垦为耕地的面积,比18世纪和19世纪开垦的土地加起来还要多。

报告说:“未来50年,地表剥蚀会带来越来越严重的后果。

整理报告的专家解释说,生态系统未来的变化可能会造成疾病爆发、非洲大湖区可能会因为气候变化而成为霍乱散播的温床。

肥料中的氮累积在农田里,接着再冲刷入海,会导致海藻生长茂盛,从而使得鱼儿因缺氧而大量死亡火和使得沿海地区因而出现没有氧气的“死区”。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