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皇帝睡觉的各种讲究:27人均分3晚,只有地位最高的王后才能跟天子独享一夜

Aug22

陪皇帝睡觉的各种讲究:27人均分3晚,只有地位最高的王后才能跟天子独享一夜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近年来古装剧的风潮席卷各地,对于观众来说,这不仅是课后下班,跳脱繁忙生活的休闲活动,大家纷纷开始讲究起里头的衣食穿着,甚至对故事的架构背景,无不仔细地和真实历史作对照,说到不久前“芈月传”的背景,就是从还是战国时期的秦国,迈向大秦帝国的故事。曾看过的观众,对于秦朝女子是否有些幻想呢?接下来的内容,将要颠覆你原本的想像。

01_conew1.jpg

夫妻财产独立

不要担心自己像乡土剧女主角那样整天受气,在这个新家庭中,妳有和丈夫抗衡的本钱,因为妳有自己的独立财产。《法律答问》就有两条记载:丈夫有罪被妻子告发,陪嫁的奴婢、衣物不必没收;妻子有罪,陪嫁的奴婢、衣物才给丈夫。显然在一般的秦人家庭中,夫妻财产平时各自独立,一方犯法之后才会发生转移。

婚后的生活不算浪漫但也温馨,可是好景不长,战争爆发了,妳的丈夫渴望着立功挣爵,决意从军。送他上战场前,妳依照当时的风俗激励他:“不得,无反!”又告诫他:“不守军纪、违抗军令,你会死,我也会死,乡里会治我们的罪,随军也无处逃,要搬家根本没有地方可去。”他说自己一定会立下战功、荣归故里。妳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扛起了一家所有工作,也包括本来应该由丈夫承担的农务。

战争继续,男人都征发完了,轮到女人。妳和其他女子被派去运输粮草、支援前线,这就是所谓「男丁被甲,丁女转输」。战争激烈时,妳们甚至被要求到邻近的县城守城。壮年男子组成一支军队,负责作战;妳们这些壮年女子也组成一支军队,负责修建工事、挖掘陷阱、拆掉房屋桥梁做为守城的器具;老弱的男女则组成第三支军队,负责喂养牲畜、准备饭食。这成为「三军」的另一种说法。

沉重的劳役压得妳快喘不过气,凶险的战事更让妳整天担心受怕,担心孩子,更担心远方的丈夫。

度日如年,总算熬过了残酷的战争,噩耗却从远方传来:丈夫刚得了一级爵位,就在前线牺牲了。妳悲痛欲绝,含辛茹苦地抚养几个孩子,还好有官府的抚恤,日子还算过得去,只是觉得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大可不必这么想。

在这时代,离婚、丧偶不是什么大事,再婚也不是问题。陈平的老婆有着极为坎坷、传奇的身世:她爷爷张负是阳武县户牖乡(今河南省兰考县东北)的富户,但这个女子居然连嫁了五次,而且五任丈夫相继去世,从此没人敢娶。这时候张负看上了陈平,想让他成为孙女的新老公,张负的儿子张仲还嫌陈平穷,心里不高兴。还好第六次婚姻没出意外。

一年之后,妳和另一位鳏夫组成了新家庭,有了新生活。这时代相对宽松的社会气氛,总算是各种不幸中的万幸。

陪皇帝睡觉的各种讲究

以上都是妳身为普通秦朝女性的生活。假如妳是宫廷剧的深度中毒者,也许会憧憬穿越时空,成为某个秦朝后妃,凭着清纯的外表、腹黑的心机,获得君王宠溺。等妳的秦王老公驾崩,再以太后身分摄政,没事再和这个公子、那个王孙来点暧昧……

我张不参也不拦妳,只说一句话:「后果自负。」

先说说怎么进宫。假如穿越时间选在秦始皇之前,妳的运气再好点,能投胎成某个战国的王侯之女,自然有希望透过联姻方式嫁入秦国。我特别推荐妳成为楚国公主,有比较高的机率成为王后。

北宋年间出土三块石刻,鉴定是秦惠文王祭祀祈神时分别埋下的。三块石刻除了祷告的神祇不同,内容大体一致。秦王先回顾了秦穆公与楚成王交好、两国王族代代通婚结盟的亲密关系;接下来话锋一转,声称如今的楚王「熊相」(真是个好名字,学者普遍认为应该是楚怀王熊槐)违背了两国「十八世之谊盟」,领兵攻打秦国,所以他为此祈求神灵向楚国降下诅咒。

这篇文章就叫〈诅楚文〉,透露出一个重要资讯:秦、楚两国曾持续了十八代的联姻。而从史料来看,即便两国关系恶化,彼此攻伐后,楚国也继续有王族女性嫁入秦国,其中首推宣太后,还有秦孝文王的王后华阳夫人也是楚人。

如果妳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想进入宫廷就得动动脑筋。从民间海选宫女的制度,最早记录是东汉时期,先秦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不過妳可以优先考虑两个穿越地点,提高入宫的机率:一是郑国、卫国一带,也就是如今的河南新郑、濮阳附近。这两个国家以民风浪漫多情著称,当地的美女很受各国君王的欢迎,李斯的〈谏逐客书〉就称「郑、卫之女不充后宫」。(联系前后文,「不」在这里是「假设没有」的意思。)

二是赵国。李斯也说过「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战国策》也称赵地「天下善为音,佳丽人之所出也」;《史记.货殖列传》还形容赵国中山一带的女子擅长弹着瑟,拖着木屐到处游走,向富贵人家献媚,也多被选入各国后宫。战国后期更有孟姚、赵姬、悼倡后等著名的赵女。

总之,想走纯情温柔路线,可以选择当郑、卫之女;想走性感风骚路线,可以选择当赵女。如果穿越时间点是在秦始皇灭六国时期,妳更可以先成为六国的宫女,等秦军灭掉妳的国家,妳们就会被当成战利品,纳入始皇帝的后宫。

妳如愿以偿地入了宫,第一天就被这里的大场面震撼了。妳看到无数星光晶莹闪烁,是宫中妃嫔媵嫱们打开了梳妆镜;乌青的云朵纷纷扰扰,是她们在梳理晨妆的发髻;脚下的渭水泛起层层油腻,是她们把脂粉倒入了水中;头顶的烟雾氤氲腾起,是她们焚起椒兰香料……眼前每一寸肌肤,每一种容颜,都美丽娇媚得无以复加。这样的景致让妳心神旌荡、目眩神迷,觉得身处仙境,充满了不真实感。

尽管这只是杜牧〈阿房宫赋〉中的描写,不过秦始皇的庞大后宫规模应该是真实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或许就源于先秦礼制。《礼记.昏义》记载的周天子后宫规模: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周礼》的版本是一百二十人: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女御。不过实际数目一定远远超过上面的数字。墨子曾说:「大国拘女累千,小国累百。」一个齐襄公就「九妃六嫔,陈妾数千」,好排场的秦始皇恐怕会创下纪录,毕竟他每灭一国就把六国宫中女子充入自己的后宫。《说苑》中,侯生曾劝谏秦始皇,说他后宫「妇女倡优,数巨万人」;《三辅旧事》也称「后宫列女万余人,妇人之气上冲于天」。即便存在夸大的成分,或是把侍女都算成了嫔妃,总人数也绝对不会少。当刘邦进入关中,看到的秦宫妇女仍有上千人之多。

这些妇女被分成几等。据《七国考》记载,秦朝后妃的等级是在秦惠文王时期定下的,最高级别当然是王后,依次为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宣太后之所以被称为「芈八子」,就因为她上位之前的等级是「八子」。而做为一名普通宫女的妳,大概连个品级都没有。

宫中生活如同一滴水汇入大海,妳的渺小身影被迅速湮灭在万千佳丽之中,虽衣食无忧却单调乏味,妳唯一的精神支柱只有历史上那些后妃们的传奇人生,以及宫中广泛流传的胡姬故事:传说皇帝从荆轲的匕首下脱险后,当晚刚好由胡姬侍寝,一曲〈罗彀单衣〉使皇帝怦然心动,那一夜过后就有了少子胡亥。

可是妳一次都没见过皇帝,他的行踪是个秘密,咸阳周遭二百里的所有宫殿都以封闭的复道、甬道连接起来,谁敢泄露他的行踪,就要处死。有一天,秦始皇在梁山宫看到丞相李斯车驾的规模太大,很不高兴,后来李斯听到风声,立刻知趣地收敛全部仪仗。皇帝没查出是谁传的闲话,就把当时在场的所有内侍、宫女全杀了。

退一步讲,即便妳真能被选来侍寝,独沐皇恩的可能性也实在太小了。按《周礼》记载,周天子有六座寝宫,一座是正寝,是天子决定朝政的地方,其余五座统称「燕寝」,分别坐落于东北、西北、西南、东南、中央五个方向。周天子分别在春、冬、秋、夏和五、六月(仲夏)这五个季节居住在这些寝宫里,由后妃们轮流侍寝。

侍寝的次序至关重要。如果妳真穿越成后妃,想知道自己哪夜能陪皇帝,就得看月亮,《周礼》规定:月相(月亮的阴晴圆缺)是每十五天一轮换,所以后妃们也每半个月轮一次。

地位最低的八十一名女御,只能在每个周期的前九天共同侍奉天子,具体什么顺序则不清楚,也许是天子自己挑,也许是抽签,甚至也许每晚九个人(这画面也太壮观了)……地位高些的世妇,也要二十七人均分三个晚上;再高些的嫔是九个人分一晚;地位更高的三位夫人就可以三人分一晚;地位最高的王后才可以和周天子独享一夜。侍寝「只有」一百二十个老婆的周天子尚且这么麻烦,更别提始皇帝了。

皇帝本人也是受害者,夜夜当新郎的滋味乍听起来让人羡慕,但这种日子过久了,身体再好也吃不消,中国历史上许多皇帝寿命都很短,多少与纵欲过度有关。

众多宫中女人衍生出另一个问题:各种钩心斗角与争风吃醋的宫廷斗争。始皇帝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显得别出心裁—既然女人要为皇后的名分争个不停,我索性不立皇后,看妳们还能争什么。

很多迹象都支持这样的论点,因为史料中查不到他皇后的名字。皇后的地位非常重要,何况还是秦始皇这样重要的帝王,史官们如果知道,一定会记上一笔,不太可能为了节省笔墨而忽略。更重要的是,秦始皇的祖父母、父母都是夫妇合葬(秦孝文王与华阳太后、秦庄襄王与帝太后赵姬分别合葬在距始皇陵不远的秦东陵),偏偏始皇陵只埋葬了他一个人。

再看看公子扶苏,他是始皇帝的长子,品德才干都很优秀,无论看出身还是看能力,都是最完美的二世皇帝人选,但是始皇帝迟迟没有立他为储君,他的称呼始终是「皇长子」而非太子。他的生母成谜,假设是皇后,却没有资讯留存下来;假设只是普通嫔妃,更没有迹象显示他的地位因儿子而提高。所以,「母以子贵」之类的念头妳也不用想了,就算始皇帝某一天大脑短路,突然看上妳,甚至有幸(也许是不幸)为他生下了某位智商向胡亥看齐的皇子,也未必能改善妳的境遇。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妳的青春却在无尽的等待中一点一滴流逝。唯一能做的只有久久伫立着,眺望着宫墙外的一角蓝天,等待皇帝不知何时才降临的宠幸。后宫中许多和妳有相同命运的宫女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杜牧是这么写的。

无尽的等待使妳空虚寂寞觉得冷,妳开始盼望有机会离开这里,重新成为一名普通的民间女子,最终却等到皇帝驾崩的噩耗,以及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二世胡亥准备为先皇办一场盛大的葬礼,为此下令没有生育过的后妃都要陪葬!

巨大的恐慌笼罩了后宫,妳却有种解脱般的释然,因为在这座富丽堂皇的集中营里行尸走肉般地活着,相较之下,死亡不见得痛苦。妳和许多殉葬的后妃一起被处死在始皇帝陵前。逃过一劫的后宫女人们也未必幸运,忍受了胡亥长达两年的胡作非为之后,又遭受进入咸阳的诸侯联军的百般蹂躏,不是在咸阳大火中香消玉殒,不然就被掳到关东的六国故地,继续过着牛马不如、生不如死的日子。而在她们哭泣远去的身影后,那囚禁她们的巍峨宫殿,早已在楚人的火炬中变为焦土。无数女人的后宫梦,也在冲天火光中化做阵阵青烟......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