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如梦令》,VS欧阳修《渔家傲》,你更喜欢谁?

Jan09

李清照《如梦令》,VS欧阳修《渔家傲》,你更喜欢谁?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李清照《如梦令》,VS欧阳修《渔家傲》,你更喜欢谁?

《渔家傲》这个词牌,岂论范仲淹的《渔家傲・秋思》,照样李清照的《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都显得很刚劲,但并不料味着这个词牌只能填豁达一调,它同样适用于婉约气势。好比欧阳修的这首《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渔家傲

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女伴来寻访。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

花气酒香清厮酿,花腮酒面红相向。醉倚绿阴眠一饷,惊起望,船头阁在沙滩上。

欧阳修一首极富生活气息的采莲词。记的是一群芳华活跃的少女划船、逗趣、玩乐,一派人与天然的生机,词里的一个个无邪面孔仿佛从纸里走出来。

开篇就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忽”字,解说之前荷塘是对照恬静的,倏忽一会儿打破了寂静,故一个“敲”字显出较大的力度,读到这里就会有疑问,是谁蓦地来了这么一会儿,急乎乎地划起了划子?

带着这个悬念,你会想看第二句。本来是同来的姐妹想要并船玩了。一条船上或者不止一小我,而她们显然不止一条船。忽闻敲桨的只是第一条船,或者还有第二条、第三条,她们会划着一齐挨近,当然,你还能够想见,她们会一边整齐边叫唤:“快点快点!”“来啦来啦!”词人不写其声,却已闻声满耳。

第三句写到其时采莲的风习,荷叶当盏,也带出姑娘们玩闹的本性。

以荷叶当酒盏,据说是如许的:将荷叶连茎摘下,在叶心凹处,用针刺破,手捧荷叶注酒,针孔藐小,酒慢慢渗下,人则能够从茎端断口处倒吸。荷茎事实上成了自然吸管。采莲诗词好多都有写到。至今我们还能看到撒布的《荷叶杯》如许的词牌。可见其时风尚。

第五、六句,以及下阕的前两句,都是写姑娘们纵情的撒欢喝酒,你打我闹。人、荷、酒互混互融,场景一度浪漫无极。

起先盛开的红莲反照在晃悠的酒里成了红浪,后来姑娘们也喝多了,酒上腮边,也生红润,红腮、红莲、红酒一时互相辉映,蔚为奇观。在酒香、荷香的缭绕下,词人把采莲游玩的气氛推到极动极美。

于是天然有了第三句的醉倚而眠,乏了困了,就随便躺着小憩一会吧。但意想不到的是睡着了,一醒来,发现划子竟随风漂到沙滩边了。在趣意盎然的一惊中,词戛然而止,留下的是少女们紧接着相视一笑的画面。

词从并船写起,到惊望作结,重点在于描写释放本性的康乐,凸起淳朴的少女时代独有的气息,说话清爽明丽,格调健朗奔放,有着极大的传染力。

若是说李清照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反映的是小我采莲的大高兴小荆棘,《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描绘的则是采莲人欢欣的群像。两词最后的结尾,都定格在一个特写似的镜头,画面感之外兼有无限余韵。

但因词体容量原因,欧词要较李词细腻丰满,描写上也呈现出更多空间。你感觉呢?

两首你更喜欢哪个?迎接谈论商议。我是人世诗话,每日分享古诗词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
    古代女子.png潘金莲.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