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三级历史观

Nov15

高晓松三级历史观

时间:2019/11/15 21:54 | 分类:历史秘闻

高晓松三级历史观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高晓松三级历史观

一、历史观的基本问题是()A级斗争的问题B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

历史观的基本问题是(B)即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问题。

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问 题,这是哲学基本问题,即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在社会历史领域的具体贯彻和表现。社会存在是指不依社会意识为转移的社会生活的物质方面。

标志同自然界的存在相区别的社会存在,它的最本质的东西是社会的生产方式。 社会是自然界长期发展的产物,是物质的高级运动形态。

社会运动也如同其它物质运动形态一样,有它的特定的物质承担者,这就是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方式。因为只有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才是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

社会意识是社会的精神生活和现象的总称,它包括人们的政治、法律观点、哲学、道德、艺术、科学、宗教等意识形式,以及风俗习惯,社会心理等等。 社会意识最基本的含义是: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它是派生的、第二性的现象。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同存在决定意识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它们都是指存在是意识的根源,意识是存在的反映,这是它们的相同之处。

但是,社会存在又有着不同于一般存在的特点。一般唯物主义讲的存在就是物质,它是不依赖于任何主体的客观实在,即没有人的参预照样存在。

历史唯物主义讲的社会存在则不然。社会离不开人,一切社会活动都是人的活动,而人总是具有一定的目的和动机,即具有主观意识和能动性。

所以,社会存在通过有意识的人的活动表现出来。但是,这一特点并不能改变社会存在的客观性。

社会意识同一般意识也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 从“意识是社会的产物”这个意义上讲,任何意识都是社会性的意识。

但社会意识与一般意识毕竟有区别。一般意识是从总体上说明,它是人脑的机能、客观存在的反映,这里的客观存在是包括自然存在和社会存在的一般客观实在。

至于社会意识是从反映社会存在这个角度来考察意识的。 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问题是两种历史观斗争的焦点,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就是按照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来划分的。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存在是社会生活中第一性的东西,是社会意识的根源;社会意识则是社会存在的派生物,是第二性东西。而历史唯心主义则在实际上以种种不同的形式坚持着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的观点。

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在其它问题上的分歧和争论,都是围绕着这个基本问题或在对这个问题不同回答的基础上展开的。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问题,二者究竟谁决定谁的问题,是任何社会历史理论都不能回避的基本问题。

对它的回答不是唯物主义的就是唯心主义的,超越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唯心主义的第三种独立的历史观是不存在的。

二、高晓松之前的错误有目共睹,需要全社会引以为鉴

高晓松爷爷高景德是清华大学的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电机工程学家;外公张维是深圳大学的创办者、中国工程院、科学院两院院士、熟操四国1982年至1988年就读于北京四中,高晓松所在的A1班,则是四中容纳前50名的尖子班。;1988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雷达专业本科;1991年从清华大学退学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预备班学习电影。

语言的科学家;舅舅张克潜是著名的物理电子学与光电子学科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兼博导;母亲是著名的建筑学家。当年父母培养我琴棋书画,原本是想让我当一个有艺术修养的科学家,但最终我却变成个懂点儿科学知识的艺术家。”在清华读了三年雷达专业后,他发现自己不适合当科学家,正好碰上那时高校学子的退学热潮,大三那年,高晓松毅然决定从清华退学。“其实是连退学手续都没办,直接就没再回学校了。”之后,他和老狼开始了将近一年的流浪生涯。那时高晓松跟老狼还有几个朋友组织了一支乐队,名叫“青铜器”,在圈内小有名气。但兴奋过后,其他成员都在考虑过现实问题后选择了退缩,就只有高晓松和老狼两人依然保持着热脑门状态,不顾一切踏上旅途。这段不切实际的经历以失败告终,他们的音乐在海南这座小岛上缺乏群众基础,结果,因为他们坚持不唱粤语流行歌,在演出了几天后直接被歌厅老板炒掉。更严峻的问题来了:几天赚的钱还不够两人回程的路费,高晓松当即做决定:让老狼先走。因为老狼必须赶在开学前回去上课,而他已经不打算再回清华了。

三、高晓松的晓说讲的是野史还是正史

正史的里子,野史的范儿,音乐、影视、文艺三栖才子高晓松又出书《晓说》。这个经常能在各种场合看见的脸越看越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大坚果,脸上肉多没脖子还留长发,这形象真是挺让人过目不忘的。

《晓说》原本是一档为高晓松量身定制的视频脱口秀节目,也是中国第一档全自由发挥的知识类名人脱口秀。由高晓松即兴说历史、评人物、论文化、谈热点、看世界,打造视频化的“高晓松专栏文章”。现在重新把口述整理成文字。

从以下书里的文字,你就能窥其一斑。点评历史和新闻热点都要有种插科打诨的精神才能打动人,人民群众太需要补充幽默感了。

“总之郑和同志,是玩也玩了,乐也乐了,全世界也见了,然后钱也花了……他顺手干了好多事儿,把狮子、长颈鹿什么的都给弄回来了。还给中国人民留下一个伟大的东西,就是麻将。”——《揭秘史上最牛太监 郑和七下西洋开启大航海时代》

“火车一通,完了,所有的江湖、绿林、镖局、武术、侠客、仗义、江湖义气,所有的规律全都没有用了……物流也不需要镖局了,安全也不需要镖局了,于是镖局就分化了。一种人呢,被迫当了捕快,另一种人当然就只能当贼了。”——《镖局——最后的江湖(下)》

“药房管理之严格就是说,你说咱俩这么好的关系,你开一个大药房,你干嘛不给我点消炎药。他说我告诉你,这个在美国惩罚非常严重,美国是这样的,医生的处方,必须在药店保留十年,十年这个处方不能动,任何时候,每年至少来查两次,你只要开过处方外的处方药,就立即被吊销执照。”——《高晓松看病连遇怪事 揭秘美国社会毒瘤》

四、高晓松的一首歌词

B小调雨后

演唱者:叶蓓 作曲:高晓松 作词:高晓松

一斜斜乍暖轻寒的夕阳

一双双红掌轻波的鸳鸯

一离离原上寂寞的村庄

一段段断了心肠的流光

两只手捧着黯淡的时光

两个人沿着背影的去向

两句话可以掩饰的慌张

两年后可以忘记的地方

我的心就像

西风老树下人家 池墉边落落野花

雨后的我怎么舞啊舞啊舞啦。

一斜斜乍暖轻寒的夕阳

一双双红掌轻波的鸳鸯

一离离原上寂寞的村庄

一段段断了心肠的流光

两只手捧着黯淡的时光

两个人沿着背影的去向

两句话可以掩饰的慌张

两年后可以忘记的地方

我的心就像

西风老树下人家 池墉边落落野花

雨后的我怎么舞啊舞啊舞啦。

西风老树下人家 池墉边落落野花

雨后的我怎么舞啊舞啊舞啦。

五、高晓松,袁腾飞,罗振宇三个人哪个最厉害

这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喜欢在自己的讲述中夹带私货。

现在流行一种经济模式叫“粉丝经济”。

这三位其实都是干这个的。

其实就是先通过一些吸引人眼球的方式迅速笼络一批粉丝,然后专业制作内容提供给自己的粉丝,最后由粉丝买单。

高的本职是阿里音乐负责人,其实这是他的主业。虽然在自己的电视节目中也经常夹带私货,但好歹不卖东西,你不交智商税。

袁就是卖卖自己的同款,T恤手串扇子什么的。

罗是卖书和推广自己的APP。

高的优势是家世显赫,读历史是他个人的兴趣,但专业性不强。

袁是首都师范毕业,本职其实是老师,不是历史研究员,专业性其实也不强,但比高强一点。

罗是记者,他的每一期节目其实都不是他的专业,他实际上是把别人的观点用他的方式阐述出来。

六、如何看待高晓松的的观点

作为一个小学二年级开始搞竞赛,高中读了最后一届全国理,大学在清华读了第二届姚班,现在UCSD博士快毕业,用20来年的时间亲眼见证了身边无数少年精英隐没人群的人,在这里掏心窝子说两句。

筏户摧鞠诋角搓携掸毛梁植同学挺可怜的。没犯什么大错,却在镜头前完全被动,任人宰割…… 我记得《晓说》里面以前高晓松还批判过中国的伪精英主义教育,不知道为什么高晓松同学最近又这么精英主义…… 高晓松的论调是,因为一个学生在清华大学学习过或者拿到过博士学位,所以这个学生就应该甚至必须胸怀天下,而不能担忧自己找工作的事情。

我一直觉得这种论调完全没有道理。大学生是不是普遍近年来显得更功利了呢?是的。

情怀更少了呢?是的。有时想想这事儿是不是觉得有些凄凉与悲哀呢?是的。

因此就觉得所有清华博士都应该胸怀天下以彰显名校的国之重器呢?Nonsense!高晓松自称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他的这论调却实际是与自由主义矛盾。如果是自由主义的话,那么我喜欢想什么事情,做什么事情,只要不伤害别人,就都是正当的,别人都应充分尊重其选择而无权干涉。

不管梁植是否优秀,他是否显得胸怀天下,是否真的胸怀天下,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只要没有伤害他人,他即便是毕业了想去开一个面包房,想去街边卖猪肉,想去管理好一间厕所,想去做一个清静无为的和尚,也都是好的。不伤害别人,自己开心,做什么都好——这才是自由主义的观点。

当然了,梁植在现场也是表现得不够聪明。前面说三个专业其实多少有点炫耀的成分,而炫耀总是让人讨厌的,后面提的找工作的问题其实也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但很明显不是谈话的这三个人想听的——恐怕讲个笑话都比问找工作要效果好一些……这三个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常上节目的人,梁植同学如果重视一点的话至少应该上节目之前做做功课,了解一下这三个人都喜欢说些什么,想些什么。

不知道梁植同学到底是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还是心高气傲清者自清所以不屑于投其所好。最后说点我最想说的:关于伪精英主义教育。

伪精英主义教育之所以是伪的,是因为它根本就培养不出精英,压根就不好使。就像钱学森之问对中国人拿诺贝尔奖丝毫没有帮助一样,对学生的精英期盼并不能培养出精英,只会给学生增加长期的额外的心理压力,反而会起到不必要的消极作用。

根据我的观察,精英的产生,当然首先需要很多基础的教育条件:比如物质条件基本充足,能接触到丰富的学习资料,学习过程中有良好健康的学友关系滋润监督,有科学的学习计划和时间压力,有幸能遇见专业负责耐心的好老师。除了这些基本条件,往往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否内心里有内部推动因素。

这个内因可能是兴趣,可能是单纯而强烈的好奇心,也可能是自己对这个世界上不合理现象的深深的困惑。之所以需要这个内因,是因为一个人成为一个方面的专家大师,需要长期的学习、积累、思考,需要不断的对细节的十分专注的关注,而这个内因,往往是唯一的能支持这个人克服各种困难和诱惑一直坚持走下去的长期推动力。

相反的,外部的社会期望只会让这个人不断分心,去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去想自己应该表现成一个什么样子好让身边的人满意,而不是去想我要研究的这个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道理。所以,可能一个大学成了事儿之后可以回过头来吹吹牛,说自己是国之重器,但是成事之前,要专注把大学的学问和管理办好,就必须先不把什么国之重器当回事儿,才有可能最后成事儿。

一个精英可能成了事儿之后可以回过头来说自己一直立志改变世界,但是成事之前(尤其是做学问),要专注在自己的学识积累、困惑消解和成长执行上,就必须先不把什么国家栋梁当回事儿,才有可能成事儿。本来每个人就难免有自己的私心和人性在其中作梗,时不时就会做不到淡泊宁静,能专心扑在事情本身上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了。

如果不幸还活在一个伪精英教育体制中,外界不断地对你说你是精英你是重器你要报国你要这样那样你不能这样那样,专注就变得非常非常非常困难,而且做得越好越拔尖,承载的各种社会期望就越多,专注就越难。而没有长时间的专注是很难很难出大师成大事儿的。

所有人都想让你成事儿,你自己也想成事儿,但是某一天却发现自己终究成不了事儿,这给人(尤其是年轻人)带来的沮丧感,很容易就让人犬儒并且转而报复性地功利:我这么牛逼素质这么高受的教育这么好,做事情专注不下去,大师做不了,挣钱混日子难道还灭不了你们这些弱人么?一切伟大的事情都有一个——并且往往必须有一个——卑微而渺小的开始。而自由主义之所以能成为很多伟大创新的土壤,恰恰是因为它对卑微与渺小的宽容、尊重与漫不经心。

--- 补充两句:关于炒作。一个媒体节目,关注度多少是关乎生存的大事,而在生存大事面前,它有一千个一万个必须要炒作的正当理由。

自由主义,就不能要求高晓松必须要写革命歌曲,不能要求梁植必须要做国家精英,也不能要求《奇葩说》要价值观正确充满教育意义。把炒作当做一个贬义词,觉得凡是炒作的东西因为其动机不纯就一定不靠谱而不值得看,这本身其实。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