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两白银与十瓶瓜子金:照单全收的宰相赵普与天威不测的赵匡胤

Jul26

五万两白银与十瓶瓜子金:照单全收的宰相赵普与天威不测的赵匡胤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五万两白银与十瓶瓜子金:照单全收的宰相赵普与天威不测的赵匡胤

宋人笔记中有两个比较类似的故事。 第一个是开宝年间,南唐后主李煜送了五万两白银给赵普,赵普向宋太祖赵匡胤汇报此事,赵匡胤表示: 这钱不可以不拿,你只要写信答谢,稍稍给南唐使者一些赏金就可以。 赵普再三辞谢,说这怎么可以,赵匡胤说: 我们是大国,要有大国的范儿,不可以示弱,要让别人感到不可预料。 北宋与南唐对峙地图。 5万两白银数目不小,澶渊之盟宋朝每年给辽国的白银不过10万两。 后来南唐后主李煜又派其弟弟南楚国公李从善前来宋朝进贡,赵匡义按惯例赏赐南唐君臣财物之外,另外特地准备了五万两白银回赠,收到这五万两白银,南唐君臣十分震惊畏惧,史载,服上之伟度,就是对赵匡胤宏大的度量、非凡的气度表示服气。 第二个也是赵普为相的时候,有一天赵匡胤突然造访他的府邸,正好吴越国王钱俶送来书信与十瓶海产品,放在左厢房门外,因为赵匡胤是突然来临,赵普来不及把东西藏起来,赵匡胤自然就看到了,于是便问赵普是什么东西,赵普说是吴越送来的海产品,赵匡胤说: 这些海产品一定不错。 就命人把这些瓶子打开,十个瓶子里满满装着瓜子金——像瓜子一样大小的黄金颗粒。 金瓜子其实就是一种碎金子,不过当然比我们在古装剧中看到的碎银子值钱。 吴越先后尊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和北宋等中原王朝为正朔,并且接受其册封。 赵普十分惶恐不安,顿首谢罪: 我没有打开书信,委实不知道,如果知道,一定向皇上您上奏,肯定不会接受这些金子。 赵匡胤心说我要信了你这老头子我跟你的姓,表面上哈哈大笑: 没事,你就收了吧。他们认为国家事都是你们这些书生在管。 于是就命令赵普把这些金子收下。后来,赵普在东京城修了一所大宅子,所花费的就是这些金子。 赵普(922—992),五代至北宋初年著名政治家,北宋开国功臣。 我们很容易发现,这两个故事非常相似,如果将送礼的割据政权以及黄金白银互相换一下,对故事的机构没有多大影响。 然而,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其中还是有一些虽然细微,但是重要的差别。 南唐后主李煜送的五万两白银,赵普是比较主动地向赵匡胤汇报的,而吴越国王钱俶送的十瓶瓜子金,赵普是藏匿不及被突然登门的赵匡胤发现后才不得不承认的。吴越国王钱俶送金子的时间没有具体的记载,但赵匡胤微服出行主要是在即位之初;而南唐后主李煜送白银的时间是在开宝年间。后周显德七年正月赵匡胤代周建宋,改元建隆;建隆四年十一月改元乾德;乾德六年十一月改元开宝,开宝九年十月崩,在位十七年。开宝是赵匡胤的最后一个年号,因此存在着这样一种可能性: 吴越国王钱俶送以海产品为名的瓜子金在前,被赵匡胤发现,于是后来南唐后主李煜送来白银的时候,赵普就主动向皇帝本人汇报了。 前面说起过,赵匡胤即位之初,经常微服私访,史载其: 太祖即位之初,数出微行,以侦伺人情,或过功臣之家,不可测。 因为这个缘故,赵普退朝之后,在家里也不敢脱衣冠,说起来,赵普一家日子也算得上是过得比较心累,别的官员下班回家,总是换上宽松的便服,或者会拜饮宴,或者抚琴读书,或者享受天伦之乐,但是赵普全家在赵普上朝的时候倒是比较自在安逸,待到赵普回家,全家主仆都得准备不时来临的赵匡胤。 有一天夜里大雪,赵普想这下赵匡胤不会出来了,过了很久,忽然听到扣门的声音,赵普出来,发现赵匡胤站在风雪中。 原来,赵匡胤约了晋王赵匡义一起来到赵普家,赵普安排的美酒烤肉,三人饮酒议事,赵普的妻子亲自依次斟酒,赵匡胤以嫂子称呼赵普的妻子,在类似家庭聚会的氛围中,赵匡胤、赵匡义与赵普定下了先南后北统一天下的战略。 赵匡胤雪夜访普、商谈国事,后用为天子微服访问大臣的典故。 《雪夜访普图》全图,收藏于故宫博物院。 如果说,赵匡胤有时候的造访像这次一样,虽然意外,但是营造的是融融乐乐、亲密无间的家庭聚会氛围,而有时候的造访,确实就是所谓『不可测』的『侦伺人情』。 回过头来看赵匡胤『随机』突然造访赵普家,『正好』发现吴越国王送来的以海产品为伪装的瓜子金,其中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很可能并非偶然。 当时的开封汴梁,有一个『掌宫门出入之禁令,凡周庐宿卫之事,宫门启闭之节,皆隶焉』的机构武德司(起源于五代后唐,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改名为皇城司,因此太祖朝这个机构的名称依旧是武德司),武德司根据明面上的规定,其职责是保卫皇城,这个职能当然是存在的,但是,同时武德司还是一个拥有由皇帝身边『亲信有心力人』出任的专职的侦察人员,具有『人物伪冒不法则讥察以闻』的侦察权力的机构,作为天子的耳目爪牙,武德司不但稽查、缉捕盗贼、反叛,还成为监视军队、官吏的情报机关。 宋朝情报机关「 ”皇城司”的前身是起源于后唐的「 ”武德司”。 事实上,后周武德司的几近瘫痪,是『陈桥兵变』得以成功的重要因素,赵匡胤自然明白武德司的重要性,史载,『祖宗开基之始,人心未安』,宋太祖『恐有大奸阴谋无状,所以躬自选择左右亲信之人,使之周流民间,密行伺察』。 武德司的逻卒、察子出没于都城汴梁的街头巷尾。 以赵普的身份,成为武德司探事司亲从官(也被称为逻卒、察子、亲事卒、武德卒)的关注对象,一点不足为奇,而且,具体到吴越国王送来信函与礼物,即使不是监视赵普的武德卒发现,紧盯吴越国使者的武德卒也大概率会发现。 这么来说,至少赵匡胤这次来到赵普家,极大可能并不是无巧不成书,而是赵匡胤在掌握关键情报下的故意为之,行踪不测的背后是天威不测。 赵匡胤誓碑中不杀士大夫的内容固然表现出他的宽仁,但也说明他不是很看得起读书人。 当然,赵匡胤对赵普收礼这件事是比较宽大的,这一方面是因为赵普是他的重要心腹,对贪官污吏严厉打击,『内外官赃罪,多至弃市』的赵匡胤以双重标准对待自己的亲信;另一方面,赵匡胤本质上是轻视文臣的——还是与赵普有关的一个故事,赵匡胤有一次与赵普议事不合,表示怎么才能得到桑维翰(五代时期后晋大臣)这样的宰相人才?赵普听了当然不高兴,就怼太祖:桑维翰即使活着,陛下你也不会用的——赵普的意思是说桑维翰爱钱如命——赵匡胤回答: 如果用其长处,就要容忍其短处,措大(贫寒失意的读书人)眼孔小,赐给他十万贯,就把屋子都塞破了。 这其实就是当着赵普面骂人了,结合前面说的『他们认为国家事都是你们这些书生在管』(彼谓国家事皆由汝书生耳),赵匡胤的内心可能是这么觉得的: 首先,只要能辅佐他,爱钱无所谓,撑破天你们穷措大能承受多大的数字; 其次,真正的国家大事决策是自己来拿主意的,赵普等人拿钱也不能为行贿者办成事。 钱俶拒绝了南唐后主李煜的求援建议,出兵助宋灭南唐。 从另一个侧面看,相对恭顺的吴越国王还算是常规性的烧香求平安,没有多大好处也没什么坏处,与宋朝关系比较紧张的南唐后主送赵普五万两白银则既是病急乱投医,又或许会在太祖心中留下更坏的印象,成为勒紧自己脖子的另一根绳子。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