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人:不是只有陆游是「 ”猫奴”,我们也是

Jun04

古代文人:不是只有陆游是「 ”猫奴”,我们也是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古代文人:不是只有陆游是「 ”猫奴”,我们也是

「 ”猫奴”这个词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词儿了,古往今来,喵星人占领人类社会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古代最出名的文人「 ”猫奴”,因该就是陆游了,一首诗既爱国,又爱猫。其实也有其他文人墨客深陷「 ”吸猫”局中。当才高,命坎,清傲的古代文人遇上慵懒,傲娇,易炸毛的宠物猫,会发生什么呢? 历代文人都有一种爱猫情结,文人爱猫,最为重要的,并不是猫与人情感相通的那份陪伴,而是猫的性格、特征,给了他们无穷的写作灵感 猫温驯而狡黠、天真而顽皮、灵巧而机警,正因为猫身上具备了如许的气质,历代文人才都有这种情结,他们爱猫,甚于其他许多动物,也因此,猫成了文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角色。 01 蝶恋花 宋代:秦观 紫燕双飞深院静。簟枕纱厨,睡起娇如病。一线碧烟萦藻井。小鬟茶进龙香饼。拂拭菱花看宝镜。玉指纤纤,捻唾撩云鬓。闲折海榴过翠径。雪猫戏扑风花影。 秦少游这首《蝶恋花》描写的场景是很悠闲的。 深院寂静,女郎午睡醒来,娇怯无力,对着宝镜理一理睡乱的头发,走进院子里,悠闲地折下一枝石榴,走在绿树掩映的小径上,看见自己养的猫在花阴底下扑着被风吹乱的花影。不得不说,美人虽是娇娇怯怯的,她养的猫倒是活泼。 02 题王振鹏狸奴诗 画堂绿幕镇犀悬,花影云阴得散眠。自是主家扃锁密,晚风绿木捕新蝉。 这里写的是只贪睡的猫儿,喜欢在花影树荫底下睡觉。睡醒之后做什么呢?因为主人家门锁的严实,只好爬上树去捕蝉喽。 03 刘基《题画猫诗》 碧眼乌圆食有鱼,仰看胡蝶坐阶除。春风漾漾吹花影,一任东郊鼠化驽。 刘伯温眼中的猫是什么样的呢?圆圆的猫眼泛着碧色,坐在台阶上仰着头看蝴蝶。这首诗的后两句是:「 ”春风荡漾吹花影,一任人间鼠化鴽。”鴽:在古书上指的是鹌鹑类的鸟 。 据《逸周书》记载:"清明之日,桐始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又五日,虹始见。”大概意思就是清明节过后大约五天,鼠类就像小鸟一样逐渐多了起来。刘基养猫的态度还是很佛系的嘛。 04 宋·陈郁《得狸奴》 穿鱼新聘一衔蝉,人说狸花量直钱。旧日畜来多不捕,于今得此始安眼。牡丹影里嬉成画,薄荷香中醉欲颠。却是能知在从息,有声堪恨复堪怜。 陈郁的这首诗起句就是「 ”穿鱼新聘一衔蝉,人说狸花量直钱。”我穿着鱼儿去别人家讨猫,别人对我说狸花猫是最好的,好,那就狸花咯。它在牡丹花影里嬉戏,又醉倒在薄荷的香味里。 05 猫 [ 元 ] 唐珙 觅得狸儿太有情,乌蝉一点抱唇生。牡丹架暖眠春昼,薄荷香浓醉晓晴。分唾掌中频洗面,引儿窗下自呼名。溪鱼不惜朝朝买,赢得书斋夜太平。 这句诗与上面陈郁的那句倒是意旨相同。只是唐珙是何许人?唐珙唐温如,就是那个写下了「 ”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的人呐!他是元朝人,却常被误认为是唐朝人。 我家的猫儿是一幅多情的长相,嘴唇周围有一点乌蝉。它在牡丹花架下春睡,沉醉在薄荷香里,常常用小脚掌给自己洗脸,为了唤小猫在窗子底下喵喵叫。我呢,为了守护书斋的太平,每天都给它买鱼。看来,这又是一只极其宠猫的铲屎官啊。 06 清·陈崇光《题猫蝶图》 聘得狸奴制小名,潜来时见问金睛。裙边袖角才相探,又向花阴戏晚晴。 这里的猫又是一只好猫,据《相猫经》记载,金色的眼睛是最好的,这只猫就有一双‘金睛’。猫儿在戏蝶,一会儿探向女儿家的裙边袖角,一会儿又跑到花丛深处去了。 07 辛弃疾《周氏敬荣堂诗》节选 室有相乳猫,庭有同心兰。推梨更逊枣,左右儿曹欢。 屋子里有正在哺乳的猫儿,院子里有同心的兰花。 08 杨万里《昼倦》 睡眼蒙松倦日长,却抛诗卷步回廊。狸奴桑自双双戏,忽见人来走似獐 猫儿在一起双双嬉戏,忽然看到人来了,跑得像獐子一样快。 09 林逋《猫儿》 纤钩时得小溪鱼,饱卧花阴兴有余。自是鼠嫌贫不到,莫惭尸素在吾庐。 没想到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居然还有一首诗是写给猫儿的。我用细线钓得小溪里的鱼,猫儿吃饱了就在花荫中一躺,余兴不尽。老鼠嫌我家贫不肯来,猫儿啊,你可别离我而去,不要因住在我家无所事事而惭愧。 这首诗,明写猫,实写人,体现了诗人隐居生活的淡泊、无功名利禄之心:钓鱼而用细线,不贪;家中别无长物,淡泊。不仅人淡泊不贪,在主人的影响之下,连猫也淡泊不贪。 10 予家畜狸花二猫一日狸者获鼠未食而花者私窃 狸猫得鼠活未食,戏局之地或前后。猫欺鼠困纵不逐,岂防厥类怠其守。花猫狡计伺狸怠,帖耳偷衔背之走。家人莫究狸所得,只见花衔鼠在口。予因窃觇见本末,却笑家人反能否。主人养猫不知用,谬薄狸能服花厚。花虽利鼠乃欺主,窃狸之功亦花丑。人间颠倒常大此,利害于猫复何有。 这首诗的内容从题目就可以看出来。宋朝诗人强至家有一狸一花两只猫,一天,狸猫抓了一只老鼠没有直接吃,而是放在地上戏耍,这时候,花猫从狸猫耳后悄悄靠近,趁其不备偷走了老鼠,家里人不知道是狸猫捉的老鼠,只看到老鼠在花猫嘴里衔着。有趣的是诗人在诗末说:〔花虽利鼠乃欺主,窃狸之功亦花丑。人间颠倒常大此,利害于猫复何有。〕诗人如此严厉指责花猫,可见他还是更喜欢勤劳的狸猫啊。 11 杨万里《新暑追凉》 去岁冲炎横大江,今年度暑卧筠阳。满园无数好亭子,一夏不知何许凉。待等老夫亲勘当,更招幽鸟细商量。朝慵午倦谁相伴,猫枕桃笙苦竹床。 这首诗简直就是红果果的炫耀啊,如果当时有手机,完全可以发朋友圈了炫一波。 你们知道吗?去年夏天呐,热的真是让人受不了,今年,我在筠阳避暑,园子里有好多亭子,这个夏天不知道有多凉快。我早上觉得人懒懒的,中午又想睡个午觉,这时候有谁陪我呢?当然是家里的猫吖~这时候它正枕在竹席上呢。 12 金朝:刘仲尹《不出》 好诗读罢倚团蒲,唧唧铜瓶沸地炉。 天气稍寒吾不出,氍毹分坐与狸奴。 读罢好诗,倚着蒲团坐,地炉上的铜瓶正沸腾着。天气有点冷,我干脆就不出门了,把我的小毛毯分一点给猫吧。小日子,美滋滋~ 13 陆游猫奴集 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风卷江湖雨闇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若耶溪产的柴真好烧啊!小毯子真暖和啊!〔无限感叹〕我和小狸儿就不出去了。(美滋滋) 这句诗意思与刘诗类似,而整首诗的情感却不同。《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实有两首,另一首〔铁马冰河入梦来〕是我们很熟悉的。这时候,诗人已经退居故乡山阴,空怀壮志,却只能僵卧孤村,虽然诗人自言「 ”不自哀”,可当时境况还是很凄凉的,幸而有狸奴相伴,也算是一点安慰了。 小室 地褊焚香室,窗昏酿雪天。烂炊二龠饭,侧枕一肱眠。 身似婴儿日,家如太古年。 狸奴不执鼠,同我爱青毡。 下雪了,猫儿不抓老鼠,和我一样喜欢青毡,这可如何是好?虽然有猫可撸,但还是一种甜蜜的苦恼啊! 陆游《独酌罢夜坐》不见曲生久,惠然相与娱。安能论斗石,仅可具盘盂。听雨蒙僧衲,挑灯拥地炉。勿生孤寂念,道伴大狸奴。 即使是一个人喝闷酒,心里也不要觉得孤独寂寞了,毕竟,好歹还有小狸儿在身边陪着。 以上作品不难看出,古代文人大都有着深厚的爱猫情结。文人爱猫,既在于猫与人情感相通的那份陪伴,更在于猫的性格、特征,给了他们无穷的写作灵感,留下了大量宝贵的文学作品。作为情感内敛的动物,猫遇到主人回家,不会像狗那样摇头摆尾迎接。它表现出从不妥协的冷漠,并非疏远主人,只是想告诉主人:我是特立独行的,我有自己的生活!这往往就是很多文人追求的生活。 享受生活,热爱宠物,请关注@磁石联盟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