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国宴吃什么?不但只有一种菜色而且食材不是皇宫准备的

Jul15

清朝国宴吃什么?不但只有一种菜色而且食材不是皇宫准备的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清朝国宴吃什么?不但只有一种菜色而且食材不是皇宫准备的

大宴吃什么或许是大部分人最为关心的事,但光绪二十年的档案记载,只有羊肉一项,那一年不仅皇帝参加大宴,皇太后和皇后也去了,他们不过是在羊和酒的数量上多了一些,分别是九只羊、九瓶酒,全部宴席才一百只羊、一百瓶酒。根据清宫的饮食习惯,我推测这九只羊的吃法,无非就是常见的涮羊肉而已。估计不少人会很惊讶,虽说也是吃肉、喝酒,但元旦大宴,国之重典,吃的也太单调了!

其实在清代,国家的礼仪庆典,吃什么反而不那么重要,突显出礼仪的繁复和场面的盛大才是要务,即所谓「非壮丽无以重威」。赐茶、敬酒的繁文缛节,在雅乐伴奏之下,有司礼人员的指挥,有仪仗队伍陪衬,一遍遍叩首,一遍遍谢恩,才能显示出朝廷的气度。这么多人一起吃饭,要真是丝溜片炒,烹饪上有很大困难,而且制作地点与会场也有一定的距离,别说是元旦节这样的冬天,就算是乾隆过生日的八月,菜品传过来早凉透了,倒是火锅涮肉没有任何不便。

不仅国宴上的饮食只有羊肉一种,而且这些羊还不是都由皇家提供。根据档案记载,大宴所用的桌子、羊肉和酒,有一部分要由王公贵族按爵位的高低进献,最多的是亲王,每人要进桌八张、羊三只、酒三瓶,最少的是宗室中的镇国公、辅国公等入八分公,每人进桌一张、羊一只、酒一瓶,其余的由内膳房提供并制作,再余下的少部分则由光禄寺承办。倒不是皇上抠门,清朝的君臣间一直都或多或少地保留主奴关系,毕竟连亲王在皇上面前都要自称奴才,这些主家办事、附庸添菜的方式,是满人在关外的旧俗,即便到了清末,这种习惯也一直存续着。

大宴的饮食虽然不算丰富,但进馔已毕,安排的节目倒是很有意思,既有突显满洲旧俗的传统项目,也有专为娱乐的「陈百戏」,就是各种杂耍。传统节目基本是固定的,即庆隆舞、喜起舞和蒙古乐曲。庆隆舞由侍卫表演,有的装扮成猎人,踩高跷,骑着竹子做的马,有的装扮成野兽,在琵琶、三弦、奚琴、筝等乐器的伴奏下,表演满洲先民在关外时传说中的狩猎故事。

姚元之的《竹叶亭杂记》记录了庆隆舞的起源,「达呼尔居黑龙江之地,从古未归王化。彼地有一种兽,不知何名,喜啮马腿,达呼尔畏之倍于虎,不敢安居。国初时,曾至彼地,因着高趫骑假马,竟射杀此兽。达呼尔以为神也,乃归诚焉。因作是舞。」喜起舞是由大臣表演,有歌者,戴貂帽,穿豹皮褂,亦有舞者,着一品朝服。表演时,乐工们吹箫击鼓,舞者按节拍起舞,而歌者以满语歌唱大清开国时的尤勤之事,就是诉说一些当年打江山时的不易。喜起舞毕,便有「吹笳吹人员进殿」演奏蒙古乐曲。

前三个节目都属于政治目的比较明确的仪式,之后便进入纯娱乐环节。仍以光绪二十年为例,在蒙古乐曲后,依次是朝鲜掷倒伎、回部(指新疆地区)伎、粗缅甸乐和金川番子番童舞狮子。这四类杂耍恐怕如今很少有人能给予明确的解释,只能对某类表演从史籍的蛛丝马迹中进行推测。

其中朝鲜掷倒伎和回部伎有可能是一类表演,光绪朝《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记录元旦宴杂耍时说:「引朝鲜、回部各掷倒伎人。」可见这只是不同风格的「掷倒」表演,但何为「掷倒」呢?在另一份档案中,我们看到对朝鲜掷倒伎的另一个称谓,即「高丽筋斗」,就是翻筋斗,具体怎么翻,有什么花样,与回部翻筋斗有何异同,就不得而知了。另外,现在看到的舞狮可能和宫廷技艺有所不同,一般的舞狮,无论南派还是北派,基本多兴盛于东部地区,而档案中提到的金川番子番童,是乾隆年间平定川西战争中俘虏或投诚的人员,在乾隆到光绪的一百多年间,专用金川人在国宴上表演此项内容,颇有西南少数民族风情,与今天常见的演绎方式有很大差异。

杂耍表演后,皇帝便在雅乐声中回宫,但群臣的活动并没有结束。按清代的规矩,大臣们参加的宫廷筵宴大多是「连吃带拿」的饭局,他们在太和殿大宴尾声自然要领取皇上的赏赐。以乾隆朝元旦节的赏赐为例,这是清代最为鼎盛的时期,大致有「黄细绵绸」、「白细绵绸」等布匹,「龙纹帘席」、「满花方席」等编织物,獭皮、纸张和黏米等杂项。皇上貌似是个过日子的人,赏赐给大臣们的礼物都很实在,连黏米都有四十石,前面要突显「非壮丽无以重威」,「威」立完了,大家得踏踏实实过日子,日子过好了,才是国之根本。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