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所谓的「黄祸」是指什么?

Apr21

历史上所谓的「黄祸」是指什么?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黄祸』一词的由来是始于十三世纪蒙古人铁骑的『三次西征』,其中又以俄国人的受创最深,然而『黄祸论』在西方的出现,竟然是大清帝国崩溃之初,由一个俄国人巴古宁所提出。西方人虽然在战场上打赢中国,但在心灵上总有一股梦魇挥之不去,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1898年,英国出版了一本小说名为『黄种人的危险』声称难以胜数的中国人装备西方人的新式武器大举侵欧,『黄祸论』由此风靡。

奇怪的是,当大清帝国奄奄待毙,处于国力最虚弱的王朝末日之际,『黄祸论』反而在西方甚嚣尘上。在上世纪末,紧追西方工业强国之后的东方三个国家--中国,日本,俄国。三个国家同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以进入现代化的准备条件而论,中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无奈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却掌握在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手中,而这个政府又掌握在那个极为昏瞆的叶赫那拉.那拉兰儿.慈禧的手中。---以上是中学教科书的观点。

把所有的责任推卸在一件事或是一个人身上,长久以来,一直是中国官方历史学家著墨最力的地方。以昭示新王朝和旧王朝的不同,从『礼』书『乐记』篇的『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开始,只因这些音乐和商纣亡国有关,便被烙上『靡靡之音』的标记。我不相信一支乐曲能亡国,正如不相信一个女人能亡国一样。一个国家的灭亡把过错推到一支乐曲或是一个女人身上,都是为那些暴虐昏庸的君王开脱罪责。

一个拥有高度的文明与绵长的历史对一个民族而言是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

然而在这同时,这个民族也必须背负着比其他民族更沉重的传统包袱。

商鞅变法变法与明治维新的成功有着相同的原因,那就是变法国家的本身都是

相当落后及文化水准低落的民族,秦跟东方六国相比,根本是一个未开化的蛮族,日本也迟至8世纪才由中国带来文明,一个文明低落的国家远比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家有着变法的决心和勇气。他们需要的是全盘革新而不是局部更新。然而经过2000年漫长的历史,大清帝国所负的包袱远比秦国时沉重百倍,王安石变法失败的原因历史再度重演在自强运动之上。士大夫倡言『天不变,道亦不变,祖宗之法不可变』这个包袱延滞了中国进步一百年,也使得中国人的子孙必须再受苦一百年。

石头投入河流会生出美丽的涟漪,苹果种进肥沃的土壤会发芽生长,结出漂亮的果实。石头投入『酱缸』只听到『噗』的一声,不见踪影。苹果种进『酱缸』很少能发芽,即令发芽,也无法成长,即令成长,结出的果实也令人沮丧。中国没有力量摆脱数千年累积下来的残渣废物,这是中国的不幸。

【成吉思汗】原名铁木真,令人畏惧的战略家独特的领袖风格,一流的军事天才。拥有史上最强的骑兵军团,建立空前未有庞大帝国,蒙古铁骑三度西征,威震欧亚两洲,史称「黄祸」!蒙古之入主中国-- 蒙古之崛起与对外扩张公元前 1279 年 -- 公元 1368 年  蒙古在唐时称为蒙兀,原居于今内蒙古东北的额尔古纳河上游,后逐渐西迁,游牧于今蒙古草原上。公元十一、十二世纪时,在蒙古草原上有着许许多多部落,蒙古只是其中之一,其他尚有克烈、蔑儿乞、塔塔儿、乃蛮、干亦剌、翁吉刺以及汪古诸部。原来塔塔儿最为强大,故各部被统称为塔塔儿(或作鞑靼)。后因蒙古兴起,其各乃成草原各部之熜称。  蒙古草原各部曾先后受辽、金之统治。十二世纪时,蒙古部之首领屡屡起兵抗金。后来蒙古的孛儿只斤氏族贵族铁木真(一一六二 -- 一二二七)在长期作战中,逐步壮大了自己的势力。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曾当过蒙古部的首领,有两万武装,势力颇强。后来也速该被塔塔儿人害死,留下铁木真兄弟及母寡妇孤儿相依为命,到处受人欺凌。不久,铁木真联合克烈部首领王罕和札只刺部首领札木合,一一击败塔塔儿、蔑儿乞、泰赤乌等部,旋又王罕结盟打败札木合。公元一二○三年,铁木真进攻克烈部,王罕亡,后又削平乃蛮部,其首领塔阳汗战死,于是一统蒙古草原各部的时机终于到来。  公元一二○六年,蒙古诸部在斡难河源的不而罕山(今蒙古的必儿喀岭),召开了「忽里勒台」(原为蒙语「会议」之意,后专指选举大汗的代表大会),铁木真被公推为蒙古大可汗,尊称「成吉思汗」。汗、可汗是君主之称,大汗为至高无上的君主,「成吉思」之蒙语原意则众说不同,有海洋、伟大、天赐、强大无敌等不同主张。总之,「成吉思汗」可理解为海洋般的皇帝或四海之王、万王之王、可汗的可汗等。至此,成吉思汗所领导的蒙古汗国宣告建立,尔后成吉思汗又亲率大军进行第一次西征并灭亡西夏,他的子孙又先后进行两次西征、灭金亡宋、创建元朝与四大汗国,于是蒙古汗国乃发展成为横跨欧、亚两洲的大帝国,后世尊成吉思汗为元太祖。  成吉思汗在建立蒙古汗国后,即不断向外扩张。蒙兵矛头所指有二:(1)西征:侵略中亚、西亚乃至欧洲;(2)南侵:攻打西夏、金国、南宋,以及朝、日和南洋诸国。在半个世纪内,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发动了三次西征,蒙古铁骑一度驰骋于欧、亚大陆。下面对三次西征之概况略作介绍。  一、第一次西征(一二一九 -- 一二二五)一二一九年,成吉思汗以西域花剌子模国(Khorazm) 杀蒙古商队及使者,乃亲率二十万大军西征,由他的四个儿子术赤(一一七七-- 一二二五)、察合台(? -- 一二四二)、窝阔台(一一八六-- 一二四一)、拖雷(一一九三-- 一二三二)以及大将速不台(一一七六-- 一二四八)、者别(? -- 一二二四)等随行。蒙军长驱直入中亚后,于一二二○年攻占花剌子模都城撒马尔干,其国王西逃,成吉思汗令速不台、者别等穷追之,蒙军因此便西越里海、黑海间的高加索(Caucasus),深入俄罗斯(Russ),于1223年大败钦察(Kipchak) 和俄罗斯的联军。另成吉思汗又挥军追击花剌子模之太子扎阑丁,在印度河流域打败之。一二二五年,成吉思汗奏凯东归,将本土及新征服的西域土地分封给四子,后来发展为四大汗国。  二、第二次西征(一二三五 -- 一二四四)一二二七年,成吉思汗在灭亡西夏后死去,不久三子窝阔台汗继任大汗(一二二九-- 一二四一)。窝阔台汗于一二三五年派遗其兄术赤之次子拔都(一二○九-- 一二五六),五十万大军再度西征。因察合台认为「长子出征呵,则人马众多,威势盛大」,所以成吉思汗四个儿子的长子,即术赤长子鄂尔达、察合台长子拜答儿、窝阔台长子贵由、拖雷长子蒙哥,均参加是次西征,其他「诸王、驸马、万千百户,也都长子出征」,故史称「长子西征」。是次西征,彻底灭亡了花剌子模,杀札阑丁。旋大举征服俄罗斯,攻陷莫斯科、基辅(Kiev)诸城,并分兵数路向欧洲腹心挺进。一二四一年,北路蒙军在波兰(Poland)西南部的利格尼兹(Liegnitz),大破波兰与日耳曼(Germany)之联军,击毙西里西亚(Silesia)大公亨利二世(Henry II)。拔都亲率蒙军主力由中路进入匈牙利(Hungary),大胜,其前锋直趋意大利之威尼斯(Vinice)。正当西方各国惶惶不可终日之际,拔都忽接窝阔台汗驾崩之噩耗,于是乃急速班师。  三、第三次西征(一二五三-- 一二六○)蒙哥于一二五一年即汗位之后,令其弟旭烈兀(一二一九-- 一二六五)率兵西征。是次西征主要方向是西南亚地区,头等目标是消灭木剌夷( Mulahidas,在里海南岸的伊朗北部)。一二五七年,蒙军荡平大剌夷之地,旋挥师继续西进至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地区,攻陷报达(Baghdad),灭亡历时五百余载的东大食帝国。此后旭烈兀又挥兵陷阿拉伯之圣地麦加(Mecca),攻占大马士革( Damascus),其前锋曾渡收富浪(Farang)即指今中海东部的塞浦路斯岛(Cyprus I. )。本来他还要进一步攻打密昔儿( Misr 即埃及),因获蒙哥汗伐未阵亡之耗,乃率主力班师。  蒙古之西征具有深远之影。第一次西征后,成吉思汗把征服地区分封给四个儿子。通过第二、三次西征,占有地区又不断扩大,四子的封地逐渐形成为钦察、察合台、窝阔台、伊儿等四大汗国。汗国虽各自独立,但名义上服从于蒙古本部和中原地区的大汗,于是出现了棋跨欧亚的蒙大帝国。同时,为了军事之需要,以及巩固帝国统治,蒙古大汗乃到处建立驿站制度,保护商路、航运。一时从中国直至西欧,海陆交通均甚畅达。因此,随着蒙古之西征,东西文化大通,欧亚交流频繁。中国之罗盘、火药、印刷术、纸币、算盘、瓷器等进一步传至欧洲。随后欧洲商人、学者、使节、传教士亦纷纷东来,西方之学术文化遂大量输入中国。  蒙古之西征还有一个副作用,即加深了东、西方之隔阂。当蒙古铁骑蹂躏中亚、西亚,其西征大军席卷欧洲之际,西方各国因迭遭惨败,故一闻鞑靼人至,莫不魂飞魄散,惊呼「黄祸」(The Yellow Peril)。后来欧洲白种人往往把东方黄种人(包括中国汉族、日本)之兴起,视为对西方文明的威胁,近代欧、美列强甚至将华人当成潜在的「黄祸」,并借此屡屡出兵侵略中国或干涉其内政。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