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恶魔:一门显学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May13

善良的恶魔:一门显学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善良的恶魔:一门显学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回望历史,思考当下,这里是啸瞰风云。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这场革命给整个欧洲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一时间,各国的文人贤达兴奋不已,他们从法兰西看到了一个美丽新世界。 当时有两位思想家,一位叫葛德文,一位叫孔多塞。他们主张一切社会问题都能通过制度来解决,孔多塞甚至认为,人类正朝着无限完善大步迈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们将告别一切贫困、压迫与不公。 两人的观点风靡一时,在英国,有一位绅士多年后也成了他们的粉丝,他的名字叫丹尼尔·马尔萨斯。马尔萨斯钟情于法国革命,还把葛德文等人的著作推荐给他的儿子,希望这个年轻人也能接受一下「 ”革命思想”的洗礼。 谁知儿子看完并不买账,他反驳道,贫穷是无法避免的,这帮人想的太天真了!为了申明自己的主张,他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了一本小册子,名字长的吓人,叫做《论影响社会改良前途的人口原理,以及对葛德文先生、孔多塞先生和其他作家推测的评论》。 这本书,就是今天脍炙人口的《人口论》,而它的作者,就是后来英国的第一位经济学教授:托马斯·马尔萨斯。 1/5 马尔萨斯的《人口论》 马尔萨斯的《人口论》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就学过了,这本书的大意是:人口是呈几何级数增长的,而维持生存的粮食是呈算术级数增长的,所以,人口的增量必将超过粮食的增量,粮食危机会定期爆发。为了阻止悲剧的发生,我们必须控制人口,以免跌入所谓的「 ”马尔萨斯陷阱”。 马尔萨斯陷阱的几何解释 那么怎样控制人口呢?马尔萨斯认为有两种手段,一个是自然的,一个是人为的。所谓自然手段,就是饥荒、瘟疫和战争等非主观因素,它们虽然可怕,却能有效遏制人口的过快增长。所以在马尔萨斯眼中,灾难是某种积极的东西,从长远看不过是大自然调节人口的必要机制。 所谓人为的手段,就是鼓励大家晚婚晚育,克制自己的情欲。尤其是穷人,别动不动就生一堆孩子,给自己和社会造成负担。 马尔萨斯还认为,既然人口与资源的矛盾是永恒的,贫穷就不可避免,与其说它是社会问题,不如说是一种自然现象。人类社会的任何改革措施,都不能从根本上消除贫困。所以,马尔萨斯反对政府对穷人的过度施舍,因为金钱不会激发勤奋,只会滋养懒惰。把穷人都养活了,生产力却得不到提升,到头来还是得由社会来买单。 马尔萨斯的理论在今天成了自由主义者反对福利国家的依据,但他关于人口增长的悲观论调已经被彻底否定了。今天的人们普遍相信,技术进步与全球贸易让我们彻底告别了「 ”马尔萨斯陷阱”。马尔萨斯在《人口论》里的所说的大部分内容,均已成为了过去式。 《人口论》在19世纪的欧洲深入人心,包括达尔文在内的一大批思想家,都对马尔萨斯的洞察力表示了欣赏。达尔文认为,他的自然选择理论是对马尔萨斯观点最好的诠释,连大自然都懂得淘汰弱者,为何人类就偏偏执迷不悟呢?收容所和医院救活了无数残疾人与低能儿,一贫如洗的人总爱养一堆孩子,而勤俭节约的人则很晚才结婚,这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有害无益,我们是不是应该管管? 马尔萨斯是个善良的人,除了经济学家,他还是一位乡村牧师,没有证据显示他生前对穷人或弱者有过歧视行为。但马尔萨斯不曾想到,以他的观点为土壤,后世的聪明人在此埋下了一颗危险的种子,这颗种子的名字叫做:优生学。 2/5 宁要质量,不要数量 马尔萨斯去世后,如何有效控制人口成了各国政府最关心的话题之一。不少人受马尔萨斯的影响,断言慈善对于穷人是一种罪恶,施舍穷人不仅会助长懒惰,还等于变相地鼓励他们生育,难道世界上还有比穷人生孩子更可怕的事吗?马尔萨斯的学生,后来担任英国财政部大臣秘书的查尔斯·特里威廉甚至认为,饥荒是上帝惩罚堕落者的有效手段。 当然,比起让穷人自生自灭,还有稍微仁慈一点的办法,就是阻止他们生育,鼓励优秀的人生孩子,只有精英的后代多了,人口的质量就提高了。 这种「 ”宁要质量,不要数量”的想法,是由达尔文的表弟——弗朗西斯·高尔顿率先提出的。顺便说一句,这位高尔顿也是个天才,他在人类学、心理学、统计学、数学、地理学等方面均有很深的造诣。高尔顿是达尔文的信徒,受进化论影响,他从遗传学角度研究了个体差异,并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自然选择是成立的,我们为何不能以改造动植物的方式改良人类自己呢? 弗朗西斯·高尔顿 历史上,人类已经成功培育了大量牲畜与农作物,如果我们能把类似的成功经验复制到自己身上,是否就能缔造一个天才的社会呢? 高尔顿对此踌躇满志,他希望人类能通过控制生育质量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由此,他创立了一门名为「 ”优生学”的学科,它以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与生物遗传学为基础,其宗旨就是为人类培育出更好的后代,让优质人种多生孩子,血统劣质的人少生孩子。 那么,什么是高尔顿眼中的「 ”优质人种”呢?与后来的种族主义者不同,高尔顿对人种没有特别的偏见,但他的观点更奇葩,竟然把阶级差异作为衡量血统好坏的标准。 当时的英国已经步入工业社会,贵族社会逐渐解体,工人的数量日渐增加。高尔顿颇感不安,在他看来,工人们既贫穷又没教养,不可能成为优质人种的备选。他的依据是:穷人不讲卫生,吃的也很差,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懂得节制,只会一个劲的生孩子,所以,社会万万不能让这群人占了大多数。 19世纪的英国童工 也许是出于某种「 ”社会责任感”,高尔顿呼吁大家为了国家利益抑制生理诱惑,他提出了优生计划,希望政府能介入其中,通过教育、宣传、税收优惠等手段,让优秀的家庭发展壮大,至于体弱多病或穷困潦倒的人只能孑然一身。他甚至建议实行婚姻国有化,即由政府根据血统进行「 ”配对”,贫穷或身体有缺陷的人不准结婚。 高尔顿的观点今天听上去既残忍又荒唐,熟悉历史的人会由此想到两千年前的斯巴达社会。不过在当时,支持高尔顿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不乏一些名人,如剧作家萧伯纳、科幻作家H.G 威尔斯,还有后来成为英国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 值得庆幸的是,高尔顿不是政治家,他的大多数想法都只是说说而已。然而,一旦政客们真把他的观点当回事儿,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3/5 从强制绝育到集中营 到了二十世纪初,优生学已经是欧美最热门的学科之一。1912年,第一届优生学国际大会在英国召开,大会明确提出,要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变成人为干预,借助政府力量推进人类种群质量的提高。 这场大会召开前两年,美国成立了优生学档案局,当第二届优生学大会举办的时候,美国已经是世界优生学的重镇。二十世纪初,大部分美国民众都知道优生学,即便他们对生物学或遗传学一无所知,却还是对这门学问怀有浓厚的兴趣。正是对科学的盲目崇拜,让优生学结出了第一枚恶果。 第二届世界优生学大会LOGO 1932年,美国30个州通过法律,对低能儿、精神病患者,罪犯、癫痫病人、盲人、畸形人甚至酒鬼进行强制绝育。这项法律实施了四十年,直到70年代初才废止,总计有63000人被迫绝育。 还有人则把优生学作为种族歧视的理论依据,白人精英要求降低黑人的生育水平,因为黑人愚蠢麻木、好吃懒做又热衷犯罪,应该把他们的数量控制在一定比例,防止西方文明被黑人给侵蚀。 不过,美国人还不是最残忍的,比起希特勒,美国人对同胞已经仁慈多了。 希特勒掌权后,对所谓的劣等民族开展了系统性地清洗,除了对犹太人有股莫名的仇恨,希特勒还是优生学的坚定拥护者。高尔顿仅仅不鼓励残疾人生育,而希特勒做得更绝,他直接把他们消灭。 据统计,纳粹德国对总共40万人进行了强制绝育,他们包括精神病患者、癫痫病人以及各类残疾人。为了将犹太人彻底隔离,希特勒禁止他们与非犹太人性交。 但光这些还不够,为了保证日耳曼民族血统的纯正性,1939年,纳粹德国终于向广大弱势群体伸出了魔爪。 他们先把五千名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儿童以注射的方式处死,又将七万名成年病人残忍杀害,因为他们都是社会的负担。1941年,这场旨在净化日耳曼民族的清除行动终于演变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600万人,包括犹太人、政治犯与同性恋者,他们一概被纳粹作为「 ”社会负担”送进集中营,等待他们的,是冰冷的毒气室与冒着黑烟的焚尸炉。 被纳粹处以安乐死的儿童 很显然,纳粹的行为已经构成赤裸裸的战争罪行,倘若马尔萨斯泉下有知,他恐怕不会把奥斯维辛的毒气室视为抑制人口增长的「 ”必要机制”。如果高尔顿还活着,他也无法想象自己苦心孤诣创建的学问,会在半个多世纪后成为魔鬼的杀人武器。 当然,有人会辩解称,这都是希特勒的错,关马尔萨斯们什么事呢?的确,无论马尔萨斯还是高尔顿,他们都不是杀人狂。这些人的初衷充满了善意,但两人的主张几乎从一开始就掉入了一个陷阱,就是误把自然选择当做可以被人为替代的手段,这就给后来的无数悲剧埋下了伏笔。 4/5 自然选择是一个随机的过程 纳粹的暴行让优生学臭名昭著。希特勒覆灭后,优生学逐渐销声匿迹,为了与希特勒撇清关系,不再有国家敢公开宣传或扶持这门学说。今天的人们在谈论它时,仿佛在谈论一门邪恶的巫术。就连马尔萨斯的理论,也被现代经济学教科书宣判了死刑。 不过,优生学的幽灵还在好莱坞游荡,在《生化危机》系列电影中,人类想通过基因技术改造自身,却因操作不慎导致丧尸泛滥。而在漫威电影《复仇者联盟3》里,大反派灭霸正是马尔萨斯的信徒,他认为宇宙的资源有限,必须通过消灭一半的人口来达到平衡。灭霸不觉得杀人有罪,用死亡遏制宇宙人口的膨胀,才是对生命最大的恩典。 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优生学明显是错误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开了历史的倒车。自从法国大革命时代起,自由平等正成为人类的共识,而优生学却强化了人与人的不平等,它剥夺了一部分人的生育权与生存权,不仅伤害了人们的感情,更与社会发展背道而驰。 不过,以上仅仅是价值判断,抛开道德的层面,优生学最根本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优生学的支持者认为,他们的理论依据是马尔萨斯陷阱与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他们只是把自然规律应用到人类世界,这难道有错吗?但是达尔文明确告诉过我们,所谓自然选择,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它并不遵循所谓从劣到优,从低级向高级迭代的过程。 仔细观察自然界,你首先看到的是多样性,不同的生物,不同的种群,它们在各自的系统中不断地演化。进化不是被设计出来的,而是自然界的随机选择。如果你真正赞同达尔文的观点,你恰恰不应该对生命抱以宿命论的态度,每种生物的存在,都是经过长期的演化、博弈和机缘巧合后的结果,并没有一条贯穿始终的剧情线,也没有所谓「 ”我命中注定比你高级”,或者「 ”你理应被淘汰”之说,每个生命的未来,皆充满了不确定性。 正是这种随机性,造就了地球庞大的生态体系,否则我们的世界就只剩下寥寥无几的物种。既然如此,为何人类社会就能例外呢? 姑且不谈那些身体残疾的人,也可能取得巨大的成功(如物理学家霍金),即使一个患有先天疾病的普通人,只要把握住机会,社会也能把他塑造成有用之才。很难想象,如果我们禁止一切身体有缺陷的孩子出生,这个社会将失去多少改变的可能。而禁止穷人生孩子的想法就更显荒唐,这不仅扼杀了穷人通过后代改善命运的机会,更会导致严重的阶层固化,阻碍人群之间的流通,使人类退化到远古的氏族部落。 5/5 发展的问题只能由发展来解决 人类从古至今发现并掌握了无数自然规律,我们从最初对神灵的盲目崇拜,到如今逐渐认识自身及宇宙的由来,我们一次次战胜迷信,不断地实现认知的迭代。 但每一次进步都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新的盲目自大取代旧的盲目自大,我们从迷信上帝到迷信自己,前后不过上百年时间。 生物进化论无疑是科学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它帮助我们找到了探求生命起源的钥匙。进化论对人类的启发不止于生物界,它还促使我们用全新的视角看待自己,既然我们发现了自然选择的奥秘,为何不能把它移植到人类身上呢?这是个巨大的诱惑,吸引无数聪明人试图替大自然「 ”代劳”,用人为的手段去「 ”制造”演化,加快文明前进的步伐。 但事实证明,欲速则不达。正如前面所说的,生物演化是没有方向性的,它是无数场互动共同叠加的结果,正是这种复杂性,使得一切制度设计都相形见绌,不仅如此,两者之间还存在着根本性的矛盾。 无论一项制度设计的多么精巧,都是为了规范人的行为。换句话说,任何制度都不可避免地带有目标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降低风险与复杂度,并通过设置一系列反馈机制来诱导人的行动,这恰恰与大自然的法则背道而驰。制度崇尚有序和控制,大自然则崇尚混沌与随机,用制度手段去模拟大自然,根本就是南辕北辙。 有人会反驳,人类不是成功驯化了很多动物吗?谁说自然法则就不能为我所用呢?的确如此,但范围终究是有限的。不要忘了,我们把野生动物改造成牲畜的目的是什么?是把它们变成人类的工具,变成身边的「 ”生产资料”,为此不惜扼杀它们的野性,服务于某个特定的目标,通过让动物的生活场景单一化,我们使动物变得温顺听话。 如果我们把人类的宠物或牲畜放回自然界,它们很难生存。因为特殊的反馈机制已经使它们对人类产生了严重依赖,以至于无法适应多变的自然生活,是人类千百年的努力,剥夺了这些动物生存的多样性。 但人类自己就不同了,人类有思想,有主张,而且会相互沟通,彼此互动,试图用统一的标准或者目标去规划复杂的人类社会,不会有好的结果。计划经济就犯了类似的错误,而建立在自然选择基础上的优生学,则犯了更大的错误,它甚至禁止生命有自由选择的机会,它不仅违背了人的天性,更藐视了自然的法则。 正如西谚所言,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用善良铺就的。说到底还是那句老话,发展的问题,要用发展去解决。生命的难题,也只能用生命去克服。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