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升官最快的人:不会坑爹的内阁首辅不是好状元

Nov18

明朝似乎很聪明,为了防止官员晋升如同坐直升机和火箭,便设计了一套文官制度,有人说这体制的最熬人处,就是“层层高不可攀的阶梯,辛苦的攀登之路,更是炼狱般的苦熬,能从中脱颖而出的,全是历经锤炼的高手”。在这套制度下,纵使你有天大的本事,要想升官也得慢慢熬,别说一口吃个胖子不可能,十口吃个胖子都不可能,严嵩、高拱、徐阶、张居正这些人够牛了吧?同样得慢慢熬!他们的例子说明,在那个时代,无论是忠臣还是奸臣,混到成为执掌朝纲的干臣,基本上都已满头华发,甚至路都走不动了。

魏藻德却是个例外。

明朝升官最快的人:不会坑爹的内阁首辅不是好状元

魏藻德(1605—1644),直隶通州(今北京市通州)人,明朝最后一任内阁首辅。这位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内阁首辅,因为他仅当了一个月(崇祯十七年二月至崇祯十七年三月)首辅,明朝就灭亡了。

历史

这人被称为“最无能的内阁首辅”,甚至有人把他与明朝的灭亡联系起来。可他却是状元出身,而且“升官最快”——崇祯十三年(1640)中状元授修撰,崇祯十五年被超升为礼部右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阁辅政,不到三年就从正六品骤升为正三品,不仅惊呆了前辈状元,还惊呆了所有的小伙伴。

魏藻德最大的特点是口才好,就是这个使他成为状元的——

崇祯十三年殿试,崇祯皇帝为了得到真正的人才,笔试之外临时加了一道考题,题目叫“灭贼雪耻”,而且可以当场口头作答。这种新型考试方式,当场就把考生们吓坏了,有的甚至晕倒在地。咱们的小魏却不慌不忙,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其见解“甚合圣意”,状元就是他了!

小魏不仅“擅长辞令,有辩才”,而且“深通崇祯的谋略,故总能迎合崇祯的心思”,这种人不仅可以破格晋升如坐直升机,坐火箭也没问题。

 带 头 坑 皇 上 

这个崇祯最倚重的家伙,最终却是把崇祯坑得最惨的那个。

明朝升官最快的人:不会坑爹的内阁首辅不是好状元

 当然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李自成。你说你在陕西当“邮递员”当得好好的,造啥子反吗?这下好了,你一造反,朝廷的军饷就不够了,就要筹集军饷。而皇上也不去搜刮民脂民膏了,要官员捐款“助饷”?这不是想要我魏某的命吗?但又不能不捐,否则要被天下人骂死,于是他以家无余财为由,象征性地捐了五百两,其他大臣和王公贵族学习这个好榜样——内阁首辅“家无余财”,咱们家更无余财,当然咱们多少也得捐一点。有的权贵为了证明自己家里穷,把锅碗瓢盆拿到大街上去叫卖,那画面太“美”,实在让人不忍直视!崇祯大失所望,闹这么大动静,结果全国才捐二十万两,浙江一个省才交了六千两,山东更有意思,汇总上来的只有三千一百两,刑部尚书张忻觉得实在不像话,自掏腰包九百两,为山东凑足了四千两这个整数!

这是魏藻德第一次带头坑皇上,坑得不轻。第二次坑皇上,坑得更不轻——

很快,李自成就兵临城下了。

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也不想打了,向朝廷提出和谈,条件是朝廷割地西北,封他为王,他的军队不受朝廷节制,他则放弃围攻北京,退守河南,并以主力部队抵御清军。这个条件并不苛刻,而且对朝廷来说不失为一个缓和局面的良机,待朝廷缓过气来,说不定还有咸鱼翻身的可能,至少可以暂时摆脱两面受敌的局面。

明朝升官最快的人:不会坑爹的内阁首辅不是好状元

 

那时的崇祯实际上已经山穷水尽,李自成能够提出这样的和谈条件,明显对朝廷有利,崇祯当然动心了,就去征求魏藻德的意见。这个时候,如果魏藻德这家伙稍微表现些积极的姿态,明朝的历史甚至中国的历史都可能重写,至少,崇祯皇帝不会惨到把自己吊死。可是关键时刻,姓魏的却不愿承担责任,闭口不言。崇祯一连问了几次,姓魏的始终闭口不言,最后崇祯急了,几乎要给他跪下了,我的魏大人啊,你倒是说句话,闭口不言,到底是啥意思吗?你只要开口,无论说啥,朕都立即照办,此刻你是皇上,你的话就是圣旨!魏藻德跪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一声不吭。崇祯气疯了,一脚踢翻了龙椅。魏藻德还是保持着跪姿,屁股撅得老高,一声不吭。一向刚愎自用的崇祯皇帝偏偏在这节骨眼上优柔寡断,因为没有得到内阁首辅的支持,他也拿不定主意,最终失去和谈以及可让朝廷喘息的机会。三天后,北京陷落,崇祯自缢,明朝覆亡。

 用人不当的典型案例 

京城沦陷,皇上自尽,悲情的现实,令许多臣工都无比愤懑,柔弱的宫女们争相自尽,以生命为王朝殉葬,许多大臣如范景文等也纷纷自尽,死节明志。作为大明最高级别官员的魏藻德,却十分淡定,外面乱哄哄,他却悠闲地在家读书作画,逍遥自在。

因为他已做好“为新朝效力”的心理准备。

魏藻德投降后,连李自成都对他毫无节操的卑劣行径感到不屑,责问他为什么不去殉死,姓魏的厚颜无耻地说:“我正准备为新朝效力,哪敢去死?”而且居然还大骂崇祯皇帝是个无道昏君。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更是对这人的人品感到恶心,破口大骂:“你从一介书生到被钦点状元,不到三年就做了宰相,崇祯哪点对不起你,你竟诋毁他,混账东西!”刘宗敏仍不解气,亲自打了魏藻德几十个嘴巴。

李自成是不会让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为新朝“效力”的,因为他不想做第二个崇祯,他只希望姓魏的为他的军饷做点贡献,就像当初崇祯的想法一样。不同的是他可没有崇祯那么仁慈,姓魏的不愿出血,他的手下就往死里打,一直严刑拷打了五天,挤牙膏一般陆陆续续从魏藻德家里挤出数万两银子。他能拿出这些银子,说明他还有,而且也与传说中的巨额财产不符,与吃进去的相比,他吐出来的只能算九牛一毛。于是农民军继续挤,受刑不过的魏藻德继续往外掏。事情就是如此充满喜感,他越是往外掏,农民军用刑越重,农民军用刑越重,他掏得越痛快……

刘宗敏仍不满意,继续夹着他的脑袋不放,一直夹了整整五天,直到其脑袋被夹破。要钱的一看这人没气了,就把他儿子抓起来继续要钱,他儿子说家里实在是没钱了,如果老家伙没死,也许还能通过门生啥的筹到一点钱,现在老头子死了,想弄钱也弄不到了。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于是把他儿子也杀了。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