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女兒爲何與父親決裂,悲劇一生是誰之過?

Mar20

斯大林女兒爲何與父親決裂,悲劇一生是誰之過?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斯大林女兒爲何與父親決裂,悲劇一生是誰之過?

2011年 11月22日,美國威斯康辛州的一家醫院內,一名被病痛折磨地骨瘦如柴的老婦人緩緩閉上了眼睛。臨終前,她的身邊沒有子女的陪伴,甚至沒有一個熟悉的人,只有醫生在確認死亡的報告上填上了她的名字,拉娜·彼得斯。

拉娜·彼得斯,這是一個很美國化的名字,但是實際上這位老婦人並非美國人,她有着一個極爲特殊的身份和一個不爲人知的俄國名字叫斯韋特拉娜·阿麗露耶娃(原名斯大林娜·阿莉盧耶娃),前蘇聯領導人斯大林的女兒。

斯韋特拉娜

身爲前蘇聯最高領導人的女兒,爲何她會以一個美國人的身份長期生活在美國呢?這不免引起世人的好奇。事實上,斯韋特拉娜的特殊身份一直是她刻意隱瞞的,她不願提起過去,試圖否認與父親的一切的關係,甚至她離開蘇聯的時候還是被打上叛逃標籤的,晚年的回憶錄中曾經把父親描繪成毀掉她一生的魔鬼。

這位蘇聯的“紅色公主”究竟經歷過什麼?是什麼讓她走向了極端?

斯韋特拉娜出生於1926年,她出生的時候,父親已經是蘇聯最高領導人,幼年時的她一直隨父母生活在克里姆林宮,斯大林有三個子女,分別是長子雅科夫,次子瓦西里,女兒斯韋特拉娜。斯韋特拉娜最小,又是女兒,因此父親對她的疼愛遠在兩個哥哥至少,從她幼年的老照片中也可以看到,斯韋特拉娜有很多與父親斯大林的親密合影。

斯韋特拉娜6歲那年,一切都變了,首先是母親用一顆子彈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母親去世的時候,父親表現的極爲冷漠,這極大地刺激了斯韋特拉娜的心,父親不允許她哭,不準在提起母親,斯韋特拉娜只得悄悄藏起母親生前佩戴的一隻銀手鐲留作紀念。

斯大林與小兒子瓦西里、斯韋特拉娜

母親去世後,斯韋特拉娜開始被嚴加管束,無論衣食住行都得嚴格按照父親制定的標準執行,斯韋特拉娜對父親越來越不滿,逐漸積累成恨意。17歲時,斯韋特拉娜萌生了學藝術的想法,但是父親斯大林卻要求她必須選擇歷史專業,她不敢忤逆父親,只得服從。父親甚至把她用於紀念母親的銀手鐲沒收。

真正讓斯韋特拉娜怨恨父親的還是關於她的婚姻。

20歲時,斯韋特拉娜與一名猶太裔青年作家相戀,但是遭到了斯大林的極力反對,爲了拆散他們,父親甚至利用權力把女兒的戀人送進監獄。斯韋特拉娜第一次決心抵抗,她選擇了與另外一名猶太裔同學莫羅佐夫走到一起,並且懷了孩子。斯大林極爲憤怒,但是考慮到已經有了外孫,便同意了這樁婚事,不過,兩年後二人還是離婚了,離婚後,莫羅佐夫隨即被扔進監獄。

這樁婚姻結束後,在斯大林的安排下,斯韋特拉娜於1949年嫁給了斯大林手下大將安德烈•日丹諾夫的兒子尤里,但是斯韋特拉娜並不愛尤里,這場婚姻本來就是爲了政治服務的。這場婚姻也沒持續多久,第二年便走向了終點。

斯大林葬禮上的韋斯特拉納與哥哥瓦西里

離婚後的斯韋特拉娜,開始想盡一切辦法離開蘇聯,但是父親始終將她控制在莫斯科,不允許她離開自己的視線。1953年,斯大林去世,斯韋特拉娜終於覺得自己鬆了一口氣,她爲了擺脫原來的身份,還特地改掉了原名斯大林娜。不過,父親雖然去世了,但是她的特殊身份還在,生活上的優待是以被控制爲前提的。

斯維特拉拉娜苦悶不已,同時也恨透了父親,即使他不在了,卻依然給她留下了無形的枷鎖。

1963年,斯韋特拉娜在莫斯科認識了來蘇聯學習的印度人辛格,並且與他相戀,蘇聯當局考慮到她的身份特殊,一直阻止她與外國人結婚,爲了愛情,辛格選擇留在蘇聯,這才獲准與斯維特拉娜結婚。可是1966年,辛格還是離奇地患病去世,斯維特拉娜悲傷不已,爲了完成丈夫將骨灰撒入恆河的願望,她獲准前往印度。

終於離開了蘇聯,斯韋特拉娜彷彿逃出了牢籠。她想辦法擺脫了蘇聯駐印度大使館的監視,跑到了美國大使館請求避難,在美國大使館的幫助下,她成功通過瑞士到達美國。當時的人們普遍認爲,正是蘇聯當局對斯韋特拉娜婚姻的強加干涉,導致了她的叛逃。

斯韋特拉娜到達美國後,開始在公開場合指責父親,並在文章中把父親描述成道德和精神的魔鬼,認爲是父親的強勢毀掉了她的一切。斯韋特拉娜後來嫁給一名美國建築師維斯勒· 彼得斯,從此以拉娜·彼得斯自稱,並生了一個女兒奧爾加。沒幾年又與丈夫離婚,與奧爾加相依爲命。

斯韋特拉娜與奧爾加

1985年,斯韋特拉娜由於太想念留在蘇聯的親人和孩子,便返回蘇聯,可她回去後,親人們並不願理睬她,兒女更是對她冷眼相看,斯韋特拉娜傷心不已,只得又返回美國。

斯韋特拉娜的晚年是孤身一身在養老院度過的,她依然放不下過去,拒絕承認自己曾經的身份。 2008年,俄羅斯《真理報》的記者到美國找到了她,並且帶給她一份特別的禮物,一隻銀手鐲,這隻銀手鐲正是當初父親沒收的那一隻,曾經戴在母親的手上,是她母親唯一的遺物。《真理報》的記者將手鐲戴在她的枯樹般的手腕上,並叫了一個讓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斯大林娜”。

這一刻,年過八旬的老人再也抑制不住情感,流着眼淚說道:“對,我是斯大林娜,可是我不願意當斯大林的女兒。”

斯韋特拉娜的一生,是悲劇的,尤其是晚年的淒涼更是讓人唏噓不已。終其一生她幾乎都在逃避,努力避開父親斯大林的影響,甚至不惜做出拋家棄子的舉動。青年時,她不停地去放縱自己,試圖以此來表達自己的不滿,但是父親總是用更極端的方式回擊。她嚮往平凡自由的生活,其實她也後悔過叛逃蘇聯,但是生性執拗的她卻一直到去世纔將這些表達出來,只是對於父親,她一生也未釋懷。

    分页:123
    关于本站
    读历史故事,了解历史人物,尽在历史新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