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戰場最慘烈一戰:讓美軍意識到不使用原子彈日軍絕不投降

Jun03

太平洋戰場最慘烈一戰:讓美軍意識到不使用原子彈日軍絕不投降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历史新知网www.lishixinzhi.com)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太平洋戰場最慘烈一戰:讓美軍意識到不使用原子彈日軍絕不投降

二戰末期,美國與日本在太平洋打得你死我活,爲了報珍珠港之仇,美國人不惜血本狠狠教訓這些“土撥鼠”(二戰時期美軍對日軍的蔑稱),無論硫磺島戰役、中途島戰役還是瓜達康納爾島戰役……,一向被認爲養尊處優的美國大兵哥真的做到了捨身忘我,他們浴血沙場,將日本人徹底打怕打服。

在這些戰役之中,沒有一場戰役可以跟沖繩戰役(又稱琉球之戰)相比,硫磺島戰役雖然被視爲慘烈,但並不是最慘烈,最慘烈的當屬沖繩島之戰。這次戰役中,日軍以弱勢兵力足足拖了美軍了長達 82天才結束。也正是這場戰役,讓美國人意識到投放史上最新大殺器原子彈的必然性。

在硫磺島戰役中雙方總死亡人數大約爲三萬人,而沖繩戰役光是陸地戰部分,美軍就有12000死亡,72000受傷;日軍將近100000人死亡,存活僅數千,再加上十五萬平民死亡或失蹤,總計達到25萬之多。

沖繩戰役 (1945年4月1日—1945年6月21日) 的打響與硫磺島戰役的結束(1945年2月19日—1945年3月26日) 只相隔四天。沖繩的防守將領爲日軍精英牛島滿中將,他帶領約十萬部隊防守沖繩,然而因爲硫磺島戰役失利。日本本土命令將牛島滿最精銳的第九師團約三萬人調往日據臺灣。而本土答應支援的戰機卻遲遲沒有下落,島上資源匱乏,連建造掩體的混凝土都不夠。

牛島滿面對的是美軍 1300 艘軍艦和超過十八萬人的優勢部隊,而日軍這邊既沒有海權空權,人數與裝備都有絕望性的落差,以這樣的狀態迎接將要到來的戰役。因此,牛島滿打一開始就決定了這場戰役的目的並不是打贏,而是拖延時間,將希望寄託於決策不定的日軍總部來定奪,固守美軍侵入本土的最後門戶。牛島滿與參謀八原博通制定了“持久戰戰略”,要求士兵不主動出擊,利用用力地形和坑道、地堡等防禦設施逐一打擊美軍。

牛島滿的戰略對於日本人來說是正確的,他這一拖,就拖了足足82 天,在沖繩創下了美國單一戰役死亡最多陸戰隊的紀錄。這項紀錄在美軍歷史上至今沒有被突破過。

當然,美國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已經經歷過諾曼底登陸,深知登陸戰的險惡,因此他們帶來比諾曼底登陸時還要多一個師的規模前來準備打一場更慘烈的登陸戰。

登陸之前,美軍艦炮齊鳴,炮彈如雨點一般落在沖繩島上,在如此瘋狂的轟炸之下,美軍指揮部仍不放心,他們提前做好了前三波部隊會死在海灘的心理準備。然而,美軍登陸的時候卻沒有碰到任何抵抗。

他們以爲日軍或許早已從沖繩撤退回防本土,美國大兵有說有笑朝着島內大踏步邁進,沒有一個人想到真正的噩夢隱藏在叢林、地堡、墳坑已經山嶽之內。

日軍接到的命令是必須等到美軍靠近到可以看得清楚五官之時,全部機槍同時發射,讓美軍有來無回。 原本以爲前方安全的美軍,在措手不及的驚嚇之中迎來了血腥的起點。美軍還沒搞明白槍聲來自何方,就已經做了槍下之鬼。

雖然美軍受重創,但對日軍來說也不好受,爲了儘可能擴大殺戮區,因此日軍工兵將機槍口開得較寬。這使得美軍反擊的彈藥打入山洞後四處彈跳,落在山上的轟炸炸得整個山都在鳴動。對雙方來說,都在瞬間進入了恐懼狀態。

美軍憤怒了,他們用重炮炸,用火焰噴射器燒,看到洞口不論有無日軍,先仍幾顆手榴彈進去。美軍甚至將汽油桶捆上手榴彈往坑道中丟,掩體內的日軍被燒的哇哇亂叫,僥倖跑出洞口的,會立即被擊斃。

當美軍付出慘烈的代價攻破第一道防線的時候,卻發現日軍早已沿着山洞撤退到了後方,不久後,美軍攻入第二防線。第二防線,就是“鋼鋸嶺”位置,好萊塢電影《血戰鋼鋸嶺》演繹的就是發生在此地的戰役,事實上真實的戰鬥逼電影中演繹的還要慘烈許多。而真正使得美軍感到恐懼的,並非第二防線的戰鬥,而是第三防線,這裏被稱爲“首裏防線”。美軍打到這裏,才真正見識到日本軍人的“可怕”。

首裏防線最惡的一戰發生在嘉數高地,這裏成爲沖繩戰役最大的絞肉機,單是這個高地美軍就打了 16天。美軍的陸戰隊派一個部隊100人上山去,不到一小時能活着下山的不足一半。

而對山頂的轟炸也不奏效,日軍遇到轟炸就立即躲進地道,轟炸結束又出來以居高臨下之勢迎接美軍。

由於這裏是最後防線,日軍已經退無可退,大量平民聚集在此,發誓與日軍共存亡,他們協助日軍作戰。美軍最初不想對其下手,但是爲了避免自己人的犧牲,最後也不管不顧。

在美軍即將攻破此防線時,已經喪失指揮系統的日軍士兵開始發動萬歲衝鋒,單單這一區的交戰,就造成日軍傷亡64000、美軍 傷亡24000 。

最終,首裏被夷爲平地 (戰後此地重建), 牛島滿命令八原博通逃跑,在八原博通後來的回憶錄中,他寫道:“牛島對我說,你必須見證我的死亡,然後活下去,告訴我們的子孫這場戰爭的殘酷。”在八原博通換上日本下級士兵的服裝逃跑時被美軍逮捕,戰後被判處30年徒刑。牛島滿面對日本本土方向切腹,參謀長長勇中將服毒自殺,八原博通成爲沖繩島生存下來的最高軍階軍官。而八原的存活,很長一段時間被日本認爲是對帝國不忠的表現。

陸地戰雖然慘烈,海洋戰也不輕鬆,在陸地戰出現前所未有的死傷與膠着時,美軍的海軍碰上了更爲恐怖的情況,1900 架次的神風特攻,構成不間斷的波狀攻擊。最終導致260 艘軍艦沉沒或是報廢,368 艘受損。

日本的最終驕傲的戰列艦“大和號”,爲了掩護神風特攻而準備出航,結果大和號剛出發就被美軍航母羣截獲擊沉。

此戰結束後,美國軍部真正見識到了日本人的“可怕”,他們認爲如果以這種登陸戰方式登陸日本本土以及日據臺灣的話,大約要有兩百萬美軍士兵丟掉寶貴的性命。唯有不惜成本使用重型武器制敵纔可。於是,人類史上最可怕的武器被提前使用,這就是分別名爲“胖子”和“小男孩”的原子彈。也正是因爲“善戰”,日本成爲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嘗過原子彈滋味的國家。

    分页:123