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在法西斯枪口下拯救了25万中国人的东方辛德勒”约翰·拉贝

Dec25

二战在法西斯枪口下拯救了25万中国人的东方辛德勒”约翰·拉贝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二战在法西斯枪口下拯救了25万中国人的东方辛德勒”约翰·拉贝

1994年12月,27岁的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在加州第一次看到南京大屠杀的黑白照片。这令她既愤怒又震惊,愤怒是因为她第一次确切知道在南京的确发生过这样灭绝人性的暴行,震惊的是,所有的英文非小说类书籍居然没有一本书提及到这段本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 西方国家只知道纳粹屠杀犹太人,却不知道侵华日军在二战中曾经疯狂地屠杀中国人,她为此感到一阵阵心悸。她决定亲自撰写那段历史,她要让世人知道,人类相残的历史上曾发生过怎样惨绝人寰的事情。 之后的三年里,她跑遍世界各地访问了许多幸存者,参阅了大量的历史文献,终于在1997年12月,南京大屠杀60周年之时,出版了英文版《南京暴行》。 此书一经问世,就震惊了西方世界。而对于张纯如而言,她还有一个意外的极大收获,那就是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她找到了约翰·拉贝详细记录南京大屠杀的日记,从而让全中国人民知道了「 ”中国的辛德勒”——约翰·拉贝先生。 约翰·拉贝 1882年,约翰·拉贝生于德国汉堡市。早年丧父,初中毕业后,在一家出口商行当伙计,之后转到莫桑比克的一家英国公司工作,1908年,受西门子中国公司之聘,来中国经商,23年后,兼任德国纳粹党南京分部副部长。 1937年9月,日本通过德国大使馆接连向所有驻外人员下达了最后通牒:日军将于9月21日对南京进行大规模的轰炸。 德国大使劝拉贝早点离开南京,他接受了大使的好意,却迟迟不肯离开,他有自己的打算。妻子和孩子已经离开了中国,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拉贝想要为中国人做一些事情。 ‘今天,善待了我30年之久的东道国遭遇到了严重的困难,富人们逃走了,穷人们不得不留下来,他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他们没有钱逃走,他们不是正面临着被集体屠杀的危险吗?我们难道不应该设法帮助他们吗?至少救救一些人吧?假如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同胞呢?’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他和他的工人在他南京的住所,设计建造了一个防空洞,为了安全,在院子里还撑起了一块长6米宽3米的帆布,在上面画有卐字标记的德国国社党党旗。 因为雨天,日本人推迟了一天开始了对南京的轰炸,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拉贝和近30名中国人几乎每天都要在防空洞里蹲上几次。 中国辛德勒 在日军向南京进攻前夕,南京政府已经陆续撤离,留下的22名外国友人决定成立国际委员会,自发地担负起拯救南京百姓的使命。拉贝被推选为委员会主席,主持安全区的一切事宜。 他多次发电报给希特勒,希望得到德国方面的支持,他反复和日本政府沟通,请求同意设立安全区。 ‘上帝啊,但愿希特勒愿意帮忙!如果这座城市真的遭到炮击,那么它所遭受的不幸将无法想象。' 遗憾的是他始终没有得到希特勒的回复,日本政府也拒绝了他的请求。 尽管得不到支持,在他不停地和日本人周旋期间,安全区还是建立了越来。在南京城西面,占地约4平方公里,共设有25个难民收容所,预计接受20万难民。 拉贝一面为安全区的工作忙碌,一面向日本方面争取最大限度的认同,同时还要敦促蒋介石的军队尽快离开安全区,以免日军以此为借口伤害安全区的平民。 他还要带领他的委员们寻求国际援助,募集资金,购买粮食和药品。在日记里他自嘲地称自己为「 ”南京市长”。 就这样,在日本人占领南京之时,安全区陆陆续续共收容了25万名难民,为了收容更多的难民,拉贝在自己租住的院子里设立了「 ”西门子”难民收容所,收留了650名平民。 常常有日本兵爬过院墙,他会及时把他们拦住,大多数情况下,只需要喊一声「 ”德意志”和「 ”希特勒”,日本兵就会变得有礼貌,一溜烟地跑掉,他们不愿意和一个德国人打交道。 但并不是每一次都能这么和平的解决,有一次,6名日本士兵趁黑爬过院墙,当拉贝用手电筒照射其中一人时,此人用手枪对准拉贝,迟疑着没有开枪,或许他觉得枪杀一名德国人不会给他带来好结果。 还有一次日军刺刀已经逼近了拉贝的胸膛,好在那个日本兵认出了他来,及时收手,才避免了一场不幸。 难民们把他当成了守护神,对他顶礼膜拜,称他为活菩萨,这让他感到非常难受又很不自在。 面对日军每日里实施的暴行,他接连不断的向日本大使馆提出抗议,在信中举证日军犯下的罪行,要求他们约束自己的士兵,并提出自己温和的建议。 拉贝的控诉收效甚微,日本士兵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他近乎绝望的在日记中写道,‘我想卸任这个市长,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保护这些人。’ 圣诞节那天,大家买来了一棵小圣诞树和圣诞玫瑰,6技整根的蜡烛,把房子装点了起来。这令拉贝十分的感动,他扮起了圣诞老人,给孩子们分发礼物。 ‘仁慈的上帝,请您保佑所有的人免遭灾难,也请您保佑所有像我们这样已经身陷灾难中的人!我丝毫不后悔留了下来,因为我的存在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但尽管如此,我仍然感到极端的难受! ’ 1938年元旦,拉贝一大早去了医院,当他回来时,难民们已经组成了夹道欢迎的队列,点燃了为庆祝南京自治政府而从日本人那儿得到的鞭炮,向欢迎国王一般的迎接拉贝。 600多人在院子里排着整齐的队伍,向他三鞠躬。并献给他一块写着「 ”您是几十万人的活菩萨”的大红绸布。 1月28日,拉贝得到消息,日本人将于2月4日强行解散所有难民收容所,于是,他又开始为无家可归的难民四处申请经济资助,为他们的未来生计奔波。并一再致信日本大使馆,沟通如何保证难民离开安全区之后的人身安全。 随着难民陆续离开,2月18日,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正式更名为「 ”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事实上他们此前的工作重心已经转为救济难民和救治伤员。 2月23日,约翰·拉贝应西门子公司召回,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南京。 拉贝日记 「 ”我要亲眼目睹这些残暴行径,以便我将来能作为目击证人把这些说出来。” 从1937年9月到1938年2月,拉贝在日记中一笔一笔如实记录下,他所亲身经历、看到或听到求证过的500多起日军暴行。 内容非常具体、细致和真实,无人能否定其可信度。同时,他还保存了80多张现场拍摄的照片,并对这些照片作了翔实说明。 这一切,都成为对日本帝国主义所犯罪行的最有力证词。 后事纪念 拉贝回国后,慈善组织和红十字会相继授予它国外德侨功勋银质奖章、红十字功勋勋章。 德国战败后,拉贝作为纳粹党员受到了一系列的清查,晚年过得很是潦倒。就在这时,他收到一张来自中国的2000美元的支票,寄款人为:南京市民。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受到南京市民寄来的衣服和食品。 1950年1月5日,拉贝因为中风在西柏林去世。 1997年,因占地期限已到,柏林市政部门想清除位于西郊公墓的拉贝墓地,得知消息后,南京市政府出资修缮了拉贝墓园,并支付了四十年的墓地租金。 拉贝家人将他的墓碑送给中国南京保存。 至此,约翰·拉贝重新回到他热爱的中国人民之中,并永远的留在了南京。 感谢阅读、喜欢的点点关注!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